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六八五章 苗贼才是苦主

飞天 第六八五章 苗贼才是苦主

    (咳咳,那啥,以前是下西瓜棋,这次是围棋。补十月,月票两千七加更奉上)

    “还能是怎么回事?你们男人就那么回事,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也就算了,最后吃着小碗里的,筷子却伸进了大锅里,我这只小碗比不上人家那口大锅,只能是自认倒霉,那口大锅是谁你心里清楚。”邬梦兰冷笑一声,提前堵苗毅的嘴巴,“就这么回事,男欢女爱的细节你有兴趣问,我没兴趣说,不要再问了。”

    那口大锅是谁,苗毅心里清楚,落下一枚棋子,乐呵呵道:“有没有兴趣再找,遇见合适的我介绍给你?”

    邬梦兰嗤声道:“正儿八经的,和我地位相符的,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哪会找我这种被人毁了清白的。比我地位低的,愿意的,无非是看上了我的地位。这世道就是如此不公,你们男人妻妾成群是理所当然,我们女人地位再高却照样能被唾沫星子给淹死。那杀千刀的毁了我一辈子,若不是他背后那口大锅,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估计是说出火来,又朝秦薇薇道:“秦姑娘,本座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男人都不可靠,要么就别找了,一个人过也挺好,找了就得做好咽下苦果的准备。”

    秦薇薇被搞的说是也不行,说不是也不行,异常尴尬。

    苗毅连忙挥手道:“孟姐别一杆子把一船人都给打翻了,我勉强还算个好人吧?”

    邬梦兰讥讽道:“好不好你自己心里清楚,你敢说你那两个侍女没收房?你敢说你外面没碰过别的女人?”

    你对霍凌霄有火朝我发干嘛?我好歹也是金殿执事,你就不怕我报复你?苗毅心中嘀咕,干笑道:“下棋,下棋。说那些没用的干嘛。”

    啪啦!邬梦兰撒了把棋子到棋盘上,起身道:“没心情,不下了!”说罢直接闪身飘落下了观景台。找了千儿、雪儿,“我落脚的院子在哪?”

    雪儿赶紧领了她去。

    手里捻着棋子。负手站在观景台栏杆边的苗毅目送其离去后,转身对秦薇薇苦笑道:“这女人疯了,见人就咬。非要拉着我下棋,我好不容易来了点兴趣,她却不玩了。”

    秦薇薇尝试着问道:“大人如果还有兴致,卑职可以陪大人下。”

    “行!你不是找我有事吗?边下边说。”苗毅回身坐回了位置,秦薇薇坐在了他的对面,重新整理棋盘。

    两人重新摆局开始。苗毅边落子边问道:“什么事?”

    秦薇薇当即汇报自己地盘上的情况,苗毅听了一些眉头微皱,夹了棋子挥手,“这些事你以后跟你爹汇报就是了。”

    秦薇薇道:“我爹说,正因为他是我爹,所以有些事情该避嫌,让我亲自向大人汇报。”

    苗毅叹了声,“薇薇!回头你跟你爹说,我既然放了权给他,就让他不要多想。”

    秦薇薇不置可否地“嗯”了声。纤手落子,明眸不时打量对面,初入此道的苗大殿主注意力集中在棋盘上。表情很丰富。

    四周风光无限好,宛若秦薇薇此时的心情,估计世上也很少能有如此温柔体贴的下棋对手,不时会提醒一声“大人你下错了”,或不时提醒“大人我马上要吃你这里的”。

    苗毅立刻双手扶桌,瞪大了眼睛盯着棋盘,目光急闪。

    在秦薇薇的指点下,苗大殿主旗开得胜,可谓精神大振。指着棋盘道:“再来!”

    两人你来我往,一直下到夕阳西下。晚霞渲染着一袭白裙端坐的秦薇薇,显得格外柔美。长长睫毛下的明眸似水,玉簪锁住的秀发整整齐齐,额头光洁明媚,整个人温婉端庄,不见平常的冷冰冰。

    直到千儿、雪儿再次上来提醒,“大人天晚了,要掌灯吗?”

    “嗯?”苗毅抬头看看四周,顿时哈哈一笑,发现时间还真是过得不知不觉,也抓了把棋子往棋盘上一撒,站了起来说道:“晚了,不下了,秦府主心里怕是早就不耐烦了,只是当着本座的面不好开口,本座就不干那自讨没趣的事了。”

    转身背了手走下观景台,雪儿留了收拾。

    下来后,苗毅似乎有些意犹未尽,对秦薇薇道:“薇薇,和你下棋很享受啊,有空常来陪我下棋啊!”

    这光赢不输的棋亏他不觉得腻,可能是新手上路的兴奋劲。

    秦薇薇立刻拱手道:“卑职遵旨!”

    “诶,这不是法旨,不用遵旨,是朋友相邀。”苗毅回头道:“千儿,替我送送秦府主。”

    千儿立刻笑脸伸手相请,秦薇薇赶紧回绝,“大姑姑留步,卑职告退!”

