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零二五章 洗澡

飞天 第一零二五章 洗澡

    还有一个疑问,若真是这飞天女子所藏的东西,她怎会弄到六大奇功?按这藏宝的方式,她会不会把六大奇功的地字部全部弄到了手?

    这问题苗毅既期待又担心,期待真如自己想的那般六大奇功都在这女人手上,可又担心真如此这般拆开了到处放,满宇宙的东藏一件一件,找起来很麻烦。

    这种事情目前想多了也没用,回头出了石室,回到了那红蓝光芒交相辉映的地下空间。

    他若不是修炼星火诀的还好,修炼星火诀的人来到了这样的场所哪还挪得动脚步放弃此地离去。

    没什么好说的,阴阳之火就摆在眼前,苗毅越看越饥渴,摸出了星铃和徐堂然联系,告知自己换了个地方修炼,让他们不要找自己,安心呆那,有事再和他联系。

    妈的,这家伙不会找到了出路一个人跑了吧?徐堂然有些急了,问:你去哪修炼了?

    苗毅:没离开,就在两极星,我隔三差五会回去,帮我向班月公夫妇转告一声。

    听他这样说了,徐堂然才稍微安心。

    将徐堂然那边安置好了后,苗毅又绕着癞蛤蟆转了一圈,不时抬头看看上方的瑰丽冰焰,又不时伸手摸摸那体型巨大的癞蛤蟆,琢磨着自己若是将这些阴阳之火吸收后能凝练出多少无形之焰来。

    别人不清楚,他自己却是清楚的。自己施展出的无形之焰都是体内法源中的红星和蓝星酝酿出来的,一旦施法,法源中的红星和蓝星便会急速对绕旋转。产生出无形之焰供自己驱使。

    而他体内的红星和蓝星数量有限,从小世界南北冰宫盗取了一些冰焰后几乎没再有什么增长,所以能产生的无形之焰也就不多,所以也从未驾驭过大量无形之焰,如今这里有这么多的阴阳之火,令他颇为期待。

    在癞蛤蟆身上敲打了几下,见没什么问题。遂闪身而上,飘落在了癞蛤蟆的背上。盘膝坐下,取了两颗血丹在手,握于掌中,闭上了双眼凝神。开始施展出星火诀修炼。

    很快,坐下的癞蛤蟆身上开始飘出一阵红雾,飘然吸入他的体内。此情形一出,癞蛤蟆身上冰甲里的人形火影立刻急躁起来,在冰甲里到处乱窜,给人一种急于逃窜的感觉,然而受到冰甲的束缚却无法脱身。

    如此一来,就好像癞蛤蟆身上的每块冰甲都在闪烁红光。

    而上空亦袅袅卷落一阵蓝雾注入苗毅体内。

    很奇怪的一幕,红雾和蓝雾之间似乎相克。同时注入苗毅身体时可谓泾渭分明,从上空降落的蓝雾只覆盖到苗毅的肩部位置,再下面就是红雾的地盘。

    苗毅也不是第一次吸收这阴阳之火。以前吸收的时候这种阴阳火元素都是肉眼难见的,而此时却成了肉眼能见的雾状,呈上下两色地注入苗毅体内,蔚为壮观,由此可见此地阴阳火元素之浓郁。

    吸收的阴阳火元素明明不合,但是一吸收进苗毅的法源后。经过星火诀的阴阳调和渐渐星光闪闪,变成了一蓝和一红的星星光点。开始对绕旋转,仿佛由一对冤家变成了一对保持平衡的好朋友。

    一天之后,苗毅稍作查探,心中亦是惊叹,才一天的功夫,法源内就增加了差不多五十对红蓝星光。也就是说,一天下来,他炼化下品愿力珠的速度就增加了五十颗。

    别看这小小的五十颗,累积下去可不是个小数字……

    一年后,苗毅出关。不出关不行,再不出关徐堂然那边不安心,那真是隔三差五用星铃和他联系。

    双方见了面后,见苗毅真的没扔下他们逃跑,徐堂然方松了口气,见面便问:“你究竟去哪了?”

    苗毅看了眼同样面带疑惑有此一问的班月公夫妇,笑道:“不瞒几位,我修炼的是火性功法,找了处地火丰沛的地方修炼去了,这也是我来两极星的原因,诸位不必多想。”

    原来如此!几人都放心了。

    高兴之下,徐堂然又亲自下厨去弄了些野味来,大家共聚一桌谈说着修行界的传奇故事,在这一点上苗毅最适合做个听客,他对大世界的了解别说不如班月公夫妇,连徐堂然也不如,只是听到不解处偶尔发问。

