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零八七章 再回小世界

飞天 第一零八七章 再回小世界

    简直是莫名其妙,这也能牵扯上!

    可见鬼的是,玉灵真人的话还真能佐证高冠的话,更能证明他苗毅是火修罗的隔代弟子。

    不问还好,越问越糊涂,不过苗毅还是想验证一下,问道:“不知火修罗修炼的是何功法?”

    玉灵真人摇头:“这如何知道,通常除了门派中人因为人多嘴杂外,一般人谁会轻易吐露自己修炼的是什么功法,就像我至今不知道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一样。火修罗当年是个独来独往的人物,不愿受六大至尊的约束,只是不知为何惹到了白主的头上,被白主一路追杀至此。其实在此之前的白主还名声不显,正是杀了火修罗之后才名声大噪。”

    苗毅小汗一把,还是白主名声不显时发生的事情,那得多久以前的事情。

    随即又听玉灵真人呵呵笑道:“若你真是火修罗的隔代弟子,说起来白主还是你的杀师仇人,你得了火修罗的福泽,倒是有义务为火修罗报仇!”

    知道他在开玩笑,苗毅亦呵呵笑道:“也用不着我报仇了,听说白主不是已经被青主和佛主除掉了吗?”

    玉灵真人闻言倒是犹豫了一会儿,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苗毅见此忍不住稀奇一声,“真人,为何∈⌒,w@ww.吞吞吐吐?”

    玉灵真人突然低声道:“我和大燕国国师金光法师颇有几分交情,一次前去拜访对弈之时谈天说地,偶然听他提及白主之事。好像白主并未死,而是被镇压在了灵山的镇妖塔下。”

    灵山苗毅不陌生。修行中人谁不知道灵山,乃是极乐世界佛主的修行之地。大燕国苗毅也是知道的。他初来无相星时也大燕国的人打过交道,正气门就在大燕国境内,只是这所谓的金光法师是何人,倒是不曾听说,听法号和雄威手下的左使金光同名。

    不由惊奇道:“白主没死?我听说佛主和青主可是相当忌惮白主,两人岂会放任这种人活着?这金光法师是什么人,其言可信?”

    玉灵真人伸手相请,两人踩着一地竹叶,继续向山林中走去。边走边说道:“是真是假我也不能肯定,不过金光正是来自灵山的佛徒,据他所言,不但白主未死,妖主也未死,而那镇妖塔正是为镇压妖主所打造,只是后来顺带把白主一起给镇压了。”

    苗毅闻言越发惊奇了,“留下一个白主已是后患,佛主和青主岂会再把妖主给留下?”

    玉灵真人摇头:“这我就不得而知了。估计其中的隐情金光法师是知道的,只是他不愿说,我也不好多问。”

    苗毅微微颔首,毕竟事情牵涉到佛主。金光法师不愿多提也能理解,“我听说佛主、青主、白主和妖主原本的关系不错,后来白主和妖主想要独霸天下。佛主和青主才不得不联手将二人除之。如果白主和妖主未死,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也许佛主和青主念着当年的交情。”

    徐徐背手身后的玉灵真人叹道:“这个谁说的清楚,佛主、青主和白主原本是结拜兄弟。念旧情倒是可能,和妖主似乎没什么太大交情。其实最早根本就没有什么四大至尊,佛主、青主和白主联手铲除六大至尊后,本来天下就是他们三个的天下,听说妖主后来是白主拉出来的,这才有了四大至尊,也有人说这才是四人出现恩怨的开始,反正各种传言,不是经历过当年事情的人,谁说的清楚。”

    回头又一笑:“往事久矣,就算白主还活着又如何,难不成大统领还真的想给火修罗报仇不成?”

    苗毅呵呵一声,“若我真是火修罗的隔代弟子,顶多也是给他多烧几柱香,连他当年鼎盛时都不是白主的对手,我算哪根葱,哪有资格跑去凑那热闹,怕是这辈子连接近那镇妖塔的机会都没有。”

    两人一路谈笑,跟在后面的宝莲则一路垂首默默。

    也因玉灵老道把事给捅破了,答应了在此小住几天的苗毅也觉得再让宝莲伺候有点尴尬,不如分开平复一下,于是放了宝莲的假。

    玉灵真人也理解,派了苗毅的老熟人来伺候,宝宁和宝信,依然暂住在这片竹林小院。

    次日,苗毅提了酒去灵草园看望德食道长,也就是掌管灵草园的斗鸡眼,当年苗毅初来时可是经常和斗鸡眼混在一起,既然来了自然要看望。

    不想却在斗鸡眼的窝里看到了另一个邋遢道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开铺有功的德明道长,也就是玉灵真人的儿子,宝莲的父亲,正气杂货铺最早的一任掌柜,后勾结皇甫君媃意图架空掌门被贬到了这里。

    欺师灭祖这类事情在门派中是大忌,苗毅知道德明这辈子怕是无法翻身了,但是没想到多年不见竟然落魄成了这样,一身脏兮兮、头发散乱的酒鬼,哪还有点当年那意气风发的德明掌柜的样子,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斗鸡眼倒是有点高兴,他早知道苗毅来了,只是两人的身份已经有些不对等,他也不便找上门去,何况也不知道人家还会不会把自己给放在眼里,没想到苗毅并未因为变得位高权重而狗眼看人低,还惦记着他,还知道来找他喝酒。

    这酒斗鸡眼自然是喝得万分开心,过去的恩恩怨怨不提了,三人围了一桌痛饮。

    酒酣耳热,斗鸡眼指着苗毅数落其当年种植灵草的时候有多笨,之后又唏嘘感叹,没想到一眨眼苗毅已经成了统领天街的大统领,从一无名小卒变成了位高权重之人,而他依然在此刨土。

    可见其心虽静,但一生籍籍无名在此也颇有不甘。

    三人一直喝到明月高上,苗毅方起身告辞。

    临出门前。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喊道:“牛有德!”

