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零八一章 青主

飞天 第一零八一章 青主

    田间的其他女人只是陆续回头朝这边看了看,依旧继续忙自己的。

    扛着锄头的男人,提着篮子的女人一步入小树林,高冠、天元便双双拱手行礼:“陛下,娘娘!”

    这一男一女的长相都不算出众,只是那股高高在上的气质却是再寻常的装扮都难以掩饰的。尤其是男的,睥睨间流露出的气势俨然视天地万物如蝼蚁,身边一切皆有视同过眼云烟的感觉。

    看似相貌寻常的一对男女,能被高冠和天元称为陛下和娘娘,除了天庭的龙凤至尊没有别人,正是天帝和天后,也就是青主和夏侯承宇。

    若不是认识他们的人,遇见了很难相信他们的真实身份,尤其是此情此景。

    目不斜视的青主直接从迅速两边让开的高冠和天元之间走过。

    倒是夏侯天后从两人之间经过时微微笑道:“高右使、天元侯来了。”

    “是!”两人再次拱手,以示尊敬。

    林子里摆着一张简单木板拼凑的桌凳,朴素的不能再朴素。

    青主卸了锄头,随手靠一旁的树上一放,回头坐在了木桌旁,目光审视着田间劳作的一群女人。

    高冠和天元不敢挡他视线,自觉站在了一旁的树下。

    夏侯天后放下篮子倒了茶水送到青主身边,“陛下!”

    茶是平常的粗茶,杯子也是寻常百姓家用的瓷杯。

    青主没有理会,而是起身负手慢慢前行,站在了高冠和天元的身边,盯着田间的那群绝色佳人,浑厚的声音语气淡淡道:“你们觉得这群平常锦衣玉食的女人出现在这里是否违和?”

    高冠偏头扫了田间地头一眼,回头静立。没吭声。

    天元偷偷看了夏侯天后一眼,笑道:“倒是一道绝美风景。”

    青主:“可朕怎么觉得越看越别扭?”

    放下茶杯的夏侯天后走到一旁笑道:“臣妾等也是想表明心意,愿和陛下同甘共苦!”

    天元心中嘀咕。什么同甘共苦,无非是想争宠而已。

    这个道理不用说出来。高冠心里也明白,至少他经常在天庭走动,比天元清楚的多。

    天帝后宫佳丽如云,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不少只是被天帝宠幸过一次,便从此晾在了一旁,大多数平常想见到天帝一面都难,碰上这个机会便一窝蜂跑了出来装模作样而已。平常一个个身子高贵着,谁会跑来干这种活,此时无非是想在天帝面前露个脸,期待天帝来了雅兴点去伺寝而已。

    更有甚者,被进献上来后,天帝碰都没碰过。

    其实高冠也挺可怜这些女人,放在其他地方都是男人争猎的佳丽,到了天庭却在一辈子守活寡。可却背负着使命,希望以身子讨的天帝的欢心,期待一旦得宠。能让家人跟着平步青云,更期待着能成为女人中的至尊。

    然而不管是世俗的皇宫,还是天庭。女人扎堆的地方是非多,后宫争宠一向是残酷无比的事情,不知道多少绝色佳丽香消玉殒。在这后宫没点家世背景的人,想出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难道长的漂亮就能出头?天帝会缺漂亮女人吗?夏侯天后长相一般为何能成为天后就是道理,可偏偏有些女人就是不知死活非要做那白日梦。

    夏侯天后既然开口了,高冠和天元自然就更不会多说什么。

    青主没继续这茬,目光远眺,“承宇。朕听说你娘家的商铺被下面一个大统领给抄了,可有此事?”

    夏侯天后瞥了眼天元。笑的有些牵强道:“好像是有这事。”

    青主冷哼一声,“是什么人如此大胆。连朕的面子也不给,竟敢连天后娘家的家业也抄!”

    高冠默然。天元却悄悄盯着青主的脸色,想看看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所谓伴君如伴虎不外如此,一旦会错了意可不是什么好事。

    夏侯天后心中一紧,连我都知道了,你耳目遍布天下,这么大的事你还能不知道是谁干的?忙道:“这事臣妾特意过问过,都是臣妾娘家下面的人狐假虎威,为此臣妾还狠狠训斥过,说抄的好,就是要让他们长长教训,免得以后干出什么无法无天的事来。”

    青主却似乎有些不依不饶:“高冠,去查查,看看是什么人如此大胆!”

    高冠拱手回道:“不用查,这个人陛下听说过。”

    青主:“区区一个小统领,朕听说过?莫非是哪个大家子弟?”

    高冠回:“上次百年考核时拿了头名,曾得陛下御口亲封的一节紫甲上将牛有德。”

    青主哦了声,“原来是他!这是以为有了朕的封赏就能无法无天连朕的天后也不放在眼里吗?高冠!”

