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零四六章 唯死战耳

飞天 第一零四六章 唯死战耳

    ps:补十月,月票九千三加更奉上。

    寇文蓝更是看的摇头一笑,太给他长脸了,只是笑容有点牵强,觉得苗毅此举未免有些不明智。

    寇文青亦抬手拍了拍他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寇文黄心里却是腻味的不行,苗毅越勇猛他心里就越不是滋味。

    依旧逮着樊玉菲狂攻的徽卿颜抽空看了眼苗毅,有些心痒痒的。

    她估摸着苗毅已经从青玉郎那得了不少的东西,想去截杀苗毅,可是苗毅之前和樊玉菲交手的经过她都看到了,金莲三品的修为硬是杀的樊玉菲狼狈不堪连坐骑都丢了,加之连青玉郎都命丧在苗毅手上,何况她又没了坐骑,想想只好罢了,继续逮住樊玉菲那个贱人折腾,否则此时放了她,她却未必会放过自己,继续死磕!

    庞令公也对苗毅那块肥肉心动了,可是追人追的太远了,加之人手不够,何况的确有点拿苗毅没把握,青玉郎的实力他可是见识过的,连青玉郎都栽在那厮的手上,想想也没敢轻举妄动。

    仇荡海也有那心思,可毕竟都是寇家下面的人马,当众自相残杀有点说不过去,怕回去不好交差,加上青玉郎的死也的确有些让他忌惮,琢磨着寇大统领也许有办法。

    就在大家各怀鬼胎时,突然又有一群人冲出,之前那群逃掉的统领们又回来了,回到终结点的最后一道难关已经被人攻破了,自然要趁机脱身。

    于是四散追着人跑的庞令公等人又多了便于猎杀的目标。火速回赶。

    而苗毅的坐骑终究是因为负伤了,速度不如那六人。追了一会儿见越追越远,只得放弃。又拨转坐骑,朝终结点冲了回去。

    可前方有一波人被仇荡海的人马给拦了下来,刚好挡了苗毅三人的去路,狞着一张脸一口气未出的苗毅竟然不躲不避,直接冲了过去,大喝一声,“牛有德在此,挡我者死!”

    说杀就杀,没有二话。长枪一挥,杀进四散的人群中,犹如左右开弓般,挥枪连刺带挑,瞬间连杀六人,坐骑挑翻三只,彪悍无比,杀的人仰马翻,惨叫声连连。无人是其一合之敌,劈波斩浪般直接杀出一条血路,也没那捡东西的兴趣。

    “自己人…”仇荡海的两名手下见苗毅杀来,赶紧提醒一声。

    管你是不是自己人。苗毅就没把他们当自己人,正杀性大起,左右一枪。两朵血花,两声惨叫。直接挑翻了,就这样从一溜人中间直接杀了出去。朝终结点火速回归。

    正打杀中的仇荡海回头看了眼,见苗毅把他的人都给杀了,顿时怒声道:“小贼,焉敢如此!”

    苗毅头都懒得回一下。

    终结点不少人看的无语,都在心中暗叹,这人修为不高,却是好生勇猛!

    寇文黄却是怒了,恶狠狠盯着寇文蓝传音喝斥:“你的人干什么?”

    “他已经说了挡我者死,是你的人当他好欺而已!”寇文蓝硬邦邦顶了一句回去。

    “你…”寇文黄指着他咬牙切齿。

    见这两人彻底闹僵了,寇文青轻轻往两人中间一站。

    “真乃虎将!”殿前台阶上的高冠突然轻轻赞了一声,回头问道:“查查是谁的人!”

    不用查,负责打理这些事的执事骓远心里多少有数,之前连连听到‘牛有德’这个名字就已经查过备询了,此时随口便能回,微微躬身,拱手回道:“牛有德,寇天王小孙子寇文蓝的人,这次的考核就是因他和夏侯家的小子扯起来的,总监大人对此中内情应该是知道的。”

    高冠一怔,疑问:“寇文蓝?就是那个被人戏称为‘娘娘腔’的小子?”

    “正是!”骓远应声点头。

    高冠问:“他手下来了几个人?”

    骓远回:“他是一天街大统领,手下只有四人参加考核,人手算是少的。”

    “才四个人?才四个人就能抢尽风头…机会都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比那些平日里只知道勾心斗角利用关系上爬、遇事却临时抱佛脚的强!这次的突袭考核就是要给他们些压力!哎!天帝的心腹大患未除,天下并未真正太平,群英会四处侦查大敌踪迹不停啊!这才安逸了十万来年,就成了这样,一个个难以堪用!这寇文蓝能随时应付下天庭的考核,是个有抱负的人,平时有心关键时刻才拿的出手,看来的确是人不可貌相!”高冠微微颔首赞了一句,又哼了声:“本以为都是些蝇营狗苟之辈,想不到此来倒是看到了些亮点!”

    骓远在旁笑而不语,只静静回了句是!

    而首位回到终结点的人也出现了,三个人!

    翻云覆雨兽落下,苗毅三人跳下了坐骑。

    一落地,真正回到了终结点,三人心中也算是真正松了口气,终于平安了!这百年考核的难关终于过了,终于拿命熬过来了,不容易啊!

