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零二八章 重新做人,杀!

飞天 第一零二八章 重新做人,杀!

    红枪卷血云,红朦朦一片,几乎看不清里面的人影。

    待到里面的人收枪而立,方见血煞之气风卷残云般散去。

    抚枪在手看了看,苗毅微微颔首,有这血煞之气相助,倒是能给自己厮杀时多几分助力,想凭血煞之气克制金莲修士不太可能,他在血妖的血魔阵里呆过,可这血煞之气一旦见血,一旦谁被自己的枪给伤着了,那又不一样了,像钟离哙中了血煞掌也一样吃不消,如此倒是免得自己调用法源里的无形之焰。

    想到无形之焰,苗毅手一翻,亮出手掌,只见掌心里飘出一团近乎有形的火焰,恍如一团清水,却以火的形状在燃燃。

    当法源中多了两百万对红蓝星点后,苗毅满以为无形之焰也会增多,然而事实上却并非如此,无形之焰并未有增多的迹象,不过却是更加瓷实和凝炼,已经从无形变成了实质般的有形。

    手掌一收,化掌为指,朝虚浮闪烁涟漪水光的火焰驱指一点,法随心动,火焰立刻凝缩变化成了一支一指来长的透明小剑。苗毅挥手一甩,嗖!透明小剑立刻如离弦之箭般射出。

    轰!一声震响,数百米外的石壁立刻崩塌一片,出现了一个窟窿。

    嗡!窟窿内光芒一闪,一团水色烈焰从石壁窟窿中反涌而出,立刻又化作一支透明小剑射回,噗一声射入了苗毅的体内,也未见苗毅受伤,透明小剑已经消散于无形。

    咔!苗毅手中枪往地上一插。双掌翻天一抬,嗡!周身立刻燃起烈焰。被清水状的烈焰给包裹。

    啪!又见苗毅双掌一拍,周身烈焰立刻凝聚出上百支透明小剑。随着苗毅双臂一挥,嗖嗖嗖,一起急骤射向左右。濒临射中左右数百米外石壁时陡然全部定住,骤然全部倒射而回,急速围着苗毅的身躯旋转,又突然全部炸开成烈焰,火圈一缩,转瞬化作了一圈透明光罩裹着苗毅,水色波光。

    无形之焰的如此实质性变化是他以前没想到过的。简直成了一件法宝,还不是一般的法宝,这件法宝就像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法随心动,如臂使指,可随自己意愿随意操控,方便的不得了。

    苗毅左右看看,这无形之焰明显到了另一个档次,再叫无形之焰已经不合适了。稍作琢磨,嘀咕了一声,“心焰…”

    旋即点了点头,就这样定了。就叫心焰。

    水色光罩忽然又崩溃成烈焰,急骤一缩,犹如一团烈焰收缩熄灭时的情形。瞬间没入了苗毅的体内。

    苗毅伸手拔了跟前的逆鳞枪,迟疑了一下后。又施法从逆鳞枪中取出了两粒莲心中的一粒,方收了逆鳞枪。顺手召出了妖若仙给炼制的高级红晶战甲,施法将那粒莲心装入了战甲的阵法中。

    噼里啪啦,战甲旋转着从手臂蜿蜒而上,迅速裹了他全身,转瞬穿戴好了。

    苗毅双拳一握,战甲中的火极晶触发,一团凶猛烈焰从周身蓬爆而出,红色火焰,站在其中的苗毅宛若火神一般。

    烈焰突然一收,稍瞬,又是一阵浓郁血煞之气宛若狂风急卷的血云缭绕在他周身翻滚,配上身上红色的战甲,在那煞气的衬托下,宛若嗜血恶魔一般。

    苗毅低头看向了身上的战甲,身上的鳞甲突然徐徐张开,鳞甲和鳞甲上的须须竖起,宛若浑身长满了刺一般。苗毅看的暗暗点头,谁的拳脚打在自己身上,定要让对方尝尝血煞入体的滋味,这血煞倒是多给了自己一份伤人的防护。

    鳞甲一闭合,血煞之气亦散去,战甲亦噼里啪啦翻转离身折叠着落入苗毅掌中,被苗毅反手一收而没。

    回头看看四周,走到了蛤蟆怪的身边伸手摸了摸其庞大的身躯,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察觉出来了,这蛤蟆怪镇在地火口的目的就是采集阳火中的火元素,也不知再过多少年才能再恢复到自己吸收前的状况。

    不过这样也好,自己既然已经找到了这个地方,若干年后自己又可以来吸收。

    抬头看向了冰穹上的大面积冰魄,苗毅也没有想将其给弄走,这些年他也发现了,此地布有小阵,如同蛤蟆怪的作用一样,只不过是用来采集冰焰而已,如此一来自己的确没必要将这里给破坏,只待以后来摘果子就是了。

