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六九零章 手谈一局

飞天 第六九零章 手谈一局

    (补十月,月票两千八加更奉上)

    亲自跑来一看后,发现此子果然是令她眼前一亮,仅凭能留下那两个女刺客的举动,就令她感到惊艳不已,真乃大丈夫也,令她心中涌起男人当如是、这才是男人的感觉。她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次见到这样的事情,试问天下有几人能有如此胸怀,一下就发现此子果然是名不虚传,的确是能人所不能,的确是世间少有的奇男子。

    她对苗大殿主可谓是很中意,非常中意,而且是中意的不行,感觉自己女儿并未吃亏,反而是天降奇缘,真正是自己女儿命中该有的福分。女人嘛,一辈子能找到一个对的男人,那才是真正的福气。

    正因为如此,本是来先看看再说的她,竟然直接对苗毅说出了定亲的事。男人在女人方面是说出意外就出意外的,若是晚了,被别的女人捷足先登了,那还不得后悔死。

    此时再见苗毅在棋盘边展现出了儒雅的一面,玉夫人心中真正是惊叹。

    以过来人苛刻的眼光来看,也能发现此子真正是个世间难求的完美好女婿,以前留心观察过不少青年才俊,但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岂能落到别的女人手里,也只有自己女儿才真正配得上。

    做父母的嘛,都觉得自己的儿女是优秀的。

    想这样就把我给打发走?既然被我看上了,在这仙国之内可就由不得你了,乖乖做我女婿就对了,和我女儿和和美美一辈子我也亏待不了你!玉夫人瞅着单手背负落子的苗毅,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苗殿主莫非精通对弈?”

    说到下棋,苗毅来了精神。很自谦地淡淡笑道:“精通谈不上,略通一二。”

    “本夫人对此道倒也颇有涉猎,苗殿主若是不嫌弃。不妨坐下手谈一局。”玉夫人绽露贝齿笑吟吟。

    她准备借机和苗毅坐下好好谈谈,脸上开始露出了笑容。尽量给未来女婿留下个好印象,别吓跑了。

    安正峰瞅她两眼,暗暗摇头,果然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古人诚不欺我!

    一旁的千儿、雪儿相视一眼,心中咯噔一下,暗道糟糕,大人正处在一般人对某项事物感兴趣的最高峰上。这种状态下经不得勾引。

    果然,苗毅顿时有些心痒难耐了,老是跟二女下感觉不过瘾,奈何别人又不肯跟他下,突然来个送上门给他解馋的,诱惑力可谓不小,正好挠中了他痒处。

    可他心中也犹豫啊!这女人摆明了心怀不轨,一边又是心痒难耐,令他有些纠结。

    玉夫人笑吟吟道:“手谈一局而已,苗殿主何故如此戒备。莫非怕在本夫人面前献丑?苗殿主也算是少有的青年才俊,莫非还怕我一个妇道人家?”

    苗毅笑道:“夫人如此激我,是何用意?”他现在头脑还算清醒。

    千儿、雪儿却紧盯着他的反应。估计大人够呛。

    玉夫人端茶轻嘬一口,淡淡笑道:“客有所愿,下盘棋而已,主人却拒人于千里之外,这可是待客之道?”眼角瞥了下安正峰。

    安正峰当即接话道:“苗毅,下盘棋而已,又不是你死我活,有什么话刚好可以坐下慢慢说清楚。”

    心痒痒的苗毅顿时找到了台阶下,对一旁的二女笑道:“那就给安掌柜面子。摆上!”说罢走到石桌旁,坐在了玉夫人对面。

    千儿、雪儿紧抿着嘴唇。联手收拾了棋盘端来放置好,然后双双退开到一旁。眉宇间满是忧虑,真正是怕大人在外人面前献丑啊!

    然而都强忍住了劝的冲动,瞅着那位玉夫人,可谓是刻意不去劝。

    你来我往啪啪落子,局势一开,子落下些许后,玉夫人微笑道:“刚听安掌柜说,苗殿主要一千年后才婚娶,不知是何缘故?”

    “嗯!”苗毅点头应了声,虎踞龙盘坐那,目不转睛盯着棋盘,然后就没下词了。

    玉夫人等了会儿,不见应答,发现苗毅全神贯注在棋盘上,有些无语,和安正峰相视一眼。

    琢磨着对方可能是不想回答这问题,落下几子后,玉夫人又笑道:“安掌柜那句话说的没错,树挪死,人挪活,换个地方也未尝不可,我…”

    无语了,发现自己又落下一子后,对面的苗大殿主竟然面露狰狞,啪!重重一砸,跟着堵了一子过来,然后抬眼冷冷看着她,可谓杀气腾腾道:“别磨蹭,快下!”

