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六九九章 本座认输

飞天 第六九九章 本座认输

    (补十月,月票三千一百加更奉上)

    “……”哑口无言的苗大殿主脑袋有点懵,找到了灵魂出窍的感觉。

    长欢和长乐抿着嘴唇,看着苗毅的反应憋笑。

    岳天波亦挑着一条眉,眼中藏着恶趣,敲着手中棋子,“苗执事,为何还不落子?”

    苗毅回过神来,随手落了一子,那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似乎仍不敢相信,再次尝试着问道:“君使,您的意思是说,二爷和欧阳光是夫妻?”

    岳天波落子嗯道:“你亵渎的那对双胞胎姐妹就是二爷的女儿。”

    苗毅有点晕,胆颤心惊道:“君使答应把卑职交给二爷了?”

    岳天波道:“你说呢?”

    我知道还问你干嘛?特意把我留下来说这事,莫不是已经把老子给卖了?苗毅一脸诚恳道:“君使,我若去了子路必死无疑啊!”真心不想去。

    岳天波颔首道:“所以我没答应二爷。”

    苗毅瞬间眼睛一亮,拐弯抹角确认道:“那君使岂不是得罪了二爷?”

    岳天波冷哼一声,“苗执事,你记住一件事情,整个仙国本座只遵圣尊法旨,恪守这一条便没人能奈何本君,我敬那几位爷也是给圣尊面子…和那几位爷走的太近了可不是什么好事,本座犯得着怕他们吗?”

    “是是是!”苗毅连忙赞道:“君使英明!君使英明!”

    “拍马屁的话就不用说了,天外天的事情本不该是我们下面人该议论的,不过既然二爷找到本座头上了,那本座就不得不过问一下了,这也是本座留下你的原因。”岳天波摁下一枚棋子,淡淡问道:“苗毅。你鉴宝大会上说和欧阳光的女儿有夫妻之实,究竟是真是假?”

    苗毅慌忙摆手道:“君使,那纯属卑职胡说八道。实在是欧阳君使欺人太甚,卑职才不得不反击。”

    岳天波两眼骤然眯起。冷冷盯来,“苗毅,你可知对本座撒谎的后果?”

    “君使,真没骗您,我甚至连欧阳光的女儿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苗毅立刻信誓旦旦,现在就算打死他也不会承认,就算那位二爷亲自来了,把刀架他脖子上。他也不会承认,说那对双胞胎姐妹强暴了自己?这事要是传出去更是坏了人家的名声,自己一定会死的很惨。

    他这里顺手落下一子,长乐立刻伸手将岳天波一片没了气的子给捡掉了。

    岳天波盯着棋盘嘴角抽搐了一下,旋即冷哼道:“真的?”

    苗毅立刻举手发誓,“卑职向天发誓,至今仍不知道欧阳君使的女儿叫什么名字,卑职也是在鉴宝大会才知那一对双胞胎姐妹是欧阳君使的女儿,若有一句虚言,叫卑职遭天谴不得好死!”

    见他发如此重誓。岳天波眉头一皱,倒是信了,不再吭声了。专心致志下起了棋来,实在是他棋盘上的局面有些不妙,面对苗毅神出鬼没的手法难以招架。

    而苗毅那眼神焦点都有点不知道在哪了,只知道对方落一子,他就跟着下一子,心里那叫一个苦啊,肠子都悔青了,好死不死,当初说那害人害己的话干嘛。这下有的受了吧!

    岳天波话虽然说的好听,可他又不是傻子。如今呼延太保倒台,那位二爷在天外天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整个仙国除了穆凡君可没人的地位能再比得上二爷了,要收拾他苗毅的办法多的是啊!

    不过明着对付他倒是不太可能,规则就是规则,呼延太保倒台和坏了规则有莫大关系,怕就怕拐弯抹角啊,人家可借力收拾他的地方多了去。

    苗毅脑子里可谓乱哄哄的。

    “苗执事还真是一点都不给本座面子啊!”岳天波突然似笑非笑一声。

    苗毅回过神来,愕然道:“卑职惶恐,不知君使何出此言?”

    岳天波嘴角抽了一下,目光瞅向棋盘,局面实在有点惨不忍睹,输得太惨了,他自认棋艺还算可以的,可愣是被苗毅给杀的毫无招架之力,这辈子还是头次遇见如此高超棋艺的对手,棋路神出鬼没,毫无章法可循,之前看似愚蠢的落子,后面才会发现妙不可言,能将你惊出一身冷汗来。

    长欢和长乐看向苗毅的眼神亦带敬畏,她们看过君使跟下面人下棋,也看过君使跟其他君使下棋,甚至看过君使和仙圣穆凡君下棋,可还是第一次见君使输这么惨。一旁观看了许久,二人对苗毅的棋艺也是惊为天人,简直诡异莫测啊!