    等秦薇薇一走,刚好雪儿也收拾了棋盘下来,苗毅立刻兴奋搓手道:“天晚了,人家一女人不好意思耽搁人家,本座还没玩尽兴,你们两个谁来陪我继续下!”

    “我!”雪儿迅速举手,朝千儿挤眉弄眼。

    “好!就你了!走!屋里大战三百回合!”苗毅手一招,三人一起跑进屋内。

    屋内很快灯火通明,家伙摆好,雪儿和苗毅对坐一桌,两人你来我往地落子。千儿给两人奉上茶水,旋即站在了苗毅身后,不时给苗毅捶捶背,捏捏肩,摸摸茶杯发现凉了又赶紧换上热的。

    这里没外人,雪儿可不会像秦薇薇那么客气,杀的苗毅丢盔弃甲差点吐血。最后苗大殿主火上来了,指着雪儿沉声道:“跟你下没意思,换人,千儿上。”

    俩贴身侍女算是看明白了,这位的棋品只能赢不能输,可是没办法,谁叫人家是主子,于是千儿不断输,输得苗毅乐呵呵,还拉着千儿再来再来,貌似好上了这一口,只是这棋品确实有问题……

    仙国子路,一深山峡谷内,两道人影闪落,其中一白发白须的老头不是别人,正是子路君使欧阳光。

    欧阳光身旁站了一名汉子,伸手指了指山壁上的洞窟。欧阳光颔首,微微偏头示意下,那人立刻拱手告退,迅速掠空而去。

    看了看四周,欧阳光突然闪身到了峭壁上的洞口,大步闯入光线昏暗的洞窟。

    盘膝打坐在洞窟中的吴真吴明听到脚步声陡然一惊,齐齐跳起喝道:“什么人?”

    待到看清走进的人是谁后,两人瞬间凝噎无语,有点不明白父亲是怎么找到她们的。

    欧阳光盯着两人淡然道:“我一直在等你们两个回家,你们不回去,那我只好亲自来一趟。你们两个为什么躲着我?”

    吴真挤出笑容道:“爹,我们没有躲您,只是觉得这里清净,所以想和妹妹在这里静心修炼一段时间。”

    欧阳光慢慢走到两人中间,面无表情,盯着石壁徐徐吐字,“你们知道我要问什么,我要听实话。”

    吴明强颜欢笑道:“爹,我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啪啪!两声脆响,欧阳光突然如闪电般出手,可谓是一人赏了一巴掌,抽得俩姐妹捂着脸踉跄后退。

    “两个孽畜!”欧阳光声色俱厉地转身怒喝道:“说!燕北…我呸,我是说苗贼所说是否属实?敢有一句虚言,我一掌毙了你们!”

    俩姐妹捂脸不语,欧阳光再次怒喝,“说!”

    俩姐妹依然低个脑袋不吭声,欧阳光哆嗦着嘴唇难以置信道:“不说话!也就是说那小贼说的都是真的?天呐!我欧阳光峥嵘一生,这是造了什么孽啊,真是养了两个好女儿啊!你们这是要逼死我啊,我欧阳光还有何脸面去见人?我欧阳光成了笑话,成了天大的笑话!”

    嘤嘤啜泣声起,二女皆是膝盖一软,双双跪了下来。

    这一跪就更是坐实了,只见欧阳光犹数次抬起手,又数次放下,那真是想一掌将二女给毙杀了,可实在是下不了这个手啊!最终犹如激怒的狮子般,来回走动不停,能感觉到他憋了一团怒火却无处发泄。

    最后再次停在两人中间,深呼吸几口气,指着两人喝道:“从未听说你们和那苗贼有过接触,你二人也一向洁身自好,那苗贼臭名昭著,定是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是也不是?”

    二女只知道哭,就是不说话。

    欧阳光都快被她们给气死了,在那捶胸顿足道:“你们倒是说啊!说出来爹也好给你们做主啊!是不是要让我去请你们娘来亲自问你们才肯说?”

    “爹,不要告诉娘,我…我说…”吴真哽咽着断断续续道:“当年舅舅让我们去流云沙海玩,其实是手上暂无可靠的人,让我们去帮忙……”

    一段有关幽冥龙船和苗毅的荒唐往事断断续续说了出来。

    听完后,欧阳光只感觉天旋地转,踉跄几步差点没晕倒,还以为是苗贼占了自己女儿便宜,敢情是自己两个女儿联手把那苗贼给强暴了。还想去找人家苗贼算账,人家苗贼才是苦主啊!这账压根没办法去找人家算,脸皮再厚也无法启齿啊!

    欧阳光须发皆张,指着两人哆嗦道:“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当年流云沙海大战,我便是当事人之一,连六圣都无法登上幽冥龙船,又岂是你们两个能觊觎的,天呐!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安正峰,王八蛋,连自己亲外甥女都坑!你们两个立刻给我滚回家,没我的允许不许出门,我现在就去找安正峰那畜生算账!”(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