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六四零章 冤家路窄

飞天 第六四零章 冤家路窄

    原来是这样!岳天波问:“唐君知不知道你和那燕北虹换名字的事情?”

    苗毅呵呵笑道:“此等小事不值得大人物关注,我们不过是一些小人物。”言下之意是,天外天哪会关注我们这些小人物的死活,言语间也更添悲情色彩。

    岳天波眉头一皱,站了起来,问道:“也就是说,那个名噪星宿海戡乱会助月瑶仙子拿下第一名的‘燕北虹’其实是你苗毅?”

    苗毅道:“对卑职来说,能活着从星宿海戡乱会回来比什么都强,此等虚名不要也罢,出这风头未必是好事。”这是承认了。

    一旁的程傲芳出声了,“那么大的荣耀都归了燕北虹,你不觉得委屈?”

    苗毅回道:“不委屈,当初在星宿海互换名字的时候谁也没想到会这样,当时来说,应该是我占了便宜,本来第十名是燕北虹,结果却被我占了,燕北虹硬是从第十名变成了第十三名。没道理占好处的事情都是我苗毅,而让人家燕北虹专门干吃亏的事情。”

    旋即又朝岳天波拱手道:“卑职有一不情之请。”

    岳天波道:“说!”

    苗毅道:“恳请君使允许卑职对外继续做燕北虹。”

    岳天波淡然道:“对外换个称呼而已,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是你个人的自由,犯不着经本座同意,你愿意用就用吧。风泽,回头跟外面人招呼一声,对外称呼他为‘燕北虹’吧!”

    “是!”风泽应下。

    跟着你出来,不经你同意我敢乱用吗?不过这是答应了!苗毅心中暗喜,没想到岳天波答应的这么爽快,以后再被识破可以推岳天波出来做挡箭牌了。这挡箭牌够份量,当即拱手谢道:“谢君使天恩!”

    一直以来,他一直纠结这事。现在有了岳天波的话做护身符,走哪都不怕了。琢磨着回头要赶紧和燕北虹那边通通气,赶紧统一一下口径。

    岳天波挥手屏退了苗毅,也重新坐回了位置上,目光扫过下站的风泽和程傲芳,冷哼一声道:“本座今天才知道被子路占了个这么大的便宜,欧阳光那老小子当初还在本座面前显摆,哼!感情都是本座送他的!想必那老小子也来了,现在本座也搞个‘燕北虹’出来。看他情何以堪!”

    欧阳光就是子路君使,程傲芳和风泽相视无语……

    玲珑宗在无量国境内离道圣风北尘所居之地无量天并不遥远,此地半山半城,山上玲珑宗,城是玲珑城,却是与世隔绝,修士之城,数十万修士居住在此。

    平常有客来访,玲珑宗自有接待,山下的玲珑城却是不对外人开放。如今盛会。贵客云集,怕是道圣风北尘也无法将这么多贵客给禁足,玲珑城难得地对外开放了。

    有此机会。贵客自然不吝在玲珑城走动走动。

    岳天波就亲自领着一行人下了山,有玲珑宗弟子引路介绍。

    小桥流水到处有,桥下清冽溪流中小小游鱼窜来窜去。

    行走在玲珑城街头,街道纵横切割整座城,却不见酒肆和商铺之类的存在,也看不到戏耍的孩童,到处是叮呤当啷的敲击声或沉闷的撞击声,呼啦啦转动的水车也相当多,倒是在别的地方难得看到。

    来城中走动一看究竟的人显然不止岳天波一行。一路上岳天波就碰上好几波熟人。

    城中风景自然是没什么好看的,岳天波直奔一间发出隆隆声的大作坊。一走进大作坊,便感到地面震颤。只见十几口金灿灿的金窝子内嵌在地面。

    哗啦啦,有人将一堆白晶倒入锥形地窝子内,四名光着膀子的修士抬了一只金灿灿的十字桩来,四人眉心齐齐亮出青莲,一起高举起十字桩,猛地舂入地窝子内。

    地窝子里的白晶发出“嘎嘣”断裂的声音,崩飞出来的白晶又被四人的法力压制回了地窝子内,四人不断抬起十字桩舂击地窝子里的白晶,宛若舂米一般。

    苗毅看得牙疼,竟然用四个青莲修士干这粗活,不过想想也是,晶币的坚硬程度不一般,凡人怕是很难将其破碎。只是这地窝子的承受力有够强悍的,竟然能耐住四个青莲修士联手不断舂击,貌似是晶金打造的啊!

