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一零二章 两根大棒槌

飞天 第一一零二章 两根大棒槌

    红尘低头。

    穆凡君:“你现在肯承认七戒大师的弟子是你二哥了?”

    “是!”月瑶跪在地上嘤嘤啜泣。

    穆凡君长叹道:“丫头啊!这么多年了,我将你视同己出,你却一而再地骗我,你这是把我的心往狠了伤啊!”

    “师傅!”月瑶泪流满面叩头在地,可谓内疚的不行。

    穆凡君又看向红尘,“还有你!你敢说你不知道这事?”

    红尘慢慢跪地,痛哭流涕的月瑶忙抬头道:“师傅,不关师姐的事。”

    穆凡君不理她,继续问红尘:“刚才我说了再给月瑶一次机会,你这个师姐为什么宁看着自己师妹说谎欺骗为师也不阻止?”

    “……”红尘无言以对。

    “其心可诛!”穆凡君声音陡然尖锐,“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们两个?”

    月瑶连连叩头:“师傅,要惩罚就惩罚月瑶一个人好了,真的不关师姐的事,是我不让师姐说的。”

    穆凡君道:“红尘,你师妹给你求情呢,你怎么不说话?”

    红尘默默回道:“弟子认罚!”

    “师姐!”月瑶泣不成声。

    穆凡君徐徐道:“红尘,我把月瑶从小交给了你看管,师妹没学好,你罪责难逃。这次看在你师姐妹情深,看在月瑶给你求情的份上,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若月瑶再干出忤逆之事,我先处罚你,你可有意见?”

    “谢师尊!”红尘亦俯首叩头,道:“弟子没意见。”

    见师姐免于处罚,月瑶刚跟着叩头谢过,穆凡君却是伸手朝她一指。“你!从今天开始,去禁地面壁思过,什么时候真的懂事了。什么时候再出来!”

    红尘抬头看来,这等于是将师妹给关了起来。她有些欲言又止,不过被穆凡君冷冷一盯,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

    “是!”月瑶却是心甘情愿领罚。

    两人退下后,高坐在上的穆凡君闭目不语。

    谁说她不需要人质,以前苗毅羽翼未丰,拿捏着月瑶就是人质,如今苗毅翅膀硬了,为防苗毅来硬的。她现在就直接将月瑶给囚禁了起来。只不过她的手法不会那么强硬,处罚的月瑶心甘情愿,再怎么罚,这徒弟永远还是她的徒弟。

    而陪着月瑶从小长大的红尘就是月瑶的第二道无形枷锁,两人的感情在这,月瑶若是敢跟着苗毅跑,她刚才已经把话挑明了,到时候先处罚红尘……

    云知秋还在赶赴大魔天的途中,接到杨庆消息时,她很是诧异。打下无量国由苗毅来坐镇,或是由她来坐镇有什么区别吗?在辰路的时候穆凡君就非要让她来做君使,如今又来这套。她有点搞不懂穆凡君究竟要干什么。

    不过还是那句话,由她来坐镇或由苗毅来坐镇没什么区别,她的就是苗毅的,苗毅的就是她的,苗毅随时能把全部家当给她,肯定不会在乎她坐不坐那个位置。

    所以一番斟酌后,回复杨庆:谁坐都一样,答应她!

    收了星铃的杨庆却是叹了声,感觉人算不如天算。他想来想去都想不通穆凡君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自己好好的计划硬是被穆凡君生生胡乱搅和了……

    空中一只灵鹫翱翔于高空之上。下方起伏不定的山峦间猛一道人影冲天而起,速度极快追向那只灵鹫。空中灵鹫发现有人追来。赶紧振翅疾飞,可却根本无法逃脱来者的魔爪。

    一个紫袍汉子一把将灵鹫抓到手,又急速从天而降,一道弧线滑过山峦上空,最终飘落在一山头,动作干净利落漂亮,笑着将灵鹫推到苗毅跟前,“五爷,看看是不是你要的。”

    他不是别人,正是星宿海南宿星宫鹰无敌手下的左使凌天。

    为了便于和下面沟通,伏青和鹰无敌也都拜托经常往返的云知秋带了星铃和下面留守的左使建立了联系,凌天也知道了苗毅如今在大世界的地位,一大帮兄弟都指望着这位五爷吃饭,所以很是恭敬。

    接到苗毅通知后,凌天先一步赶来和苗毅会面了。

    没办法,苗毅修为不如风北尘,撵不上风北尘的飞行速度,需要坐骑助力,不然就算再和风北尘交锋也还是容易让风北尘给跑了,如今苗毅也有些后悔在大世界没弄上一只好的灵兽当脚力。

