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七六五章 令牌惹的祸

飞天 第七六五章 令牌惹的祸

    (补十月,月票四千九加更奉上)

    他本不想劳动星宿海的人,可是他被夺走的那只储物戒里有对他来说异常重要的东西。钱财都是其次,储物戒里的钱财并不是很多,上次去大世界的时候为了给千儿她们留条后路大部分的财物都分担到了二女的手里。

    仙元丹之类的也用完了,正气门给他的固元丹倒是还在里面,不过固元丹不是什么稀罕物。关键是里面还有几样宝物,譬如九耳降魔杵和水云珠之类的。

    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储物戒里还有十五只去流云沙海前带去防身的螳螂,谁知道连使用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被那裘总管给干翻了。不过就算没干翻,他也不敢拿出螳螂对付金莲修士,螳螂目前的实力还没办法和金莲修士干,扔出来简直是送死,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螳螂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反而是没太大价值的‘星铃’,尤为重要的是巫行者送给他的打有巫行者法印的那只星铃,那是他保持和巫行者联系的东西,那玩意不能丢,丢了那东西到哪找巫行者去?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你压根没地方可找,若是联系不上的话,等于断了他去大世界的路。

    如此重要的东西不能丢,只要能找回来,简直是可以不惜代价。

    在沙堡的时候,为了讨还储物戒,他就想搬出星宿海四方宿主来,因为储物戒里有四位宿主的令牌,估计搬出四方宿主来拿回储物戒应该问题不大。

    可是一旦搬出四方宿主来,那他和星宿海四方宿主的关系可就暴露了。

    然而看这情况,整个小世界能帮他拿回东西的也只有星宿海四方宿主了,六圣他是请不动的。

    靠燕北虹一个人他有点担心。到了金莲境界每一级的差距那都是上千亿颗愿力珠堆积出来的差距,那意味着每一级之间的实力都很悬殊,不是前面的境界差距能比的。量到了一定的地步必然发生质的变化。

    青莲和红莲之间是一道分水岭,突破到红莲境界要发生质的变化。紫莲和金莲之间又是一道分水岭。又是另一种质的变化,此境界谓之飞天!

    燕北虹才刚突破到金莲一品,而双雄已经是金莲三品的实力,其间的差距可不是白一和白三,或红一和红三那种差距能比的。苗毅可不想跑去又被双雄给羞辱一顿,这次要去就得把握十足,否则两张脸不够丢的,说不定得把小命送掉。

    既然左右都要暴露和星宿海四方宿主的关系。那就没什么好讲的,这是逼自己把事情给闹大啊!得了,储物戒让对方先留着,不急在一时,回头连本带利借机把账好好算下再拿回来也不迟。

    “伏青大人有请!”通报回来的守卫有请一声,不过看向燕北虹又说道:“另一位还请留在外面等候,伏青大人不欢迎不相干的人进入。”

    “嗯?”燕北虹鼻腔中立刻发出质疑之声,偏头看去,目露不善之色。

    “燕大哥,那就麻烦在外面稍等一下!”苗毅赶紧出声安抚。这个时候可不想因为点小事和伏青闹起来。

    既然是苗毅这样说了,燕北虹也就没说什么,点了点头。背个手转身而去,到山崖边看风景。

    苗毅则大步进入宫内,到了内里的广场上时,领路的伸了下手请自便自己止步了,而广场尽头的古老宫殿台阶上,一袭青衫的青风青右使依然是面无表情地站那。

    苗毅直接闪身越过了广场这段距离,落在台阶上拱手笑道:“青右使,又见面了?”

    青风愕然上下看他一眼,眼神中藏着难以掩饰的诧异。显然是奇怪苗大殿主怎么变得如此凄惨。不过也没多说什么,转身领了苗毅经由门缝进了大殿内。

    伏青依然盘膝闭眼坐地上。青风也照常走到了他身后一侧站好。

    “苗毅见过前辈。”苗毅客客气气行礼。

    “这次又准备…”问着话的伏青一睁开双眼便掐了脖子,上下来回打量了苗毅一番。顿时乐了,忍俊不禁道:“哟!你小子不是牛的很嘛,这是被谁给打成这样了?”

    “哎!”苗毅长叹一声,道:“的确是被人打了,而且还伤的挺重的。”两手裂开的虎掌摊了出来,“两条胳膊被人打断了,不是靠法力支撑胳膊抬都抬不起来,肋骨现在也还是断的,内伤也还拖着,能活着回来见前辈也算是命大。”

    伏青站了起来,绕他转了圈,伸手摁在他肩头施法查探了一下,发现伤势还真如苗毅所说,多少有些好奇道:“搞这么惨来见我,连伤都不治一下,莫不是来装可怜想让我这老骨头帮你讨回公道?”