    有此想法是他准备离开这里了,如今这里对他的作用不大,再修炼也没必要躲在这里,加之考核还有不到十年时间就要结束了,他也得回到徐堂然等人身边去。

    回头又闪身进了那间石室,盯着石壁上的飞天女子画像看了许久,这女人在他心中留下了许多的疑云。

    从万丈冰底出来后,苗毅直接回去了,和徐堂然等人碰面后,进了石窟继续修炼,手上还有足够的血丹可用,再有个二十年差不多就可突破到金莲四品,这十年不到的时间肯定要到最后才走,难得有此清净修炼的机会,自然不会错过……

    一年后,同样是在石窟内,洗漱沐浴后的慕容星华对着镜子精心梳妆打扮。将自己收拾妥当后,出了石窟,来到了晏子歌的石窟外,问了声:“晏统领。”

    里面传来晏子歌的声音,“进来吧。”

    慕容星华一入内,盘膝坐在榻上的晏子歌就是眼睛一亮,感觉今天的慕容星华有种不一样的感觉,一种风华撩人心弦的感觉。当即收功,朝慕容星华招手道:“过来坐!”

    慕容星华明显不愿靠近他,没过去,隔着一段距离问道:“我来是想问问你,考核的时间快结束了,届时厮杀必然激烈,我们该怎么渡过难关?”

    “此事我自有打算。”说话间晏子歌已经闪了过去。

    慕容星华立刻回头就走,却被其拽住了胳膊,一把扯入了怀里,搂着窃笑道:“都老夫老妻了,躲什么。”

    后面的情况可想而知,一阵颠鸾倒凤的疯狂折腾。

    然就在晏子歌澎湃忘我之际,被其赤条条压在身下的慕容星华突然挥手一扫,一道寒光闪过,晏子歌连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瞪大了双眼满是难以自信的神情,脑袋飞了出去,满腔热血从断去的颈项中喷出。

    他做梦也没想到要依靠他活命渡过难关的慕容星华竟然会对他下毒手。

    慕容星华施法逼开了扑面而来的鲜血,顺势将压在身上的残躯给推开了,一脸厌恶地自语道:“不知道色字头上一把刀么?”手上还提着血淋淋的刀子,一刀又一刀戳在晏子歌的尸体上,一直到戳了个稀巴烂。

    随后快速收拾了自己,又把现场给收拾了一遍,再次将自己给精心打扮后,回头离去,又去找程君信和韩朝奉商议考核结束的事情……

    待到将赤条条压自己身上没了脑袋的韩朝奉推翻后,慕容星华亦赤条条站起,将轻易砍下的三颗死不瞑目的脑袋并排摆在了一起,然后就这样光着身子,提着带血的刀,张开双臂婀娜转圈,宛若起舞,脸上却是一脸的惨笑,似乎想让三人看个够……

    “羊泰,晏统领召我们商谈考核的事情。”

    羊泰正盘膝打坐在榻上修炼,洞外传来慕容星华的声音,睁眼后立马回了声,“马上到。”

    旋即又露出一脸不屑,心想晏子歌让你来招呼,你怕是刚从晏子歌那边穿好衣服吧。

    出了洞口,见慕容星华竟然站在洞外等他,多少有些诧异,不过又发现慕容星华皱着眉头似乎有心思的样子,不由问道:“怎么了?”

    慕容星华传音道:“你觉得我们跟着他们能顺利回去吗?”

    “哎!”羊泰叹了声,说实话看过各方势力的凶悍厮杀后,他也没太大信心,可又实在找不到其他去处,摇了摇头道:“先去看看他们怎么说吧。”

    说罢转身而去,谁知刚一转身便察觉到了异常的法力波动,待到发现不对要做出反应,后背已经是一阵剧痛,整个人僵住,低头看向自己胸口,只见一截刀锋从心窝冒出,鲜血淋漓而出。

    “贱人!”羊泰悲声怒吼。

    砰!后背中了一脚,慕容星华一脚将其踹飞了出去。

    砸在山坡向下翻滚的羊泰定住,手捂冒血的胸口,看着慕容星华飞身落在自己边上提把刀冷冷看着自己。

    心脏已毁的羊泰绝望而虚弱地悲声道:“我并未得罪你,为何害我!”

    回答他的只有一刀,直接斩下了脑袋。

    慕容星华抹着刀上的血迹,自言自语道:“你是没有得罪我,但我想重新做人,你死了便没有人再知道了,我想重新做人!”

    从怔怔失神中缓了过来后,她摸出了星铃。

    正在修炼中的苗毅很快收到了她的消息:晏子歌等人已经死了,他手上的两个逃犯也在我手上。

    一番交流之后,苗毅出了洞,召了徐堂然等见面,把慕容星华的事情讲了遍。

    徐堂然一听便急忙摆手道:“牛兄,万不可轻信,凭她怎么可能杀的了晏子歌他们,其中定有什么阴谋,说不定是想趁机摸清我们的位置,好夺取我们手上的东西。”

    “我已经告诉了我们所在的地址!”苗毅笑回一句。

    “啊!”徐堂然顿时跺脚道:“糊涂啊!牛兄,你糊涂啊!不过幸好还来得及,咱们立刻走人换地方。”(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