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七一二章 自己的屁股自己擦去

飞天 第七一二章 自己的屁股自己擦去

    武群芳很快停止了扫地,成为了宫中守卫,归千儿、雪儿私下调用,她毕竟不是官方中人,不好公开使唤。而程鹰飞也到了那个位置,苗毅多少要给人家点面子,再让人家的娘这样扫地下去,人家情何以堪,搞不好要弄成仇人。

    至于程鹰舞,那就继续扫下去吧,扫到他苗毅满意为止!苗毅也跟武群芳把话挑明了,事情一码归一码,程鹰舞两次要杀他不说,就凭她让他‘跪下叫姑奶奶’就欠收拾,本座在跟她算账!

    武群芳对此是没有意见的,先不说其他感谢不感谢的话,自己女儿在流云沙海能两次落在苗毅手上就说明行事太鲁莽了,吃点亏长点教训也是好事。何况一天也就扫个把时辰都不到的地,谈不上累,也没有任何危险,在这里好吃好喝住着,环境又好,山清水秀的,如此温柔的惩罚真不叫事。

    明白了断了两条胳膊的镜璎和镜珞为什么在这里扫地后,武群芳多少对苗毅有些肃然起敬,从未见过如此心胸的人,非常人能及,觉得苗毅是个人物。

    偶尔见到苗毅在宫中漫步赏景,两位姑姑相随伺候,那么多人对苗毅毕恭毕敬,武群芳越发欣慰,想必自己儿子如今也是如此一般的荣华富贵,也越发惦记着其他子女的前途……

    又是一年岁缴时,依惯例,苗毅先往木行宫,再随同程傲芳赶赴都城。

    岳天波见过程傲芳后,苗毅也被传了去问话。

    金殿楼上,苗毅老老实实站那,岳天波从长案后站起,冷冷上下扫了苗毅一眼,慢慢走到了窗台前。盯着外面淡淡问道:“苗执事,你能耐不小啊,那个武飞是怎么回事?”

    武飞就是程鹰飞如今的名字。去掉了前面的‘程鹰’二字,冠上了武群芳的姓。变成了武飞。

    不得不说,有人愿意豁出去告御状,还是有效果的。此事惊动了岳天波,就算岳天波不作反应,也肯定会了解一下是什么状况,一查那武飞也不知是从哪冒出来的,先是突然出现在月行宫的镇庚殿,接着又快速调往了苗毅手下。很快又去了水行宫那边,快速从一个非官方人士变成了一殿之主,这行径未免也太诡异了一点,不可能不引起岳天波的警觉。

    苗毅上前几步,站在了岳天波身后,回禀道:“君使,这武飞本名叫做程鹰飞,乃是流云沙海‘一窝蜂’的三当家,是卑职费劲心思给弄来的。”

    有些事情他也知道瞒不过去,就算岳天波不问。他回头也是准备要告知的,有些事情还是要利用上岳天波的。

    “流云沙海一窝蜂的三当家?”岳天波一愣,程鹰飞是谁他不知道。此等小人物他也没必要关注,毕竟一窝蜂在流云沙海也算不上什么大势力,但是一窝蜂的大当家他还是有所耳闻的,转身问道:“是程耀威的儿子?”

    苗毅拱手道:“君使明鉴,一语中的!”

    岳天波顿时奇怪了,“本座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前往流云沙海执行任务的时候,似乎遭到过一窝蜂的追杀吧?”

    别说他,就连一旁的长欢和长乐亦是面面相觑。这位苗执事竟然勾结土匪,把土匪的三当家变成官了。还不是小官,而是一殿之主。开什么玩笑!

    苗毅回道:“君使所言不差,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一窝蜂受人收买,负责率人追杀卑职的正是一窝蜂六当家程鹰舞,当时木行宫陶婆婆派了卑职在内的十位府主前往,只有卑职一人侥幸逃生,其他九位府主全部战死,不过那程鹰舞也落在了卑职的手中,然而卑职当时势单力薄,在一窝蜂的逼迫下,为了保命不得不放了那程鹰舞。”

    岳天波就更加不解了,“你们既然有过结,为什么又把那什么三当家给弄进了本座境内做殿主?”

    苗毅道:“正是因为那次吃了亏,卑职随后又在流云沙海呆了许多年,看了许多事情,明白了一些道理,别看一窝蜂在流云沙海的势力不大,可是人家能一直生存下来就必然有其能生存的道理。卑职还在流云沙海的时候其实就在琢磨着怎么对一窝蜂下手,奈何卑职那时手头上的力量的确有限。不过年初不久,卑职又再次独自去了趟流云沙海。”

    “你一个人?又跑去了流云沙海?”岳天波忍不住一问。

    “君使英明。”苗毅恭维一句。

    英明个屁,这算什么英明?你小子会不会拍马屁?岳天波没好气道:“继续说!”

