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四十四节 真味(第三更!)

官道无疆 第三卷 莫道君行早 第四十四节 真味(第三更!)

    从宾馆出来,陶汉与夏利并并肩而行,燕莎商圈这一带适合两人散步的地方并不多,尤其是需要一个清静的所在,不过今晚不需要。

    “老夏,你今天有些草率了吧?再说丰州那边事情重要,但是省委这边既然定了调,你再有想法也要服从省里统一安排才对。”陶汉微微皱起眉头,沉声道。

    “陶部长,我考虑过,不仅仅是手中工作这么简单,这几项工作要说真有多大难度说不上,除了要将红星农场改制,向开发区转变这一项工作难度比较大外,其他几项工作其实都已经步入正轨,我担心的是班子问题。”在陶汉面前,他也不隐瞒啥,而且后续这一段时间里,丰州这边自己的工作还需要现在已经是组织部长的陶汉大力支持。

    “班子问题?!”陶汉微微吃了一惊,他接手组织部这边的工作时间还不长,加上省委办公厅这边的工作也没有彻底甩掉,所以不少精力还放在办公厅这边,这也使得他接手熟悉组织部那边工作的进度放慢了许多,这么久来,除了到只到昌州市和昌西州一个最重要的省会城市,一个最偏远民族自治州进行了调研外,其他地市他都还没有沉下去搞过调研,所以对夏力行这突兀的一说显得有些意外。

    先前陶汉也听出了田海华和夏力行之间对话中的一些言外之意,但是对于丰州地委班子里的情况他还不算太了解,所以也不清楚这里边究竟有什么隐情,这时候听得夏力行这么一说,立时觉察到丰州地委班子里恐怕是真有什么状况了。

    “很严重么?不至于吧,去年年底我陪田书记过来,也觉得你们地委班子还算比较和睦,也颇有战斗力啊。”陶汉蹙起眉头,如果说丰州班子存在问题,那么自己这个组织部长就又得要煞费苦心了,原来对丰州班子在夏力行离开之后省委已经有了一个基本框架。如果真有大问题,那就不能不另行考虑了。

    “陶部长,你别这么敏感,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只是在一些工作观点看法和工作作风上有所差异,加上磨合时间比较短,才导致了一些不和谐的杂音,这很正常,稍加时日。这些问题都会在工作相互配合中逐步得到解决和改善。”

    夏力行话虽这么说,但是他内心却有些担心,看样子省委已经确定要让李志远来接任自己的地委书记,而且估摸着孙震也会接任行署专员,也就是说丰州班子基本上会没有太大变化,否则田海华不会有那一句自己需要考虑什么人来推进那几项工作,但是李志远和孙震能和睦相处么?不,不应该说和睦相处,而应该是说李志远能够稳稳的驾驭住孙震这头烈马么?

    “那你还有什么担心?既然是工作中的正常分析和争论,那就不成其为问题。你何须如此谨小慎微?”陶汉显然不太相信夏力行的这番说辞,“怎么,还要在我面前打哑谜?”

    听得陶汉这么一说,夏力行是真有些不好不说了,“陶部长,你是组织部长,那你漏句实话,是不是我走之后,地委行署主要领导是在现任领导中产生?”

    “省里基本上是这个意思,怎么。你不太赞同这个意见?你现在还是丰州地委书记,对下一任班子也有建议权,省委原本也要打算听一听你的意见。”陶汉盯了夏力行一眼,缓缓道。对于夏力行来说。这不存在保密,田书记也交代自己要和夏力行之间商谈一下丰州班子微调的问题。

    夏力行摇了摇头,他也知道省里如果确定了在自己走后,是由李志远和孙震来搭班子,那么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问题,一般说来都不会改变了。毕竟在这种时候,太过大的调整弊多利少,对于地方上的工作范儿会有影响。

    “是不是你觉得这个搭配不太合适?”陶汉很敏感的觉察到夏力行的担心,迅即问道。

    “陶部长,也不好说不合适,志远性子比较阴沉内向,而孙震同志个性很鲜明,如果是他们俩搭档,我有些担心在性格上形成鲜明对比,加上他们本来在一些问题上看法就有分歧和争议,在工作中也会有点针尖对麦芒的味道,两个人骨子里都有些好强,……”夏力行摇摇头,“但愿只是我的杞人忧天,但是我打算回去之后好好在班子队伍作风上好好整顿一下,尤其是强调民主集中制原则,团结和和凝聚力问题,有针对性的和他们谈一谈,希望能够把这个问题带来的影响限制到最小。”

