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六一四章 连累一堆

飞天 第六一四章 连累一堆

    (月票六百加更奉上)

    一听这话,聂长空顿时乐了,发现兰侯这人你还真别跟他较真,之前自己在君使面前多争了两句,这家伙立马要追责到他头上,如今苗毅不过辩解了一句,这家伙矛头立刻指来,先拖上去行刑!

    起先聂长空对兰侯很不满,现在心里舒坦了,发现兰侯就是那样的人,并非跟他聂长空过不去或有意偏袒谁。

    眼见都督府两名执法修士走来,苗毅下意识后退道:“你们想干什么?难道我自卫也有错?公道何在!天理何在!”

    兰侯偏头看来,“你有本事尽管躲躲看。”

    程傲芳当即对苗毅喝斥道:“别乱来,大男人,挨几鞭怕什么?”她真怕苗毅惹怒了兰侯,那可真是自寻死路,到时候连她也救不了苗毅。

    “我不是怕,我只是觉得不公!宫主,属下冤枉啊!”苗毅嘴上辩解,脚下却不敢再退了,实力不如人没办法,逃跑的后果承担不起,关键是凭自己的实力逃不掉啊!遂眼睁睁看着两名都督府修士架了自己胳膊给拖上刑场。

    说不怕是假的,他宁愿与人厮杀真刀真枪被人砍个十七八刀,也不愿经历这事,想当初他亲手剁掉自己一条腿也没眨过一下眼睛。关键是这事一点都不痛快,先让你看看人家有多惨,有多痛苦,然后又把你拖上刑场一步步按部就班来,心理暗示作用太强大了,每一个步骤都在削弱你的勇气,这玩意也太吓唬人了。

    双手手腕被‘咔嚓’锁上,活生生拉成了一个‘大’字形,苗毅晃动着两条胳膊大喊大叫道:“我不服!兰都督,你公报私仇…”随着啪一声响起,他两眼球差点突了出来,不是害怕。而是刺激之下条件反射性地爆发出“啊”一声惨叫,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惨烈的抽打疼痛不是最痛的,而是接下来鞭子抽回时…苗毅能感受到自己背后的皮被活生生撕了下来,肉也被活生生撕了下来。后背的骨头被打飞出一片骨渣,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从伤口爆出去。

    只一鞭,那就是从皮到骨的痛快享受,疼得一身的肌肉都缩了起来,指尖差点掐进掌心,脚趾紧扣地面,身子情不自禁地怪异扭曲,神经反射性地痛得瑟瑟发抖,让人看起来以为是害怕。

    他认为兰侯肯定是公报私仇,当初第一次在都城被抓后就听花爷说过。那次原本兰侯已经打算放过千儿、雪儿她们,结果听说他是霍凌霄的结拜兄弟,不但没放人还把他给抓了。这次自己只是多说了句话,立马先对自己下毒手,不是公报私仇是什么?

    啪!又是一鞭。苗大殿主又是情不自禁“啊”一声惨叫,他也不想惨叫,这种变态刑罚令人控制不住。

    五鞭之后,整个后背到脚下可谓鲜血淋漓,背部给人看不到皮肉只看到红白骨头的感觉。

    人也很快解了下来,直接被拖到一旁扔下,打完了就没事了。

    看得出苗殿主的人缘不怎么样。仙行宫那边才几个人都会出来互相扶持一下,木行宫这边比人家的人数多一倍,也没见个过来搀扶一下受伤的他。

    说实话,木行宫这边的殿主不宰了他都是好的,这次可谓是被他坑惨了,此时一个个脸色难看。鬼才会管他。

    孤苦无依的苗毅暗暗咬牙,一帮孙子就这样对待自己的上峰,都给我等着!

    程傲芳本摸了一瓶灵丹出来,结果见苗毅已经哆嗦着神经受刺激之下紧绷着还未舒展开的双手,捧着一株星华仙草。如牛吃草般,直接咬着扯了一截到嘴中咀嚼着咽下,简直是暴殄天物,又迅速施法驱使一缕缕星华飘向自己后背。

    见此状,程傲芳手中的那瓶灵丹便没给他,实在是星华仙草的药效及急救效果远强过一般灵丹,乃是修行界首屈一指的疗伤圣药,只是这东西难搞,每千年才会出产一批。

    在星华仙草的冰凉舒适抚慰下,苗毅那被抽得紧绷的神经终于缓缓放开了,疼痛感快速被压制了下来,舒服得嘴里直哼哼,惨不忍睹的受创背部正在星华仙草不惜大量消耗的情况下以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苗大殿主资本雄厚,星华仙草不止一株,消耗得起。

