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七一五章 不会再这么干了

飞天 第七一五章 不会再这么干了

    十万个比六圣还厉害的修士,那大魔头的实力得有多强?苗毅一脸神往,旋即接连发问:“幽冥龙船是大魔头的?大魔头为什么要炼制这么多僵尸做幽冥龙船的护法?”

    巫行者缓缓摇头,“不知道。”

    苗毅随即陷入默然,看来那大世界也不平静,巫行者的话多少让他有了点心理准备,接着又问:“大师既然去了一趟大世界,可知那大世界是何种情形?”

    巫行者道:“由无数个类似小世界的存在组成,老衲曾和施主说过,其实没有大小世界之分,都在一个世界。”

    无数个小世界组成!苗毅沉思着点头,“晚辈记得,只是彼此一直没有沟通和联系,没有发现彼此的存在,若有了往来,那么小世界也就是大世界的一部分,是不是这个意思。”

    “不错。”

    “那大世界之间的互相往来也像小世界前往大世界这般吗?”

    “是!”

    “都使用幽冥龙船?”

    “老衲对大世界所知也不多,施主要想了解,还需自己去慢慢查探。”

    苗毅默默点头,忽然走到船楼的一侧走廊,回头看去,星空浩瀚无边,哪还看得到小世界的影子,就算能看到也分辨不清那颗星星是小世界了,那些拖拽幽冥龙船的僵尸实力高强,飞行速度真不是一般的快。

    唏嘘感慨一声,又透过隔窗朝船楼里面偷窥,只见里面座椅床榻之类的东西齐备,回到巫行者身边又问道:“大师,听闻幽冥龙船上装满了许多来自大世界的法宝,不知是真是假?”

    巫行者摇头道:“老衲没有看到。都是谣传罢了。”

    苗毅“哦”了声,心里琢磨着要么是真的没有,要么就是被老家伙给独吞了。若真是被独吞了,自己也没办法从对方手里分一杯羹。还是装糊涂好了,没必要惹得人家恼羞成怒。

    “大师,晚辈能不能到你的宝船里面参观一下?”苗毅很客气,主动声明这是人家的宝船,和自己没关系。

    “施主请自便!”巫行者淡淡一笑。

    苗毅转身推开了一扇洁白大门,走进了这一层的屋内,里面空间很大,处处是精美绝伦的雕饰。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工匠能弄出来的。各种陈设也都是愿力形成,和整艘船浑然一体,真不知道是怎么搞出来的,想顺件东西走都不成。

    内里纤尘不染,苗毅东转西转,顺着里面的楼梯下到了下面的二楼,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宝物。

    到了最下面的楼层却是忍不住捏了把汗,只见大厅的八根巨大柱子上都拴着铁链,每条铁链的尽头都拴着一个人,八个人分两排寂静在那纹丝不动。

    能特意拴在这里的僵尸。用屁股都能想到肯定比外面拉船的僵尸更厉害。

    苗毅不敢靠近,又快速上楼,回去了。问巫行者,“大师,那些僵尸不会伤人吧?”

    “你不惹他们,他们自然不会。”巫行者随口回了句。

    于是苗毅直接从船上飘到了下面的甲板上,漫步而行,依然是东摸摸西看看,甚至还站在船舷边朝外面拉船的僵尸看了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都是无尽深邃的星空。其实若无龙船为坐标,压根分不出什么上下左右。

    船楼上的巫行者盯着下面的苗毅看了看。又扭头看了眼上方的老白,只见老白依然盯着星空深处。

    下面甲班上的苗毅到处转了转后。又来到了下面的大殿外面,隔着门窗的镂空雕花看了看里面的八位僵尸。推开了侧门又闯了进去。里面的那张龙床很好看,又高高在上,也不知是不是那大魔头以前的御座。

