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六九六章 满头雾水

飞天 第六九六章 满头雾水

    (补十月,月票三千加更奉上)

    玉都峰金殿,三大行走加都督府都督站在台阶上呈‘八’字站两级,窦凌雪和江历波的修为高过风泽和兰候,居上而站。下面六大执事…原本是六大执事,现在变成了七大执事,分站台阶下的两边面对面,苗毅落单,面对了根金灿灿的柱子,雕刻挺华美,倒是比看人好看。

    十位宫主,站了两排,不少人的目光不时瞥向苗毅,这位新任的金殿执事显然比较吸引眼球。

    陶青离的眼神比较复杂,苗毅平步青云的速度实在是大大超乎她的所料,发现有能力的人果然是有能力的人,如今竟然已经入了君使的法眼,在这金殿中有了一席之地。

    苗毅也不时看看他们,最后不看了,还是继续看柱子好了。因为月行宫宫主张天笑不时朝他眨眨眼睛,或抛个妩媚媚眼,苗大殿主实在是受不了,头次来金殿站班就和下面宫主眉来眼去调情,万一待会儿让岳天波看到了还得了。

    兰候似乎比较关注张天笑,已经将两人的眼神交流纳入眼底。

    这里人站定等候了没多久,君使岳天波领着两名侍女下来了,登上金殿宝座落座,长欢和长乐站于左右两侧。

    岳天波开口讲了两句,下面随即以站位顺序逐一报上各自领地内的情况。

    例行之举完成后,岳天波对众人说道:“有件事情诸位回去后多加上心,各自境内但凡会炼宝的门派,或者过境的炼宝修士,一旦发现,统统扣下来押到都城来候命。记住,此事不要对外声张。尽量保密进行。”

    此话一出,众人诧异,苗毅多少也有些愕然偏头看了岳天波一眼。难道这家伙在鉴宝大会受了刺激也准备弄上一弄?

    仙行宫宫主聂长空拱手道:“敢问君使,这是为何?”

    岳天波道:“这是天外天的法旨。不但是我辰路,整个仙国境内各路都将遵旨执行,原因本座也不知,就不必多问了。”

    天外天?苗毅心中又嘀咕,他隐隐怀疑还是和鉴宝大会有关,玲珑宝塔估计带给穆凡君的震撼不小。

    上站的行走窦凌雪拱手道:“君使,整个仙国展开行动,执行法旨的人数不在少数。想做到保密恐怕很难。”

    岳天波道:“反正我们辰路也没什么会炼宝的人,对我们不算什么麻烦事,我们尽量做到保密便可,其他各路不是我们操心的,若是谁泄露了秘密被本座发现了,别怪本座不留情面。”

    “谨遵法旨!”众人领命。

    议事完毕后,岳天波走下宝座,从众人中间走过,十位宫主随行,一起出了金殿掠空而去。赶赴天外天执行辰路的最后一趟岁缴。其他人跟出殿外拱手相送。

    目送一行人影消失在天际后,众人又向两位姑姑告退,大姑姑长欢突然出声道:“苗执事。留一下。”

    跟在兰候身后的苗毅一愣,兰候也转身看了眼,叮嘱道:“回头来趟都督府。”

    “是!”苗毅拱手应下,不知这公报私仇的家伙找自己是好事还是坏事。

    转身又随二位姑姑进了金殿内,二位姑姑还未开口说话,苗毅已经是两只储物戒捅了过去,“一点小小心意,二位姑姑请笑纳。”

    希望不是因为自己没及时送见面礼而找自己的麻烦,所以赶快抢先把见面礼补上。

    脸上堆笑。心中却是一声叹息,不得不承认整个修行界的资源都是在往上面集中的。

    下面人的心意。二位姑姑显然已经习惯了,随手收了。大姑姑长欢笑道:“苗执事。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君使走之前有交代,让你先不要离开都城,等君使回来后见过面再说。”

    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啊!苗毅拱手问道:“敢问二位姑姑,不知君使召见卑职有何吩咐?”

    长欢笑道:“见了君使自然知道,你先去吧,兰大都督的鞭子你可是尝过的,别让大都督久等。”

    长乐闻言掩嘴轻笑,苗毅已经到了这里任职,她们岂能不知苗毅和都督府的事,这位苗执事先是被都督府关进过天牢,后又二次关进天牢,只不过第二次更倒霉,还受了鞭刑,也不知道这位见到兰候会不会心里发憷。

    “谢大姑姑提点!”苗毅干笑着拱拱手告辞。

    离开金殿后,苗毅直奔都督府,兰候的侍女直接将他领进了兰候的书房,只见兰候在书案旁挥毫泼墨。

    “大都督!”苗毅拱手见过。

    兰候“嗯”了声,随手抓了案上的一块玉碟扔给他,边写边说道:“有人要见你,照地址去找。”

    苗毅看过玉碟里的内容,发现里面只有一行地址,顿时满头雾水,忍不住问道:“敢问大都督,是什么人要见卑职?”

