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零八八章 纵情声色

飞天 第一零八八章 纵情声色

    没了杨庆打扰,苗毅回手就是一挑秦薇薇那粉嫩下巴,笑眯眯看着。

    秦薇薇瞬间娇羞欲滴,明眸有几分躲闪,长长的睫毛颤巍巍,在苗毅逼视下,螓首无处置放。

    也就和苗毅新婚期间有过夫妻之实,对男女之情还有些羞赧,不太适应如此光天化日之下如此,何况红棉、绿柳就在边上看着。

    当即后退一步,娇羞道:“老爷,容妾身换身衣裳。”

    苗毅看看她身上的衣服,还是男儿打扮,明显是刚易容出来的,当即挥了挥手,“去吧!”

    秦薇薇当即走向一旁舷梯,红棉、绿柳笑吟吟跟着下去了,三人一起去了下面的房间。

    没多久,再上来时,秦薇薇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白衣长裙打扮,容光焕发,肌白如雪,乌丝挽成了云鬓,正儿八经地半蹲行礼拜见:“妾身见过老爷。”

    苗毅挠了挠头,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听到这女人自称妾身总感觉有些怪怪的,伸手牵了她手,一起走到船边凭栏眺望玉湖风光和都城繁华,轻叹了声,“这些年委屈你了!”

    “不委屈!”秦薇薇甜腻腻看他一眼,尝试着把身子慢慢靠进了他的怀里,螓首歪倒在他肩头,苗毅顺手搂了她的腰肢,她顿时一脸∮,w◇ww.幸福,一颗心总算感觉踏实了下来。

    两人迎风赏景。

    红棉、绿柳则在忙碌,在那摆弄着果盘和酒水,放一张长案上抬到了两人身旁。又放了一张精致双人躺椅在两人身后。

    “老爷,夫人。婢子下去驾船。”两人知道这两位久别胜新婚,现在不是打扰的时候。

    而两人刚才在秦薇薇换衣服前也把整艘船检查了一下。知道船上没其他人,连个船夫也没有,也不知道苗毅哪弄来的船,那自然只能是她们两个驾船。不过凭她们如今的法力,也不需摇橹,只需稍微施法,自然能乘风破浪。

    苗毅挥手指了指玉湖泄口,“顺河而下!”

    “是!”二女应声离去。

    此时的秦薇薇可谓是无限温柔,请了苗毅落座。自己在那斟茶倒水亲自奉上。

    欣赏着淑女曲线,苗毅接到手将茶盏放一旁,又信手一挥,法力一扫,船舷周边的卷帘立刻哗啦落下,又牵了她的手将其放躺在了躺椅上。

    轻轻拔下她的发簪,苗毅笑道:“这些年欠你的鱼水之欢,这次补回来好不好?”

    这还能补回来?银牙咬唇的秦薇薇从不知怎么拒绝他,轻轻“嗯”了声。

    胸脯起伏。脸红,心跳加速,她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出什么事,眼睁睁看着苗毅一口吻在了自己的唇上。紧张颤抖中,感觉到了一只手正在解开自己的衣裳。

    很快,一个娇滴滴的端庄美人便衣衫半挂春色撩人。肌雪莹露,怒挺的雪峰蹂躏中化作绕指柔。羞死个人……

    船楼上传来了熟悉又古怪的声音,躲在船楼下施法驾船的红棉、绿柳相视脸红。不用想也知道上面在发生什么事。

    脸红红的绿柳转身准备沐浴的热水去了。

    船出玉湖,进了河道,一路随波逐流,二人只需施法稍微控制方向便可。

    待到船楼上古怪的声音停歇了好一阵后,上面方传来秦薇薇略带羞涩的声音,“红棉、绿柳!”

    二女知道接下来该干什么,立刻将热水送了上去……

    一路好山好水好风光,河道两旁时而宽阔,时而险峰峭壁耸峙。河水时而缓缓平静,时而波涛激流。楼船从容破浪,晨曦破雾,一对璧人船上互拥搂抱,指点山河,相携恩爱,两岸悬崖峭壁上的苍松值得称道,真正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秦薇薇的柔情似水,对苗毅来说,真是难得的愉悦,这种小鸟依人的感觉是云知秋身上没有的。

    调侃起秦薇薇当年冷冰冰的样子,佳人含羞,拥着他默默回味。

    心情舒爽之下的苗毅亦不负难得的轻松好时光,一时不免纵情声色,以解秦薇薇多年的相思之苦,只是苦了不断跑上跑下送热水的红棉、绿柳,多的时候一天送了五六趟,靡靡之音更是不绝于耳,让人受不了。