    高冠立刻上前拱手:“臣在!”

    青主淡然道:“立刻命人去将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从严查办,给天后娘娘一个交代!”

    “是!”高冠领命。

    “慢着!”夏侯天后阻止一声,亦上前正对青主,求情道:“陛下息怒!错并非在那牛有德身上,臣妾认为反而是那些被查抄之人罪该万死,一群商户仗着有些背景竟敢公然和为陛下牧守一方的天街大统领作对,长此以往天威何在!臣妾为那牛有德求情,并恳请陛下严查那些不良商户!”

    高冠和天元悄悄看了眼天后。

    至于天后本人,看似风光无比,其中的心酸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必须时刻证明自己是站在天帝这一边,而不是站在夏侯家族那一边的。

    “既然是天后求情,那就待朝会后再说吧!”青主挥了挥手,夏侯天后会意,回头提了篮子离去,又去了田间地头。

    而青主又坐回了木板凳上,问:“高冠,考核的事怎么样了?”

    高冠和天元也走了过来,站在了下手左右,高冠回:“已经顺利进行。”

    天元的思路刚跟到考核的事情上,谁知青主突然又来了句,“天元,如果朕没记错的话,那个天元星就是以你名字命名的吧?”

    天元赶紧接话:“是!”

    青主:“听说你夫人在那坐镇,一直驻守在天街?”

    天元心中再次一紧,不知天意如何,可这事没办法瞒,恭敬回道:“是!那毕竟是臣得陛下隆恩的地方,不忍弃之不顾,遂让拙荆镇守。”

    青主随手端了桌上的茶盏,慢慢移到嘴边问道:“几千颗人头,数百家商户被抄,区区一个大统领哪来那么大的胆子?眼皮子底下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夫人为何不及时制止?”

    这怕是才是高冠招呼自己一起过来的原因!天元心中惊疑不定,脑中闪过刚才天后求情的画面,迅速一提长袍,当场跪了下来,“陛下明鉴!微臣有罪!牛有德之所以敢这样做,的确都是贱内在背后纵容!”

    有一点他很清楚,天帝的心意如何,只怕没人比身为枕边人的天后更明白,连天后都为牛有德求情…所以他才主动帮自己老婆把‘责任’揽在身上。

    抿了口茶水的青主放下茶盏,“有没有罪等到朝会后看大家的定义再说,起来吧!”

    “谢陛下!”天元爬了起来。

    谁知高冠又拱了拱手道:“陛下,监察这边正需能令出必行之人,臣请将那牛有德从天元侯那边调过来。”

    青主对他的态度显然较为宽容,露出难得笑意,淡淡一笑:“一个小小统领由朕开口不合适吧?那是天元夫人的麾下,这事你还是找天元商量吧。”

    高冠回头问:“侯爷意下如何?”

    天元拱了拱手,叹道:“高右使,并非本侯不给你面子,贱内之所以不惜代价也要对天街进行整顿,就是想一扫下面的腐朽之风,好不容易有个堪用的人手,你就给我要走,我答应,贱内也不会答应啊!”

    高冠闻言不再多说了。

    青主又是一笑:“想不到天元还是个惧内之人,朕可听说你外面的女人不少。”

    见天帝竟然有心调侃自己,天元立马知道自己赌对了,顺了天意,苦着脸道:“陛下,并非惧内,毕竟是结发之情。”

    “那不还是惧内!”青主呵呵摇头,挥手道:“好了!没事就退下吧。”

    “微臣告退!”天元拱手后退,退出了小树林方掠空而去。

    待他一走,青主又站了起来,负手漫步在林中,问:“那个拿了第一的牛有德的来历查清楚了没有?”

    高冠相随在后,道:“已经查明了!他的师傅说来陛下也认识。”

    “朕认识?”青主脚步一停,颇为诧异道:“什么人?”

    高冠回道:“火修罗!”

    青主咦了声,“火修罗当年不是被白老三打死了吗?怎么还会有弟子出现?”

    高冠道:“其实也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火修罗弟子,他只是机缘巧合之下得了火修罗的遗物,修为小成初出茅庐时才红莲境界的修为,便进了无相星的正气门,成了正气门的客卿,后又因天元夫人的灵宠走失到无相星被他找到了,助正气门在天街得了间商铺,才又去了天街帮正气门支撑起了正气杂货铺……”

    他将苗毅的来历详细陈诉后,最后总结道:“身世还算是清白的,可用!”

    负手而立的青主微微抬头上看,思索道:“火修罗当年也算是个横行霸道的人物,一身的功法不凡,奈何撞到了白老三的手中,怪不得此子能在考核中拿下第一,这就不足为怪了!”(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