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一一四章 名声臭了

飞天 第一一一四章 名声臭了

    令苗毅暗暗摇头的是,包括云傲天在内的几个老家伙都假装漫不经心的样子出了亭子,看了看云知秋离去的方向。打的什么主意苗毅心知肚明,无非是想看看云知秋的去向,想看看能不能看出什么端倪。

    “不用看了,就算让你们跟在屁股后面,你们也去不了大世界。”苗毅站在亭子台阶上讥讽了一句。

    姬欢回头问道:“难不成云知秋的修为已经高过了我们几个?”

    苗毅懒得解释,没有星铃,凭你们的修为想去大世界简直是找死,他甚至在琢磨下次要不要把五个老家伙给弄死在星门口子上,奈何五个老家伙也不是吃素的,不到大世界不肯把功法交出来,把云傲天弄死了,云知秋那边也不好交代,想想只好作罢。

    “来回怕是要一个来月的时间,诸位回去慢慢等着吧。”苗毅扔下话就走。

    云傲天出声道:“小子,你就这样对待你长辈的?我在这里住上一个月你有意见?”

    “……”苗毅无语,现在知道是我长辈了?想抢我东西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客气?

    司徒笑道:“我们还是守在这里的好,免得你出什么意外。”

    姬欢亦点头道:“我们五个亲自给你护法,这殊荣可不是谁都有的。”

    苗毅好气又好笑,什么护法,不就是怕他说话不算话,想看着他,鄙视道:“若是让你们住在了无量天,估计风北尘要死不瞑目,五位还是早回吧。”

    穆凡君干脆直接挑明了:“万一你跑了怎么办?”

    苗毅不屑道:“我要是想跑。昨天晚上就跑了,还用等到现在?算了。我也不跟你们计较这个,想住这里也行。一人发一份法旨回去。”

    穆凡君问:“什么法旨?”

    还能是什么法旨,苗毅要五个家伙各自对各国公开声明承认他苗毅取代了风北尘的位置。

    其实也没必要这样搞,只要把五圣给弄出了小世界,整个小世界都是他的地盘,不过为了现在接手无量国顺利点,他不介意麻烦下这五位。

    五人对此也没什么抵触,一旦情况不对,这种事情随时能反悔。

    于是五份法旨到手,苗毅命五位妖将分别将法旨送去了大魔天等五处。

    风北尘的死本来就瞒不住。一些时日后就已经开始传开了,只是有人将信将疑,等到大魔天、天外天、阴阳天、极乐天和万妖天开始公开表态支持苗毅,整个小世界震撼的不轻!

    辰路人马仍然在集合当中,最庞大的修士群仍是纵横境界的修士,各地人马一洞一山一府,到处人马尽出,各地道路上或山间能走的捷径上,尽是龙驹的隆隆蹄声飞驰。

    山间鸟雀惊飞。大道两旁则不时能看到避让的车马上跳下平民百姓跪地叩头膜拜仙人。

    群骑无视而过后,路边百姓身上一层灰。

    “公孙兄,听说你和苗毅当年可是同在镇海山的同僚啊!”

    三路人马领先率队驰骋的三位山主中有人发问,所问之人正是镇海山山主公孙羽。

    一行人在途中听到了苗毅斩杀风北尘成为无量国新主的消息。

    “过去的事不提了。”公孙羽笑了笑。笑容中藏着些许苦涩。

    心情如何只有自己知道,一步错过,错过的可能就是一辈子。当年一直跟着苗毅的人如今是什么地位?就连许多当年一直跟着杨庆和秦薇薇的人都坐上了府主的位置,而他依旧是镇海山山主。修为自然也还在青莲境界。

    当初因为得罪过苗毅,没敢跟秦薇薇一起去苗毅坐镇的两殿。谁知杨庆后来居然会成为辰路大总管,等于绕了一圈自己还在杨庆的麾下,只是之间的差距就隔的太远了。

    事后他不是没找过老上司杨庆和秦薇薇,想请关照,可秦薇薇嫁给苗毅后,杨庆就彻底站在了苗毅那边,因为他公孙羽得罪过苗毅,更因杨庆当年曾有意让他娶秦薇薇,杨庆不想公孙羽再和秦薇薇有什么瓜葛,为了避免传出什么不好听的话让苗毅误会,杨庆没有再用他,但念着旧情也没为难他,让他自己努力,若想离开辰路,杨庆也表示会跟下面打招呼放他离开。

    自己虽然觉得自己也不差,能力也未必不如苗毅,只是自己的命不如苗毅的好而已,公孙羽一直这样认为。然而自己觉得归自己觉得,关键他公孙羽也不知道自己离开了辰路还能去哪,在这里至少还是山主,于是就一直这样了。

    如今苗毅位极巅峰,成了六圣之一,可以想象那些一直追随苗毅所部的人马会是何等前途。

    一口抑郁之气令公孙羽憋的慌,猛然坐骑加速,从并行的三骑中冲了出去。

    剩下两骑上坐之人相视一眼,暗中传音调侃。

    一人道:“听说这家伙当年得罪过苗毅?”