    只因他在大世界了解到了黑炭的情况,黑炭那种龙驹的情况正在进化的状态,一旦进化成功,就是一只上等的飞行坐骑,只待看其进化结果,血脉的觉醒是偏向龙,还是偏向天马。

    这种保持了灵智的坐骑不是那种采用术法降低了灵智盲目认主的坐骑能比的,有着灵活主动的攻击能力。

    好的灵兽价钱太贵了,不贵也不行,一只好的灵兽关键时刻能抵一条命,价值不比一套红晶战甲便宜,为了一只降低了灵智的灵兽花那么大的价钱他觉的不值得。

    其实倒也不是因为钱不钱的原因,而是不知道怎么的,苗毅对其他坐骑没太大兴趣,一直在等黑炭的血脉觉醒,一直在等那个和他同生共死过、在星宿海戡乱会带着浑身累累伤痕跑到他面前来的死胖子,感情上一直在等着它。

    所以他在百年考核时弄的几只灵兽也送给了云知秋她们,送给她们防身,万一有事的时候能快跑。

    考核回来时在地道中看到皮君子新挖出的地道,问了皮君子一些话后,他回头见到云知秋等人什么多话都没说,几只灵兽就全部送了出去,一只都没留。

    此时到了用时方恨少,没办法之下只好把凌天先招了过来。

    接了灵鹫到手,苗毅从脚筒里提了块貌似血迹斑斑的白色木头出来,灵鹫随手收入了兽囊之中,半只手掌大的木头拿在手中翻来覆去查看,能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

    一旁的凌天好奇道:“五爷,这什么东西?”

    苗毅摇头:“不知道什么东西。反正是风北尘用来对付我的。”

    “用一块木头对付五爷?”凌天狐疑一声,盯着琢磨着。

    苗毅随手将木头扔在了地上,挥手招了逆鳞枪出来。二话不说,施法加力一枪戳出。咚一声。

    插在枪头上的木头提了起来,凌天脑袋也凑了过来看了看,很容易就戳穿了,貌似没什么稀奇的。

    苗毅把木头从枪头手上拔了下来,结果看到木头上戳穿扩张开的创口又挤压融合在了一起,的确有些奇怪,可压根就挡不住逆鳞枪的攻击。

    苗毅又扔地上反反复复戳了几枪,结果照样。

    再捡起东西他有点纳闷了。就这东西能挡住自己宝枪的攻击?

    他不得不取出星铃再次和秦夕联系,问她是不是搞错了。

    秦夕的回复是:巴掌厚的一片自然挡不住你的攻击,我一剑砍下去也能入一寸,可一旦足够厚,迟滞阻钝性很强,凭风北尘的修为全力砍上一剑也砍不了多深,风北尘要拿整棵树做武器,你不要大意!

    原来是这样!苗毅收了星铃后,又摸出了一块焰脂晶石,施法点燃。控制火势,浮空燃烧那块木头。

    果然如秦夕之前告知的那般,这木头的可燃性很低。不是烧不动,而是烧起来很慢,有个好处是越烧越香,很好闻。

    可真要和风北尘对战起来,风北尘不可能等到木头烧完了再跟你打。

    观看的凌天颔首道:“这木头是有点奇怪。”

    苗毅却收了焰脂晶石,单掌托起了那木块,突然一团透明如水的焰火从掌中冒出,裹住了木块燃烧。

    凌天眼睛一亮,只见苗毅掌中的木头犹如活过来的蠕虫一般。猛然躬曲缩了起来,在剧烈燃烧。很快缩成了一小块焦炭般的东西。

    如水火焰缩回了苗毅掌中,苗毅手掌一握。嘎嘣脆响一声,再摊开手掌,那小块木头已经成了飞灰。

    苗毅嘴角勾出一抹笑意,希望风北尘回头不要哭才好!

    凌天露出询问眼神貌似想问苗毅掌中刚才冒出的是什么东西。

    苗毅没有解释,两人也都看向了四周,那木头是烧毁了,可散发出的香气却是将周围山林中的小动物给吸引了过来。

    两人面面相觑,没想到这木头还有如此奇效,凌天施法挥手,将四周的小动物给驱散了。

    回头凌天问:“五爷,什么时候动手?”

    苗毅拍了拍掌中灰叹道:“云知秋那边让咱们稍等,要等到无量国的高手都集中在了天外天,等到进攻的大军没了大威胁再动手。等等吧,顺便等老大他们过来,届时一举将风北尘的重要力量给铲平也能免除后顾之忧。”

    其实他是不愿等的,担心秦薇薇落在风北尘的手中夜长梦多,若不是有秦夕看着,说一旦不对会及时联系他,否则他真不会等……

    落云峰,一道人影闪出,落在了无量宫,正是风北尘。

    静候在庭院中剪枝的秦夕微微偏头,淡淡问道:“弄好了?”

    风北尘双手一招,两只半丈来长的大圆木出现在他手中挥了挥。

    一向淡定的秦夕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这算什么武器,分明就是两根大棒槌,民间妇人蹲在河边洗衣服时的棒槌超级放大版。

    其实就是一根树木去掉了根梢、枝叶、树皮,再拦腰砍成了两截,尾端皆修整出了两处便于持拿的地方,活脱脱的两根大棒槌。

    见秦夕那冷清性子都‘震惊’了,风北尘忍不住哈哈大笑:“别看它难看,好用比什么都强。”

    ps:抱歉,可能是前两天大吃大喝的原因,身体出了点问题,更新稍晚,见谅!(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