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零一四章 狗官

飞天 第一零一四章 狗官

    后怕归后怕,反之也给了苗毅几分信心,若是班月公有什么硬实力留下彩莲高手那才是真的可怕,如此虚头巴脑的手段不足为虑。

    见周边没了动静,苗毅索性放开了,飞梭在林中四处寻找之际,亦直接施法呐喊,“班月公…班月公…班月公……”所到之处,声音不断隆隆回荡。

    如此一来,很快有了反应,林中传来一阵缥缈之音:“什么人?”

    声音不知道从哪来的,苗毅落地停下:“天庭的人。”

    对方一阵默然之后,回道:“我和天庭的人素无来往,何事找我?”

    找到正主了!苗毅回:“有事和你面谈。”

    对方拒绝道:“我看还是免了吧,我从不招惹天庭的人。”

    “真的从不招惹吗?”苗毅冷笑一声,“你千万别告诉我说你对我避而不见是因为你不知道令夫人的往事。”

    这次对方真的沉默了,一直没了回响。

    苗毅相信对方能听到自己的话,再次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有些事情迟早是要面对解决的,我此来是给你一个机会,希望此事善了。”

    “善了?”对方的声音再次响起,却带了几分讥讽的意味,“难不成你们找上门了还能讨价还价?”

    “若不想善了,就不是这种方式找你,我一人前来难道还不能表明诚意?”苗毅抬手一摸眉心,抹去了灵隐泥,露出了眉心的一品金莲。面对四周转了圈,“这就是我的诚意。要不要谈随你的意,你若不愿意。我立刻就走,不会有二话!”言下却有另一重意思,后果自负!

    林中再次静默一阵后,对方的声音再次响起,“带他过来!”

    呼啦一声,几丈外的一棵老树枝叶一摆,闪过白光,化作了一个小老儿,走来毕恭毕敬道:“天官。请随我来!”

    苗毅颔首,随后与之同往,一起飞掠在林中。途中苗毅倒是想把路记下,奈何林中的迷雾似乎能受人操控,变得越发浓密,根本看不远,无法辨认周围的地形。

    很快,两人落在了一棵大树下,下面树洞大开。露出了一条地道,苗毅随之走入,拾阶而下几步后,发现光线一暗。一回头发现后方刚才敞开的树洞已经闭合。

    心中虽已高度警惕,脚步却未曾慢下,不见神色有任何异样。气宇轩昂,大步沉稳前行。

    地下宛若迷宫一般。通道上方不时能看到植物的根须,也明显有修炼土性功法的人在操控。后方的通道不时愈合,前方的土层又不时消融开,能察觉到已经很深入地下。

    走了那么一会儿,前方出现光亮,一座地下园林出现,各种生长在地下的奇花异草芬芳吐露,其间混合着一些发光的植物,令此间别有一番风情,真是不亚于陆上春光。

    静悄悄!不知道此地下园林本就是静悄悄的,还是他苗毅来了后才静悄悄的。

    苗毅冷眼环顾四周,目光定格在了前方的正厅台阶上,一个身段瘦高的白袍汉子,相貌平平,并肩而站的是一个体态撩人的青纱裙装女子,皮肤非常白皙干净,长的十分清婉。

    小妖将人带到后,那白袍汉子微微偏头,小妖俯首退下。

    苗毅不请自上,直接拾阶而上,冲台阶上的两人走去,气度颇为大开大合。

    台阶上的两人相视一眼,心情有些沉重,苗毅给了他们不小的压力,只因这么多年来,还从未有人能闯入忘忧林而不着道的,可这人却能像个没事人一样在忘忧林乱跑,区区金莲一品修为竟然敢孤身前来犯险,不是胆大就是有倚仗!

    两人左右侧身让开,汉子伸手相请,“请!”

    苗毅目不斜视前行,一身金甲颇有威仪和气度。

    一入正厅,宾主落座,自有小妖奉上茶水,苗毅抬眼看向坐在女主人位置的女人,淡淡问道:“你就是苏绿儿?”

    女子轻轻颔首:“是我!苏绿儿已经是过去,往事不堪回首,如今是青眉。”看向苗毅的眼神中却是藏着难以掩饰的忧虑。

    “班月公?”苗毅目光又落在男主人身上一问。

    班月公嗯了声,他也不愿跟苗毅啰嗦,直接问:“你想怎么个善了法?”

    苗毅目光又落在青眉身上,“你的前夫是天庭的一位都统,你谋财害命杀了他没错吧?”