    陶汉也觉察到了陆为民并没有把心事和盘托出,两人虽然关系一直不错,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他也不好过分深问,有些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真到了需要省里下决心的时候,那也就只有痛下决心了。

    ****************************************************************************************

    夏力行要出任省委秘书长的风传一下子就在丰州传遍了,距离夏力行学习结束还有十天,丰州就已经躁动得沸沸扬扬了。

    陆为民也颇为震动,他也没有想到夏力行竟然会一步入常,如同安德健到丰州地委担任秘书长一样,这一步踏出去就如海阔天空,大不一般了。

    在和夏力行电话中陆为民也没有遮掩,提到了这边的传言,电话里夏力行也没有多说什么,既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但只说丰州这边的工作还离不开自己,自己也要把丰州做好才谈得上其他。

    这让陆为民也大感纳闷。

    这都啥时候了,夏力行怎么还念叨着丰州这边的工作,再是重大的事情也比不过到省委任职这么大吧?何况夏力行走,省委对丰州地委行署这边的班子肯定也有重新安排,怎么夏力行口口声声说要回来把工作搞好?

    陆为民纳闷归纳闷,手上的工作却不敢放下。

    好在北方机械厂的谈判已经基本上敲定,倒是长风机器厂却又重新开始审视起他们的去向问题了,青溪方面给他们的条件没有太大变化,并没有因为北方机械厂决定落户丰州就给他们带来多少压力,或许真是觉得自己条件要不丰州强太多,长风机器厂不可能选择丰州,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双方依然有较大分歧和差距。

    “常哥?!”陆为民看到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的男子,惊喜交加,忙站起身来,迎了出来,实习来的小姑娘,见到这个有些吊儿郎当的男子还真是来找科长的,这才不为人觉察的吐了一下舌头,悄悄出去,泡了一杯茶端了进来。

    “嘿嘿,当科长了?潜龙在渊,一跃登天啊,我早就说你不是池中物,这才多久,给夏书记当秘书,现在又是地委办综合科长,要不了多久你就该下来锻炼挂职当个副县长常委啥的了吧?”

    走进陆为民办公室里左右上下好好打量了一番,这才一屁股坐了下来,懒洋洋的享受起热茶来。

    常春来话语还是狂放无忌口无遮拦,即便是陆为民这种经常和他在一起对他性格已经有所了解的还是觉得有些刺耳,但是这种刺耳里边也夹杂着几分亲切,至少他还不会在外人面前这么肆无忌惮。

    “常哥,有你这么挖苦人的么?我当这个科长现在都是战战兢兢,深怕出点问题上对不起领导,下对不起自己,还敢痴心妄想其他?”陆为民觉得自己在常春来面前总有一种莫名的轻松,仿佛和他在一起就再没有那么多和其他人在一起时那么多忌讳和顾虑,说话行事都要自在放纵许多,没有那么多忸忸怩怩,也没那么多虚情假意。

    从办公桌里拿出半条中华来,陆为民也不多说直接往桌上一丢,常春来笑了起来,中华在这个时代可是罕见品,以丰州这边来说红塔山也就算是上了档次的好烟了,要不就是要装时髦抽一抽三五或者健牌、万宝路这样的外烟,而能随时把中华叼嘴上的,那可就真算得上是牛人了。

    “呵呵,为民,抖擞起来了,不过常哥喜欢这个调调,拿两包。”在陆为民面前常春来也从不客套,从烟壳子里抽出两包来,然后把剩下的丢回给了陆为民,揣上一包,然后把另一包撕开锡箔纸,点燃一支,很从容的深深吸了一口,享受起来。

    “常哥,这么久了,我就说我调到地委办这边,你就来了一回吧?是真把兄弟忘了还是咋的?”陆为民去把门掩上,然后才坐了回来。

    “忘了你今天常哥还能来你这里?你现在是夏书记秘书,我能有事儿没事儿上门来?何况你现在工作怕是也忙得脚不沾地,我有那么不懂事儿?”常春来夹着烟,半眯着眼享受着,“为民,夏书记要走了,这个消息没错。”

    陆为民一凛,打量了常春来一眼,“常哥也听说了这个传言?”

    “不是传言,而是事实,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据说夏书记还要在丰州呆上一段时间,但不会太久,而去向是肯定定了,省委秘书长,省委田书记钦点的。”常春来吸着烟,细细的品着什么。

    完成诺言,明天依然三更,兄弟们月票推荐票可否给力一些?(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