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零八三章 火修罗弟子

飞天 第一零八三章 火修罗弟子

    守城宫后宫正厅内,高冠端坐在上,冷冷盯着碧月夫人的双眼,盯得下站的碧月夫人目光躲闪,不敢直视。

    两边各有数名高冠的手下面对面站成两排,孤零零站在中间的碧月夫人有种成了犯人的味道,浑身有发冷的感觉。

    缓了缓情绪后,碧月夫人终于壮着胆子说道:“我夫乃天庭七十二侯之一,高右使为何如此无礼!”

    高冠根本不理会她这说辞,淡然道:“说说吧!你坐镇的天街几千颗人头落地,三百多家商铺被封,前因后果,其中详情,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若有隐瞒,休怪高某刀下无情!”

    还当是什么事,原来就是问这个!吓的不轻的碧月夫人暗暗松了口气,自然是按照自己丈夫叮嘱的娓娓道来。

    至于骗天帝的后果虽然严重,可对到了一定地步的人来说,天帝不就是用来骗的么。

    事实上,上上下下的人都在骗天帝,都在跟天帝作对。当然,并不是说造反那种作对。

    天帝不让贪污受贿,上上下下的人照搞不误;天帝不让拉帮结伙,大家背地里照样搞,不然怎么往上爬;天帝不让巧取豪夺,实际上这样的事情根本免不了,不这样弄权贵们怎么发财?

    到了天帝那个位置,凌驾天下人之上,也就是摆在那给天下人骗的,就算是普通的凡夫俗子,哪个没骂过该死的老天爷,天帝又能怎样?

    反而,真要什么都一五一十说出来了。只怕天庭的权贵一个活人都没有了,也就不存在各方权贵势力。有些事情天帝也是心知肚明的。

    再说了,自己丈夫都在天帝面前把话给说了。自己真要说了实话的话,那才真是完蛋。

    她这里是问不出什么花样的,打死也不会说真话。

    苗毅那边尽管知道碧月夫人有猫腻,可还是照着碧月夫人的安排说了,没办法不从,能跳过眼前的碧月夫人,还能跳过上面的曹万祥不成?何况再上面还有个天元侯爷,毕竟以后还是在人家的手下混。

    伏青、鹰无敌、慕容星华和徐堂然也在事前就得到了苗毅的招呼,也不让他们说什么谎。担什么责任,就实话实说。

    慕容星华实话实说也说不出什么名堂,知道的本来就少,鸭子上架硬赶着执行的。

    伏青和鹰无敌有些东西自然是不会说的,能说的只能是有关这次事情的共同经过。

    徐堂然也不会说对自己不利的东西。

    总之按照事实真相来,就等于是把责任都推到了苗毅身上。

    而苗毅则把责任往碧月夫人身上推,说是事先和碧月夫人商量过的,得到了碧月夫人的默许。

    高冠暂时就落脚在了守城宫,日夜查看下面呈上的口供。

    从总镇到下面的统领暂时都被隔离看管了起来。审问也从这三级扩展到了下面的副统领和偏将,再蔓延到其他的天兵天将,天街的商铺掌柜也免不了有些人接受调查。

    那些商铺掌柜自然是实话实话,至于下面的天兵天将只是奉命行事。哪里知道其中的猫腻。

    天街被控制的头头脑脑们足足被控制了十多天没和外界接触。

    而天街则免不了谣言四起,什么牛大统领要倒霉了之类的。

    对此云知秋很忧虑,一天到晚在打听消息。欧阳姐妹和妖若仙等人已经被她先一步转到了无相星去藏身。

    半个月后,将所有情况收集的差不多了后。高冠一声令下,又还了碧月夫人和苗毅等人自由。

    此时天元侯爷也火速赶到了天元星守城宫。一接到二总管兰香的禀报后,他就立马朝这里赶了。

    见到碧月夫人终于从小院里放了出来,背个手徘徊在外的天元侯爷立刻迎了上去,握了碧月夫人的双手问道:“夫人,你没事吧?”

    碧月夫人知道他话中的深意,是在问自己有没有乱说,摇头道:“没事!就是问了些有关这次天街的事情。”

    天元侯爷松了口气,担心这女人失言,暗中又传音问了句,“高冠没对你上什么手段吧?”

    碧月夫人想了想,“就是一开始来看着挺吓人的,差点没把老娘的尿都给吓出来,搞的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要杀我,不过后面还好,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可怕。”

    天元倒是奇怪了一声,“看来高冠也没把事情做的太过,我还担心你会受什么皮肉之苦。”

    转瞬又咳嗽一声,笑着正常说话:“我来后想跟高冠见面,高冠一直拒而不见,想必如今能见了。走!你我夫妇当一尽地主之谊!”说罢两人联袂而去。

    走到高冠暂时落脚的那间院子时,恰好撞见板着一张冷脸的高冠领着一群手下从院子里大步而出。

    天元当即拱手笑道:“高右使,总算见到你的面了。”

    高冠微微点头,“侯爷有事?”

    天元呵呵道:“高兄既然来了这里,我夫妇当然要一尽地主之谊!”

    “地主之谊就免了,我还要去找牛有德当面核实供词!”高冠淡淡一句,一点情面都没给,带着人直接扬长而去。

    看着消失的人群,碧月夫人嘀咕了一句,“这人怎么这样?”

    天元冷哼一声,“青主的心腹走狗嘛,人家想做孤臣自然要有个做孤臣的样子!不过这种人的下场往往很惨,生死都在主子的一念之间,一旦有事,人都得罪光了,到时候连个帮他说话的都没有,反倒是人人要踩上一脚。”

    碧月不关心这个,倒是担忧另一件事情,“他还要跑到牛有德那去干嘛?牛有德那边不会出什么漏子吧?”

