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零零七章 唯一没事的

飞天 第一零零七章 唯一没事的

    “夏侯兄,大家同僚一场,你听我说…”

    “说个屁!兄什么兄?你也配?为了一官半职脱裤子给曹万祥搞的贱人,平常在别人面前装清高就算了,在我面前装个屁,滚一边去!”夏侯龙城大胳膊一挥,直接将一张俏脸瞬间煞白的慕容星华给拨的踉跄一旁。

    夏侯龙城的快人快语让周边人噗噗发笑,一个个眼神古怪地盯着慕容星华上下打量。

    这一刻,慕容星华看向夏侯龙城的目光那叫一个怨毒。

    “耶!羊泰,你也敢拦我?你跟曹万祥老婆,也就是你干娘之间的龌龊事别以为我不知道,要不要我给你抖落出来?”夏侯龙城怪笑一声。

    什么叫要不要抖落出来,这跟已经抖落了出来有什么区别,这真是不在天元星混了,什么话都敢张口就来,简直是没有一点顾忌。

    羊泰的脸也唰的白了,他压根就没想拦夏侯龙城,只是刚好倒霉站慕容星华身后而已,慕容星华一被拨开,他刚好迎上,还没来得及让开,就被夏侯龙城口无遮拦噼里啪啦了一阵,冤的心中发恨,恨不得一刀宰了夏侯龙城!

    郑如龙哑口无言地看着羊泰,没想到羊泰也那啥,再回头看看苗毅和徐堂然,这两位不会也那啥吧?心里暗暗惊奇,妈的,老子这是跟一帮什么样的人渣混一起啊!

    他也不想想,天街那是肥的流油的地方,没点特殊关系的有几个能坐统领位置的。

    周边众人瞅着这里也是一阵好笑,也在奇怪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凑一起?

    当然。男女关系一向是人际关系中最乱的,周围的人若说都是好鸟也不见得。能爬到如今统领位置的,类似慕容星华的不在少数。譬如在场的苗毅就也好不到哪去,他跟皇甫君媃的关系也说不清楚,像苗毅这种就没资格笑别人。当然了,大家只是奇怪怎么这样的人都凑在了一起。

    不认识夏侯龙城的人更在好奇这家伙是谁,怎么一来就把人给往死里得罪,当众揭这种老底是结死仇啊!没看被糗一顿的那两位看他是什么眼神,那是恨不得活剥了他啊!

    苗毅心中却汗一把,这狗熊简直是疯子!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葩,得亏有大背景。否则早就被人给千刀万剐了!

    羊泰嘴唇紧绷着让开了,这真正是奇耻大辱!

    郑如龙也赶紧一边闪了,这种疯狗还是不惹为妙,搞不清这帮人之间究竟有什么恩怨,没必要莫名其妙卷进去。

    苗毅也是个自觉的人,不用夏侯龙城催,也想迈步避开一旁,谁知夏侯龙城却是一把抓住了他胸前的衣襟。

    两人面对面,四目相对在一起。苗毅一脸微笑地看着他,心中却是动了杀意!

    他可不是慕容星华之流在天庭管辖之内以天庭的方式混上来的,他能有今天几乎是一路杀上来的,能忍的会忍。忍不下去就是你死我活!

    星火诀已经运转,无形之焰在掌上已经是呼之欲出,夏侯龙城若是敢动他。他不介意直接把夏侯龙城给弄死,再把事情闹大一点!这么近的距离。他若出手,夏侯龙城难逃一劫!

    他脑中念头闪过。迅速做出了决定!

    情况已经是明白的,皇甫君媃告诉他的可比慕容星华他们知道的多,这里可不是夏侯一家说的算,有许多家族的人掺和在这里,这么多人看着,他就不信没个帮他作证证明他是自保的。

    “哼!”然而意外的是,与他对视了一阵的夏侯龙城只是对他一声冷哼,顺势一把将他推开到了一旁,继而带着满脸狞笑对上了脸色苍白努力挤出笑容的徐堂然,徐堂然那是下意识躲在了众人后面。

    退到一旁的苗毅多少有些诧异,没想到夏侯龙城不但没为难他,甚至连一句难听的话都没喷。

    默运的星火诀收起,也可以说夏侯龙城的高抬贵手等于是自己救了自己一命,连苗毅都暗叹这奇葩的命大!

    当然,苗毅自己也松了口气,真要杀了夏侯龙城,他也麻烦,只能说是他和夏侯龙城双方互相躲过了一劫!

    “徐堂然,你往哪躲啊!”夏侯龙城桀桀怪笑。

    对徐堂然来说,他那笑容可真是面目狰狞、血盆大口,干咽了咽口水,“夏侯兄,当年的事情我也是情非得已,上命难违啊!”

    “上你妈!”夏侯龙城抡开胳膊就是一耳刮子狠狠抽出,啪一声爆响,打的徐堂然口鼻爆血,半嘴的牙齿混着鲜血一起甩出,人当场倒地。

    倒地的徐堂然被抽的头晕眼花,用力摇了摇脑袋,正要摇摇晃晃爬起,夏侯龙城又是一脚上去,直接将其给踹趴下了,一脚将他踩死在地上,脚尖用力拧在徐堂然的背心,狞笑不止道:“狗东西,胆子不小,竟敢对我动手,今天爷爷要让你后悔投错了胎!”

