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零五九章 风声

飞天 第一零五九章 风声

    ps:补十月,月票九千六加更奉上!

    果然是为眼前这女人来的,可已经是到嘴的肉啊!

    瞅瞅梨花带雨般银牙咬唇的倾国倾城容颜,还有那纤细凹凸的身段,瞬间能联想她在台上肢体婉转时的曼妙风情,马上就要任由自己侵占了,就这样放弃了未免也太可惜了。⊙

    徐堂然很不甘心,还想尽力一下:牛兄,我好不容易捡了条命回来,想找个女人传宗接代,免得哪天死了连个后都没有,你不会连这种事也干预吧?再说了,一个戏子能给你惹什么麻烦呐?平常也没听说你和这女人有什么关系啊!

    苗毅:你说什么麻烦?你不知道那女人是皇甫君媃罩的吗?

    徐堂然:我当然知道!牛兄,皇甫那女人,别管她,怕她我今天就不玩了,这事你当做不知道就行了,绝对不会给你惹什么麻烦。

    苗毅:放屁!你当然没麻烦,人家找到我这来了!你他娘的干那不要脸的事,我在这里给你擦屁股,算什么事?你要做就把事情做干净点,别让人知道是你干的,大庭广众之下当街明抢,你疯了吧?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咱们统领的脸都给你丢光了,你当你是夏侯龙城?

    徐堂然:牛兄,要不这样,我帮你搞定云容馆那女人,雪玲珑的事你就别插手了!

    苗毅:滚!云容馆我自己能搞定,不用你管,你敢动一根手指头我剁了你的手!我警告你。立刻把雪玲珑放了,你今天要是敢动她。回头别怪我不念旧情,天下女人多的是。以后别碰她,少给老子惹麻烦!

    说完就此终止了联系,任由徐堂然怎么呼应都不理。

    收了星铃,看着眼前的绝色,徐堂然一阵咬牙,那真是难以割舍,却不得不忍痛大喝一声,“来人!”

    李常在再次闪来,看看雪玲珑。这次不知道又是什么事,刚一拱手,话还没出口,徐堂然已经转身中大手一挥,“将人送回去!”

    没给任何理由,气呼呼进了屋里。

    李常在愕然,旋即若有所思,估计是有人出手拉了这女人一把,连统领大人都不敢惹了。他自然不敢再得罪,旋即伸手相请道:“雪姑娘,请回吧!”

    群英会馆阁楼内,收了星铃的苗毅对皇甫君媃道:“你快去接人吧!”

    趴他肩头的皇甫君媃问道:“徐堂然答应放人了?”

    苗毅随口回道:“没答应!”

    皇甫君媃咬牙道:“没答应你让我去接什么人?”

    百年未归。回来了不去见自己老婆,跑来跟情人偷鸡摸狗算怎么回事,苗毅急于摆脱她。晃身挣脱他的怀抱道:“让你去接人,你就去接好了。接不到人我负责。”

    他估摸着徐堂然应该不敢不放,就那家伙的德性。他太清楚了。

    “你去哪?”皇甫君媃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给直接拽回了榻上,“能放人就好,不用我去接,让徐妈妈自己去就好了。”当即摸出星铃联系徐妈妈。

    联系之后,那令人血脉喷张的**如狼似虎般地直接将苗大官人摁翻了。

    苗毅推住她双肩,四目相对,沉声道:“你答应了以后不再缠着我的!你若食言,信不信徐堂然会反悔?”

    皇甫君媃含情脉脉道:“最后一次!”

    这话通常都是出自苗毅之口,这次换人说了,堵的苗大官人无语……

    西城区统领府外人来人往,徐妈妈其实就焦急等在外面,听到皇甫君媃让她接人,总算松了口气,估摸着这么点时间雪玲珑不至于就给徐堂然坏了清白。

    没一会儿,之前押入的马车又出来了,徐妈妈赶紧闪到车上揭开帘子钻入一看,只见雪玲珑明显哭过,连忙拉着她手问:“玲珑,你没事吧?”

    雪玲珑摇了摇头,转而又瞬间情绪失控,呜咽哭泣,扑在了她的怀里,“妈妈,我不想再干这一行了!”

