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一百零八节 要先行一步

官道无疆 第二卷 东方欲晓 第一百零八节 要先行一步

    奥迪车缓缓的驶过了略略有些颠簸的街道,相较于黎阳的整洁干净,丰州城区更像是一个乡下破落户。

    或许是丰州城区一下子涌入了不少人,原来丰州人觉得还算宽敞的顺昌路也变得有些狭窄起来,尤其是多了不少从这里出入化肥厂的车辆之后,这里就显得更加拥挤。

    夏力行脑海里还在回忆着丰州的经济数据,从省里开会回来,这些数据就像是一块石头压在心里让他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他不知道李志远作何感想,也许这位刚刚从省政府副秘书长下来的专员新鲜感还没有完全消失,就会被摆在面前的一个个严峻现实和残酷难题所折磨了。

    对于这些数据夏力行并不陌生,作为前任黎阳地委书记,他对黎阳地区的工业经济情况了如指掌。

    排除了北六县,原黎阳地区南七县像样的工业企业数都数得过来,其中主要集中在古庆县,古庆三大煤矿和两大磷矿企业就在现在的丰州具有一定规模工业企业里占去了大半,如果拨开古庆,那除了丰州的丰登酒厂和丰州化肥厂外,就要看目前南潭经济技术开发区引进那几家企业发展情况如何了。

    海华书记还是十来天就要来丰州调研了,这是当前的首要大事,为迎接海华书记的调研,丰州地委行署都动了起来,但是让夏力行一直放不下的并不是丰州孱弱的工业经济,也不是落后的基础设施,而是当田书记来之后,自己该如何向田书记汇报丰州地区下一步的发展思路,这是最关键的。

    工业经济薄弱不可怕,这是历史造成的,基础设施落后也没什么,省里已经在开始帮助丰州进行道路改造建设和程控电话改造了,问题在于丰州地区你自己打算怎么干,这才是症结所在。

    如果丰州地委自身都对丰州地区的发展思路没有一个完整成熟的规划思路。那么毫无疑问以自己这个丰州地委书记为首的丰州地委这班人就是不合格的。

    正因为如此,丰州地委办的汇报材料已经几易其稿,但是夏力行都还是觉得不满意,总觉得还是欠缺一些什么。究竟欠缺什么夏力行几度都捕捉到了那么一丝灵感,但都转瞬即逝,未能想透彻。

    “老马,先不忙回地委,出去转转。”

    奥迪车在化肥厂老大楼面前原地掉头。车轮和地面由于转弯幅度略大发出有些刺耳的摩擦声,迅速沿着原路而出。

    夏力行不经意间注意到了陆为民手中拿着的那本《第三次浪潮》,微微一怔,这本书现在很受追捧,从陆为民手中那本书的新旧程度来看,应该不是一本新书,“小陆,这本书让你很感兴趣?”

    “嗯,夏书记,我觉得很不错。看过两遍了,这两天没书看,就再翻翻。”坐在副驾上的陆为民侧着身子道。

    “国外都在预言世界将进入信息化浪潮时代,但是我们丰州却连最基本的工业化浪潮之风都还未曾沐浴到,小陆,你说是不是差距太大?”夏力行笑了笑问道。

    这么一段时间他也一直在观察着陆为民,燕青对这个家伙赞不绝口,安德健和孙震也对此人青眼有加,从那篇文章来看,这个年轻人的确有些才华。但是是否是可造之才还有待于观察。

    这年头眼高手低的人不少,恃才傲物的人更多,夏力行很讨厌那种半罐水,但孙震说这个年轻人很能沉得下心。尤其是从南潭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被“放逐”到团委之后还能在乡下把工作做得扎实,这一点尤为让夏力行感到惊奇。

    他很想考较一下看看这个年轻人的心性,从这两个星期的表现来看,孙震的看人眼光的确不错,此子的确具有一般年轻人少有的定性和心境,不卑不亢。沉稳有度,很有点养气于胸的城府。

    “夏书记,改革开放的前二十年我们国家耽搁了,这恰恰是目前已经踏入中等发达国家资本主义国家工业化最重要的黄金二十年,改革开放这十多年沿海地区经济起飞,但是我们内陆地区受思想观念和政策开放的制约,更多的是在按照国家计划经济模式在运行,而我们丰州却又是连计划经济模式的丁点儿雨露都未曾沐浴到旮旯,现在国家政策已经在调整,我们丰州要想指望国家或者省里边在工业化这一块来投入不太现实,要改变这个情况,怕是只有另辟蹊径了。”