    “去看了自然知道,最好你一个人去,不要让外人知道。”兰候没头没脑地叮嘱了一句便挥手让侍女送客了。

    出了都督府,苗毅满心狐疑,大姑姑长欢那边说君使要见他,神神秘秘不肯说什么事,这里兰候又神神秘秘说有人要见他,都在搞什么鬼,老子不会莫名其妙卷进什么事里去了吧?别玩我!

    这里刚思索着走出了禁宫山门,便撞见了守候在山门前的林萍萍。

    “有事?”苗毅问了声。

    林萍萍道:“赵殿主、邬殿主、谭殿主、叶殿主正在宅院里等大人,说是大人出来后若无要紧事请先回去一趟,他们都说有事找大人。”

    苗毅奇怪道:“他们四个春宵苦短,正是不想人打扰的时候,跑来找我干什么,他们没事吧?”

    林萍萍回道:“卑职不知,他们没有告诉卑职,只让卑职来请大人。不过卑职看他们挺高兴的,应该没事。”

    见鬼了,这山上山下的,一个个神神秘秘的,究竟都想干什么?苗毅眉头皱了皱,手里还握着那块写有地址的玉碟,正想看看是什么人要见自己,没想到这里又冒出一出。

    最终还是收了玉碟,反正兰候又没有规定什么时候去见,挥了挥手,和林萍萍一起先回去了。

    回到宅院,领着林萍萍一进正厅便见到了那四位成双成对分坐两边。

    苗毅背个手站门口停了停,先往左边瞅去,赵非倒是一脸坦然,邬梦兰却是瞬间脸红了,不敢和苗毅对视。

    苗毅又往右边瞅去,谭烙那叫一脸的美,乐呵呵,叶心也瞬间脸红了,比邬梦兰的红多了,邬梦兰的顶多算是霞飞双颊,叶心一张脸却是红的跟猴屁股一样。

    四人旋即都站了起来迎他。

    “真是奇了怪了,他们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记得我,还特意跑来看我!”苗毅偏头看向一旁,问道:“林萍萍,我这里有他们的被窝里舒服吗?”

    林萍萍抿嘴笑笑,知道大人在调侃他们,左右看看,发现邬梦兰和叶心的脸更红了,拱手回道:“卑职不知。”

    “你不是不知,你是装糊涂。”苗毅手指点了点她,放步走了到主位坐了下来,那四位也坐了下来。

    林萍萍泡了茶放在茶几上,站在了苗毅身边,而苗毅则翘个二郎腿靠椅子上,冷眼旁观着两对新人的反应,两边被他看的挺不好意思的,两个女人压根就不敢看他,实在是苗大殿主眼睛里的戏谑调侃意味太浓了,一对上就赶紧躲避。

    “我说两对新人,有什么事就快说,我身上还有差事,是被林萍萍半路截回来的。”苗毅拍了拍椅子的扶手催促。

    老神在在一脸淡定的赵非放下茶杯,朝对面伸手道:“我们没什么要紧事,你们有事就先说,如果不方便,我们夫妻就回避一下。”

    这就公然‘夫妻’称呼上了,可见昨晚没浪费时间。邬梦兰甜腻腻看了他一眼,那份甜蜜三岁小孩能都能看出来,其实昨晚要不是赵非公然对众人宣布了他们是‘夫妻’,邬梦兰还真不会束手就擒被赵非就那样随便抱走给征服。

    两人也可谓是夫唱妇随,赵非一站起要回避,邬梦兰就跟着站了起来。

    对面的谭烙连忙伸手阻止道:“不用不用,我们也没什么事,你们先说,你们先说,你们先到的,如果不方便,我们先回避好了。”

    “我说你们几位昨晚是不是舒服够了,现在故意跑来耍我玩?”苗毅站了起来,冷笑道:“不说是不是?我没时间跟你们耗,不说我先走了,等你们想好了再说。”

    “苗毅!”赵非刚要开口,邬梦兰已经先开口了,“是我有事找你帮忙,帮姐姐一个忙。”

    “别,你这姐姐我可不认了,认了吃亏,我可不想以后见到老赵就喊姐夫。”苗毅又乐呵呵坐下了,翘着二郎腿笑道:“邬梦兰,邬大殿主,什么事,说吧。”

    邬梦兰狠狠瞪他一眼,直接说道:“你想个办法把我调到水行宫去。”

    苗毅一怔,看向赵非,后者点了点头,苗毅明白了,敢情这两位鱼水之欢后觉得距离太远,见面不方便,所以想拉近距离。

    “这个…”苗毅哭笑不得道:“你们这不是为难我嘛,这事找我有什么用?我自己也不过是区区殿主,金殿执事也没权利将月行宫的殿主给调到木行宫去啊!就算是辰路行走也没辙啊!邬梦兰,这事你应该去找你们宫主才对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