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九八三章 惊心动魄

飞天 第九八三章 惊心动魄

    面如芙蓉,身似柳,细腰丰胸,绾起的云鬓乌黑亮丽,配着精致的头饰,花容阳春白雪般明媚动人,一双明眸璀璨如星辰,脸上带着清风拂面般的笑意,这就是皇甫君媃,依然美丽动人,依然让男人怦然心动,款款走进了厅内。

    走进门便笑吟吟道:“牛统领高升,皇甫君媃不请自来,还望不要见怪。”

    苗毅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女人,她自然是属于那种绝色美人,不过苗毅对她没什么好感,可两人偏偏又发生了关系,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挥了挥手让其他人退下后,方皱眉道:“你跑来干什么?”

    皇甫君媃不请自坐,亮掌,掌心一枚储物戒飘了过来,“自然是来恭贺牛统领高升的,赶来送礼的,莫非牛统领不欢迎?”

    苗毅才不信她是特意来恭喜自己的,“你到底想怎样,有话直说。”

    皇甫君媃:“真的是来送礼的。”

    苗毅:“没其他事?”

    “没有!”她摇头。

    苗毅一脸狐疑,伸手拿了飘来的储物戒施法查看,里面果真是一些小小心意,几十颗三品结丹而已,对如今的他来说,算不上什么重礼。把刚才递来的名帖也放了进去,储物戒收了起来,“礼我收了,如果没其他事…”

    “牛有德!”皇甫君媃一口打断,“莫非我在你眼中就如此碍眼?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何况你我还不止一夜夫妻,为何如此铁石心肠?”

    汗!这话要是传出去了还得了,苗毅赶紧起身走到门口朝外面看了看,见没人,方松了口气。快步走回到她跟前,居高临下,沉声道:“皇甫君媃。我说过,我们之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到底想怎样?”

    皇甫君媃坐那抬头,盯着他,银牙咬了咬唇,旋即又嫣然笑道:“好!我们以前的关系不提,人家伸手还不打笑脸人,我好心跑来送礼,你不说给杯茶水喝,也不用急着赶我走吧?”

    苗毅两手一摊。“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

    皇甫君媃恨的牙痒痒,不知道多少男人对自己梦寐以求,这家伙却唯恐避之不及。缓缓站起,面对面笑道:“参观一下你这里总可以吧?”

    “自便!”苗毅侧身让开,避开了她正面而来的吐气如兰,不过又补了句,“你最好快点,呆久了让人生疑。”

    皇甫君媃转身,环顾堂内一眼,随口来了句。“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在这里咬过你!”

    苗毅脸一黑,那还是寇文蓝做统领的时候。正欲警告一声,她已经走向了后堂。

    怕她搞鬼,苗毅一路跟在她身后,跟到了后面的庭院。

    走入后院正厅,皇甫君媃指了指天庭神龛,“还没看过统领一级的洞天福地里面是什么样的,不介意我进去看看吧?”

    苗毅皱眉道:“你最好别搞鬼。”挥手打出一道法力,开启了进入的虚晃大门。

    “难道我在你眼中就如此毒蝎心肠?”

    “你害我不止一次两次吧?”

    “你不是说我们之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么,怎么还牢牢记着?”皇甫君媃噗嗤一笑。迈步进入了虚晃大门。

    洞天福地内,游荡其间。苗毅盯着她的一举一动,警惕着。怕这女人搞鬼。

    四处转了圈后,问道:“该看的都看过了,呆久了怕是别人想不多想都难。”再次送客。

    谁知背对他的皇甫君媃抬手摘下了发簪,轻轻甩头,一头如瀑黑发倾泻垂肩,直接朝卧房走了去,“我不走了,就住这了。”推门而入。

    “……”苗毅有点傻眼,千防万防没防到这招,堂堂群英会馆的掌柜住这里,开什么玩笑?赶紧追了进去,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想将她拖出来。

    皇甫君媃顺势转身,张臂搂了他脖子,樱唇一口堵了上去,苗毅大官人顿时用力推开,然而却没人家修为高,反倒被其旋身一带双双倒在了榻上,她上他下,双唇方松开,四目相对,她的秀发如帘垂在他脸上。

    闻着她的体香,感受着她那充满惊人弹性的娇躯压在自己身上,苗毅能想象到她脱光了后是什么情形,那种香艳诱人的情形他不止一次在她身上体验过,很美妙,此情此景再联想到那种画面,苗毅小腹有些发热。

    男人经不起这种诱惑,明明有感觉了,却仍死鸭子嘴硬,“我这里不欢迎你!”

    皇甫君媃在他唇上又蜻蜓点水一下,“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想我?”

    “不想!”苗毅嘴上说着,手上却没什么反应,譬如将人家推开之类的。

    皇甫感觉到了他的口是心非,因为感受到了他下体的异常,贝齿轻轻刮了下红唇,明眸春情流转道:“现在呢?现在也不想吗?”