    陆为民看到夏力行望过来的目光有些若有若无的笑意时,就知道今儿个怕算得上是一次不大不小的考较了。

    前两天在向安德健汇报工作时,安德健就看似随意的问了问这一段时间的感受。

    陆为民也如实的回答了自己这一段的表现和感觉,安德健又不经意的问了问给夏书记当秘书感觉有什么不一样,这倒是把陆为民给问得有些找不着北,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安德健似乎也不怎么在意陆为民的答案,只是在言语间鼓励他不要太拘谨,既要做好日常工作,但是也要有年轻人的朝气冲劲儿,敢于大胆发表自己的看法观点,最后丢下一句话,夏书记水平很高,需要的不是那种纯粹拎包的跟班,而喜欢能够有脑子有想法的秘书。

    今天上午高初的话里是第二次提到了拎包这个词儿,言外之意也和安德健的语意近似,那就是夏力行的秘书要和其他普通秘书不一样,得有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

    不同的人不同的角度都谈到了这一点,又有了前世记忆,陆为民再不清楚其中的奥妙,那就真是和白痴无异了。

    安德健是想要证明一些什么,孙震也要透露一些什么,而夏力行似乎却还在思索找寻什么,这都犹如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摸索碰撞。

    那自己也许就该做些什么。

    所以他大胆了一回。

    说大胆,陆为民知道其实这算不上,这样的言论观点夏力行作为地委书记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他所欠缺的不过是一点说服他自己的勇气和决心罢了。

    “另辟蹊径?”夏力行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却没有马上再问。

    安德健说的没错,燕青也说的没错,这个年轻人的思路观点的确很宽阔也很敏锐,或许是在广州那边读大学和社会实践能够更直观的接受来自外面的思维和空气,有些东西的确不是长久处于内陆地区所能想得到的,连自己现在都似乎有些习惯于眼下这种沉闷的氛围了,这不好。

    见夏力行没有再继续问,陆为民也知趣的没有把话题展开,过犹不及,这一点他很清楚。

    奥迪缓缓的在丰江江堤上停下,很显然司机老马知道老板的习惯。

    “下去走走。”

    初冬的江堤上寒风凛冽,冷意逼人,老马赶紧将老板风衣拿下来,陆为民接过风衣替夏力行披上,夏力行也不在意,自顾自的沿着江堤前行。

    陆为民见老马没有跟上来,知道夏力行只需要自己一个作陪,这个司机也是挺有眼水,很知分寸。

    “蹊径?古语云,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夏力行微笑着看了陆为民一眼,“小陆,我们丰州的情况却不是这样,我们现在没有桃李,蹊径就不会自己长出来,那你说怎么办?”

    “那就要靠我们的领导干部率先垂范,敢于开拓创新,去趟出来!”陆为民一字一句,声音不大,却是相当清晰,“只有大胆去趟,哪怕趟错了路,大不了倒回来重新再来,可你连趟的勇气都没有,那在你眼中四周就永远都是茅草一片,你想要等到人家帮你把蹊径趟出来,那等到那时候,蹊径倒是出来了,可好的桃李也早就被先行一步者摘走了,剩下的估计都是些歪瓜裂枣了。”

    被陆为民借着自己刚才话语里那句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引申发挥开来,洋洋洒洒一番话如海阔天空,让夏力行心境顿时好了不少,虽说对方那番话里有些调侃的味道在里边,但是夏力行却知道对方所言不假。

    “要趟路也到找准方向,不是毫无头绪的乱趟,否则你就只能一次一次倒回来,不但毫无效果,自己会被荆棘割得全身是伤,而且还耽搁了时机。”夏力行既像是鼓励,又像是点拨,含笑望着陆为民,“怎么样做到既要大胆趟路,又要尽量准确高效呢?”

    陆为民心中一阵猛跳,绕是自己也算是有过前世记忆的人了,这样直接面对自己的大老板鼓励的眼神,给了这样一个展示机会,他也有些兴奋了。

    “夏书记,趟路不是漫无目的的寻找,而是要有针对性更要有具体方略,针对性就是要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和上边政策方向,而具体方略则是要根据现实工作中如何寻找到突破点,我是这样理解的,只有这样你才能做到目标明确,有的放矢,也才能真正有所收获。”陆为民想了一想这才回答道。(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