    苗毅回头一看,只见邋遢脏乱醉醺醺的德明突然眼神变得清明地看着他。“宝莲和你的事,我已经听我爹说过了。对宝莲好一点!”

    苗毅有些哭笑不得,玉灵老道都说什么了?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冲着自己和正气门的交情也不会亏待宝莲,扭头带着一身酒气出了门而去。

    受着正气门的热情招待,在正气门小住了几天,苗毅便告辞了,没有带上宝莲,也不便带宝莲回小世界,让宝莲留在了正气门。约好了等他出游回来再带上她一起回天街……

    仙国辰路玉都峰,正在塔楼代行君使大权的秦薇薇端坐在长案后拿着一块下面上报的玉碟查看,如画眉眼间颇有几分威仪,所谓居移气、养移体,久居高位气质上免不了有所变化。

    在玉碟上做出批复后,秦薇薇随手递出,“送去大总管看看,可有什么不妥。”

    “是!”绿柳刚将玉碟接到手,秦薇薇又是眉头一皱。旋即目露喜色,翻手拿出了一只星铃。

    正是苗毅的来讯:玉湖东南出口,简素楼船一只,苗毅在此。恭候爱妾大驾!

    秦薇薇惊喜地站了起来,苗毅之前压根没跟她打任何招呼,真可谓是给了她一个天大的惊喜。立刻回复:马上就来!

    收了星铃一脸春光灿烂道:“大人回来了!绿柳请大总管速来见我!”

    红棉、绿柳亦是满脸惊喜,那位姑爷也太不像话了。扔下小姐这么多年,还以为忘了小姐呢。绿柳自然是快速离去。

    不一会儿。杨庆急匆匆赶到,不过一进门脚步又慢了下来,拱手道:“杨庆见过代掌!”

    “爹!苗毅回来了,正在玉湖等我,这里交给你看管了。”秦薇薇急忙忙撂下话就要走。

    杨庆眉头一皱:“慌慌乱乱成何体统,你现在可是代掌君使大权,让人看了笑话何来威严?”

    秦薇薇脸色稍僵,可还是有些迫不及待道:“爹!我先走了,待会儿苗毅等急了。”

    杨庆顿时无奈,不过还是伸手阻拦道:“薇薇!大人既然不愿直接露面,也许是不想暴露,你先换身衣服乔装打扮下,这样出去太惹眼了,我再找人掩护下,最好不要让人知道你下山了。”

    听他这么一说,秦薇薇发现自己的确有些乱了分寸,还是杨庆考虑的周到,只好照办。

    玉湖东南出水口的一只简素楼船飘荡在碧波之上,不像其他花船装饰的显眼,苗毅凭栏负手眺望都城景致时突然察觉到法力波动,霍然回头看去。

    哗啦啦!几道人影破水而出,杨庆、秦薇薇、红棉和绿柳一起落在了船楼上。

    苗毅呵呵一笑,秦薇薇眸中绽放异彩,直接闪身而来,乳燕投怀送抱,相拥在了一起,抱住了就不想松开。

    “大人!”微微一笑的杨庆走来行礼。

    虽然他如今在玉都峰的权位比苗毅这个行走还高,但还不至于不知轻重无礼。

    “老爷!”红棉、柳绿亦脸带几分羞涩上前行礼。

    苗毅轻轻拍了拍秦薇薇后背,放开了她,笑道:“大总管一向可好!”

    “劳大人惦记,多年不见,大人风采依旧!”杨庆拱了拱手,目光看了看四周,又问:“不知君使可在?”

    “君使不在,正闭关修炼中。我此来准备带薇薇顺河而下,一路游山玩水,玉都峰的事怕是要请大总管代劳。”苗毅手揽着秦薇薇的腰肢道。

    “这…”杨庆有些为难道:“君使不在,代掌也不在的话…”

    “爹!”秦薇薇跺了下脚,有点不愿意了,她容易么,才新婚不久自己男人就不见了,好不容易自己男人回来了,还要带自己单独去游山玩水,多美的事,自己义父却不肯,她如何能答应。

    见到女儿那幽怨的眼神,杨庆心中苦笑一声,果然是女大不中留,拱手道:“薇薇,伺候好大人!卑职告退!”

    “杨总管留步!”苗毅喊了声,交代道:“回去后请赵非夫妇、司空无畏夫妇,还有古三正、谭烙、叶心,请他们到顺此河的入海口等我,此事保密!”

    “卑职立马安排!”杨庆拱手领命,转身而去,又跳入了湖中消失。

    ps:月票双倍开始了,蹲下,坐地,一躺,打个滚吧,满地打滚求月票!……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