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零七八章 上司受惊

飞天 第一零七八章 上司受惊

    而另一头,慕容星华快速回到北城区统领府自己的官邸后,第一件事情便是立刻和曹万祥联系。

    无关爱恨,两人不管怎么说如今都是夫妻,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不告知曹万祥一声也说不过去,拖晚了再说的话,曹万祥肯定要怪她为什么不早说,同时也想求个主意。

    乙子域统领府,正在修炼中的曹万祥一听到消息,当场傻眼了!

    急回:夫人呐,这事可不能开玩笑,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你千万别吓我!

    慕容星华: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开玩笑,何况这种事情也瞒不了多久,我就算不说,你也很快会知道。

    曹万祥当即急了,带着怒气质问: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慕容星华:我自己都被人看着,找不到机会告诉你!

    曹万祥:这事动手前碧月夫人知不知道?

    慕容星华:我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估计不知道的可能比较大,这事现在该怎么办?

    曹万祥:我怎么知道怎么办?我一小小都统又能怎么办?你等着跟我一起倒霉吧!

    他是可能会倒霉,慕容星华却不一定,外界都知道是他把苗毅硬从寇文蓝手下给截留下来的,而慕容星华只是苗毅的下属奉命行事而已,天塌了有个子高的顶着,他曹万祥顶着包却是麻烦大了。

    随后慕容星华再怎么联系曹万祥都没有反应,这样一来,慕容星华也越来越惴惴不安起来。

    啪啦!一只玉瓶砸的粉碎。

    气急败坏的曹万祥如同疯了一般。抓住什么砸什么,在屋里稀里哗啦砸了一堆东西。做梦都没想到会撞上这种无妄之灾,状态有点抓狂。可谓恨死了天元侯和碧月夫人,这个苗毅的事本没他什么事,却硬是被俩夫妇把自己给夹在中间当棒槌使,硬生生把自己给牵扯上了,这下好了,自己也别想脱身。

    他现在恨不得立刻下旨命人将苗毅给碎尸万段,可那是碧月夫人的手下,轮不到他去管。

    “不行!”揪着头发一阵来回走动后,曹万祥突然脚步一停。摸出了星铃紧急联系天元侯爷,一沟通上,开口便是“救命”二字。

    天元府,同样在修炼状态中的天元侯爷接到消息有些莫名其妙,自然要问出什么事了。

    一弄清状况后,天元也坐不住了,唰一声站了起来,脸亦黑的跟锅底一样,质问:你确认情况是这样?

    曹万祥都快晕倒了。感情您老人家也不知道啊!他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是天元侯爷的安排,否则下面一个小小大统领怎么可能干出如此胆大包天的事情,谁知…

    完蛋了!曹万祥只感觉天旋地转。一手撑着柱子,一手摇晃星铃回话:应该是真的,刚发生的事情。我夫人告知的……侯爷…侯爷……

    天元侯爷那边没了反应,任他怎么呼唤都没了反应。

    天元正怒气冲冲地在屋内走来走去。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哪有心思理曹万祥。

    “阴谋!阴谋!绝对是什么人的阴谋!寇家?否则一个小小大统领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负手来回走动的天元沉着脸自我嘀嘀咕咕分析。最终脚步一定,眉头一皱,再次嘀咕一声,“是啊!一个小小大统领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连寇家背景的商铺都给抓了,为什么干这种事情…”

    脸上先是狐疑之色,旋即又露出惊疑不定,手抚唇下短须,慢慢思索着,目光有些闪烁不定。

    转念间忽然想起漏过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忘了找碧月夫人求证,立刻又摸出星铃联系。

    天元星天街,东城区统领府邸内的对峙依然。

    “明鉴个屁!”

    碧月夫人张嘴就喷脏话,不喷才怪了,惹出这么大的事还让她明鉴,让她怎么明鉴?自己一家子都被拖下了水,她现在可谓恨不得宰了他,要不是现在宰了他也没用,她已经动手了。

    怒声道:“这不是我想听的理由!”

    苗毅苦笑道:“夫人能不能宽限我三天,就三天。”

    “三天?”碧月夫人怒极反笑道:“我宽限你三天?上面问我为什么,我给不了解释,谁宽限我三天?我告诉你…”话一顿,摸出了星铃。

    来讯者除了天元侯爷自然不是别人,不出碧月夫人所料,自己男人果然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事,询问之下,撇开苗毅,走到了一旁回复:确有其事!

    天元:为何不早告知?

    碧月夫人:我若是早知道还用早告知吗?肯定已经提前阻止了,就不会惹出这么大的事,关键是那牛有德蒙蔽欺上混淆我视听,闹得我才刚知道,我现在就在他这里,正准备找他算账!

    天元:事关重大,你千万别乱来,你现在就算杀了他也没用!他干这事的意图是什么?

    碧月夫人:他还没说,在遮遮掩掩,求我宽限他三天,说是三天后便见分晓!

