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六一八章 解开心结

飞天 第六一八章 解开心结

    说到这,还颇为感伤地摇了摇头。

    看着身边佳人逐渐老去,相处出了感情最后要活生生将其给送走,虽然回了城里有这边照拂一二能衣食无忧,可已经在这里耽误了青春,大多回城后都是孤老而去,一想起这个他就有点受不了,而且这样的事情是反复出现。

    苗毅慢慢喝茶,他能理解,不过却没有说什么,这种事情很正常,修行资源就那么点,不可能大家平分,只能是有能者居之。

    周立勤很快来到,见过礼后,三人围坐一桌叙旧。

    两位‘老朋友’还很关心地问了下有关‘苗贼’的事情,两人表示不相信苗毅是那种人,询问是怎么回事?

    苗毅倒是想和两人诉诉苦,可是话到嘴边真心不知道该怎么向这二位解释,程傲芳、庄友文、尚留欢、伯言、施啸天、朱耀显,还有陶青离、赵非和司空无畏等等,这一个个相关人物你说出来两人能知道几个?只怕还得一个个介绍一下先,而这些人的地位和两人相差太远,有些事情不掰碎了细说实在是向两人说不清楚,因为两人之前从未接触过。

    此时此刻苗毅才真正意识到了自己和两人的差距,不仅仅是修为上的,最重要的是见识上的,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他没必要在两人面前显摆那高高在上的地位,可他现在发现自己这个层次上的事情已经不适合和两人做交流。

    “这些事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总之就是碰上了一群忘恩负义小人。”苗毅笑着一带而过。

    酒喝了起来,多聊了几句,见苗毅为人平和没有架子,周立勤和钱子奉也渐渐放开了。

    最终,钱子奉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不知大人那边可有我二人能效劳的地方?”

    苗毅微微笑道:“我那边还缺看守山门的,就怕二位看守山门已经看腻了。”

    他能找两人喝酒,就是想照拂一二。只是聊过之后又有了新的感触,明白了两人为什么在杨庆眼皮子底下这么多年还在看守山门。说白了就是能力有限。

    他到了今天这个地步,‘用人’和‘帮人’是分得很清楚的,不会随便将人往什么位置上放。二人和他也只是泛泛之交,既没有坐镇一方的经验,又欠缺能力,修为也不高,的确不好安排。

    若是二人不开口,他准备送两人一笔愿力珠算是了了旧情。既然开口了。他也不好拒绝,愿意去帮他看守山门就把二人带去,若有长进,以后不妨提携,若是不堪造就,顶多也就是不亏待,若说什么给二人多好的前途有点不现实。

    看山门也有档次之分啊,在府和殿看山门自然有区别,何况还有苗毅的交情在,以后说不定能给予照顾。两人连连点头表示愿往……

    清晨,秦薇薇一袭白裳如雪,驾驭龙驹领着几骑隆隆冲破迷雾。回到了南宣府。

    入内,跳下龙驹给了手下看管。

    闻声出来的青梅向她招了招手,秦薇薇快步登上台阶,诧异道:“府主如此急催我回来,所为何事?”

    “见了府主自然便知。”青梅没露底。

    进了官邸,正厅内与杨庆见礼后,秦薇薇再次问道:“大人召属下来所为何事?”

    杨庆转身坐回了上位,靠在了椅子上,冷冷盯着她问道:“听说你大老远跑去找过苗毅?”

    “……”秦薇薇一怔。没想到大老远把自己喊来一见面就是问这事,皱了皱眉道:“是!”

    杨庆又问:“你和苗毅一直有联系?”

    秦薇薇摇头道:“没有。”

    杨庆问:“那你为什么大老远跑去找他?喜欢他?”

    “大人找我来就是问这些?”秦薇薇语气中略显不快。显然不想回答这问题。

    “回答我!”杨庆不容置疑一声。

    秦薇薇暗暗咬了咬牙,如果对方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她真的会拒绝回答,可面对的是养父,只能默默道:“大人想多了,我原本以为是朋友才跑去看他,去过几次却连人家的面都没见上过,我才明白人家早已今非昔比,我这个小小山主人家根本不放在眼里,又何来喜欢一说?这样的回答您满意吗?”

    听她这样一说,杨庆的确是满意了,微微一笑道:“不急,我女儿马上就是府主了,到时候择婿的条件也更广了,你会找到如意郎君的。”

    秦薇薇愕然道:“我马上是府主?什么意思?”

    杨庆双手一拍扶手,站起道:“我准备去木行宫那边投奔苗毅,准备去苗毅麾下效力,他答应了给你一个府主的位置。”

    “……”秦薇薇愣了半晌,银牙暗咬道:“大人什么时候又和他联系上了?恕我直言,人家如今高高在上,我们没必要跑去抱人家的大腿,何必让人看不起!”

    她这样一说,杨庆越发放心了,摇头道:“你如果非要说成是抱大腿,难道我们在这里不照样是抱霍凌霄的大腿?”

    秦薇薇不甘心道:“他当初毕竟是您的手下,曾经被您呼来喝去使唤,现在您反过来跑去让他呼来喝去,您心里不觉得不舒服吗?反正我接受不了,要去你去,我不去,我丢不起那个人!”