    虽说巫行者说了不惹这几个僵尸就不会有事,可他还是小心绕开了走,这玩意万一出现了失误,是没有后悔要吃的。

    慢慢绕到上方的龙床边后,只见上面雕刻着形态各异大大小小的龙,只只栩栩如生。

    绕龙床摸了一圈,苗毅走到正面,双手扶膝坐了下来,想体验一把当年那位大魔头俯视下面的感觉。

    然而诡异的事情出现了,下站的八具僵尸竟然缓缓扭头盯来,闭着的眼睛也睁开了,两眼蒙白,似乎看不到瞳孔,齐齐盯向了坐在宝座上的某人。

    苗大殿主没找到大魔头藐视众生的感觉,只感觉后脊背发凉,浑身发僵,差点没吓出冷汗来,才发现这位置似乎不是谁都能坐的,又或者是不是谁都能居高临下俯视下面那八位的。

    硬是连大气都不敢喘,缓缓站起,慢慢挪步离开了龙床,慢慢走下了台阶,悄悄往殿后绕去,快拐进殿后之际回头看了眼,发现那些僵尸已经无声无息恢复了原样。

    小心肝突然狂跳的苗毅赶紧顺着楼梯飞了上去,快速回到了巫行者的身边,老老实实欣赏星空美景,刚才的确被吓了一跳。

    然而再好的美景站这不停的看也会看腻了。

    一日之后,苗毅和巫行者打了声招呼,又回里面找了间小屋。

    他摸了摸屋内洁白如玉的床榻,心中暗暗嘀咕,不含七情六欲的愿力,炼化起来的速度可想而知,这船上这么多愿力珠,想必炼化一点巫行者也不会知道。

    这厮一贯是想干就干,决定了要干的事情就不会有什么顾忌,连君使岳天波都敢蒙,还有什么是他不敢干的。

    当即关了房门,盘膝坐在了榻上,两眼一闭,直接施展起了星火诀从炼化这张床榻开始。

    他这里功法一施展开始炼化,站在船楼外面走廊上的巫行者却是浑身一哆嗦,瞬间脸色大变,直接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你干什么?”

    巫行者的声音陡然炸响,惊得苗毅霍然睁眼,只见巫行者黑着一张脸,脸上也看不到了一贯的淡定。

    苗毅下意识看看紧闭反扣的门窗,心里嘀咕,门窗也没打开,一点动静也没听到,这老家伙是怎么进来的?

    放了双脚下榻,苗毅站起诧异道:“晚辈没干什么啊,大师何故如此动怒?”

    巫行者沉声道:“你刚才是不是在施法炼化这张床助自己修炼?”

    这才刚开始,都还没尝出甜头,苗毅回头看了眼那张床榻,不信对方能看出什么,直接矢口否认道:“大师误会了,绝无此事!”

    “你…”巫行者手中禅杖咚一声杵地,给人一种想一杖劈死这贼子的感觉,可最终还是无可奈何道:“施主!万不可再施法炼化了。”

    没证据的事情,苗毅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在偷东西,“大师,晚辈真没有。”

    “……”巫行者无语,转身大袖一挥,房门自开,大步走了出去,看绷着的脸色貌似被气到了。

    如此好脾气的人都被气着了,也的确是难得。

    苗毅却是环顾屋内一眼,暗自嘀咕道:“这么大一艘幽冥龙船都独吞了,老子随便喝点汤头都舍不得,如此小气,这船上的宝物说不定还真的被其给独吞了。老家伙刚才是怎么进来的…”

    他摸着下巴一脸狐疑,到处敲了敲,看看有没有机关,甚至连床下都趴着看了下。

    最终还是出了房间,东看西看一阵后,决定换个地方,悄悄下到了下面的二楼,又寻摸了一个隐蔽的房间,将屋内到处检查了一下,小心关死了门窗,再次盘膝坐在了床榻之上。

    入此宝山,焉能空手而回,他就不信自己悄悄炼化一点对方能发现,总之小心点就是。

    外面船楼走廊上凭栏而站的巫行者突然又是浑身一哆嗦,回头朝站在最顶上的老白勃然大怒道:“那小贼又在偷偷炼化!”

    老白目光从遥远星空的深处收回,冷冷斜睨而来,一声未吭,只是那漠然眼神如同藐视一只蝼蚁一般,仿佛在质问,你在跟我大呼小叫发脾气?

    巫行者神情一僵,怒容顿时全无,叹了口气,又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施主!你为何不听劝?以为换个房间老衲就不知道吗?”

    盘膝打坐在苗毅正嘴角勾着一抹笑意,发现纯愿力修行实在是太爽了,那叫一个事半功倍,然而突然响起的巫行者的声音一下就毁了他的美梦。

    两眼一睁,巫行者那满脸无奈的老脸就在眼前,苗毅有些傻眼,瞅瞅紧闭的门窗,仍是那个疑问,怎么进来的?

    放了双脚下榻,起身的苗毅依然不认为对方能看出什么,才刚炼化了一会儿,应该看不出什么端倪。他双掌抓了把愿力珠出来给对方看,“大师,你是不是误会了?”

    巫行者叹道:“施主,老衲控制着龙船,龙船上的任何一点细微变化都在老衲的察觉之中。施主,也不是老衲舍不得这些愿力,而是这艘船是个整体,是件法宝,一旦受损,可能就无法再控制住外面的那些僵尸,届时你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刚才施主炼化愿力的时候,老衲已经感觉到外面的那些僵尸在蠢蠢欲动了。施主,老衲清晰无误地感受到了你在炼化这里的愿力为己用,切记!万不可再这样干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没办法,老白那边不给他做主,他又不能把苗毅给怎么样,这位只好撒谎来吓唬苗毅。

    苗毅才知道炼化这里的愿力会出现严重后果,顿时闹了个一脸尴尬,敢情人家都知道啊,前面也不早说,害我拿把愿力珠出来作秀。

    苗大殿主尴尬不已地连连点头道:“大师早点说明白就好了,晚辈知道了,不会再这么干了。”(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