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零一五章 有条件,有代价

飞天 第一零一五章 有条件,有代价

    青眉听的娇躯一颤,脸色苍白。

    “哇!狗官,休要胡说八道!”班月公怪叫一声,他看出了苗毅在蛊惑自己夫人,用力一把推开青眉,就要宰了苗毅。

    “不要!”青眉亦是怪叫一声,已然是半倒在地拼命抱住了班月公的一条腿,朝苗毅悲声道:“你走,你快走啊,此事和他无关!”

    眼见班月公狂暴了起来,苗毅内心高度戒备,表面却依然气定神闲,站那无动于衷道:“我走了,事情也还是解决不了,我不抓你,还有其他人会来抓你,外面就有其他人马等着,届时你丈夫依然会反抗,照样是死路一条!”

    班月公瞪大了眼睛看着苗毅,犹如看到了魔鬼一般,怒吼一声,“狗官!”

    抬脚一甩,凭他的修为,一下就将青眉给甩开了。

    谁知青眉人被甩开了一只手却捞住了他脚踝不放,又拖在地上,同时亮出一把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胸口,一声悲呼:“班月公,你是不是想把我逼死在你面前?”

    “青眉!”班月公回看一惊,正欲转身扶她,青眉却是向后一飘站起,避开了他,已经是泪眼婆娑,凄声道:“夫君,这辈子能遇上你是我的福气,你对我的好,我永世难忘,若非遇上你,青眉早就是个死人。他说的没错,就算我们能逃走一时,也难逃一世,就像今天一样,迟早要被找到。我不能连累你,你让我跟他走!”

    旋即又对苗毅哭声道:“我跟你走,这事和他没有任何牵连!”

    班月公情绪激动道:“青眉。你傻不傻?随便跑来一个人,见面不过片刻,我们甚至连他名字都不知道,随便两句话,你就要和我生离死别,你糊涂不糊涂?这狗官摆明了是在用言语蛊惑你,岂能轻易上当!”

    猛一回头。看向苗毅,却见苗毅又坐下了。在那气定神闲地端着茶慢慢品着,对眼前的生离死别视若无物,班月公可谓双目欲裂,“狗官…”

    “站住!”青眉疾喝打断。手上匕首已经在心口位置刺出了血,哭声警告道:“你敢动他,我立刻死在你面前,我惹下的事和你无关,不需要你卷进来!”

    “青眉,你…”班月公指着她哆嗦道:“糊涂啊!你先把刀放下,我答应你不动他就是了。”

    夫妻多年,青眉岂能不了解他,一旦自己放下刀。他必然会立刻控制住自己,旋即再对那天官下手,摇头道:“你先退下。先让我跟他走!”

    “你…”班月公气得呲牙咧嘴。

    “我说你们夫妻是怎么回事,话还没说几句就在这里哭哭啼啼的,我说了我来这里是来善了的,不是来看这里出人命的。”苗毅放下茶杯又站了起来,“班月公,我说带你夫人回去做个了结也没说要你夫人的命。也不会把你夫人怎样,而是的的确确要带她回去了结过往的事。还她自由身,从此以后也不用跟你一直躲在地下不敢出去见人。”

    此话一出,不管是脸气得发青的班月公,还是泪眼婆娑的青眉,双双愣住,怔怔看着他。

    苗毅悍然走到了班月公的身边,也不怕危险,朝青眉摁了摁手,“青眉,有话好好说,犯不着动刀子,真要动刀子我就不会一个人孤身跑来,你不爱惜自己的小命,我可是爱惜的很呐,都见血了,刀子放下吧,有话坐下慢慢说,我这人一向讲道理,强抢人家老婆的事还干不出来。”

    对他来说,一两句刺激的话就是要把两人的态度给刺激出来,否则就凭花蝴蝶给的那二百五似的情况,根本没办法下手。如今明白了两人之间的态度,对他来说已经够了,不再担心自己的小命安危了。

    “还她自由身?”班月公脸上的表情扭曲,是那种事态变化太快跟不上趟的反应,再次追问:“此话当真!”

    脸上点点新鲜泪珠的青眉亦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刚才情绪过于激动,思路有点难以理顺,还是自己听不明白对方的话。

    总之苗毅是一脸的云淡风轻,举重若轻的态度,走到了她身边,抓住了她持匕首的手腕,掰离了胸口,又抠出了她手上抓的匕首,顺手扔给了班月公接着。

    先以实际行动让班月公宽了心后,他才点头道:“自然是当真,跑这里来胡说八道我脑袋有问题还差不多。”

    班月公忙问:“如何还她自由身?”