    硬拼法力徐堂然根本不如他,那真是被踩的难以动弹,嘴中有鲜血不断涌出。

    “住手!”突然一声娇喝响起,一个人影闪来,一胳膊肘撞在夏侯龙城的肋下,撞的夏侯龙城踉跄出几步。

    稳住步伐的夏侯龙城怒喝:“寇文青,你敢对我动手?”

    来人是个女人,亭亭玉立,风姿绰约,人如其名,一身青色长裙。

    苗毅等人的目光迅速盯在此女身上,一听名字就大概能猜到这个寇文青和寇文蓝是什么关系,寇文蓝除了有点娘,长相还是不错的,此女长的和寇文蓝有几分相似,越发证明了二者的关系。

    寇文青道:“夏侯龙城,这里的人都是经过御笔亲批才来的,你在这里公报私仇,莫非是在藐视天帝?”

    “……”一顶天大的帽子扣下来,压的夏侯龙城张了张嘴,眼中甚至是闪过惧色,估计是想到了当众藐视天帝的后果,冷哼了一声后,居然甩袖扭头就走,的确是不敢再放肆了。

    此时苗毅方赶紧上前将一脸凄惨的徐堂然扶了起来。

    而寇文青亦明眸一扫在场几人,淡淡问道:“徐堂然、牛有德、羊泰和慕容星华,就是你们?”

    此话一出,苗毅几人便明白了,这人就是寇文蓝安排来关照他们的。

    “徐堂然谢上官救命之恩!”嘴角挂血的徐堂然拱手一声,面有凄惨色,不过却是真心感谢,若是对方再来晚一点,他怕是连命都丢了。

    而苗毅几个亦拱手自动报上姓名,表示正是!唯独郑如龙在旁,他显然不在寇文青的关注范围之内。

    寇文青记下了几人,态度不远不近,改了传音告知道:“离正式出发还有几天的时间,若是再有什么事立刻用星铃和寇文蓝联系,寇文蓝会即刻联系我,我自会赶来。”

    “是!”几人应下。

    没有再多说什么,寇文青转身而去。

    而周边看热闹的人则是窃笑的居多,目光不时在慕容星华和羊泰身上溜,令被揭掉了遮羞布的两人十分不自在。

    “走!”慕容星华暗中传音招呼了一声,领着几人在众人的嘲笑眼色下离去,实在是不走不行,脸皮再厚也无法一直在众人嘲笑的眼色下呆下去。

    几乎是横穿了整个大园子,从这一头到了那一头,几人在园子另一头的墙角边上安顿了下来,都显得比较沉默。

    自我疗伤后的徐堂然擦干净了嘴角的血迹,看了看边上盘膝而坐的苗毅,问:“牛兄,那狗熊为何会放过你,却单单针对我?”他之前还想躲在苗毅后面让苗毅先倒霉拖拖时间。

    这事慕容星华和羊泰也奇怪,天街来的四个人,可以说其中三个都被夏侯龙城给羞辱了一顿,唯独苗毅好好的置身事外,这太不合常理了,都知道苗毅和夏侯龙城有仇,那个睚眦必报的家伙居然会放过他,实在是奇怪!

    苗毅敷衍道:“谁叫你在荡阴山落井下石,你打人家也就罢了,还把人家往死里打,我可是没碰他一根手指头,他不找你找谁?”关键时刻扔出一株星华仙草的事自然不会说,他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夏侯龙城的态度,以前怎么和夏侯龙城搞好关系都没用,那家伙是属王八蛋的,压根不讲理,反倒是偷偷摸摸一株星华仙草有了奇效,如今他也是暗自庆幸自己当时的举动。

    一说到这事,徐堂然就有吐血的冲动,这牛有德当时太狡猾了,他也不想打啊!可是等他反应过来,牛有德已经跑了,还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置身事外,剩下他一个在寇文蓝身边听命,在寇文蓝的逼迫下不打也不行啊!

    慕容星华闻言亦问:“徐堂然,夏侯龙城不是冤枉你,你真的打了他?”

    羊泰亦是错愕看来,似乎有些难以相信。

    徐堂然一脸凄凉:“你当我想打?大统领有命,我不敢不从啊!那狗熊估计这辈子是盯上我了!”

    郑如龙狐疑道:“这夏侯龙城究竟是什么人,竟敢如此嚣张?”

    徐堂然:“夏侯家族的人,天后是他亲姑姑!”他必须得证明不是自己无能不敢还手,而是人家的背景太强悍。

    郑如龙闻言倒吸一口凉气,这对他来说,是难以想象的背景,已经通天了,当即啧啧道:“徐兄,你这打挨的不冤枉,连天后的亲侄子你都敢动手打,人家就算打死你,你也没脾气!”

    徐堂然叹了声。(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