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零零三章 小家子气

飞天 第一零零三章 小家子气

    ps:补十月,八千九百票加更奉上!

    如此真相令苗毅很无语,之前还觉得自己倒霉,敢情这次的考核和灵岛被抢劫之事有关,敢情是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苗毅问:“既然想清理,为何不让寇文蓝那些世家子弟自己上阵,动用的力量岂不是更大?”

    皇甫摇头:“那这得牵连到多少家族,又不是抢什么关键东西,谁愿意让自己的子孙去送命?阻力太大,通不过的,天帝若是一意孤行的话,到时候寇文蓝那些人集体一无所获,打的是天帝自己的脸,难道天帝能把所有世家给全部铲除?真要把这么大的力量全部给逼反了,那天帝可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天帝一个人满星空能杀几个?届时天下大乱,天帝的基业也要化为乌有,还有谁为他输送利益,天帝自己一拳一脚去抢?”

    苗毅闻言唏嘘不已,看来这个天帝做的也不容易。

    不过也的确能看出天庭内部出了问题,连灵岛里面的土地和看门的都敢变着法子偷贡品,这绝对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不是有恃无恐成了风气下面谁敢干这种事情,说明上面类似的事情不少。而下面的职位任用上,到处是你的人,他的人,总镇碧月夫人是某侯爷的老婆,统领寇文蓝是某人的孙子,下面四个统领慕容星华据传是谁的情妇,羊泰据传是某人的干儿子,他苗毅和徐堂然算是好点的,可按规定也不够做统领的资格。也是寇文蓝面子大,压根就不管你能不能胜任。由一个天元星便可见一斑,可知整个天庭是什么样的。

    啪!在在自己身上乱磨蹭的皇甫臀上狠狠拍了一巴掌。让她消停点,苗毅试着问出了自己的猜测,“你所谓的危险,便是指各世家子弟之间的竞争?”

    皇甫嗯了声,“关系到自己的前途,谁都不想被比下去,肯定都会动用资源武装下面的人,想必寇文蓝也给了你们一些东西。可你要知道一点,如同夏侯龙城一般。寇文蓝在寇家也好不到哪去,是排末位的,能动用的资源肯定不如寇家其他子弟,同样未必能比其他人动用的资源好,你修为本就不怎么样,万一法宝再不如人家,期限一到,为了排名,从彼此手上的一番抢夺怕是免不了。你能应付几个?你说你此行是不是死定了?”

    苗毅脸色绷了绷,一个翻身,将她压翻在下面,叼住她双峰一番蹂躏。折腾的她气喘吁吁后,方抬头问道:“你既然把我诱来了,想必有办法助我。”

    捧着他脑袋。皇甫君媃媚眼如丝道:“天庭的事情我怎么敢插手,这是天大的忌讳。不过我的确另有办法帮你,只要你肯入赘皇甫家族。嫁给我,自然有能人上达天听把你从名单中剔除。你放心,一旦入赘皇甫家族,你就要除去天庭的官籍,寇文蓝背景再大,也不敢对皇甫家族乱来,届时他不敢把你怎么样。”

    苗毅眉头一皱,立刻翻身离开了她,躺在了一旁,开什么玩笑,入赘皇甫家族,让云知秋情何以堪?

    皇甫扭身又爬到了他身上,“怎么样?事到临头,如今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苗毅盯着她问:“你这是算准了我没有退路,在趁机要挟我?”

    皇甫搂紧了他,“怎么能这样说,我也是为了救你。”

    苗毅一把推开了她,翻身下了榻,已经是数不清第几次在这里捡衣服,边穿衣服边说道:“我郑重说一次,牛某不才,但宁死也不会去入赘!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就不信不卖身皇甫家族就保不下这条命,我堂堂大丈夫焉能靠脱衣服陪你上?床睡觉保命,笑话!”

    谈崩了,苗大官人一番风流后潇洒而去,只剩皇甫君媃扯了张被子裹着身子,靠榻角蜷膝而坐,秀发凌乱,发呆!

    还在回统领府的途中,苗毅便接到了云知秋的传讯,云知秋已经听说他回来了,而且也知道了他参与考核的事,让他晚上去欧阳姐妹那,云知秋说是要亲自下厨,一家人在一起好好吃顿饭。

    有了当初兜肚事件的教训,苗毅一回到统领府立刻清洗灭迹。

    回头又招了伏青和鹰无敌来,告知了这次考核的真相,获知这次考核竟然是因为当年抢劫灵岛的事而起,两人面面相觑,伏青问:“你哪听来的消息?”

    苗毅自然不能告知是献身后换来的消息,“除了从寇文蓝那听来的,还能有哪?”

    鹰无敌狐疑,“寇文蓝能把他们世家之间的这种争斗明白告诉你?这岂不是让你知道你在为他送死?”

    “我怎么知道他怎么想的。”不能自圆其说的苗毅只能是推作不知道,让两人伤脑筋猜寇文蓝的用意去。

    傍晚之际,晚霞正美,苗毅负手庭院中,长衫得体,英气勃勃,望着天际,思索!