    另一人道:“岂止!这家伙追苗毅的小妾秦薇薇那是人尽皆知,当年我还是一个无名小卒时就听说了。”

    “有意思!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肉没吃着惹了一身的骚,当年一伙的都升官发财了,只有他这个当年的杨庆亲随反而止步于此,这就叫不自量力。不过刚听说那秦薇薇被风北尘给虏去睡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空穴来风必有因,估计十有是真的,若非如此苗毅又岂会跟风北尘拼命,管他的,反正睡的又不是你的女人,还是少说为妙,免得祸出口出。”

    另一地,赵非和邬梦兰夫妇并肩双骑,身后领着大队人马日夜不停狂奔,滚滚蹄声如雷,似乎要踏破山河。

    “真是没想到啊!前些日子还同舟共游。一转眼苗兄就取代了风北尘成了六圣之一,实在是无法想象。”一听到消息。赵非也忍不住感慨一声,实在是这消息太过震撼了。已经成了铁律把持六国的六圣竟然有人被取代了。

    “当年就觉得那家伙有不凡之处,我还想着招揽,现在想想真是个笑话!”邬梦兰亦叹了声,不过看了看四周,又传音问道:“秦薇薇被风北尘糟蹋了的事,你觉得会不会是真的?”

    赵非白了她一眼,“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嘴了?这是咱们能说的话吗?”

    邬梦兰白他一眼,“这不是跟你私下说嘛,我是觉得秦薇薇那人不错。要是苗毅因为这事把她给休了,那苗毅也就太不是东西了,你们男人既想女人守贞洁,又保不住自己女人,凭什么把责任都往女人头上推?”

    赵非抬头看天气如何,这种事和女人理论不清楚,左耳朵听右耳朵出就好了,脑中想的是手下进贡的几个美妾。夫妻之间久了,不是说没感情了。可也免不了想尝尝鲜,不知自己学苗毅再娶几个小妾邬梦兰会是什么反应,那几个美妾究竟收不收房呢?他很纠结!

    整个辰路,除了各地宫主提前赶到了水行宫镇癸殿集合听令。余者殿主之类的都在与属地人马随行。

    水行宫镇癸殿已经被杨庆临时征用了,本来获知苗毅正式将风北尘取而代之是高兴的事情,谁知后面传来的有关秦薇薇的风言风语彻底令他心情沉到了谷底。

    躲在屋里一天没出门。桌子也掀翻了,东西摔烂了一地。青梅和青菊的脸色也不好看,默默收拾着砸烂的房间。不时偷看一眼负手站在窗前不语的杨庆。

    最终,杨庆还是摸出了星铃和秦薇薇联系,问她究竟有没有这回事。

    听到秦薇薇说没有,杨庆又问苗毅态度如何,秦薇薇说一如往常,杨庆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收了星铃一回头,已经是面目狰狞,语气阴沉道:“青梅,你去安排一下,让人暗里监察,辰路人马若有人敢非议此事,给我杀!不管什么人,我要一千颗人头!”

    青菊不免担忧道:“大人,这种事情已经传开了,杀怕是也堵不住悠悠众口!”

    杨庆厉声道:“堵不住没关系,能杀一儆百、能不让公开传播也行,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传得沸沸扬扬,立刻去办,三天之内我要看到一千颗人头!”

    “是!”青梅见他是真的怒了,赶紧领命离去。

    无量宫,此时的苗毅正在接受无量国各路君使的归降,风头一定,五圣公开支持后,各路君使立刻都跑来了。

    逐一见面之后,怎么处置,苗毅扔给了雄威等人和云知秋商量着办。

    这里刚屏退一位君使,脸色有些难看的秦薇薇进了正厅。

    她本来还不知道外面的谣言,身边也没人敢告诉她,倒是因为杨庆那么一问知晓了,这让她彻底慌了。

    见她脸色不对,苗毅起身迎来问道:“薇薇,你怎么了?人不舒服?”

    秦薇薇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他面前,眼眶红了,颤声道:“妾身和风北尘真的没发生过任何见不得人的事情。”

    一听,苗毅明白了,知道她听到了风声,俯身亲自扶起道:“我当然知道你和风北尘没事,那是风北尘故意气我乱说的话,其实我这边一直在暗中盯着风北尘的一举一动,连风北尘的夫人都是我的人,他干了什么没干什么我一清二楚,自然是相信你的清白,若是不信,我已经将你给休了!”

    其实这都是宽慰的话,风北尘挟持了秦薇薇逃走后,他哪能盯住风北尘的一举一动,说的难听点秦夕自然是站在自己女儿这一边的,说出的话自然也是维护自己女儿的,所言未必可信,可说到底苗毅还是信任秦薇薇的,真有什么不对只怕秦薇薇早就有异常反应。

    一听苗毅一直在监视着风北尘,获知苗毅自己就是证人,不需别人证明,还有谁的证明比苗毅自己更有力,秦薇薇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否则她真是跳进大海也洗涮不了清白,一时间喜从悲来,直接趴在了苗毅肩头哭的稀里哗啦,她来之前甚至已经做了一死以证清白的准备。

    说到底还是苗毅反应快,安抚的方式相当干脆利落有力,否则苗毅稍微流露出一丝疑惑,秦薇薇肯定就活不成了,这就是嫁人后的悲哀,她早已经变得不是她自己,不是谁都能像云知秋一样一如既往坚持做自己的。

    这世道就是如此,对女人很残酷,女人的清白甚至比女人的命更值钱,由此可知杨庆为何会雷霆大怒!(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