    青眉静静回道:“的确是我杀了他,但却没有谋财害命一说,当初委身于他本想白头到老,谁想是人面禽兽,他为了讨好上官,竟然要我去侍寝陪床,我虽为妖,却也有尊严,焉能受此奇耻大辱,心中悲愤之下趁其不备杀了他,事后逃离,不过我逃离时并未动他半分财物,你若是不信我也没办法。”

    这话真该让慕容星华来听听,苗毅心中嘀咕一声,道:“你说的如果是真的,那么我很同情你,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有眼无珠遇人不淑。至于你的话是真是假不重要,我信不信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杀了他,天庭命官岂容妄动私刑!更重要的是,你这次已经入了缉捕名单,天庭对积案整治已经拉开序幕,这次势必要拿你归案!”

    青眉默然,她也明白,她的遭遇仅是她个人的不幸,外人顶多是同情,却不会在乎她的死活,对天庭来说,她就是一只蝼蚁,世间不幸的蝼蚁太多了,用心不过来的,天庭在乎的是她有没有触犯天条!

    已经躲了这么多年了,她本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了,之前也听说了天庭要抓逃犯的风声,可不认为能抓到她头上。念及此,不禁面露悲愤道:“天下罪大恶极者何其多,为何非要盯着我这么个小人物不放?”

    苗毅淡然道:“对天庭来说,你的确是个小人物,无人问津的时候你是个小人物,甚至都不会有人想起你来,但有人问津的时候你就是逃犯名单上的一个名字,这道理想必不需要我多说。”

    班月公:“我们夫妻不是来听你讲道理的,你说吧,究竟怎样才能善了?”

    苗毅平平静静道:“把她交出来,让我押她回去做个了结,我保证你夫人的事不连累你,你觉得如何?”

    砰!班月公拍桌而起,怒声道:“这算什么狗屁善了!你敢耍我,别以为你是天庭的人我就怕你,区区金莲修为,也敢在此嚣张,我看你活的不耐烦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暴怒之下就要动手,却被其夫人青眉迅速拉住了。

    瞅了眼面无表情静静坐那端起茶喝的苗毅,青眉苦苦劝道:“夫君,既然坐下来了,不妨把事情讲清楚。”

    她不是没接触过天庭的人,实际上当年还是那位都统小妾的时候接触的很多,像苗毅这种行事风格的人还从未见过,尤其是金莲一品修为能闯入忘忧林无事,还敢如此单枪匹马处变不惊的更是少见,她突然有种在劫难逃的压力!

    班月公把了她胳膊,情绪异常激动道:“把你送出去受死,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你让开,让我宰了这狗官!”

    苗毅斜了眼青眉的反应,心里琢磨着,看来突破点还得在这女人身上,遂淡淡道:“杀我也许容易,可是杀了我的后果却不是你能承担的,我若逾期不归,天庭人马立刻就会展开围攻!”

    在青眉拼命阻拦下的班月公指着苗毅喝道:“狗官!少在这里吓唬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不过来了一千个统领,分散开了四处捉拿一百个人,几个虾兵蟹将也敢妄谈围攻,还不知道谁攻谁!”

    妈的!苗毅心中暗暗骂娘,人还没来,消息就泄露的一塌糊涂,这不是坑人嘛。

    可是他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那么多家族,那么多人参与的事情,人多嘴杂免不了泄露消息。

    苗毅站了起来,“你只知来了一千个统领,却不知这是一场刚刚拉开的序幕,我刚才说了,天庭对积案的整治已经拉开序幕,否则就不会有这次的抓捕,你也许能从我们这一千个统领手下逃过一劫,可是等到后面的正式清剿一展开,你能逃哪去?”

    班月公狞笑道:“狗官,别以为天庭封住所有进出通道就能怎样,宇宙这么大,杀了你这狗官,我就不信遁入茫茫星空你能找到我们!”一回头,“夫人,既然天庭已经找上门了,这里左右是呆不下去了,杀了他,我们立刻走人,宇宙浩瀚就不信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苗毅:“宇宙是浩瀚,万一找不到落脚的地方也挺惨的,死在无尽的漂泊途中也是很正常的。能轻易找到落脚的地方其实也麻烦,你能轻易找到,天庭迟早有一天也能找到,你这次一旦漏网,势必会成为天庭的重点关注对象,天庭对你的缉拿势必要永无止境,直到将你正法为止!”

    他又瞅向青眉问道:“苏绿儿,你听到这个名字的滋味如何?你也说了,往事不堪回首,躲躲藏藏提心吊胆的滋味不好受吧?莫非你还想连累你夫君也陪你一起尝尝这滋味?而且我保证你夫妇逃不出求生星,保证他会被你连累的死的很惨!”最后一句话说的极为肯定。(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