    “苗执事之前说鲜有败绩,本座算是领教了!”岳天波起身道:“不下了,本座认输,自认不是你的对手。”

    “……”目光落向棋盘的苗毅彻底无语了,岳天波输了,而且还输的很惨,不是一般的惨。

    他早就知道自己棋艺高超,可这未免也太不给君使面子了,怎么能赢君使,赶紧站了起来,诚惶诚恐拱手道:“卑职一时走神,并未认真,还请君使留步再下一盘。”

    此话让岳天波听了牙痒痒,他早就看出了苗毅有点心不在焉,估计是被二爷的事给影响了,所以也不见怪。

    可你也没必要说出来吧,你走神都能下成这样,若打起精神来还得了,此话让本座情何以堪!

    岳天波知道他的意思是重新下一盘,想让他赢,可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岳天波就算脸皮再厚也不会再继续了,你公然说让我,我就算赢了也是笑话!

    苗毅也反应了过来,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改口挽留,“卑职知道君使是在有意让卑职,恳请君使…”

    “好啦!”岳天波一口打断,好气又好笑道:“一盘棋而已,本座还不至于输不起。论下棋,天外天的二爷可谓棋艺高超,本座多次败在她手上,改天有机会你要帮本座出口恶气!”

    “……”苗毅神情一僵,这果然是得罪不起啊,明知二爷要找他麻烦,还故意让他送上去,这摆明了是报复啊!

    岳天波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他误会了,补了一句,“本座说的是真心话,没别的意思,改天有机会的确要让你出马,好让二爷知道我辰路并非无人!”

    “是!”苗毅一脸牵强领命。

    “好啦!不下了,回你的地盘去吧。”岳天波挥了挥手,转身领了二女离去。

    恭送君使离去后,苗毅看着棋盘叹了口气道:“下棋误事啊!”

    不过也总算得到了一点有用的信息,得防着点那位二爷了。

    回了半山腰的宅院后,苗毅命林萍萍去请赵非和邬梦兰,准备去月行宫找张天笑,看能不能解决邬梦兰调动的问题。

    林萍萍这里刚走,古三正就来了,苗毅笑迎道:“还没走?”

    古三正还是那不苟言笑的样子,“奉师门之命走访了一下,正准备走,听说你还没走,特来告辞。”

    “我也准备走了。”苗毅说着顿了顿,最后还是忍不住提了一句,“叶心和谭烙在一起了。”

    古三正平静点头道:“我已经知道了,昨天去恭喜过他们。我也告诫过他们,两边的师门怕是不会放过他们,他们说已经请了你代为说情。”

    苗毅点头承认是有这么回事,他关心的不是这个,问道:“我能为他们说情,如果叶心和你在一起了,我自然也能为你说情,你难道就一点都不后悔?”

    古三正略显沉默之后,缓缓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既然做出了决定,就没什么好后悔的!剑离宫从掌门到我师傅,都说我是这一代中最杰出的弟子,为我投入了巨大的修行资源。我修行的每个阶段,师门一直都把最好的资源给我,而和我同辈的许多师兄弟有些甚至还在白莲境界挣扎,在那眼巴巴的看着我,如今剑离宫又在倾注全派之力为我打造全套的顶级三品霹雳飞剑,整个门派都在不惜代价给我铺路,我不能让他们失望!”

    苗毅摇了摇头,人家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实在是没什么话说了。

    “告辞!”古三正拱了拱手,毅然转身而去,似乎并未受叶心事情的影响,步履依旧沉稳,身躯依旧挺拔,可苗毅清楚记得这一向自我克制力极强的家伙在那晚酒席上来者不拒、痛饮不止的情形……

    赵非和邬梦兰来到后,苗毅又叮嘱林萍萍回头代他送份心意给商会的花爷,不说别的,林萍萍在这里办事多点路子也是好的。旋即和赵非、邬梦兰一起飞离了都城。

    经过长途飞行,三人抵达了月行宫,在离月行宫不算太远的地方,赵非和邬梦兰落在了一座山顶等苗毅的消息。说要离开月行宫的事情,邬梦兰本人是不好出面的。

    苗毅落在月行宫山门前得了允许后,来到了张天笑的后宫。

    张天笑依旧是一副慵懒模样躺在冷冷清清的宫殿中吸食着香炉内冒出的缕缕青烟,四名俊俏男宠随侍在旁。

    “见过嫂子!”苗毅上前行礼。

    “苗执事,你倒是有心了,今年又来看本宫了。”躺在榻上衣衫暴露玉体横陈的张天笑咯咯一声,慵懒爬起,摆了摆手,“看座!”

    一名男宠立刻搬了张铺着绒垫的凳子放在苗毅身后请坐,苗毅这里刚坐下,张天笑又笑吟吟问道:“听说君使把你划拨到了都督府兰候的麾下听命?”(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