    苗毅摊了摊双手,“很简单的问题,只要能洗涮你夫人的罪名,证明那位都统不是你夫人杀的,她自然就无罪了,自然也就自由了,从此以后天下之大,可到处去走走看看,不用窝在这不见天日的地下。”

    班月公闻言精神一振,不过旋即脸一黑,“你这是在骗我!无非是想安然将我夫人给骗到手带走,你不过区区一个统领,何以有能力给一个都统的死翻案?”

    苗毅两手一背,抬头挺胸,正式告知,“鄙人牛有德,忝为天元星天街东城区统领。”放出一只手扔了一块任命玉碟给他看。

    “原来是个肥缺统领,还真是失敬了!”班月公看过后一脸不屑地抱着玉碟拱了拱手,冷笑讥讽道:“这似乎也不足以证明你能翻一个都统的案!”

    苗毅道:“既知是肥缺,那就应该知道,你见过几个没背景的人能坐上天街统领位置的?”

    班月公一怔,目光偏向青眉。抹了把眼泪的青眉微微颔首,似乎在说的确如此,没背景的人很难坐上天街统领的位置。

    班月公试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的背景能帮我夫人翻案?一个都统的案子怕是没那么好翻吧,毕竟是一个彩莲境界修士的死!”

    苗毅徐徐道:“我是寇天王寇家的人,如今我的上司大统领就是寇天王的亲孙子,你若是不信可看看任命法旨上的任命签押!”

    班月公立刻拿起,再次细看之余,嘀咕道:“寇文蓝…”

    苗毅淡淡一笑,“你觉得堂堂天王的亲孙子翻一个都统的案子很困难吗?别说一个都统,就算是一个侯爷的案子,也不在话下。”

    夫妇两人面面相觑,说不出是惊还是喜。

    尽管已经验证了苗毅的身份,可这身份的真假也不一定,班月公又没见过天王孙子的法印,不敢轻信,依旧小心试探道:“你跑这里来就是特意为我夫人翻案的?能有这好心?”

    “我当然没这好心,我与你夫妇非亲非故,凭什么帮你夫妇的忙?”苗毅说着随意上前几步,伸手从班月公手里将玉碟拿了回来收起,道:“有条件,有代价,就看你们夫妇乐意不乐意。”

    夫妇二人再次相视一眼,胸口带着血迹的青眉拱手请教道:“不知是什么条件?”

    “我家大统领虽然官职不高,可是说句不好听的,你们夫妇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他犯不着管你夫妇的死活,只是这次你们夫妇的运气好,碰上了……”苗毅当即将大致情况省略着说了下,表示寇文蓝那边也有大家族的竞争后,才说出了真正目的:“这次抓捕逃犯关系到大统领在家族内的地位,你夫妇二人若是愿意将功赎罪助大统领一臂之力的话,之后不管结果如何,只要你夫妇尽力了,看在这个情分上,大统领对你夫妇的事情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你夫妇的事情凭大统领的背景解决起来无疑是举手之劳,算不得什么大事。机会就摆在你夫妇二人的面前,怎么选择你二人看着办,我不勉强!”

    原来是这样!夫妇二人默然一阵后,班月公道:“容我夫妇商量一下如何?”

    苗毅抬手:“请便!”

    于是班月公召了人来看顾,回头夫妇二人暂时告退,去了后面。

    二人一绕到后堂,便见后堂椅子上坐了个极为艳丽的妇人,显然已经将前堂的谈话给听了个一清二楚。

    二人见到她也不以为怪,尤其是青眉还主动与之携手,一起出了后堂。

    可若是苗毅看到这艳丽妇人必然会大吃一惊,因为不是别人,正是蝴蝶当铺的老板娘花蝴蝶。

    三人一起到了后院的正厅内落座后,班月公叹了声:“这人修为不高,却是厉害的很,我们被他几句话闹的要死要活的,现在想来他是在故意用话刺激我们,在探我们夫妇的态度如何!青眉,你在官方呆过,难道天庭统领一级的人物都这么厉害?若真是如此的话,这世间果真是没人能和天庭作对!”

    “也不尽然吧,酒囊饭袋也多的是,他自己都说了他是寇家的人,这种来历的人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青眉说到这,见花蝴蝶在一旁静静听着不吭声,遂抓了她的手问道:“姐姐,你觉得那个天官提出的条件如何,能不能答应?”

    花蝴蝶微微一笑道:“这种事情我不好说什么,答应或是不答应,全凭你夫妇自己的态度,还是你们夫妇自己商量吧。”说罢拍了拍青眉的手背,手抽了出来,旋即又起身离开了厅内,放了空间给夫妇二人做商量。

    ps:今日无加更!(未完待续)

    ...

    ...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