    “不想!”苗毅依然嘴硬。

    皇甫起身背对,罗衫轻解,于是坐起的苗毅看到了血脉喷张的一幕,他没声音了,静静看着。

    很快,裙衫落地,那如瀑秀发下的雪白曼妙出现,肤如凝脂,尤其是她那最引以为傲也是最吸引苗毅的雪臀,硕满雪白,令苗毅呼吸有些急促。

    银牙咬着嘴唇的皇甫似乎有点颤抖,缓缓转过了身来,将勾人心魄的正面呈现,语带颤音地慢慢走来,“现在想不想?”

    理智最终崩溃,没能敌过,苗毅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一把将其扯入怀里,压倒在榻上……

    一场翻云覆雨后,赤条条相拥中,秀发凌乱的皇甫君媃呢喃道:“我知道这样不对,可是我无法自拔…”

    苗毅无言以对,抚摸着她的身子,低声警告道:“这是最后一次!”

    皇甫君媃亦低低“嗯”了声,螓首往他怀里拱……

    统领府外,云知秋领着厨子来到,递出了名帖,同样是来贺喜苗毅高升的,两人之间虽然没这个必要,但是表面上的样子还是要做一做的,既然是演戏就要演的像不是。

    见是这位,守卫顿时笑得一脸恭维,如今谁不知道啊,牛统领看上了这位有夫之妇,一直在追求这位呢,统领看到她来了一定会很高兴。

    不敢得罪不说,先直接请入了统领府的院子,请她稍等,赶紧通报去了。

    “老板娘,看那边树荫下。”厨子突然在云知秋身旁提醒了一句。

    云知秋扭头看去,看到了一顶轿子,她对这轿子并不陌生,皇甫君媃的坐轿嘛,顿时轻轻冷哼一声,“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等着瞧,老娘迟早让她好看,敢打我男人的主意!”

    她所谓的打主意自然不是指皇甫君媃看上了苗毅,而是皇甫君媃要谋害苗毅的意思,认定了皇甫君媃来此没安好心。

    厨子亦微微颔首,目中闪过凶光,知道苗毅关系着大家的前途,若是苗毅出了事对大家都没好处,如今大家不愁修炼资源,修炼进度比起以前可谓是一日千里,所以苗毅出不得事,可是也知道凭他们的实力暂时动不得皇甫君媃,只能是暂时忍耐。

    洞天福地内,榻上两人依然纠缠在一起,外面却突然响起一声,“统领,云容馆的老板娘前来恭贺拜见!”

    此话一出,苗毅差点吓得魂飞魄散,一下就从榻上窜了起来,大声回道:“我这里有客,请她稍等!”慌忙捡衣穿衣。

    正室驾到的威力太大了,此时对他来说,比遇上法力无边境界的高手还恐怖。

    皇甫君媃亦吓的手忙脚乱爬起,花容色变,惊心动魄啊!

    她也只敢和苗毅偷偷摸摸,不敢让这事传出去,否则群英会那边无法交差。

    一对狗男女那叫一个慌张,之前忘情一切,现在都后悔了,发现自己胆子太大了,竟然敢在这个时候干这种事情。

    “快帮我整理一下头发!”苗毅坐在了梳妆台前招呼,边裹衣服,春光半泄衣衫不整的皇甫赶紧帮他摆弄。

    快速折腾好了后,苗毅赶紧起身交代:“你赶快收拾一下,出去后不要走正堂,从侧门出去。”

    皇甫君媃慌忙点头应下,用做贼心虚来形容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苗毅则快步走了出去,走了几步后,在院子里发现自己身上有皇甫君媃的味道,自己都能闻到,这也太明显了,迅速施法,周身无风自动,呼呼着清理身上的味道。

    再三确认没有味道后,方拍了拍胸脯,稳定下神色出了洞天福地。

    而卧室内手忙脚乱的皇甫君媃很快发现自己漏穿了衣服,左右一看,在塌下,捡起榻下的肚兜就想往储物镯里塞。不过很快一愣,这里是牛有德官邸内的洞天福地,外人不会进来,云容馆的老板娘就更不可能来这私密之地,自己有什么好怕的?慌成这样干吗?

    一想清这个,再想到刚才的慌张情形,突然捂嘴噗噗发笑,自己都觉得乐不可支。

    回头看看手上的肚兜,银牙咬了咬唇,决定给这臭男人留个念想,把自己清白给占了,睡也睡了,想说忘就忘,没门!

    于是顺手一甩,肚兜直接扔在了苗毅的榻上,自己则安心坐在了梳妆台前,慢条斯理地细细给自己整理头发,免得出去后让人看出什么端倪来。

    对镜梳理着秀发,身心愉悦,嘴里哼着轻快的小调,不过一想起自己刚才主动求欢的放荡情形,顿时又霞飞双颊。(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