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零二零章 班月公的神通

飞天 第一零二零章 班月公的神通

    一行没有在客栈逗留太久,稍作休整恢复了一下法力,几个时辰后又出了客栈。△↗頂頂點小說,2+3wx

    慕容星华已经换了身衣裳,晏子歌那一帮子显然是心知肚明,一个个朝晏子歌挤眉弄眼,晏子歌则面有得色。

    慕容星华明白大家挤眉弄眼的意思,可是面色平静,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只是眼神有点落寞。

    至于羊泰,尽管也是心知肚明,却是当做什么也没看出来,对有些人来说男女的皮肉不值钱,别说事情发生在慕容星华身上他没什么意见,就算有意见也没用,两人加一起也不是人家的对手,自己有好装备,人家也有。

    一行人就这样谁都没点破,唰唰起身飞离,飞天而去,离开了求生星……

    乱石星,一颗星球表面到处遍布大大小小碎石的星球,草木在其间顽强生长,空气稀薄,水源稀缺,少有人居。

    据班月公说,传说这颗星球上到处坑坑洼洼的碎石是陨石无数年撞击后的结果,原本地表的石头比较完整,没这么多碎石。

    就在苗毅和班月公谈话间,一场不算激烈的战斗已经结束。

    一只名叫唐泼的老鼠精已经被徐堂然打成了重伤,跪地求饶:“天官饶命,别杀我,天官饶命啊!”

    不求饶不行,徐堂然虽然和他一样,也是金莲三品的修为,可是不但穿上了一套红晶战甲,还骑上了翻云覆雨兽来郑重对待,被虐的没脾气。

    唐泼。金莲三品的修为,是一名惯偷。经常在天街行窃,后来有次偷东西时被发现。杀了店里的伙计,引得追拿,一直在逃,这次终于伏法。

    不过这厮也是倒霉,苗毅等人一到,几乎都没花功夫去寻找,刚好就撞上了这家伙,一看正好是画像上逃犯。

    估计这厮也是躲在这里久未出去,还不知道天庭已经封锁了无生之地抓逃犯。见到苗毅等人还自报了个假名字,嚷嚷说这里是他的地盘,结果就这样了。

    骑在翻云覆雨兽上徐堂然一根捆仙绳扔出,将他给绑了,才跳下来施法制住唐泼。

    将唐泼的修为彻底控制住后,徐堂然揪着他脖子给拖到了苗毅面前,乐呵呵道:“终于拿下一个。”

    谁知苗毅一伸手,将唐泼直接给拽了过来,顺手收进了自己的兽囊中。

    徐堂然一怔。有些无语,之前目睹过江一一的情形后,其实这次抓捕唐泼他是不想出手的,担心碰上硬茬。毕竟有些时候实力不是以修为来做唯一评断的,谁知苗毅却硬要他出手,出手拿下后却又成了苗毅的囊中物。这道理到哪说去。

    不过也不好说什么,形势比人强。人家帮手多,干笑笑。收拾了东西。

    “走!去雾霭星,找下一个目标。”苗毅招呼一声,几人迅速掠空而去。

    数个时辰后,又有八人从天而将,在这一带搜索,不是别人,正是晏子歌等人。

    “这里!”一位名叫程君信的统领突然落地施法招呼一声。

    散开在远处四处搜索的人闻讯急速飞来,落在了他边上,晏子歌问:“找到了?”

    程君信挥手指指地上的血迹,又指了指四周,“你们看,有打斗痕迹,明显是刚刚的新痕,这里还有血迹,那边岩石被高温焚烧过。”

    一名叫韩朝奉的统领蹲地,伸手摸了摸地上的血迹,手指刮了点捻在指尖闻了闻,方起身拍了拍手道:“不是人的血迹,是老鼠的血迹。这血迹才干涸不久,看来那个叫唐泼的鼠妖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走到烧焦岩石旁的羊泰查看了一下,在这帮人中比较边缘化不太说话的他此时开口了,“这是翻云覆雨兽的杰作,看来我之前的那两位同僚已经来过这里。若真是得手了的话,依我看,他们现在是本着先易后难的步骤,一个一个来,这唐泼才金莲三品的修为,是九人名单中修为最低的一个,如果我没判断错误的话,他们现在应该去了雾霭星,去对付那个金莲四品修为的狐狸精。”

    被边缘化的滋味不好受,见到了慕容星华的下场,他又没什么美色可牺牲,担心会被抛弃,此时倒是找到了机会卖力,可谓说的头头是道。

    此话一出几人多看了他两眼。

    慕容星华看向他的眼神则有些复杂,她变成了人尽可夫的女人,而羊泰却在出卖同僚,两人如今成了什么?