    玉夫人凝噎无语,下个棋怎么搞得跟打架一样?她慢慢落下一子,盯着苗毅的反应。

    苗毅让她别磨蹭,自己却把脑袋凑近了棋盘,在那磨蹭许久,时而面露狰狞,时而摸着下巴,时而皱眉沉思,时而目露凶光看她一眼,最后“啪”又砸下一子。

    棋盘上的子都给他砸的稍微有些移位了,玉夫人错愕之余,伸手去扶正了几枚棋子……

    啪!又一子砸下,棋盘上的一枚棋子被砸得飞起,咕咚一声,落进了玉夫人的茶盏里,溅起一朵小浪花。

    安正峰迅速偏头,和玉夫人一起看着沉入盏底的棋子,双双一脸呆滞!

    千儿很麻利地上前往棋盘上补了棋子,雪儿则快速给玉夫人换了一杯茶,然后将那枚溺水的棋子捞了出来快速擦干了。

    “玉夫人,你是下棋还是磨棋?再磨下去你女儿都生小孩了。”苗毅大声催促,手里抓了把棋子给人随时要朝对面砸过去的感觉。

    玉夫人早就笑不出来了,也早就不说话了,防着他手里的棋子,别一不小心被砸个满脸开花闹出笑话来。

    快速落下一子,目光盯着苗毅,发现跟这位下棋太可怕了,棋艺差就不说了,这棋品也实在是不敢恭维,让人担心对方随时会蹦起来动手偷袭,人家那神态可不像是装出来的,连杀气都实实在在冒出来了,谁敢大意?

    棋盘上的数次突变已经让安正峰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苗毅,这小子是跟棋盘有仇,还是跟下棋的人有仇?那都什么表情,关键是那下棋的气势,手里拿的不像是棋子,而像是拿了一把杀猪刀,犹如上了战场跟仇人厮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一般,连看棋的人都有些胆颤心惊。

    这小子是对自己不高兴,还是输不起?玉夫人心里嘀咕两声,尝试着开始昏招百出,说白了就是让他。

    随着棋盘上的局势渐渐逆转,苗大殿主黑着的一张脸渐渐阴转晴,不时面露智珠在握的微笑,最后甚至是端起茶杯轻笑两声,喝口茶调侃道:“玉夫人,看得出来,你平常不太下棋啊!”

    这是调侃人家棋艺实在不怎么样。

    安正峰翻了个白眼看天,千儿和雪儿亦是小汗一把,两人都看出了这玉夫人在有意让大人,不由悄悄偷看玉夫人一眼。

    苗毅黑着的脸阴转晴了,玉夫人的脸色却是黑了下来,之前找到乘龙快婿的喜悦直接被当头浇了盆凉水,而且是冰水,一颗心直接沉入了谷底,而是万丈深渊。

    她算是试出来了,这小子哪是对她有意见,十足的输不起,否则输赢都该对她有意见才对。

    见玉夫人握着双拳,俏脸含霜,甚至隐隐有种气得发抖的感觉,苗毅笑道:“玉夫人,不过下盘棋而已,输赢不必放在心上。”

    啪啦!玉夫人突然出手,直接掀翻了棋盘,棋子乱飞,噼里啪啦落地。

    她可谓是霍然站起,冷目含煞地盯着苗毅,实在是为自己女儿感到不值,对安正峰咬牙切齿道:“我们走!”

    说罢甩袖绕开,大步出了凉亭,直接掠空而去。

    端着茶杯的安正峰无语,看着苗毅有些傻眼,外面空中又传来玉夫人的冷喝,“你磨蹭什么,还不走?”

    安正峰只能是快速放下茶杯,摇头叹息一声,苦着一张脸迅速掠空而去。

    慢慢从衣领子里摘出一颗棋子随手一扔的苗毅站了起来,走到亭子外面的台阶上,抬头看了看空中已经了无踪迹的人影,好笑道:“这女人看起来人模人样,棋品实在是有够臭的,司空那大老粗只是耍赖,可和这直接掀棋盘的娘们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我就想不通了,我这种好言说话的人,竟然还有人说我棋品差,真该让那帮家伙来看看什么叫做棋品差。输不起就别玩呐,谁要是做了她女婿还不得倒八辈子血霉,嗤,慢走不送了!”

    苗大殿主在那一脸庆幸,有种逃脱魔爪的如释重负感。

    正在捡棋子的千儿、雪儿却是相视一眼,估摸着那位如玉夫人听到了这番话非得气的吐血不可。可两人还得笑着拍上一句马屁,“那位如玉夫人的棋艺压根不是大人的对手。”

    苗毅云淡风轻微笑道:“不用你们说我也看出来了,不出片刻她就败了,可惜被她赖了过去。”

    千儿、雪儿相视无语,紧绷着嘴唇继续默默捡棋子。

    “下个棋也找不到合适的对手。哎!玩物丧志,你们慢慢收拾,我回去修炼。”苗大殿主负手而去。

    千儿立刻对雪儿示意一声,留了雪儿一个人收拾,自己则快步追上苗毅,跟在了他的身后,总得留个人在大人身边伺候……(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