    宝莲走到后面道:“大人远行归来,卑职给您准备晚宴接风洗尘,让您和二位副统领好好喝两杯。”

    苗毅差点直接应下,回过神来才想起有事,“不用了,我还有点事,不要让人打扰我!”

    这自然是推词,待宝莲退下后,时间也不早了,他又遁入地道溜了。

    到了晶精铺那边,欧阳姐妹闻讯欣喜迎接,苗毅示意不必多礼,四周看了看,问:“夫人没来?”

    “夫人正在厨房内亲自下厨!”欧阳嫏有些不好意思一声,两姐妹本想代劳,却被云知秋一句她们不知道苗毅的口味给打发了,只好在一旁打杂。

    苗毅随后进了厨房一看,只见天青色长裙落落大方的云知秋正在油烟缭绕的灶台旁忙碌,对时常经历生生死死的男人来说,这一幕怕是世上最好的抚慰心灵的场景。只是一联想到之前在群英会馆干的事,内心就说不出有多内疚,暗骂自己一声畜生!

    见他来了,云知秋也只是扭头一笑,“这里油烟大,不好闻,也不是你们大男人该来的地方。嫏嫏、嬛嬛,先陪牛二屋里坐去,马上就好。”

    “没事!我给夫人打下手。”苗毅摆手拒绝了姐妹俩的相请,赶走了灶台旁烧火的知棋,亲自坐在了炉灶旁,捡了柴火往里扔。

    两人配合的不错,苗毅柴火大小的控制不错,不是使用法力的那种。

    烧煮的云知秋颇为意外道:“没看出来啊,你连灶膛里的东西也会。”

    “我若是连这个也不会,就活不到今天了,小时候早就饿死了。倒是云大小姐,大魔天的天之骄女,还能将这种粗活手到擒来才真是让我佩服,看来我们还真是天生一对啊!你若是不嫁给我,那简直是天理难容!”苗毅也在那调侃一声,惹得云知秋咯咯笑。

    这一幕真是看的羡煞欧阳姐妹,虽然眼前只是些小事,可却看出了自己和云知秋的差距在哪。诚如苗毅所说,云知秋当年可是大魔天的天之骄女,论身份和地位不比她们两个的出身尊贵?这些粗活她们真的是干不利索,想帮忙都怕帮倒忙。

    虽然修行中人吃不吃都无所谓,平日饮食里所蕴含的灵气微乎其微,但生来为人,口腹之欲难免,不会的人就少了点情调。

    灶房内忙完后,知琴等人立刻端了水来给云知秋清洗,苗毅又主动上前,亲自抓了云知秋的柔荑帮她在水盆里清洗,还湿了毛巾亲自帮她擦了脸。

    云知秋那是心中既甜蜜又不好意思,欧阳姐妹正羡慕地看着呢,不让苗毅干,苗毅却偏要悉心伺候她。殊不知苗毅是心中内疚,总想做点什么来补偿…

    酒菜上桌后,苗毅和云知秋并排而坐,欧阳姐妹分坐两人左右后,云知秋又对站在两边伺候的琴棋书画招呼道:“我厨都下了,今日不分主仆,一起坐,就是一家人吃顿饭。”

    席间云知秋人人话语照顾到,大家有说有笑,气氛真正是不错,有一家人的味道。

    事后,云知秋让苗毅留此过夜,苗毅说明天再来,今天还是坚持和她一起经由地道手牵手回去了。

    回了云容馆的洞天福地,苗毅又打水,又帮云知秋卸了妆容,还帮她宽衣解带,最后又帮她清洗搓背,不像和皇甫君媃,那是真的做牛做马细心伺候。

    结果躺那享受的云知秋反倒有点沉默,把她收拾完伺候着换了身贴身的居家衣服后,两人一起坐在庭院中喝茶时,云知秋方开口道:“你今天有点不正常,是不是考核的事很危险?去了怕…回不来?”

    苗毅倒不是担心这个,而是心中的内疚不知该如何才能消除,揽了她入怀,一起躺在躺椅上,“考核的事说一点都不担心是假的,但我这么多年来,经历大小血战的次数自己都数不清了,早已习以为常,还真不会怕。只是此去百年,又有百年时间见不到你了,大世界、小世界家里的事都落在你一个女人的身上,觉得有点对不住你!”此话半真半假,却是有感而发。

    云知秋缩了缩娇躯,依偎在他怀里,微笑道:“你在外生死来去又何尝不是为了我,妾身能有今天,都是你舍命赚来的。只是你我夫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此生荣辱与共,又何须说这些客套话,心里明白便够了,妾身只知道这辈子能嫁给夫君心里是美的,既然遇事了,躲不了,那就一起去面对吧!”

    两人一夜就在躺椅上依偎着呢喃细语,未行那之事。苗毅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什么,能搂着她闻着她熟悉的体香心中就是满足,安宁,放松,不需伪装,不需防备。(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