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六四五章 风北尘

飞天 第六四五章 风北尘

    (月票一千五加更奉上)

    “除妖?欺我妖国无人不成!”

    一声冷笑传来,又是一群人唰唰落下,一名方脸锦衣男负手而立,冷目环顾众人,不怒自威,身后跟着一群人,姬美眉和白子良母子亦在其中。

    来的自然是妖国修士,为首之人乃是妖圣姬欢之子姬得海,也是姬美眉的三哥。

    姬德海回头冷冷看了眼身后,旋即负手向前走来,身后主动跟出了十二人,跟着他一起向合围之处走去。

    烈环等人虽然对妖圣那边的人没好感,可此时见到强援来了,也是精神一振。

    从大局来说,星宿海的妖修也是妖国的人,星宿海群妖名义上是臣服在姬欢的麾下,姬德海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云豹,有人嘴上不干净,整天挂着除妖降魔的口号,你这个魔头作何感想?”姬德海边走来边说道。

    云豹顿时哈哈大笑,“我不怕!先和他们联手除掉你这个妖,我再等他们来降我这个魔,只是不知道是谁降谁,一向只有我们降别人的份,还没见过谁能降我们。”

    “哼!”

    玲珑宗主殿后方突然一声冷哼,声音不大,也不见如何吓人,却仿佛每个人身边都站了一个人在自己耳边哼了一声。

    无论是宗镇还是烈环,或是姬德海等人,脸色皆是一变,众人齐齐回头看向玲珑宗主殿方向。

    “阿弥陀佛!”七戒大师宣了声佛号,似乎松了口气一般。

    “原来风老儿早来了。”云豹嘿嘿一笑,回头对法海说道:“法海,除妖乃是你们出家的人口号,降妖的事就交给你们了。”转身朝自己人挥了挥手,领着魔国的人散了。精明的很,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鲁莽。

    法海嘴角抽了一下,站那无动于衷。被云豹的话给将了一军。

    很快,玲珑宗大殿闪身掠来了十三个人。为首之人正是风北尘的弟子傅元康,领着一帮人补入了云豹等人离开的位置,朝众人拱了拱手道:“诸位,我无量国办此盛会请诸位来共襄盛举不是请诸位来砸场子的,还请诸位给几分薄面,不要坏了大家的兴致!”

    他的话不重要,关键是他背后有人镇场子,围住烈环等人的一大帮子又像个没事人一般散了。除妖喊得最响的法海也不说话了,转身领了人而去。

    岳天波回了自己人身边,程傲芳低声问了句,“君使,刚才是?”

    岳天波淡然道:“风北尘在这里。”

    风北尘?道圣风北尘也来了?苗毅立刻四处打量,他还没见过六圣长什么样,很想开开眼界。

    顺利劝散诸位的傅元康转身向高筑的大殿方向扬了扬手。

    叮叮叮,三声清脆回荡的金玉敲击声回荡在山巅,发出了邀请,邀请诸位来宾入席。现场一千多号人立刻各找位置,席位呈弧形摆,就是不想让人觉得位置有尊卑之分。

    见宗镇回头看了眼。岳天波轻轻一挥手,领了众人向宗镇那边走去。

    仙国十二路君使齐齐率人而来,宗镇领了诸人挑了一方区域的位置坐下。

    十二路君使分布宗镇左右,一边各六人,岳天波突然朝一人招手道:“欧阳光!”

    于是,辰路人马和子路人马靠在了一起坐。

    长欢和长乐这两名侍女站在了岳天波的身后,虽然在辰路的时候两人地位很高,但侍女就是侍女,这种正式场合没她们两个坐的地方。连苗毅这种都有座位能坐,而她们两个却只能站着。

    所以苗毅就奇怪了。吴真和吴明这一对双胞胎姐妹不但坐下了,而且还是和那白发老头同案而坐。坐在了那须发皆白老头的左右,什么情况?

    程傲芳和风泽坐在了岳天波的身后,而苗毅则是和庄友文共挤一张长案,竺上坡和晏子秋共挤一张长案,四人又是坐在了程傲芳和风泽的后面。

    “那对双胞胎是什么人?”苗毅突然对同席的庄友文传音问了声。

    庄友文顺他看的方向看了眼,传音回道:“你没听君使称呼吗?那白发老头便是子路君使欧阳光,至于那一对双胞胎,我没见过,但是听人说过子路君使欧阳光有一对双胞胎女儿,两人既然能和欧阳光同席还能坐在他左右,想必就是他那一对双胞胎女儿。怎么,你看上了?”

