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七七六章 匆匆过客

飞天 第七七六章 匆匆过客

    --

    友交流群45789885

    --------------------

    飞天更新总:../p/2890040995

    ---------------------------

    规(新)(禁回复):../p/2827240609

    -----------------------------

    “……。”苗毅哑口无言了一会儿,皱眉问道:“你是我上司跑过来拜见我干嘛?”双袖一抖,拱手行礼,“卑职见过山主。”

    “不敢不敢!”公孙羽手忙脚乱在那还礼,心中叫苦连连,咱从来没见过长什么样的殿主都跑来亲自迎接你了,我敢不来拜见吗?你去哪做洞主不好,偏偏跑这来干什么,不会是故意跟我过不去吧?

    这纯粹是他想多了,苗毅哪会跟他过不去,若不是见到了人,都忘了还有公孙羽这么一号人的存在,凭苗毅今时今日的地位和来往的人脉哪会把他一个公孙羽放心上,以前下面的山主连见他面的资格都没有。

    阎修又挥手一旁介绍田青峰,“大人,这是南宣府田府主。”

    “哟!已经做上府主了。

    苗毅瞅着田青峰乐了乐,当初的蓝玉门覆灭,田青峰本来有往自己亲信发展的趋势,然而自己去了星宿海战乱会后,这田青峰明哲保身,也就被遗留在了南宣府,想不到还是爬上来了。拱了拱手,“卑职见过府主。”

    “不敢不敢!”田青峰亦慌忙躬身还礼,这礼实在是受不起啊!

    两殿殿主,一宫行走,玉都峰金殿执事,大闹风云客栈,血洗流云沙海,又是老上司,尽管现在被一撸到底了,可人家的实力和人脉还在啊,没看连殿主都亲自跑来迎候了吗?

    见苗毅不得不跟下面人虚与委蛇,抬头看看天,又低头看看地的霍凌霄有点不耐烦了,挥手道:“好啦!你们自便吧。”说罢拉了苗毅胳膊乐呵呵往官邸走去。

    东来洞官邸早已经不是原来的那座官邸,这么多年了,翻新改建了多次,格局和样式都变了。

    对住惯了气势恢宏豪华奢侈大宫殿的苗毅来说,突然间有种走进了农家小宅院的感觉,心里嘀咕,怎么这么小。

    “来之前曾去了趟镇乙殿拜访,谁想大哥不在,没想到来了这里。”

    “唉!老弟回来了,兄弟岂能不来迎接。”

    霍凌霄和苗毅坐在了正厅聊天。

    田青峰和公孙羽的侍女在庭院中打扫,雪儿正在那指挥着,什么东西往哪挪,什么东西碍眼搬走之类的。她也不知道那是府主和山主的侍女,反正一来见官邸内站了四个女人,就直接使唤上了,使唤人使唤习惯了。

    她似乎忘了一点,小小洞府才几个人,哪来那么多丫鬟给她使唤,偏偏田青峰和公孙羽的侍女连半句违逆的话都不敢说,指到哪干到哪。

    直到几人拜别时,千儿、雪儿方明白了几个丫鬟的身份,搞得两人挺不好意思。

    霍凌霄离别时的情绪有点不高,苗毅也没办法让他高兴,这厮竟然还惦记着邬梦兰,话里话外希望苗毅助他攻打邬梦兰的镇丙殿和赵非的镇庚殿,苗毅哪能答应这事,自然是让霍凌霄扫兴而去。

    将客人全部送走已经是晚上,次日大早,苗毅再次坐上了久违的东来洞洞主的宝座。

    “参见调主!”一群手下在下恭敬拜见。

    那是真恭敬,不是假恭敬,甚至可以用战战兢兢来形容,上坐的洞主大人那可是名震天下的大人物。平日里大家没少提过玉都峰金殿执事是从东来洞出去的,平常也就是说说,真没想到苗毅又跑回来做洞主了,竟然让他们见到了真人。

    苗毅瞅着下面稀稀拉拉几个小白莲,很无语,很不适应,随便应酬了几句,让大家以后有事找阎修,便甩手走人了。

    很快,苗毅便体验到了重新做回东来洞洞主的舒适,下面没什么事,上司也没一个能管的了他,地盘小到他什么都不用操心,下面那些小白莲修士一个个卖力干活,没人敢偷奸耍滑。

    身心放松下来,苗毅好好享受了几天,也没有修炼,纵情山水,美美享受着千儿、雪儿的娇美身躯,日日都与二女行那鱼水之欢,二女也极尽伺候之能。

    清晨,一阵暴雨将相拥在榻上锦被中的三人惊醒,千儿枕在苗毅胳膊上无限温柔道:“大人,若是能这样过一辈子就好了。”

    雪儿亦连连点头,温柔乡里,什么王侯霸业统统都不想要了,什么人上人也不想做了。

    苗毅微微一笑,有些事情是身不由己的,在此悠闲也有代价的,天外天那边让他干的事,他也没必要告诉二女。

    转了转身,脱离了二女的缠绕,赤条条下了榻,光脚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看着窗外的倾盆暴雨。

