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六十三节 一切有我!

官道无疆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六十三节 一切有我!

    “甄婕,具体情况我还不是很清楚,但是事情大概我我也知道了,甄叔对这事儿有啥说法没有?他的情绪怎么样?”陆为民敢肯定甄敬才是被人设计钻了套子,但是他还需要进一步明确具体情形。

    “我爸出了事情之后情绪只有昨天不太好,今天就已经好多了,不过他没有和我们家里人说什么,我妈这会儿也不想和他说话,他去了两趟厂里,回来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连饭都是我替他送到书房里去的。”

    甄婕眼圈微红,出了这种事情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你说真要像去年那种事情,至少也可以出门去找辜明良和郭征这些叔叔伯伯问一问,像这种事情被别人抓了个现行,自己一个女孩子怎么有脸出门?

    两人说话虽然很小声,但还是惊动了屋里人,“甄婕,你在和谁说话,谁来了?”

    “妈,是大民来了,甄妮,大民来了?”甄婕瞅了一眼陆为民,神色有些复杂的道:“你去安慰一下小妮吧,她这两天都哭了好几场了,早上出去买油条豆浆还被人挖苦了一番,气得她跑回来就大哭了一场。”

    “嗯,我知道。”陆为民也叹了一口气,摊上这种事情,反倒是家里几个女性成员最难受,出门就得听那些风言风语,你还没办法还嘴。

    “大民来了?唉,你去看看甄妮吧,她昨晚没睡好,这会儿正在补觉。”从屋里出来的乐清依然打扮得很入时,但是精神状态去不是很好,看上去丈夫的背叛给了她不小的打击,但是陆为民却知道其实乐清早就知道甄敬才和那个黑牡丹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但她一直装着不知道,甚至连甄婕也隐隐约约知晓自己父亲在男女关系上的风流韵事,乐清之所以受打击不小其实更多的应该是为自己丈夫权位不保而担心才对。

    “嗯,等她多睡一会儿吧。”走进客厅,甄婕为陆为民端来一杯水。陆为民也不客气,一口气喝干,坐在沙发上,“乐姨知道甄叔有什么打算么?”

    “哼。他能有什么打算?现在就等到厂里的处理,那花花肠子就不知道收敛一些,多大岁数了,还整天恋着那一口,活该!”提起自己丈夫。乐清就开始来气,眼圈也红了起来,手中手绢儿也开始抹泪,“咋就没把他打死呢?也图个清净!”

    “妈!这会儿你说这些干什么?!”甄婕又羞又恼,自己母亲是个不知道轻重分寸的性子她也知道,可陆为民毕竟是外人,就算是和妹妹确定了恋爱关系,但是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再要来说一遍就毫无意义了。

    见自己大女儿恼了,乐清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抽泣了两声。不再吱声。

    “大民,你先去看看甄妮吧。”甄婕抿着嘴叹了一口气,“待会儿你再去看看我爸,我觉得你说的话可能我爸会听,我爸可能也想和你说说话。”

    陆为民点点头。

    推开甄妮的寝室门,光线不是很好,窗帘遮得严严实实,匀净的呼吸声从床上传来,陆为民适应了一下光线,这才把门掩上。

    两条粉妆玉琢的胳膊露在薄被外。散乱蓬松的乌发遮住了甄妮半个脸庞,陆为民轻轻叹了一口气,蹑手蹑脚的走近床边,悄悄坐下。

    只穿了一件睡裙的甄妮睡相不是很老实。九月的昌州,中午依然还有些热意,薄被只掩住了半边身体,侧卧使得本来就很惑人的胸前蓓蕾挤压出一道深凹的乳沟。

    前世中甄妮睡觉从来不带文胸,哪怕是午睡小睡一会儿,也要把文胸取掉。这个习惯在这一世中似乎也并没有改变。

    匀净的呼吸声混合着淡淡的香水味道,让陆为民烦躁的心绪一下子平静了不少。

    陆为民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床畔,静静的想着事情。

    前世中甄妮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一步一步沦陷在姚平的软磨硬泡攻势下的,他想通了,沉湎于往事的回忆,哪怕是这种未曾发生过的往事回忆里没有多大意义,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本身就什么也不能说明,而自己多了二十年记忆,还能容忍这种事情的发生么?

    答案很简单,当然不!