    杨庆脸一沉,“你这叫什么话?难道你我父女慢慢耗在这里就舒服了?修行无先后,达者为先,古往今来多少例子,识时务者为俊杰,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如果照你这样说,从古到今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羞愧自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耍小孩子任性的脾气,你想不通就慢慢想去,总之事情就这么定了!青菊!”

    他朝青菊偏头示意了一下,青菊立刻上前扯了扯秦薇薇的胳膊肘。

    秦薇薇可谓是气呼呼离去的,走在后山石阶上,银牙咬唇不放,她是真不想在苗毅面前低三下四让人看不起。

    陪同在旁的青菊左右看了看后。突然小声提醒道:“小姐,苗毅就在南宣府。”

    “……”秦薇薇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愕然回头问道:“你说什么?”

    青菊伸手遥指一座山腰别院。“苗毅就住那里。”

    秦薇薇呆了一会儿,问:“他来这里干什么?”

    青菊回道:“大人刚才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自然是为了大人去木行宫的事。他是前两天找来的。突然要请大人去木行宫为他效力,大人当时也颇感意外,大人现在一直没答应,不过看来已经做出决定了。”

    秦薇薇忙问,“不是大人主动联系上他的,而是他主动找上门的?”

    青菊点头道:“是的,他已经在这里等了两天,一直在等大人的答复。对了。提拔你为府主的事情也是他提出来的,是作为拉大人去的条件之一提出来的。小姐,反正你们也熟悉,要不要去见见他?”

    秦薇薇顿时一脸茫然了会儿,旋即又忸怩犹豫道:“我去合适吗?他现在的地位非同一般。”

    青菊笑道:“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倒是觉得他是个挺念旧情的人。看守山门的周立勤和钱子奉你知道的,两人的地位比小姐你差远了吧,可昨晚上苗毅就在和他们两个喝酒。”

    秦薇薇讶然道:“他殿主之尊和两个看山门的喝酒?”

    “他们早年认识,不是第一次在一起喝酒,有什么好奇怪的。”青菊见她一副想去又不想去。很是犹豫不决的样子,干脆在前面引路道:“走吧!你如果真的不想去木行宫那边,不妨当面和他说明。有他开口的话,大人怕是也只能更改主意。”

    这话倒是给了秦薇薇堂而皇之去见面的理由。

    两人出现在别院门口,青菊让门卫进去通报后,立刻扔下秦薇薇一人调头而去。

    “小姑姑…”不敢大声的秦薇薇连喊几声,有点手足无措,偏偏青菊当做什么也没听见,飘然而去。

    门卫通报后出来道:“秦山主,苗殿主有请。”

    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的秦薇薇只好硬着头皮进去了。说老实话,她压力挺大的。还没单独见过殿主这个级别的人,虽然知道是苗毅。也是老熟人,但是心中仍有些忐忑。

    绕过影壁,赫然见到苗毅一脸淡淡笑意地站在正厅门口的台阶上负手而立。

    见到本人心里反而踏实了,秦薇薇快步上前,刚拱手,还来不及行礼,苗毅已经啧啧有声道:“这不是差点成了我老婆的秦薇薇嘛。”

    秦薇薇还以为他在讽刺自己,一抬头见苗毅向她推出了一只手掌迎候,瞬间心有灵犀一点通,明白了什么意思,慢慢登上了台阶,一只玉掌和苗毅的手掌拍在了一起。

    “朋友!”只不过这次击掌是苗毅说出了这两个字,地位的转变在掌控权上似乎也自然而然地出现了转变。

    苗毅放手后,侧身伸手做了个请进的手势,和秦薇薇并肩走进了客厅,边走边说道:“我听千儿、雪儿说了,知道你去了几次水云府,奈何我一直不在,没能和你碰上面。”

    入内又伸手请坐,亲自提了茶壶过来斟茶倒水,推了一杯到她面前,自己也坐在一旁拿了杯浅尝。

    秦薇薇默了默还是问道:“怎么那么巧,我每次去你都刚好不在?”

    苗毅苦笑,“不是巧!也不是你去我才刚好不在,而是我其实一直都不在。你别看我在水云府任府主一职多年,其实一直就是挂了个虚名,我压根没在水云府呆上个几年,直到这次三宫大战的前夕,我才临时从外地赶了回来。”

    秦薇薇惊讶道:“那么多年你一直不在水云府?去哪了?”

    苗毅叹道:“这事不便告知,总之是上面派了秘密任务,水行宫十个殿各派了一个府主,我倒霉刚好是其中之一,幸运的是,最后我活着回来了,也只有我活着回来了。你也别怪千儿、雪儿不告诉你真相,实在是因为牵涉机密,不便告知,希望你不要有什么误会。”

    秦薇薇“嗯”了声,点了点头,白衣如雪,双手端了茶杯,恬静、安然、端庄、素雅,慢慢小口喝着,哪还有什么误会,什么心结都烟消云散了,压根就不需要苗毅苦口婆心去解释什么。(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