    天元:我听说他将状告他的十六家商铺以及相关联的总共二百二十一家商铺的三千多人全部给杀了,还抓了排在前百商铺的一千多人,连群英会馆和有寇家背景商铺的人也抓了,是不是有这事?

    碧月夫人怔了一下,她还不太清楚具体情况,关键是二总管兰香也被糊弄了,回报的也不太清楚,当即回头转问苗毅是不是这样。

    这事没办法瞒的,苗毅也不想瞒,称是!

    碧月夫人立刻转告:是!

    天元:丁贵他们去查时,你有没有保牛有德?

    碧月夫人:保自然是要保的,不然来点压力我就撒手不管,咱们夫妇的面子往哪放?虽然知道保不住。可还是偏袒了一下。不过他既然和那些人对上了,想必他也知道没什么好下场。我也只能是劝他好自为之,可谁想他一回头竟然能干出这事…现在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问那事?眼下这一关怎么过,事已经出了!

    提着星铃在手的天元侯爷倒是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神情,叹了声,回复:碧月!你呀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你身为他的上司,就算知道保不住他,又怎能流露出放弃他的想法?你让下面怎么想?连你都不能给他撑腰了,他自然要想办法自保,你身在其中难道还看不出那牛有德是在想办法自保?算了。这事你别管了,什么都别问,什么都别管,继续给我装作不知道!

    碧月夫人:你开玩笑吧!我眼皮子低下的事情,这能装的下去?回头一旦追责,我肯定脱不了身!

    天元:现在的结果还不好说,等等看!一旦有事,我会想办法让曹万祥出来担责任。

    听他说会有办法,碧月夫人稍微心安。这男人虽然背着她勾三搭四,但是有一点她还是确认的,那点结发之情他还是看重的,不会抛弃自己不管。不过还是多问了一句:出这么大的事,难道还会另有结果?

    天元:你脑子都长在了胸脯上,这事跟你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总之我也不能确认,还得看看再说。记住!这事你不要插手了。继续给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事提前跟我打招呼。别瞎插手,免得帮倒忙!

    这摆明了在说自己胸大无脑!碧月夫人低头看了看自己半露的雪白饱满酥胸,回复两字:去死!

    中断联系,碧月夫人回头盯着苗毅看了会儿。

    苗毅上前拱手,谁知碧月夫人却回头喝了声,“我们走!”

    就这样直接带着二总管兰香离去了,搞的苗毅愣在原地,什么情况?他酝酿好的糊弄之词都还没说出来呢。

    没多久,宝莲来了,手里拿了只储物镯给他,跟在她后面进来的是皇甫君媃,秀发凌乱,乱乱的裙子上染着灰尘和血迹,失去了往日的端庄,显得有些狼狈。

    看了看手中储物镯的苗毅对宝莲笑道:“再去找伏统领说说玉虚真人的事,伏青知道怎么做。”

    “是!”宝莲连连点头,回头赶紧离去,否则怕下面人没轻没重的让玉虚真人吃苦头。

    庭院中就剩下了两人,苗毅一脸微笑地审视着狼狈不堪的皇甫君媃。

    皇甫君媃则是一副眼冒怒火咬牙切齿的样子,恨声道:“牛有德,牛大统领,杀伐决断,一声令下,数千人头落地,我等乖乖束手待擒,真是好大的威风啊!”

    苗毅却笑问道:“勾结串联的供述写了没有?”

    皇甫君媃冷笑:“刀都架我脖子上了,我敢不写吗?牛有德,我今天算是看清了你是什么人,简直没一点人性,一点情分都不念!”

    “总比你让血妖杀我强吧?我至少没要你的命,这次咱们就算是恩怨两清了!”苗毅一脸淡笑上前,手摁她肩头,施法解除了她的法力封锁,随后储物镯亮出,“你的东西还给你,里面的东西一样没动你的,我够意思吧?”

    皇甫君媃一把夺回,迅速检查了一下,估计没少什么,才套回了手腕上,“闹出这么大的事,谁都瞒不住,我看你这次怎么死!”

    “不劳你操心!”苗毅伸手相请,“念在旧情上,你可以带上你商铺的伙计走了!”

    皇甫君媃:“这样就想打发我?我被封的商铺,我商铺被收缴的东西!”

    “商铺该解封的时候自然会解封,天街的客栈不会少你住的地方。至于收缴的东西,在事情还没有彻底查明之前,那都是赃物,暂时不能退回!”苗毅摇了摇头,见她要动怒的样子,干脆两手一背,直接威胁道:“趁我没反悔前赶紧带你的伙计走,迟了带走的可就是人头了,几千颗人头并未平息我心中的怒火,我不介意再杀一些!”

    换了以前皇甫君媃怕是还要说一声“你敢”,可是今天见识过人头乱飞的场面后,她丝毫不怀疑这疯子能干出这种事来,不敢拿下面人的小命冒险,只好恨声道:“今天你逼我下跪之辱,来日必当奉还!”说罢扭头就走。(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