    天元摇头:“多虑了!就凭他知道借势大开杀戒,就应该知道出卖你的后果。前途未卜之下。一旦换了人来做天元星总镇,他那位置未必能保住。不是你我挡着,这天街大统领的位置轮得到他来坐?只要他没把握把你我同时掀翻。就不敢乱说,否则我们不放人,他也走不了,以后还得面对我们,何况掀翻我们对他也没任何好处。他在天庭没什么人脉,暂避在你我的羽翼之下才是最佳选择,凭他如今的修为还不到出头的时候,更高的位置还轮不到他,他不会没有这点自知之明。不过话又说回来。此事之后他就绑在了我们的船上,跟着我们一起糊弄了上面,不做我们的人也不行,可放心使用!”

    碧月夫人妩媚地白他一眼,“就你们这些朝堂上的人心眼多。”

    东城区统领府,高冠等人又是直闯而来,直奔苗毅官邸。

    见到高冠率人前来,苗毅有点懵,这才刚得自由。气得没喘过来,怎么又来了?

    尤其是高冠带人亲来,给苗毅的压力不小,担心会不会是上了碧月夫人那边的当。这是来抓自己来了。

    可想想又觉得不对,碧月夫人那边也没什么当好上的,自己可是把责任往碧月夫人头上推了。

    他现在发现之前自己准备跑路的计划对上这些人压根没用。这帮进出任何地方都不打招呼的家伙,要找你就直接找到你。要抓你就直接抓你,压根不给你任何的反应时间。天庭的游戏规则不在这些人的遵循范围之内,搞毛啊!现在就算想往井里面跳钻地道也晚了。

    这事想想都后脊背冒冷汗,发现自己对天庭的事情知道的还是不多,有点后悔没听云知秋的话,办事太冲动了。

    现在想多了也没用,苗毅赶紧上前相迎,拱手拜见:“卑职见过高右使!”

    高冠没任何反应,一贯的风格,只管向前开路,逼得苗毅退开到了一旁。不过倒是抬了一下手,一群手下立刻停在了院子里,没有再继续往里跟,迅速左右站了两排。

    苗毅前后回头看看,赶紧跟在高冠身后去了里面。

    一入正堂,高冠挥手一抖披风,转身坐在了平常只有苗毅坐的主位上。

    他往那一坐,整个堂内的气氛都变了,变得极为压抑。

    而苗毅只好下站,用眼光示意有些慌乱的宝莲赶紧上茶。

    宝莲刚端了茶来,高冠淡然道:“不用了!本使查案不见不相干的人,你退下!”

    宝莲哪敢多话,看了苗毅一眼,见苗毅没意见,立刻退下了。

    等了一会儿,见高冠只是冷眼不断上下打量自己,苗毅硬着头皮拱手道:“不知高右使还有何事询问,只要卑职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高冠道:“本案要结案了,你看看还有什么要辩解的地方。此案因七情商铺等十六家商铺的掌柜向你送礼,欲要索取天街统领的位置而起,本使可有说错?”

    这都是自己老实交代过的,苗毅回道:“是!”

    高冠:“而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你们所供述的事情都是你向天元星总镇碧月献计,最后由碧月拍板后的结果,可是这样?”

    苗毅纳闷了,我的招供中有说是我向碧月夫人献计吗?我好像是说这都是碧月夫人的意思吧,这不是故意歪曲吗?

    他再次拱手强调:“卑职都是遵总镇大人的计划行事。”

    高冠反问道:“你以为我们不了解碧月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有人唆使,碧月敢拍板干这样的事情?你以为我们如此好糊弄?由得你们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还要我们来查干什么?”

    这种事苗毅不得不再次强调:“卑职所做一切真的都是遵总镇大人的法旨行事。”

    高冠根本不接这茬,问:“牛有德,可愿来天庭监察右部我麾下任职?”

    “……”苗毅思路有点跟不上他的趟,不是查案么,怎么跳这来了。

    他还正琢磨着该怎么回话,高冠已经抬手在桌上放下了两只星铃,“等你愿意来的时候,可直接跟我联系。”手又指了指两只星铃。

    苗毅无语,不过人家看得起,他也不好驳人家的面子,上前在两只星铃上打下了自己的法印。

    高冠随手拿了一只,在手上施法摇晃,见另一只有回应后,方收了手上的,翻手又取了一只玉碟随手一抛,飘了过去。

    苗毅接到手中一脸疑惑,高冠已经出声道:“这是本右使查明的有关你的身世背景,你看可有误?”

    连老子的身世背景你都查出来了?苗毅心想这怎么可能,赶紧施法查看其中内容。

    然而光一开头他就看不懂了,心里嘀咕,火修罗?火修罗是谁?老子什么时候成了火修罗的弟子。

    再看看后面的内容,倒是暗暗心惊不已,从自己成为正气门的客卿,到后面自己明面上干过的事情都一一在例。不过细看看,都是对自己无伤大雅的事情,真正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上面也不可能有。

    最让他嘀咕的还是火修罗,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师傅是谁,怎么这位就知道了?忍不住抱着玉碟试问一声:“高右使怎么知道卑职是火修罗的隔代弟子?”

    “从你出手上看出来的。”高冠只有这么一句简单交代,转而便问:“你的情况,本使所查可有误?”

    苗毅有点支支吾吾,琢磨着这位不会是在试探自己吧?

    谁知高冠却不容他多想,一语敲定道:“不说话就说明本使所查无误,若是以后被我知道你口出反悔,休怪本使不客气!”五指一张,唰一声,玉碟回到了他的手上,起身从座位上拖离了披风便走。

    苗毅哑口无言,这算什么?这岂不成了强行把老子定性为火修罗的弟子?关键他妈的老子连火修罗究竟是哪根葱都不知道!(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