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一一零章 五圣齐聚

飞天 第一一一零章 五圣齐聚

    ps:补十月,月票一万零一百加更奉上!

    话虽说的好听,可穆凡君又不是傻子,从苗毅身上哪还能看出一丁点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意思。

    “你身上的战甲看着倒是稀奇,拿来我看看。”穆凡君直接伸手索要。

    苗毅笑道:“不急!等云傲天他们来了,大家一起慢慢看。”

    穆凡君目光顿时如利刃般刺来,“你敢不听我话?”

    苗毅平静道:“不敢!只是现在不便给,我们还得穿着吓唬吓唬人!”

    吓唬谁自然不用说!穆凡君心中震怒,有出手的冲动,这世间敢和她这样说话的人没几个,尤其是以前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说话的苗毅,胸中可谓一口怒火难消。

    不过看到苗毅一脸平静还有四宿主虎视眈眈的样子,再联想到旗杆上挂着的风北尘尸体,搞不清苗毅的实力究竟如何,终究是没敢轻举妄动。

    苗毅侧身伸手,“里面请!”

    这架势搞的无量天已经是他家一样,穆凡君左右瞥了一眼现场的形势,也不怕前方有埋伏,大步而去,被请入了花园内落座。

    还没坐下一会儿,佛圣藏雷到了,如同穆凡君一样,同样停在空中,盯着风北尘死不瞑目的尸体≡∈,w⊥ww.看着,手中的持珠一颗颗拨动。

    苗毅走出了亭子,拱手道:“佛圣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恕未远迎!”

    寒舍?藏雷目光垂视,暗骂这小子有够嚣张。一点都不客气,还真把无量天当他自己家了。

    “哼!”亭子里端坐的穆凡君闻言冷哼一声。

    站在亭子外面的雄威等人暗中交换个眼色。老五今天不是一般的嚣张啊!

    “阿弥陀佛!”藏雷对着风北尘的尸体合十宣了声佛号,一个闪身到了苗毅跟前。一脸笑眯眯的和蔼样子,目中却是闪过厉色。

    他话还没出口,亭子里的穆凡君已经出声道:“不用问了,风北尘是他杀的!大和尚,你也不用在这里装你的假慈悲,若是看他不顺眼,尽管动手好了,我保证不插手!”

    她巴不得藏雷试试苗毅的深浅。

    苗毅微微一笑,伸手向亭子里做出请的手势。“请!”

    藏雷合十谢过,出家人的客气倒是十足,没听穆凡君的挑拨让渔翁得利,进了亭子里落座。

    苗毅让人上了茶,不过穆凡君和藏雷显然怕他动手脚,茶摆在面前没人动。

    “慢用!”苗毅招呼一声,恕不奉陪,出了亭子,对守在亭子四周的雄威四人道:“待客人到齐了。劳烦通知一声。”

    身披战甲的四人微微点头,苗毅背个手不疾不徐地离去,他不用看也知道藏雷和穆凡君的目光此时正盯在他身上。

    回到书房后,苗毅又安坐在了弥漫着血腥味的书桌前。继续提笔练字。

    又两个时辰后,鬼圣司徒笑也到了,如同前面两位一样。盯着风北尘的尸体看了好一会儿。

    “老鬼,主人请你下来喝茶呢。”直到穆凡君的声音传来。司徒笑才闪身落在了亭子外面,看到亭子里的两人后走了进去。

    晚霞漫天之际。天际一道黑色流云划空而至,滚滚魔云翻滚在天上,徐徐下降,同样降临在了旗杆前。

    站在魔云中的云傲天冷目盯着风北尘的尸体,五圣中来的每一个人似乎都要盯着风北尘的尸体看好久。

    而在云傲天的身边,还有另一人站在滚滚魔云之中,不是别人,正是云知秋。

    云知秋从前往魔国的方向折返,正要来无量天一看究竟,谁知被后发先至的云傲天碰上了,顺路给带了来。

    亲眼看到风北尘惨死的尸体挂在这,云知秋觉得苗毅这事干的也未免太张狂了,这简直是在裸地向其他五圣示威,仿佛在告诉五人,风北尘被我打死了,一点都不带掩饰的。

    云知秋悄悄看了云傲天一眼,担心苗毅的举动会惹怒自己爷爷。

    “老魔头,你那便宜孙女婿请你下来喝茶呢。”司徒笑阴森森的声音飘荡。

    云傲天垂眼看了看传来声音的亭子方向,脚下的滚滚魔云中突然闪过一道黑色霹雳般的东西,魔气凝聚的一把刀,咔嚓一声,闪电般连旗杆带绳子一起给斩断了。

    半截旗杆咣当砸落在地,风北尘吊着的尸体倒是徐徐飘落在了魔云上。

    魔云滚滚落地,不像其他人来时只盯着风北尘的尸体观望,云傲天还顺带把尸体解放了下来。

    一落地,翻滚的魔云进了云傲天的身体里面,两人落地,风北尘的尸体平躺在了地上。

    “让你男人滚出来见我!”云傲天赤足大步走入亭子里时,同时扔了句话给云知秋。

    云知秋忙问守在四周的雄威四人,“人呢?”