    一伙大统领中的寇文蓝喜形于色,迅速分开人群大步走来,寇文黄和寇文青也紧跟在了后面,碧月夫人也慢慢尾随而来。

    一见寇文蓝,徐堂然心中多少觉得有些丢脸,众目睽睽之下他压根就没发挥什么作用,被人杀的只有逃的份,还大呼小叫地求救,这脸真是丢大了,以后可怎么混呐…

    不过一看寇文蓝蛮高兴的样子,这家伙眼珠暗暗一转,同时暗暗施法一逼泪腺,又施法再破内患伤处,口角当即涌出一股鲜血来,眼泪也稀里哗啦流了出来。

    众目睽睽之下,只见徐堂然晃着一条废了的胳膊,拖着一条废了的瘸腿在地,眼泪哗哗的。单腿蹦了过去,率先迎向了大步而来的寇文蓝。

    “大统领!”长嚎一声。声如啼血,嘴角也真的在呕血。哭得眼泪哗哗的徐堂然拖着废了的腿,推山倒柱般,跪倒在寇文蓝面前,一只胳膊抱住了寇文蓝的大腿,披头散发,嗷嗷大哭道:“百年前身受大统领之命前来无生之地,意气风发,然此间凶险难以言表,度日如年。极尽煎熬,卑职本以为此生再无机会见到大统领,欲一死以报大统领厚恩!未知屡次血战之下,竟能苟全性命再见大统领,侥幸!万幸!半残无用之身,前来向大统领复命!”

    那真是嗷嗷的哭啊,哭的血泪俱下,此间辛酸难以复加,可谓字字血泪。动人肺腑,令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寇文蓝本是极为欣喜高兴的心情,被这厮一折腾。瞬间情难自禁。有点洁癖的他,手摸着徐堂然散乱带血的头发,眼眶红润。嘴唇紧绷,竟然情动的欲言又止。嘴唇微微开合了几次,硬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旁人闻言亦是唏嘘不已。看眼前的惨烈厮杀,似乎就已经想到了自己那些手下这些年过的有多难,都是在拼命啊,眼前这三个回来复命的人就是佐证。

    一时间,大家竟然都选择性忘记了徐堂然刚才被杀的鬼哭狼嚎狼狈求救的情形。

    站在寇文蓝身旁的寇文青眼眶也红了,看到徐堂然那血泪俱下,身心俱残,一个大男人哭的嗷嗷的情形,太感人了!太催泪了!太惨了!她都不忍再看下去了,微微扭头偏向一旁。

    殿前台阶上的高冠看着这边,微微颔首,对一旁的骓远传音道:“看到了没有,这寇文蓝果然是个御下有方之人,由此便可看出此人的能耐,竟能收用到如此心腹,的确是用心了,否则其麾下焉能第一个杀回来!”

    随后走来的苗毅和慕容星华看到徐堂然这个样子,有点暗暗被惊住了,不由面面相觑,心里都在嘀咕,有这么夸张么?事先不是已经服用了星华仙草么?怎么拖到现在还在吐血,这得伤的多重连星华仙草的药效也控制不住?这浑蛋也太会演了,以后谁再敢说徐堂然这厮没用,可以大嘴巴抽,一份功劳在这厮的血泪哭诉下硬是无形中不知道扩大了多少倍,咱们俩个这算不算是跟着沾了光?

    只是苗毅心中有点腻味,这狗东西百年来除了能烧菜,也没见有什么用处,老子生死来去搏杀,怎么搞得还没你功劳大似的,妈的,这哭俩嗓子竟然比老子拼命还厉害,看娘娘腔给感动成了什么样。

    寇文蓝努力控制住了情绪,俯身亲自伸双手将徐堂然扶了起来,朝一旁的寇文青点了点头。寇文青会意,也很乐意地主动伸手帮忙扶住了徐堂然这个‘大功臣’,并未因身份而嫌弃。

    此时寇文蓝才抬头看向走来的苗毅和慕容星华,见二人亦是浴血厮杀身染鲜血的狼狈样子,激动的声音略带沙哑道:“诸位辛苦了!”

    苗毅虽然不如徐堂然会演,也干不出徐堂然跪地痛哭的事情,可看到了徐堂然表演的效果,觉得顺水推舟也没什么,遂也是一脸悲壮地拱手抱拳,沉沉悲声道:“蒙大统领赏识,牛有德无以为报,唯死战耳!”

    此话一出,其中的悲壮之情令周边众人无一不动容,深叹这寇文蓝何德何能,手下竟多有忠心赴死之人效死命,令人羡慕啊!

    殿前台阶上的高冠闻言再次微微颔首,更是高看了寇文蓝一眼。

    慕容星华却是心中彻底无语了,这两个大男人,一个煽情感人,一个悲壮感人,这是想把寇文蓝给弄哭么?

    抬头一看,还真别说,寇文蓝已经是眼泪汪汪,两行清泪实在是忍不住溢了出来,鼻头发红,动情不已。

    (事多,时间少,搞出加更不容易,有月票的砸两张鼓励一下涩。)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