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零八九章 玩大了

飞天 第一零八九章 玩大了

    吩咐了红棉、绿柳后,秦薇薇回来,见没外人,嘴角竟然勾出一抹俏皮笑意。

    只见她拔掉了发簪,扭头甩开了如瀑长发迎风飘舞,放宽了束腰的丝绦,褪下了鞋袜,赤着晶莹玉润的双足踩在甲板上,迎风飘飘走来,宛若仙女一般,坐在了苗毅身旁躺下,往他怀里一挤,这就是除掉发簪的好处。

    苗毅半拥着她,目光却是看着天上的云朵若有所思,还在想万丈红尘里的事。

    见他走神,秦薇薇抓了一小撮自己的头发,用发梢挠他的鼻孔。

    苗毅笑了笑,伸手向下一捞,直接将她裙子下的大腿拉了上来,逮住她的脚底板一阵挠。

    “噗噗…”秦薇薇立刻笑得不行了,拼命想缩回腿来,却哪是苗毅修为的对手,根本逃不掉,真的痒到不行了,身子乱翻腾着哀求:“妾身知错了,老爷饶命!”

    苗毅倒是住手了,不过却掀着她的脚掌好奇道:“挺保守的一个女人,平常穿衣连脖子都不愿往外多露,今天怎么敢穿得如此随便,还敢光着脚到处乱跑,不怕被别人看到?”

    银牙刮了刮樱唇,有点不好意思地低声道:“没外人…妾身是不是太轻浮了?”

    实在是两人最近太熟悉了,她身子已经彻底∵,w⊙ww.被苗毅给研究了个透,已经过了女人面对男人的害羞那一关,天高海阔心情舒爽,忍不住想任性放纵一回。

    “轻浮给我一个人看就好,敢让别的男人看到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笑答一声的苗毅又逮住她脚掌一阵乱挠。

    “啊…饶命…妾身不敢了!”尖叫连连的秦薇薇被折腾得叫的好不凄惨。

    惊得红棉、绿柳都忍不住跑出来一看,瞅到这打闹的情形。二女抿嘴一笑,这是好事。不能打扰,又退下了。

    差点痒痒到断气的秦薇薇气喘吁吁停下后,翻身趴在了苗毅的身上,海风拂动的发丝在苗毅脸上刮来刮去,苗毅闭眼享受着她丝发中的幽香。

    “若是能一辈子这样什么都不干多好。”一脸幸福同样在闭眼享受的秦薇薇呢喃一声,白皙莹润的脚丫子在轻轻勾动,风从脚丫子中间吹过的感觉爽爽的。

    “呵呵!”苗毅笑了笑,心想我倒也这么指望,可是可能么?

    什么都不干。小世界的穆凡君等人能答应吗?风北尘和姬欢等人能放过自己?阎修等一帮手下怎么办?躲到大世界也不行,一旦什么都不干,自己得罪的那些人岂能放过自己,天街杀了那么多人,考核时杀了那么多人,没了权势一大堆人找自己的麻烦。

    除非把知道大世界和小世界事情的星宿海诸人给杀光,然后再回到小世界把六圣干掉自己为王,也许能清闲一下。可是那样也没用,除非小世界没有修士。否则迟早有人为了出头要找自己麻烦,然后自己又得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干点什么,譬如编织一张网监控整个天下,绕了一圈等于又绕回来了。还是得继续。

    走上了这条路就没有回头路!

    正抚摸着秦薇薇屁股享受手感的苗毅突然睁眼看了看前方,道:“有船过来了。”

    “啊!”回头看了眼的秦薇薇一声惊呼,的双足躲都没地方躲。给苗毅看看还行,她的脸皮不足以支撑她光着双脚给别的男人看。有些传统思想是根深蒂固的,赶紧闪身而去。躲进了船舱里。

    擦身而过的是一艘商船,船上的人探头看着这边。突然一声响哨,商船调头,很快又追了上来,船舷下冒出一排人,甩着钩绳,咄咄声中钩住了这边的船舷。

    有人持弓引箭,瞄向了躺在船头的苗毅。

    感情是假冒商船的海盗!这一幕让苗毅想起了自己初出茅庐时在海上的遭殃。

    嗖!响箭射来,却陡然停在了苗毅身前难以寸进分毫。

    射箭之人愕然,苗毅冷冷瞥了眼,信手一挥,浮空的利箭倒射而回。

    轰!整艘商船在强力挤压下,当场炸成了碎末,在海面飘落一片,血水一阵雨点般打落海面,点点染红。

    一挥手能山崩地裂的修为,岂是一些凡夫俗子能挡的,瞬间不留活口。

    出来看了看的红棉、绿柳一声没吭又回去了,一群海盗死了是好事,等于救了更多人。

    重新出来的秦薇薇已经重新盘好了头发,穿好了鞋袜,又恢复了端庄淑女模样,苗毅看了好笑,这女人压根就不是能放纵的人……

    一直在海上飘着也没意思,随后的行程红棉绿柳加快了速度。

    待到重新进入江河,又入山川河道之际,两边似曾相识的山景让他想起了当年和老白乘舟而下的情形,恍如昨天,那时经由的河道正是这条,几处地形独特的山势就是证明,屹立千年不朽。