    这次碰上如此不给皇甫君媃面子的,的确把她给吓到了。

    “哎!”徐妈妈搂着她叹息一声,“不干这一行,你以为其他的行当又能好过吗?在这一行里,多少人羡慕你还来不及。又有多少修士表面上看起来风光,背地里其实比起你来过的更不堪,北城区统领慕容星华做人情妇的事你也听说过。皇甫那丫头看着风光吧,可我是青楼出身的,一看就知道她也**了,在我面前装不过去,瞒不过我的眼睛,谁干的也没见她敢吭一声。这人呐,生来就没有一个能顺心顺意的,地位低下的有地位低下的烦恼,位高权重的有位高权重的烦恼,他徐堂然也未必过的一帆风顺,能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等你真的遇见了好的归宿,妈妈不拦你……”

    次日大早,苗毅又偷偷摸摸离开了群英会馆。

    回到官邸,立刻修养生息,回头接了云知秋的传讯问他什么时候回去,他找了个借口说有事,这三天没时间过去。

    实在是昨晚被皇甫那女人压榨的厉害,回头见到云知秋搞不好提不起兴趣,一旦不能奉陪可能有麻烦,他依然记得考核离开前的时候被云知秋发现不对劲掀翻了椅子一顿狂揍的事。

    心虚之下觉得还是避一避的好。

    不过半上午的时候,又有客来,徐妈妈领着雪玲珑来了,是来表示感谢的,情况已经从皇甫君媃那听说了,昨晚若不是苗毅出手,皇甫君媃也保不住雪玲珑。

    心意苗毅领了,要这感谢作甚,平白坏了徐堂然的好事,那厮搞不好心里暗暗记恨上了自己。

    送走了徐妈妈和雪玲珑后,苗毅想想还是联系上了慕容星华,一起去了西城区统领府找徐堂然。

    庭院幽幽。假山错落成趣,一见面。慕容星华便发现徐堂然的气色有点不对,好奇道:“徐兄。你脸色不对,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苗毅在旁打趣道:“是我坏了他的好事!昨天守城宫宴后,这厮居然派人在大街上当众将天香楼的雪玲珑给强抢了回来,准备来个霸王硬上弓,皇甫君媃找到了我,逼得我没办法了,我只好干预了一下,这厮估计记恨上我了,坏了他的好事啊!”

    慕容星华眉头一皱。身为女人,她自然相当反感徐堂然的这种作为,只是她自己也不干净,没资格指责什么,只道:“徐堂然,你若是喜欢,直接上门提亲,纳个妾再收房不就完了,不行大家一起想办法。何必要干出坏自己名声的事,非得像我这样名声彻底搞臭了才甘心么?”

    徐堂然讪讪,他欠慕容星华的人情,被说的没脾气。他当然也明白女人反感这个。

    苗毅则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徐啊!别怪我没提醒你,我是救了你。否则你后面的麻烦大了。”

    徐堂然目露疑惑,“怎讲?”

    苗毅叹道:“你也不想想。你若是皇甫君媃,你会不惜为了个戏子屡屡得罪其他权贵不让人染指雪玲珑么?那么多比你位高权重的达官贵人为什么不敢碰雪玲珑?这里面的事情你得好好想想。昨晚幸好我拦的及时,嘿嘿!否则雪玲珑真要出了什么事的话,有你受的。”

    他其实在针对徐堂然的性格,来个将心比心偷换概念。

    可徐堂然还就真吃这一套,换了自己是皇甫君媃,他这么一想,自己的确不会为个戏子得罪那么多权贵,越想越心惊。

    可他也不想想,他徐堂然就是徐堂然,是个贪生怕死的小人,所以才能干出哭哭啼啼跪下抱人大腿的事,换了皇甫君媃压根不可能干出他那样的事,反之也是同样的道理,不同的背景和不同的生长环境造就的人自然也不同,苗毅这种糊弄人的前提本来就有问题。

    徐堂然却是目光急闪,拉了苗毅的胳膊,心惊肉跳道:“牛兄的意思是,莫非这雪玲珑还另有来历?”