    吃喝尽兴后,苗毅又独自离去,继续缩回了万丈冰层下修炼。

    当然,同样牵挂他的还有家里的妻妾。云知秋不说,获知他平安就行。欧阳姐妹如今也知道了苗毅参加考核的事,也是极为担心的,偶有联系。只有秦薇薇那边还不知情,不过也偶尔会以星铃和苗毅联系,说些情意绵绵的话,话里话外饱是相思之苦,毕竟新婚没多久苗毅就走了,初尝男女滋味便久别的心情可以理解。

    对此,苗毅也颇为内疚,可是有些事情实在是不便透露,这和爱与不爱无关,有些事情秦薇薇现在的情况知道的太多了对她自己也未必是好事,也可以说知道的太多对大家都没好处,会闹得都不省心,所以男人有些事情是不会告诉女人的。苗毅只能告诉她自己有重要事情,郑重许诺百年后一定回去好好陪她。

    还要百年后?秦薇薇颇为无奈,但也只好如此了,只能是期待着百年后的重聚。

    另有一位是很让苗毅操心的,除了八戒没别人。八戒从偶尔回来一下的血妖那听说了苗毅参加考核的事,没事便会来个消息问下老大情况怎么样,获知苗毅没事后便了没音讯,任由苗毅怎么追问他在哪,八戒就是打死也不说。

    对八戒来说,情况明摆着的,大哥虽然在封闭考核,可人脉关系还在,只要自己敢泄露在哪,大哥肯定会派人将他抓回去,毕竟那位大嫂也不是吃素的。

    他此时还有很重要的事…

    “大师,你在和谁联系?”

    并排一起坐在树枝上的圣女木娜见八戒收了星铃,好奇问道,两人都是一身的洁白衣袍。

    月色下的精灵部族所在深林十分美丽梦幻,绚丽多彩,八戒微笑道:“记住了,以后不要再叫我大师,叫我法号八戒就行。”

    木娜点了点头,旋即一双纯净的大眼睛又眨了眨,问:“那样会不会对大师不尊敬?”

    八戒遥指树下不远处的水潭,问:“那一次,我看你洗澡的时候,你可有觉得我对你不尊敬?”

    木娜略显害羞,不过安静地仔细一想,又摇了摇头:“大师是碰巧看到了,没有不尊敬。”

    很显然,某人这些年极有耐心的道貌岸然工夫没白费,他平常在此走路连花花草草都不忍心踩,无意中踩死一只蚂蚁都会诵经为其超度,从不吃荤,只食素,这点很对精灵部族的胃口,于是整个精灵部族认为他是个太过慈悲的和尚,也拉近了和圣女木娜的距离,所以也才有了两人现在坐一起的一幕,没人会认为八戒会伤害圣女木娜。重点是八戒的修为太低,比较容易被别人伤害。

    事实上八戒每次要在森林中走远时,精灵部族的人都比较担心,这和尚实在是太善良了,那个一直保护他的女人又不在,都担心他会被人伤害,还派人随行保护他。

    精灵部族是一片好心,可八戒却是快要哭了,他只是吃素太久想去开开荤而已,被人跟着没办法弄,修为太低又甩不掉人家…

    往事不提,只谈此时,只见八戒亦摇头:“阿弥陀佛,说了不要叫我大师。”

    木娜露出银牙贝齿静静一笑,弱弱试着喊了声:“八戒!”

    于是八戒继续和她讨论洗澡的问题,“众生在我眼中一律平等,就算没穿衣服洗澡,我看到的也只是一副臭皮囊,譬如我洗澡让你看也没什么关系。”

    他说干就干,飘然而下,站在了水潭边宽衣解带,脱的只剩下了一条底裤,蹚进了清冽的潭水中,一回头发现木娜已经跳下了树,躲在树后不敢看。

    “木娜,你若是心中没有杂念,又何须躲躲藏藏避而不见?”八戒笑问一声。

    似乎为了证明自己心中没有杂念,木娜咬着嘴唇慢慢从树后走了出来,害羞仍然免不了。

    不过对八戒来说没关系,距离是慢慢拉近的,一回生二回熟嘛。所以不急,这种事情急不得,太急了会让人误会他的纯洁度,自己修为太低,在这里很容易被人给弄死,等到熟悉了后大家就可以一起洗了。

    于是此后,八戒每次和木娜单独出来时,他都会当木娜的面沐浴。而木娜习惯后,也的确是不害羞了,会屈膝坐在水潭边双手撑个下巴静静看着他。

    不得不承认,八戒长的的确有卖相,加之有意骚首弄姿,看他洗澡也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情,木娜喜欢看……

    两年后的某天,正在水潭中沐浴的木娜再次吓得躲在了石头后面,原因无他,八戒突然出现在了岸边。

    八戒笑问:“木娜,你心中有杂念?”

    躲在石头后的木娜摇了摇头。

    于是为了证明木娜是不是有杂念,八戒亦宽衣解带进了水潭中,和木娜隔着一块石头,向木娜伸出了手,道:“有没有杂念一试便知,把手给我!”(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