    “怎么可能?”苗毅敷衍一声,心中却是哭笑不得,不是吧?非礼自己的竟然是一路君使的女儿?安正峰什么路子啊,竟然能把一路君使的女儿弄来给自己做保镖?按理说不可能啊,安正峰怎么可能调动地方一路诸侯的女儿当手下使唤?一路君使可是能随时和仙圣穆凡君面对面交流的人物,这种人除了穆凡君估计没人调拨的动。

    “苗毅,小心了,风云客栈的老板娘盯上你了。”坐前面的程傲芳忽然回头传音提醒了一声。

    苗毅一怔,向外侧偏头看去,只见老板娘领了木匠和石匠,正和一旁不知是哪个炼宝门派的人交涉,对方爽快地点了点头,起身让出了位置。

    老板娘稍稍拱手谢过,瞥了苗毅一眼,云淡风轻地坐下了,所坐的位置和苗毅并排,也就是三步的距离,而木匠和石匠则坐在了她的身后。

    苗毅可谓相当无语,这女人搞什么啊,风北尘可是在这里啊,万一露馅了,那可真是想跑都跑不了啊!

    见老板娘若无其事地偏头看来,苗毅只能是瞪了她一眼,谁知老板娘传音道:“我也不想靠这么近,但是没办法,看你盯着那对双胞胎美人魂不守舍的样子,我再不过来你魂都要被勾跑了。牛二,贼眉鼠眼的,那对双胞胎美人好看么?”

    苗毅服了她,不过多少有些心虚,辩解道:“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我是奇怪那对双胞胎是什么人,竟然能和子路君使坐一起。”

    “少来这套,欧阳光有一对双胞胎女儿,我都知道,你还能不知道?就你们男人那点小心思装什么装,没尝过双胞胎的滋味,心痒痒了吧?放心,我又不是你什么人,管不上你,犯不着跟我解释。”老板娘不屑一声。

    “我真不知道…老板娘,你跑过来不会就是跟我扯这个的吧?”

    “哟!生气了啊!行,看我烦就直说,我现在走远点就是了。”老板娘一副起身要走的样子。

    苗毅赶紧喊住,“老板娘,别闹了行不行,我都被你搞怕了,现在还提心吊胆着,哪有心思想你说的那事。你知不知道我之前第一眼看到你也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感觉,那是天大的惊喜,真的是热血沸腾,恨不得冲过去抱住你,我心里除了你哪还容得下别的女人,哪会有心思想别的。”

    他说的那种感觉正是她之前的那种感觉,一样一样的感觉!老板娘按下心中满满的甜蜜,银牙咬唇,“跟你开玩笑,你急什么?问你,你怎么跑这来了,你难道不知道有可能会被人识破吗?我若是不挑明了,搞不好会惹人怀疑。”

    “我哪知道这什么鉴宝大会的规格这么高,也不是我想来,是我们宫主让我随行的。前面被人认出我是星宿海的燕北虹,现在又被你挑明了是牛二,早知道是这样,打死我也不来。”

    “谁叫你喜欢干偷偷摸摸的事。”

    “我什么时候干偷偷摸摸的事了?”

    “连人家老婆都偷了,还敢睁着眼睛撒谎?”

    苗毅彻底无语了,一下就被堵得没话说了,偏偏这个时候前面的程傲芳又传音来凑热闹,“那女人在跟你说什么?”

    坐这么近的距离,他和老板娘传音聊个不停,程傲芳轻易捕捉到了法力的波动。

    苗毅回道:“还能说什么,对我恨得咬牙切齿,在骂我。”他现在发现事情被老板娘挑开了反而好办了,有借口掩饰了。

    程傲芳问:“你就是那个潜伏进风云客栈打入到她身边的牛二?”

    苗毅道:“没有的事。”

    程傲芳挑了挑眉,没再说什么。

    老板娘也捕捉到了法力的波动,传音问:“你跟那女人在说什么?”

    “哎!在问我们之间说什么,我说你在骂我。”苗毅叹了声,又偏头看向身边的庄友文,发现庄友文不时满眼狐疑地看向自己,显然也察觉到了法力波动。

    庄友文也传音给他,“你真忙!”

    叮叮叮,三声金玉敲击的声音再次响起,大殿方向的动静吸引了下面所有人的目光,只见玲珑宗的大殿门口走出了两人。

    一个身材颀长穿着玄色道服玉簪结顶的道士,白皙面庞透着俊逸,三缕漆黑如墨长须挂于胸前,一双星眸冷冽,目光扫视下方众人是如此的淡然,睥睨间流露出一股威加天下的气势。

    而在他的身旁,一名如从画中走出的端庄丽人一袭白裙如雪,清瘦却不失婀娜体态,面容美丽如清梦般难言,云鬓高绾素雅,没有佩戴任何首饰,整个人透着洁雅素净,那份吸引所有人目光的姿色不比红尘仙子和月瑶仙子仙差,不是一般的美丽,只是神情显得有些寡淡。

    “风北尘出来了。”附近传来一阵小声嘀咕。

    苗毅惊讶,立刻传音问老板娘,“那道士就是风北尘?”

    “嗯!”老板娘回了声。

    苗毅又问,“那有资格和他并肩而行的女人是谁?”

    老板娘道:“能和他并肩而行的自然是他的夫人秦夕。”(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