    四人在半途的山林中下了船,至于楼船已经完成了它游山玩水的使命,任其顺流而回,谁捡到了算谁的。

    秦薇薇和红棉、绿柳已经改成了男装打扮,一起飞跃山林,降落在了长丰城外方徒步走入了城内。

    城内的建筑多了许多,多到对苗毅来说有些面目全非,自然是因为人口增长的原因,长丰城已经变得让他找不到了任何当年的印记,熟人就更不可能碰到。

    游荡在街头的苗毅发现了一个问题,小世界的信徒活得太安逸了,从来都没有战争威胁,人口几乎是一直呈缓慢增长的状态。不像大世界世俗不是修士控制,而是世俗君主制,王侯霸业人人图之,战争之下人口始终在此消彼长,维持着一个平衡。

    苗毅怀疑,照此下去。小世界信徒的人口终有一天会令小世界无法承受,这让他站在了一个更高的层次开始思索大世界和小世界之间的优劣问题。

    在城中到处逛了逛。夜幕之际,找了间客栈要了房间。把秦薇薇三人安置下来后,苗毅交代几句独自离去。

    长丰古城倒是没太大变化,因为不住人,又偶尔会翻修的原因,一直是维持着大概的原样,那棵老柳树竟然还活着。

    落在城头四顾了一会儿,苗毅目光盯向了在夜幕下显得有些黑沉沉的接天连接地血雾,一个闪身落在了血雾之外。

    白天从城里买的一只五彩斑斓的大公鸡抓了出来,当时秦薇薇搞不懂他买只鸡干嘛。

    那只公鸡显然还不知道将要面临什么样的命运。扑腾挣扎了两下也就认命了。不过很快令它惊慌的事情出现了,它发现自己竟然浮在空中,貌似更习惯被人抓着,这状态它好像有点接受不了,于是又扑腾了起来,然而又怎么可能逃脱苗毅法力的束缚。

    苗毅五指虚张的手掌中,一团心焰涌出,裹住了浮空的大公鸡。单掌轻轻一推,浮空扑腾的大公鸡立刻向诡谲涌动的神秘血雾缓缓飘了过去。

    自己的星火诀能解百毒。如今的心焰防御力更是今非昔比,他此举正是要测试一下心焰对这神秘血雾的防御能力。因为他实在想进万丈红尘探寻一下,之前藏宝图寻宝找到宝物时都有那飞天女子的画像,偏偏万丈红尘里也有。这诱惑力可想而知。

    很快,苗毅欣喜了起来,推入血雾中的大公鸡安然无恙。施法远近拉扯了一下,的确没事。依旧在心焰的包裹中扑腾,这说明自己的星火诀对这可怕血雾的确有阻隔能力。

    为了验证测试是否有误。裹着大公鸡的心焰迅速收了回来。

    “喔喔…”大公鸡陡然发出一声慌乱鸣叫,落在地上乱翻乱扑,正以可见速度融化。

    不错!的确是在融化,在血雾的侵蚀下,鸣叫声歇停,转眼连毛带身体化作了一滩腥臭黑水。

    倒吸一口凉气的苗毅神情抽搐,这血雾的毒性还真不是一般的猛。

    不过幸好自己的心焰能阻隔,苗毅翻手抓出高纯度红晶战甲,稀里哗啦穿在了身上,手提逆鳞枪,用以防备万丈红尘中的冥螳螂。

    正要施法以心焰护体闯入之际,突然顿了顿,想起了一件事情。

    手一挥,五只公牛般大的螳螂飞了出来,这是他随身携带护体的,浮空嗡嗡振翅,绿油油的眼睛在夜幕下瘆人。

    冥螳螂能在万丈红尘中存活,苗毅不知道自己养的螳螂能否进入其中,他记得当年老白说过用所教的办法孵化出的螳螂是阴阳螳螂,他很想试试看。

    只是这测试对自己养的螳螂未免有些危险,万一出现像刚才大公鸡的情况,那就麻烦了,如今一只螳螂可是能给他赚不少的钱,出了事的话损失巨大。

    想了想,还是决定试试,大不了小心点。

    苗毅单枪插地,招了招手,呼!一只螳螂立刻落在了面前。

    苗毅大胳膊一抱,一只公牛般大且远比公牛重的螳螂被他轻松抱了起来。

    被抱的螳螂显然很惊讶,挣扎着四肢,触须乱摆,扭头看着苗毅,不知道苗毅要拿它干什么,颇有几分男女授受不亲的味道。另四只浮空的螳螂亦摇头晃脑地盯着苗毅,显然都看不懂。

    “别动!”苗毅喝斥了一声,让螳螂老实了后,掰直了它的一条腿,伸进了血雾之中,没敢全部放进去。

    结果喜人,螳螂没任何反常,伸进血雾中的那条狰狞节肢一点事都没有。苗毅一喜,遂尝试着慢慢将螳螂整个放进去。大半个身子进去都没事后,苗毅胳膊一推,将它整个扔了进去。

    没事,螳螂在血雾中振翅一飞,又掠了出来,摇头晃脑,依然很不明白地看着苗毅。

    苗毅手一挥,五只螳螂全部飞了进去,绿油油的眼睛在血雾中晃动,飞来飞去很正常。

    “啧啧!”苗毅乐了,这感情好,一施法,心焰涌出裹了自己,正要进去…

    咚!突然一声震响,令地面剧烈震颤一下,对面的血雾剧烈翻涌起来,五只螳螂如同见了鬼般急速闪出。

    什么情况?盯着血雾的苗毅有些傻眼,玩大了!

    只见血雾中隐现出巨大的绿油油光泽,如果说五只螳螂的眼睛有小灯笼般大的话,那血雾中浮现的沉沉黑影的绿油油闪烁眼睛肯定有一张大圆桌那般大,令人毛骨悚然。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