    “装可怜?”苗毅好笑一声,抖出袖子里的十指掸动着给他看了看,戴手指上的储物戒没了,“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的,干嘛受这活罪,而是东西被人抢光了,疗伤也得有灵丹妙药吧,我拿什么疗伤?只能是干耗着慢慢恢复。”

    “这么惨?”伏青乐呵呵回头看了眼青风,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前辈,你也别幸灾乐祸,若不是因为你们星宿海四方宿主,咱也不至于受这么大的罪。”

    “哦!”伏青背个手笑问道:“我们几兄弟缩在星宿海当孙子怎么又把您老人家给连累了?想让我帮你出头就明说,犯不着在这里拐弯抹角。”

    “前辈也别调侃我,你们还真是非得帮我出头不可,若不是你们四位宿主的令牌,我还不至于这么惨,若不是你们的那什么破令牌,我找了人出面也将被抢的东西拿回来了。结果好了,因为东西里面有你们的令牌,人家不但不还我东西,还把我给打成这样,连我辛辛苦苦筹备的一些炼制仙元丹的辅药也全部给抢了。前辈都自认是缩在星宿海当孙子了,你们的令牌抢也就抢了。反正我这次算是领教了,那四块令牌也就是在星宿海管点用,拿到外面去炫耀简直是找死。差点害我连命都丢了,找不找回来都无所谓。反正就几块破骨头雕了点花花,也吓唬不了谁,关键是我辛苦筹集的炼制仙元丹的辅药啊。前辈,你可想清楚了,仙元丹炼制出来了,我可是只拿三成小头,你们拿七成大头,这损失你们可比我大。你们不出把力就说不过去了。”苗毅那叫一阵诉苦。

    几块破骨头雕了点花花?伏青的一张老脸已经黑成了锅底一般,他可以自嘲自己是缩在星宿海当孙子,可不代表别人可以这样说!

    青风面无表情,不过两颊的脸部肌肉明显绷了起来,只问了一句:“谁抢的?”

    苗毅叹道:“在修行界的实力仅次于六圣的人,和你们的实力差不多吧,流云沙海双雄!”

    青风双眸瞬间浮现厉色。伏青深吸了口气,一双青眉剧烈颤抖了两下,缓缓闭上了双眼,“是黄擎天和吴多干的?”

    苗毅摇了摇头:“话不能乱说。我被沙堡的总管裘立抓进沙堡后,只有黄擎天露了面处置我,吴多倒是没有露面。”

    伏青依旧闭着双眼问话。看不出是什么心情,“你怎么会跑到流云沙海和黄擎天他们对上了?”

    苗毅苦笑:“事到如今也不瞒前辈,流云沙海那边有一味药是炼制仙元丹必须的,可是这东西又不好大张旗鼓去采弄,怕会惊动六圣,于是我暗地里将流云沙海的沙匪‘一窝蜂’给控制了,一直在让他们帮我在流云沙海搜寻那味灵药。谁知不巧的是,杀手组织‘牡丹’最近看上了一窝蜂,也想将一窝蜂给暗中控制。将一窝蜂的大当家程耀威给绑了做要挟,我自然不能不管。结果双方在风云客栈打了起来…”

    伏青睁眼打断,“等等!你在风云客栈动了手?”

    “谁说不是。还不是为了仙元丹拼命,被牡丹给逼得没了办法啊!结果惹怒了客栈的老板娘,请了沙堡的人出马,把我们给抓去了沙堡。妈的,谁知黄擎天袒护牡丹那边,却要处置我们,幸好我也不是吃素的,请了仙国商会在那边的掌柜安正峰出马,本来看安掌柜的面子顶多也就是重礼向风云客栈赔罪挽回风云客栈的面子也就完了。然而千算万算忘记了我储物戒里还有你们四位的令牌,于是我就成这样了,储物戒也被他们给没收了,连我一窝蜂的人也被黄擎天给扣下了,幸好安正峰在,我才侥幸捡了一条命回来。”苗毅惨兮兮苦笑。

    不苟言笑的青风突然冷笑连连,“黄擎天和吴多还真是好大的威风啊!”

    伏青低眉垂眼安然静静如一根朽木般问道:“你没告诉黄擎天,那四面令牌是我们的?”

    “我还真没说,不说,看到你们的令牌我已经变这样了,说了我还有命在?那么多人看着,届时人家还以为我在拿你们来压他们,万一拿我小命立威我死了找谁说理去?”苗毅说着突然忍不住稀奇反问道:“他们不至于不知道那四面令牌是你们的吧?那四面令牌能投射出你们四方宿主的影像,他们难道认不出来?”

    伏青依旧静静道:“小子,令牌的事你真没骗我们?”

    苗毅呵呵好笑道:“你们令牌是能换钱,还是能换仙元丹,或是能在修行界畅通无阻?我有必要骗你们吗?令牌现在就在人家的手上好不好,我说一万句也比不上人家的实际行动强吧?对了,差点忘了正事,几块破骨头令牌的事先放一边,那东西不重要,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仙元丹,想办法把炼制仙元丹的材料弄回来才是正事好不好,你们和我扯了那么久的分成的事情,不会这么快就不当回事了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