    这个世道的道德观是成形的,也是共通的,她不是没有羞耻观的人,做了曹万祥的情人后,也一直是遮遮掩掩,在人前尽量装出清高的样子,只因觉得自己那样做可耻。谁曾想,曹万祥竟然当着同僚的面把她的遮羞布给扯掉了,而夏侯龙城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把她的遮羞布给扯的干干净净,于是名声在外,于是晏子歌就觉得占她便宜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强行凌辱的一番,不玩白不玩,反正大家都能玩。

    从一个自诩清高的人,变成了如今这样,自己心里是不安的,来此的路上她一直在心里自我安慰找理由,告诉自己是受世道所迫,为了活下去,要怪只能怪这个世道。现在听了羊泰的话后,她突然发现自己真的是在找理由自我安慰,自己和羊泰其实没什么区别,两人说到底都是畏惧艰险,不愿承受艰难困苦,不愿去拼搏,于是一个卖身,一个卖同僚,都想活的轻易点而已。

    晏子歌闻言微微颔首,他们来到这里本就是拿到了慕容星华手上名单的原因,自己手上也有一份抓捕名单,不过准备留待后面,之所以选择九人名单中的唐泼,无非也是想先易后难,如今看来那个叫牛有德的也是这样的想法。

    “羊泰说的有道理。我们这就去雾霭星,跟在他们后面。差不多了就逼他们把得手的给交出来,走!”晏子歌一声招呼。再次率人射空而去。

    雾霭星,一颗不大的星球,一年有大半的时间被淡淡薄雾所笼罩,此地的植物不管高的矮的,树叶统统都长的比较肥大滋润。

    站在一道悬崖峭壁边,薄雾缭绕,苗毅和羊泰拿着复制的名单,查看过有关红千千躲藏地的地图后,相视点头。目标应该就是躲在这座峡谷里。

    红千千,金莲四品修为,狐狸精,原来也是天街一家商铺的老板娘,还不是别的地方,就是天元星天街的一家商铺老板娘。这狐狸精也是奇葩,别人在天街弄不到商铺,她却好,有好好的商铺不经营。要转手卖掉,卖就卖吧,一家商铺愣是被她同时卖给了二十多家买主,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操作的。反正就是卷了钱跑了,最后二十多个买主一起登门做东的结果可想而知,热闹大了。这次也被列入了缉拿名单。

    收了手上名单,徐堂然问:“怎么弄?上面只说那狐狸精每次都是从这里下去的。具体在哪也无法确定,这条峡谷从空中看去。起码绵延上百里,怎么确定她的具体位置?”

    苗毅也有些头疼,找青眉的时候是有班月公的因素,抓唐泼的时候是唐泼自己倒霉撞上的,抓这狐狸精用对付青眉那套的话,估计喊人家肯定也没用,一听是天庭的肯定就先溜了,这么长的峡谷到时候人家从哪跑的都不知道。

    “我倒是可以试试,就是可能要花点时间!”班月公突然出声道。

    苗毅呵呵一乐,“时间有的是,上百年的时间,咱们不急,你总不至于要花上百年时间吧?”

    班月公笑了声,“那倒不至于,有一天的时间就足够了。”接触了一段时间后,双方的交流渐渐有了人情味。

    苗毅伸手相请,让他一试,也有点好奇他能有什么办法。

    班月公点点头,走到了悬崖边,一只手掌摁在了胸口,身上妖气开始变得浓郁,突然张开了嘴巴,从嘴中吐出一道流烟般的白雾,不断涌出,连绵不绝涌向下面的峡谷,很快便聚集如云团般浓密。

    苗毅看的眼皮跳了跳,心里琢磨,忘忧林里那片那么大面积的迷雾不会就是这家伙吐出来的吧?

    班月公闭嘴后,双袖一搅,峡谷中的白雾立刻翻涌,如同活过来了一般,化作了无数条蛇形雾气,摇头摆尾在峡谷内四处乱钻,遇到缝隙就钻了进去。

    徐堂然看的啧啧惊奇,“有财兄这本事好,后面找人可以解决大问题。”

    很明显的事情,下面的峡谷中若是藏了人不可能不透气,只要透气,藏身之地就必有通气的孔道,这受操控的雾蛇一旦钻入,就必然能发现躲藏之人。

    而班月公却闭上了眼睛,双手不断在那施法搅动,峡谷中数不清的雾蛇开始向峡谷两头蔓延游进。

    苗毅则是摸着下巴琢磨,若是忘忧林的那片迷雾真是班月公的杰作,覆盖面积能那么广大,倒是不用担心这雾蛇所蔓延的距离有限。

    两个时辰后,天已暮色,班月公突然睁眼朝峡谷右走向指去,“那边十里外的地下有人,击溃了我的雾蛇,去看看。”

    不消说,几人唰唰闪去,快速落到了大概的方位。

    刚落下,班月公又指着下面传音道:“准备!有人从下面出来了。”

    苗毅立刻打了个手势,四人迅速闪身埋伏到了四个方位,准备先看看情况,做好了偷袭的准备。

    很快,峡谷下面飞出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妇人,娇滴滴妩媚,又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看着就惹人疼,正东张西望中,满脸的狐疑。

    没错,正是苗毅和徐堂然要找的那个大骗子。

    “红千千!”苗毅直接从藏身处蹦了出来,“还不束手就擒!”

    红千千回头一看,见到苗毅,顿时露出一副很吃惊的样子,甚至有些目瞪口呆地指着苗毅,满眼的难以置信。

    见苗毅确认了其人,班月公已经急速闪身而来,砰!一掌就打的那红千千“噗”仰天狂喷出一口鲜血,如流星般砸落在了峡谷对面,刚好撞在苗毅的边上,把苗毅身边的那块岩石给撞的粉身碎骨,对上班月公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咦!不对,这人的修为根本就不到金莲境界,离金莲境界差的远,更别说金莲四品!”奇怪一声的班月公突然脸色一变,“不好!下面还有一人,另有逃生的密道!”话落,人已经闪了下去。(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