    一个个殿主被拖上去鞭笞,一个个惨叫声不断。仙行宫那边没几个人,很快就打完了。

    在春华楼群殴的时候,木行宫这边貌似人多占便宜,现在一个个被鞭笞的时候,就会发现人多其实更倒霉,意味着倒霉的人也更多,看起来也更惨。

    这边的胡紫芬拖上去的时候,给人一种吓得脸色惨白两腿发软的感觉。

    都督府也够狠的,对女人也丝毫不怜惜,一鞭子下去,背部的衣服想保住都困难,哪经得住鞭子上的齿牙撕扯,那真是雪白背部一道触目惊心,可谓直接春光外泄。

    “啊…”胡紫芬比谁都叫得更响更惨烈,女人嗓门本来就尖锐。

    木行宫这边的李玉娟可谓看得花容失色,双手十指纠结在一起,胸脯急促起伏。

    疼痛感已经消失的苗毅脸色虽然依旧惨白,可已经有了闲心看热闹,反正自己已经过关了。

    他现在算是看出来了,大家伙这一直观刑下来,前面的过去了就过去了,越到后面的则越倒霉,因为看得越多心里累积的恐怖压力就越多,地上的血水都在汩汩流淌了,空气中充满了血腥味,把人光吓都吓得够呛,等到拖上去受刑时什么感觉可想而知。

    苗毅心中小小乐了下,估摸着兰侯可能不知道公报私仇反而小小帮了他一把,否则躲到最后上场都有点怀疑会不会吓得尿裤子。

    不过很快又被木行宫的人给恶心了一把,有人受刑下来后立刻有人上前扶一把,他这堂堂宫主座前行走反而没这待遇,人缘不是一般的差。

    聂长空和程傲芳亦是看得暗暗唏嘘不已,这种刑罚比那些重刑看起来貌似还更有震慑力,看的人都会看得头皮发麻、心惊肉跳,果然具有强大的警示作用,这兰侯还真会挑。

    所有殿主打完以后,兰侯看看两边一个个狼狈不堪的殿主,冷冷警告道:“今番只是小惩大诫,再有下次,定不轻饶!二位宫主,把你们人的带走吧!”

    “在都城养养伤再回去吧。”程傲芳对一干手下说了声。

    待到一帮人仓惶离去后,几名修士正在打扫刑场,兰侯则负手走到山缘边,嘴角勾起一抹戏谑,嘀咕自语道:“公报私仇?那你还真得感谢本都督公报私仇……”

    苗毅飞身落入了玉都峰的客院,结果发现除了林萍萍外,陶青离、司空无畏和赵非等人都在。

    见到浑身血迹斑斑,上身裹了件外套,脸色惨白的苗毅,几人立刻围了过来,“怎么回事?”

    苗毅呲牙咧嘴道:“还能怎么回事,当然是受了刑罚,不说这个,先疗伤。”

    回到屋内,苗毅把披着的外套一脱,众人立刻倒吸一口凉气,只见他背后的血白骨头上肉芽正在蠕动着生长,看起来有点吓人。

    苗毅又把那株星华仙草召了出来,交到了林萍萍的手上,旋即稍一施法,上身的破烂衣服立刻爆裂纷飞,他走到榻旁抱了个枕头趴了下来。

    林萍萍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刻站在榻旁施法吹出一缕缕星云洒到苗毅背后伤口。

    不一会儿,罗平跑了进来,他本就是打听消息去了,获知被抓的人已经释放立刻跑回一看,见到苗毅的伤势亦唏嘘一声,“看来是行了‘驯龙鞭’刑罚,就你一个人受了刑?”

    苗毅趴那笑道:“双方打架斗殴的一个没跑掉,男女一个不落,都和我一样,木行宫那边的一帮殿主估计恨死我了。”

    众人面面相觑,又听苗毅说道:“罗平,拜托你一件事情,帮我打听一下月行宫的镇乙殿殿主霍凌霄有没有走。”

    罗平点头道:“我这就去查一下。”说罢离去。

    确认苗毅没事后,陶青离等人也没久呆,直接返回水行宫,如今的水行宫人心还不太稳,不便久离。

    当晚,在星华仙草的奇效下,苗毅的伤势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而罗平也传来消息,霍凌霄已经退房离开了。

    次日,苗毅又像个没事人一样找到了程傲芳先辞行。

    程傲芳都不知道该说自己这位行走什么好,他这个罪魁祸首现在倒是活蹦乱跳,而那些被他连累的人却大多都还在疗伤中,一时半儿还走不了,连她这个宫主都被暂时圈住了,此时不便扔下一帮手下离开,谁知这家伙倒先跑来辞行了。

    她已经细问过当时的情形,在春华楼要不是苗毅杀了人后又扇了人家一巴掌,再次点了一把火,事情根本不会闹这么大,这家伙愣是把双方这么多殿主给一起拖下了水,她有点怀疑这厮是不是故意这样干的。

    得了程傲芳的允许,苗毅找罗平辞行后,又带上了一些礼物去拜访了下花爷,才正式离开都城直接飞往月行宫。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