    雄威道:“老五在书房里。”

    看了眼到场的四圣,云知秋的心情相当忐忑,她对这里也不陌生,很快找到了书房。

    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只见苗毅身穿战甲,正在染着血迹的书桌上写字。云知秋多少一怔,此时的苗毅给她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再次观察了一下屋里的情形,充斥着血腥味的书房,染着血迹的书桌,苗毅身披战甲在那全神贯注写字,给人一种极为凝重的无形压迫感,说不出什么味道。

    而苗毅抬头看了她一眼,颇为惊讶道:“夫人?你怎么来得这么快?”

    “路上遇上我爷爷,我也躲不掉,被顺带着带来了,你在写什么?”云知秋走到他身边斜着脑袋一看,嘀咕着念着:“河里一群鹅,花鹅大白鹅,一二三四五…”

    念不下去了,如此气氛下,还当写的什么重要东西,感情写的是民间童谣。

    苗毅回头笑问:“我字写的怎么样,大有长进吧?”

    云知秋白眼一翻,直接抽掉了他手上的毛笔,随手给扔了,“我说苗大官人,都什么时候了?都火烧眉毛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练字?”

    “你不是常督促我练字吗?我听你的,一有时间就不懈怠。”苗毅在那嬉皮笑脸,手指一挑,扔掉的毛笔又飞回了他的手上,又在那沾墨。

    云知秋伸手摁住了他的手腕,“牛二,我爷爷让你去见他。”

    “他说让我去,我就去?你没看出我在摆架子吗?”苗毅淡淡一笑,拿开了她的手,“再等等吧!人到齐了我再出去也不迟。”

    云知秋有些抓狂,再次抓住他手道:“牛二,你到底想玩什么?”

    而外面,妖圣姬欢已经到了,落地后亦盯着地上风北尘的尸体看了看,又回头看了看亭子里的几个老熟人,问道:“怎么回事?”

    云傲天本来是离这里最远的,带着云知秋却赶在姬欢前面到了,其中的意味可想而知。

    姬欢一到,凌天立刻跑到了书房通报:“五爷,人都到齐了。”

    见有外人,云知秋抓着苗毅的手赶紧放开了。

    “玩什么?”苗毅对云知秋呵呵笑道:“不玩什么,老子不跟他们玩了!”手里笔一扔,走人!

    跟在苗毅屁股后面的云知秋还在琢磨他这话里什么意思,走到亭子外的苗毅已经遥遥拱手,满面笑容道:“失礼失礼,苗某有事耽搁,有失远迎!”

    五圣一个个冷眼盯着他,苗毅刚走入亭子内,静坐其中的云傲天已经徐徐出声道:“先把风北尘的尸体葬了。”

    穆凡君四人又一怔,齐齐看向他。

    苗毅也是一怔,旋即回头吩咐外面的人:“送给秦夕,让她安葬吧。”

    云傲天偏头看来:“秦夕没死?”

    苗毅笑道:“我跟她有什么好计较的,她已经降了我。”

    “那女人长的太漂亮了,你不会是看上了她吧?”云傲天冷冷道:“风北尘若是没死,你抢了他老婆去,想玩想睡想怎么样都行,风北尘坐在这个位置上,若是抢不回来,那是风北尘自己没本事,怪不得别人。如今你把风北尘的尸体挂在旗杆上曝尸,如果再对人家老婆有非分之想未免也太过了点,我今天把话撂在这,谁敢对风北尘的遗孀乱来,别怪我不客气!”

    穆凡君四人默然。

    苗毅有些无语,很想问问云傲天,你死在风北尘手上的子女好像不止一个吧?怎么搞得人家是你恩人一样?

    他就想不通了,一帮家伙都在想什么呢?能不能思想健康一点?怎么谁见了都以为自己要将秦夕给那样?若不是顾及秦夕和秦薇薇的名声,他真的想大喊一声,那是我丈母娘好不好?

    只有清楚内情的云知秋心里明白,当即出声帮忙辩解道:“爷爷,不是你想的那样,苗毅和秦夕其实另有交情,这事我清楚。”

    云傲天没再说什么,斜眼盯着风北尘被抬走的尸体。

    在座的鬼圣司徒笑突然阴森森叹了句,“可惜我来晚了,若是我及时赶到,若是风北尘的尸体没有在太阳下曝晒太久,我还能召集他的魂魄,将他转为鬼修,不过强行拘役成鬼修会丧失记忆。”说罢摇了摇头。

    这一个个的什么意思?苗毅东看看西看看一个个似乎沉浸在缅怀风北尘的情绪中的五圣,差点想大笑三声,平常想弄死风北尘的是谁呀?如今搞的好像我一个人是恶人,你们都是大好人一样,开什么玩笑?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