    只是红棉、绿柳难以想象,平常淑女斯文的小姐怎么能发出如此不堪入耳的声音,开始还知道收敛,渐渐肆无忌惮。

    在一个满天繁星的夜晚,秦薇薇神神秘秘牵了苗毅的手走到楼下。

    “干什么?”苗毅有点奇怪。

    走廊中,秦薇薇没有回答,只是在一扇房门前停下,开了门,直接将苗毅推了进去,然后顺手关上了门。

    入内的苗毅一愣,只见洗漱一新的红棉正极为忐忑地坐在榻边,脸红的快滴出血来。

    瞬间,苗毅明白了秦薇薇的意思。

    没什么好客气,本就是陪房丫头,自己不用,别人也不能碰,世道如此,何必苦了人家,苗毅当夜就留宿在了红棉的屋里。

    次日自然是绿柳承欢,一连两日,将二女逐一收房。二女也终于明白了小姐为什么会发出那奇奇怪怪的声音。

    事后,苗毅的赏赐是一人给了一百万颗仙元丹。

    真正做了女人尝了女人滋味的红棉、绿柳,一连几天脸上的羞涩都难以散去,不时看向苗毅的眼神有点粘,让秦薇薇好一阵调侃,把二人给羞的不行。

    江河之上,苗毅在一主二仆之间来回,肆意妄为,没了云知秋的约束真是好不痛快,这真正是他的欢快时光。

    不疾不徐,船行了一个多月后,终于抵达了河流的出海口。

    红棉、绿柳站在船头迎客,隐藏在出海口的人见到二人已然明白正主到了,纷纷掠空飞来。落在了船头。

    赵非、邬梦兰、司空无畏、陶青离、古三正、谭烙、叶心,一帮昔日旧友到齐。船楼上的秦薇薇卷起竹帘露面,众人立刻齐齐行礼道:“参见代掌!”

    对他们来说。如今的秦薇薇身份已经非同小可,不是他们平常想见就能见到的,也唯独只有陶青离在每年岁缴时能见上一面。

    秦薇薇身上的气势也出来了,居高临下,很自然地轻轻抬手道:“不必多礼!”

    苗毅很快从她身后出现,凭栏笑道:“早已准备了酒水恭候诸位,还不快快上来。”

    诸人先是一怔,因为杨庆办事严密,事先未透露是让他们来见苗毅。

    很快。几人又是相视一笑,这位老兄可谓是一路勇猛精进,名震天下,结果娶了个老婆娶坏事了,直接被老婆夺权了,连小妾都混的比他好,于是销声匿迹多年,不知躲哪去了,想不到在这里见到了。

    如果仅仅是秦薇薇在。他们还有些紧张,苗毅一出现,立刻就放松了下来,毕竟秦薇薇权势再高在苗毅面前也是苗毅的小妾。这里还是苗毅说的算,加之又是多年的老朋友,当即一个个闪到了船楼上。

    坐席已经摆好。苗毅和秦薇薇居上并排而坐,其他老友分坐两旁。一时间谈笑风生举杯不断。

    秦薇薇只陪在苗毅边上一声不吭,不曾开口。知道自己一旦说话,这些人会不自在,这个时候是苗毅的主场,她只愿静静陪在苗毅身边就满足了,只微笑听着大家的说笑,不时提壶给苗毅杯子里斟酒,她这人对权势其实不感兴趣。

    其他人心里也在暗暗感叹秦薇薇,这一嫁给苗毅,也算是飞上枝头成了金凤凰了。

    海风送爽,船出江河,行驶在了碧波大海上,一路沿着离海岸线不远的地方前行时,苗毅举杯向谭烙和叶心,笑问道:“你们两个怎么样了?”

    赵非摇头,司空无畏嘿嘿一笑,古三正默然喝酒,多年了他依然是脸上永远看不到任何表情的样子。

    叶心有些尴尬。

    当着苗毅的面也没必要遮遮掩掩,大家都知道的事,谭烙苦笑道:“还能怎么样?一直在偷偷摸摸不敢见人,真不是滋味,本来还想请你帮忙来着,谁知你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这次既然见上了,你可不能撒手不管啊!兄弟的终身可就全在你身上了。”

    “好说!这事杨庆去办最合适。”苗毅呵呵一笑,回头对陪坐的秦薇薇道:“回头你和杨总管说一声,让他把驭兽门和玉女宗的掌门叫来撮合一下,这事两派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如今这事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大事,两派不敢不给面子,否则两派的弟子在辰路难以立足。

    “好!”秦薇薇笑着应下。

    “看来要喝你们两个的喜酒了!”司空无畏手在桌上一拍,哈哈大笑。

    谭烙和叶心相视一眼,眼中有喜色,只要玉都峰出面这事非成不可,双双站起拱手朝上谢过。

    楼船海上乘风破浪,远处海岸山峦重重,浪涛浪声中,诸人推杯换盏笑声不断,不说什么旧友重逢,至少苗毅带着小妾在此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前途的保障,自然高兴,因为这小妾看起来很听苗毅的话,以后想必不会为难他们。

    苗毅脸有笑容,心中却是叹息一声,刚才这伙人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一个个仍是红莲境界,较多年前修为没前进多少,一时也派不上大用场,否则当可助自己一臂之力。

    他现在也不便送大家仙元丹助大家快速提高修为,不到时候,容易走漏风声。

    一夜到天明,苗毅等要继续乘船南下游玩,相聚一场的赵非等人告辞,又一个个掠空而去,苗毅站在船头相送。

    目送一干人远去后,苗毅回头朝秦薇薇招手,秦薇薇立刻挥袖一扫,施法将躺椅卷了过来放在船头。

    “告诉红棉、绿柳,我要回一趟老家长丰城。”苗毅躺下说了声。

    去长丰城是假,想去万丈红尘看看是真,他想知道自己如今能不能进万丈红尘,那块巨石上的飞天女子画像,还有那张巨型古琴,不知是不是藏了什么玄虚,反正之前的经验告诉他,有那飞天女子画像的地方就有古怪。

    ps:再躺下满地滚一下,求月票!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