    姚平之所以前世能够不可一世,很大程度上靠的是他爸姚志斌接替了甄敬才的副厂长位置,而他哥姚放则很快成为了厂团委副书记,而迅即就调到了团省委,这样显赫的家世对于一个如落毛凤凰般的甄妮来说无疑是具有很大的冲击力和刺激性的,被冷眼冷言所包围的甄妮也许急需一个可以让她自己重新获得尊严的方式来回击那些给了她伤害的人,再加上姚平“锲而不舍”的穷追猛打,而自己那个时候显得那样孱弱无力。

    有人说得好,人类和动物界其他动物一样,雌性选择气势强悍的雄性,雄性选择颜色艳丽的雌性,于是最终甄妮选择了投入姚平的怀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不能怨甄妮,虽然她这种方式显得有些幼稚而愚蠢。

    这真的全都是甄妮的过错责任么?

    看着眼前这张安详中略带一丝忧愁的娇靥,陆为民心潮起伏,浮想联翩。

    像现实低头是很多人不得不选择的结果,你不能奢求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百折不挠,那毕竟是少数强者才有这样坚韧的毅力,一个女孩子处于孤苦无助的环境下,再要强求她像江姐那样永不低头,太强人所难了。

    这算不算是自己在为自己原谅甄妮寻找借口?但自己内心真的原谅这一切么?能彻底放下么?陆为民不确定,但是他得承认至少现在自己依然对甄妮充满了眷念。

    床上的少女终于翻身了,有些不雅的将白嫩颀长的大腿从被子里探了出来,略有些短的睡裙翻卷起来,将大半个臀瓣都露了出来。

    昔日的卡通小裤已经被有些性感的黑色蕾丝小裤所取代,自打和陆为民有了亲密关系之后,甄妮也越发注意自己的装束打扮,少了几许清纯淡雅,却多了几分妖娆妩媚。

    陆为民摇摇头,爱怜的将被子重新替少女盖好,他不想破坏这种宁静怡人的气氛,就这样坐在床畔静静的思考问题,让他的思维变得更清晰敏锐。

    甄敬才会怎么办,陆为民心中也没有底,这种情形下离开也许是唯一的选择,但是甄敬才可以离开,那乐清和甄妮还有甄婕呢?甄婕还算是在学校里读书住宿,可乐清和甄妮呢?她们还能在这195厂这种环境下工作生活下去么?陆为民无法想象。

    想到这里陆为民就禁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也许换一个环境是最合适的,但现在却不大现实。

    陆为民的叹气声似乎惊醒了床上的少女,睁开朦胧的眼睛,一眼就看见床畔坐着一个身影,甄妮险些惊叫出声来,再定睛仔细一看,却不是自己男友是谁?

    巨大的惊喜混合着这两天的焦虑和担心,让甄妮禁不住一下子扑进陆为民怀中哭了起来。

    陆为民轻轻的抚摸着少女蓬松的秀发,爱怜替对方拭去脸颊的泪珠,少女的抽泣就像是触动了他内心最深处那一块柔软,让他忍不住将对方搂在怀中轻怜蜜爱,恣意温存。

    少女的哭泣很快便被男友的爱抚止住了,火热的樱唇撒娇献媚般的噘起,就像一朵殷红的樱桃等待着采摘,此时的陆为民哪里还按捺得住,重重印下,舌尖粗鲁的撬开少女贝齿,吮吸着那甜美的芬芳。

    粗重的呼吸声就像是一剂最好的煽情药,让禁欲已久的陆为民竟然有一种不能自抑的冲动,双手将少女的睡裙毫不客气的掀起,一对丰隆饱满的白腻翘乳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奉献在陆为民眼前。

    腻人的婉转呻吟就像一曲秋日情歌萦绕在陆为民心间,虽然限于环境无法真的玉成好事,但是这样紧紧相拥在一起尽情的感受对方恣意横流的**,依然让陆为民为之迷醉。

    初恋是最美的,这是谁说的?但这话真的不假,无论日后有多么灿烂辉煌的爱情,有多么相濡以沫的温情,但是都永远无法磨灭那青春韶华时铭刻在心版上的那段真情。

    “大民,我们该怎么办?”良久才从恋恋不舍的从迷醉的情河中挣扎出来,少女如黑钻般的美眸在幽暗中散发着动人的光泽。

    “什么怎么办?放下你,有我在,一切有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活人还能叫尿憋死?”陆为民知道这个时候需要给予对方最有力的勇气和支持,只有这样才能燃起对方坚持的信心,而自己表现出更坚强和镇定就是最好的强心针,“甄叔也不是没本事的人,就算是不在195厂不干了,随便在哪里也一样可以干得风生水起。”

    “你是说我爸不能在厂里干了?”少女心中微微一颤,像她们这些已经将195厂视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的厂子弟们,离开195厂似乎是一种无法想象的事情。

    求几张月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