    窗户一开,榻上二女惊呼一声,都没穿衣服呢,怕被人看到,赶紧扯了被子包住自己。不过两人很快又躲在被子里嬉戏打闹了起来,很是欢快。

    苗毅回头看了眼,也来了兴趣,窗户一关,又回了榻上,钻进被子里再次真刀实枪惩罚二女……,

    榻上云消雨歇,外面的暴雨也停了,脸颊潮红的二女讲述着小时候在东来城的往事。

    三人兴致一起,决定去东来城玩,迅速起来洗漱整理一番。

    出了房间,直接掠空而去。

    到了东来城,三人漫步雨后的城中惬意无比,两个凡人眼中天仙般的女子引得不少人驻足观望。

    看的人多了,令三人颇不自在,加之天上又下起了蒙蒙细雨,三人到穿城而过的河边租了一条小船。

    小船晃悠悠荡开碧波,苗毅负手船头浏览两岸风情,千儿打着雨伞在旁给他遮雨,雪儿在乌篷里炭火煮茶,烟雨蒙蒙城中柳,责青草色两岸堤,这一幕如在画中。

    堤岸上,柳树下,一个裹着黑色披肩的女子,打着油纸伞,面容娇美,杏眼明眸隐隐含着泪光,背对着河道,怔怔看着一家门楼发呆,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打伞途径路人的窃窃私语声令其回头看了眼,看到了船头的苗毅,明眸瞬间瞪大了几分,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眼丑船将行过,女子转身伸手道:“船家!”

    戴着斗笠穿着蓑衣的摇橹船夫摆手道:“客人包了船。”意思不便再搭载其他客人。

    谁知女子一个闪身直接落在了船上,吓了船夫一跳。

    船头的苗毅等回头看来,见到了那女子眉心隐没的四品青莲,女子打着伞微笑道:“搭个便船,还望不要见怪。”…

    苗毅盯着她看了会儿,眉头微微皱起,觉得这女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由问道:“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女子走到千儿身边示意她退下,千儿看向苗毅,苗毅微微颌首。

    千儿当即退开,那女子走到苗毅身边,主动撑起雨伞帮苗毅挡雨,替代了千儿的位置,淡淡笑道:“我本这岸边人家的女儿,离家多年,初次归来,却早已物是人非,不知在哪和先生见过,先生也是这里人氏吗?”

    苗毅笑道:“不是,途径而已。”

    女子哦了声,“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贾闲。”苗毅上下扫她一眼,“姑娘是修士?”

    女子点了点头,承认了自己是修士,“原来是贾兄,想必贾兄也是修士。”

    苗毅颌首,“正是同道中人,不知姑娘尊姓大名。”

    “我本是岸边大户人家方家的女儿,姓方,名素素。贾兄觉得我眼熟,以前是不是来过这里?”方素素问道。

    苗毅点头,“以前的确来过这里,已经是许多年前的事情了,具体隔了多久我也记不清了。”

    方素素银牙暗咬,一双忽闪的明眸大眼盯着他说道:“那还真是缘分,看来贾兄也是旧地重游,不如结伴同行如何?”

    苗毅笑着颌首道:“也好,有佳人相伴,求之不得!”说完看向两岸,上位者的气度在那,似乎方素素给他打伞也是应该的,没有任何不适。

    船在城中穿行,方素素指点两岸,为苗毅讲述着各种古迹的来历和风土人情,也的确证明了她的确是这里人氏。

    其间方素素言语间不断试问苗毅在哪里修行,苗毅避而不答,换了早年肯定就说了,可他如今的名声实在是太大,不提也罢。而他也没兴趣打听这个方素素是何方修士。

    午后雨歇,几人弃船登岸,结伴在城中游玩了两天。

    两天后的某间客栈内,方素素再去敲苗毅的房门,发现已经人去屋空,连人家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桌上留了块玉碟,只留下只言片语,说已归去,有缘再叙。去了哪里也没说,什么都没交代,犹如匆匆过客……,

    千儿、雪儿回到东来洞后,才发现来了不少的客人,因为苗毅‘高升,洞主的事情已经渐渐传开了,赵非和邬梦兰夫妇在苗毅走的那天就来了,一直在这里等着。

    辰路各大门派的人也来了些,都是掌门亲自驾到,都带了礼物来,不知道是来恭贺苗毅‘高升,的,还是来安慰的,倒是令千儿、雪儿颇感诧异,估计后续还有人来。

    可惜苗毅却没回来,客人问及去了哪里,二女也不知道,苗毅只说有事离去,短期内不会归来。

    此时的苗毅已经落身在一座海岛上,曾经和千儿、雪儿一起修行过的那座海岛,在岛上到处查看一遍确认无人后,摸出了一只星铃,施法摇响在手中。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