    “有些人我招惹不起,所以有些话我不便说,你自己想去!好久没吃你下厨弄的菜了,真要想感谢我,就去亲自动手整一桌。”苗毅又拍了拍他肩膀。

    徐堂然若有所思,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朝苗毅作揖,长鞠一躬,表示感谢,一切尽在不言中,转而道:“二位稍坐,我亲自下厨!”快步走了。

    伸手摘下一片树叶的慕容星华却是嘴角露出一抹戏谑,斜眼盯着苗毅。苗毅无意中一回头,两人目光对上了,突然皆笑而不语,大家心知肚明就行了。

    换了以前的慕容星华只怕也会将心比心相信了苗毅的话,但是自从心态变了后,看问题的方式也变了,意识到了苗毅在糊弄徐堂然。

    不过心中却是暗暗佩服苗毅这家伙,坏了人家的好事,还能让人家作揖感谢,简直是把人给卖了还让人帮着数钱,这理到哪说去。

    抛开这些不说,也许慕容星华自己都没意识到,她现在看苗毅的眼神中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复杂情愫。偶有心中暗暗一声时,仰望星空独自无语,却是也明白,不可能的事情终究是不可能的……

    三天后,恢复了身心的苗毅才敢经由地道去见云知秋。

    下了地道,苗毅很快发现了地道中的异常,多了以前未有的通道,当即找了在地道中修炼的皮君子,问道:“那另挖出的通道是通往哪的?到处乱挖不怕被人发现么?”

    皮君子嘿嘿道:“是老板娘吩咐的,一旦你考核不能回来,我们立马要转入地道离开东城区从别的城门出口离开,至于为什么我也不清楚,反正老板娘让挖,我就挖了。”

    “经由地道离开东城区?东城区是我的地盘…”苗毅的问话戛然而止,站那蹙眉不语了一会儿,最终有些无奈地轻轻叹了声,默然转身而去。

    再见到云知秋和自己两位妾室,苗毅大官人可谓久别重逢胜新婚,其中的欢愉快乐自然是不足为外人道……

    一段时日之后,天街突然传来一阵风言风语,苗毅听到风声时独自在官邸默然。

    恰好徐堂然也传讯找他,邀请他去喝酒。

    苗毅还是那句话:是不是你亲自下厨?吃惯了你搞的吃别人弄的都没味道了。

    这家伙纯粹是把徐堂然当成了他的厨子培养,打定了主意要让徐堂然养成习惯,其实他更爱吃的还是云知秋下厨做的东西,云知秋最清楚他的胃口。

    徐堂然似乎也真的有点习惯了:行!我先准备,你一个时辰后过来。

    一个时辰后,苗毅如约而至,和徐堂然相对坐在了西城区统领府的官邸庭院中对饮。

    几杯酒后,苗毅问:“什么事?还在惦记雪玲珑?”

    “哎!这事过去了还提他作甚。”徐堂然摆了摆手,瞅了瞅四周,方鬼头鬼脑低声道:“听到什么风声没有?”

    苗毅举杯唇边,假装不知,“什么风声?”

    “你就别装了,传的沸沸扬扬的,你还能没听说?”徐堂然翻了个白眼,依旧鬼鬼祟祟道:“如今到处在传,说曹万祥的老婆和她的义子羊泰之间那事被夏侯龙城捅穿的事。按理说,先别说隔了这么远消息能不能传过来,至少这里是曹万祥的地盘,谁敢到处乱传,这背后有人在推动啊,你觉得是谁呢?”

    苗毅依然装糊涂,“能掐会算的事我又不会,我怎么知道,反正不是我就是了。”

    “别人不清楚,你我还不清楚慕容的打算么?”徐堂然身子微倾,给他斟酒,低声道:“谁出手的你我心知肚明!这可不是简单的偷情,和义子啊,这可是在乱?伦呐!照这节奏下去,曹万祥想不休掉桃花夫人都不可能了,这已经不是戴绿帽子了,直接宰了都不一定!真没想到,她竟然会从这个地方下手,这切入点有够狠的!事情照此传开了,桃花夫人休想再翻身!”

    既然已经挑明了,苗毅也就不在遮遮掩掩了,苦笑摇头:“这是势在必得啊!看来要不了多久我们要称呼都统夫人了。”

    徐堂然却是窃笑:“可惜你我都要跟大统领走了,可能看不到那一天,不然对你我有益无害,曹万祥那边有人帮我们说话的话,那是多大的好事!”

    苗毅呵呵一声,“就算能成,我看成为第二个碧月夫人的可能倒是比较大,侯爷夫人又如何,还不是在这里守活寡!”

    “哎!”徐堂然叹了声,“不管怎么说,总算如她所愿了,守不守活寡的慕容怕是不在乎,她想要的只是那个名分罢了!不说了,人各有命,以后各自保重吧,喝酒!”

    (接连两章四千字大章,聊表加更不稳定歉意)

    。(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