    不用别人解释,苗毅也看出来了,这显然是从晶币中提取精粉的第一步骤,不将晶币破碎肯定没办法提炼出来。可这晶币的坚硬程度想彻底舂碎貌似有些难度,尽管有四个青莲修士联手,估计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完工的事情。

    岳天波看了会儿,又背个手向其他地窝子旁走去观看,几人尾随他身后,只见十几口地窝子都是如此一般,都在舂击白晶。

    这时恰好有一口地窝子的舂击已经停了下来,几人走近一看,只见地窝子里的白晶已经被舂成了碎碎的碎粒。边上有人走来,五指一张,摄了一把到手中查看后,对其他人点了点头,直接将地窝子里的碎晶给收入了储物戒中,然后拿出一块玉牒似乎签下了一份接收的文书给那四名卖苦力的青莲修士。

    卖苦力的青莲修士确认无误后又联手回签了份给他,而那接收之人则转身向作坊尽头的出口走去。

    岳天波背个手跟着走去,后面空置的地窝子里又哗啦啦倒入了一堆白晶,又继续轰隆隆狂砸起来。

    走出作坊步入一片竹林后,耳畔终于清静了不少,岳天波向陪同的玲珑宗弟子问道:“这里是专门捣碎白晶的地方?”

    那弟子点头回道:“是的,为了避免会混在一起,白晶、黑晶和金晶的提取都是分开的,加之三种晶币的坚硬程度不一样,破碎起来一个比一个更耗时间。”

    岳天波点了点头,跟着之前出来的那名修士来到了另一座作坊前,只见几只大水车在咕噜噜转个不停。

    几人进入作坊,入眼便是一只只水力驱动的金色磨盘在唰唰转个不停,见到有人将之前那种破碎的晶币斟入磨盘的孔眼之中,在反复来回研磨,半天不见出料。

    好不容易见到边上有出料的,几人走近一看,发现破碎的晶币已经变成了细砂,又被收集了起来送往下一个作坊。

    几人跟随着流程走去,下一个作坊仍然是磨盘在磨,磨盘也更大,不过显然是在进行更精细的研磨。

    偏偏冤家路窄,苗毅又在这里看到了老冤家,只见姬美眉和白子良母子也正在作坊内观望,姬美眉对着磨盘指指点点着似乎在向儿子解释着什么。

    苗毅就郁闷了,怎么哪个地方都能看到这俩母子出来凑热闹。

    岳天波只是淡淡瞥了眼俩母子,便继续背个手看自己的。谁知姬美眉闻声回头看来,见到他立刻笑靥如花走来,“岳大哥,咱们可是多年不见了。”回头招呼一声,“子良,过来见过仙国辰路的岳君使。”

    “见过岳君使!”白子良上前拱手。

    岳天波淡然道:“姬美眉,这个就是你儿子?”

    “是啊!岳大哥,以后有什么事可要多多关照小儿啊!”姬美眉咯咯笑道。

    “好说!”岳天波微微一笑道,神态却是有那么几分不置可否。

    苗毅心中嘀咕,两国又不是友国,有什么事不来个你死我活都是好的,有什么好关照的,怎么感觉这女人在到处拉关系,你好歹是堂堂妖圣的女儿吧,简直有毛病。

    “岳大哥,这几位是…”姬美眉看向岳天波身后几人,话还没说完,看到苗毅直接一愣,诧异道:“燕北虹?”

    岳天波等人回头看向苗毅,程傲芳等人有些无语,发现怎么尽是认识他的,偏偏他们这些宫主之流反而没人认识。

    苗毅和白子良已经是双双冷眼对视在一起,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白子良这么一对视,似乎想起了什么,上下一打量苗毅,眯眼道:“南极冰宫的那个人是你?”

    南极冰宫?程傲芳等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苗毅和南极冰宫能有什么关系?

    岳天波却是眉头微微一动,心中有数。

    苗毅哼哼一声,“你怎么还不去死,莫非还想等我亲自动手?”

    白子良冷哼道:“手下败将也敢猖狂,戡乱会没弄死你让你捡了条命,算你命大,下次再落我手里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是吗?”苗毅不屑道:“何必等下次,现在不正好有空吗?”

    “你当我怕你不成?”白子良脸一沉。

    眼看两人剑拔弩张就要开干,领路的玲珑宗弟子赶紧插到了双方中间,两边拱手道:“二位都是客,还请给玲珑宗几分薄面,万不可在这里闹事。二位如果真的想打,回头盛会上有夺彩头的安排,二位届时不妨再一分高下。”

    姬美眉稍稍喝斥一声,“子良,算了,我们是玲珑宗的客人,不要让主人面子上难堪。”

    白子良指着苗毅的鼻子说道:“燕北虹,听到了没有,盛会上有夺彩头的安排,届时不要做缩头乌龟。”

    苗毅冷笑道:“小畜生,别嘴硬,就怕你不敢上场,让你娘先做好给你收尸的准备!”

    “放肆!”岳天波也淡淡喝斥了一声,苗毅看他一眼,只好欲言又止地闭嘴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