    “是!”苗毅继续说道:“卑职费劲心思,终于找到了那位曾经暗杀卑职的六当家程鹰舞,一场血战后,杀了一窝蜂不少人,所幸没有失手,直接将那六当家给绑了回来。后又传信给一窝蜂大当家程耀威谈判,程耀威夫妇来了后,卑职又把他老婆扣了下来,经过谈判,卑职派了四名红莲行走和一千人马赶往流云沙海安插进了一窝蜂,这一窝蜂迟早要变成卑职在流云沙海的势力,卑职在流云沙海吃够了两眼一抹黑的亏,这次势必要扳回本来。”

    他毫不掩饰自己正在流云沙海发展势力。

    岳天波看他的眼神像看怪物一样,自己在流云沙海顶多是布置了一两个眼线方便掌握一些消息,自己都不敢明目张胆越境发展自己的势力,因为手伸太长有点敏感,这厮却是直接派了一千多官方人马去做土匪,有够奇葩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苗毅没瞒自己把事情给挑明了,言下之意不就是他发展的势力其实就是他岳天波的势力么。

    岳天波心中有数后问道:“而给程耀威的好处就是让他儿子洗白做殿主?”

    苗毅大言不惭道:“卑职哪能一次把他们喂饱了,答应了两个殿主的位置,先给解决了一个,等他们事情办好了,一千年后卑职再想办法解决另外一个。当然,如果君使能直接跟下面打声招呼的话,届时再解决一个殿主的问题卑职也不用拐弯抹角那么麻烦了。”

    “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你是官,他们是匪,你勾结土匪让本座帮你打招呼?亏你想的出来,自己的屁股自己擦去!”岳天波指着苗毅的鼻子严厉警告道:“一窝蜂在流云沙海这么多年,可是杀了仙国不少的修士,你勾结一窝蜂这帮土匪的事情一旦传出去,是会引起公愤的,到时候本座也保不了你,你自己看着办。还有,本座警告你,这事本座一点都不知情,你也从未和本座说过此事,本座也不会出任何人力或财力帮你,出了事是你一个人的事!”

    苗毅点头道:“卑职明白,所以事先才没有和君使打招呼,这事都是卑职一个人的意思,和其他人无关。”

    岳天波嗯了声,不过回头又漫不经心地说道:“以后流云沙海那边有什么小道消息记得往这边传一份。”

    “卑职明白。”苗毅应下。

    岳天波转身朝长欢颔首道:“长欢,你找个僻静的地方和苗执事聊一聊,建立一个可靠保密的联系方式。”

    “是!”长欢应下,上前两步对苗毅伸手道:“苗执事,请跟我来。”

    “大姑姑稍等!”苗毅又对岳天波拱手请求道:“君使,卑职以后说不定会经常悄悄往流云沙海跑,两边路途遥远,卑职怕事急的时候会耽误岁缴的时候到金殿站班露脸,君使是不是给卑职行个方便,允许卑职偶尔缺席一下?”

    他得提前做好准备,巫行者那边说过岁缴后会来找他的,会不会来不知道,先预留后路总是没错的。

    你这家伙胆子不小,在流云沙海有仇人还敢经常悄悄往那边跑?岳天波心里嘀咕,表面上却当做听不懂什么意思,“你地盘上实在有公事脱不了身的时候,可以和长欢告知一声,本座也不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

    反正苗毅到金殿站班也就是露个脸意思一下,来不来还真是一点都不重要,他也没什么不好答应的。

    “卑职明白了,卑职告退!”苗毅拱手告辞,转身和长欢一起离开了。

    等到两人走了后,岳天波对长乐好笑道:“怪不得这厮当初被派往了流云沙海执行任务,敢情这家伙最擅长干这事,陶玉玲还真有眼光。”

    长乐掩嘴轻笑……

    当晚,苗毅去了一趟春华楼露脸,见到了程鹰飞周旋于各殿主身边,看了好笑,不过却装作不认识,令不少人心中鄙夷不已,然而大家表面上却又奉承他,谁叫他在诸位殿主中地位最高。

    次日,苗毅照常在金殿站班露脸,议事完毕后,岳天波领了一帮宫主赶赴天外天岁缴。

    散了后,苗毅去都督府约了一帮同僚晚上去喝花酒,一切开销算他的,谁叫一帮同僚帮了他的忙,自然不能亏待。

    连轴转着处理了一些事情后,方返回了镇壬殿,等待和期待着巫行者出现,希望那老家伙没被船上的僵尸给干掉。

    半个月后,苗毅正在静室修炼,雪儿突然来报,“大人,山门外有人要见您。”

    “什么人?”

    “他没说,只说您看到这个就会明白。”雪儿将一根禅杖递来。

    苗毅接到手中一看,禅杖上的那个‘巫’字令他直接蹦了起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