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五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零八节 迷离

官道无疆 第五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零八节 迷离

    康明德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正派人,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要想当正派人,要么就得要实力强悍得任何人都无法撼动,要么就只能乖乖的缩在某个茅草屋里,畏畏缩缩的过上一辈子,当那种对任何人都无用也无害的窝囊废。

    而如果要想在这个世界上过上好生活,甚至你想要生存下去,那么你就不能当那种所谓的正派人。

    但自己不是正派人,并不意味着他自己就不尊重正派人,或者正派行为,尤其是看上去更像是第一种的那一类人,康明德就更为尊重。

    他知道戚本誉对自己的话很是不舒服,但是戚本誉却只能忍受下去。

    现在他也不确定陆为民究竟属于哪一类人,但是陆为民目前的表象似乎有点像第一类人,虽然这种人康明德这一辈子还没有碰上过,梁国威某些方面有些像陆为民,因为他们都不收钱,但是梁国威却一样有弱点,可以被自己影响,比如他信任戚本誉,那么自己可以打通戚本誉。

    他现在还暂时没有发现陆为民的弱点,也许弱点就是陆为民现在很想要做出政绩,自己还无法利用这一点。

    陆为民给自己暗示性的提醒让康明德意识到陆为民的城府和智慧远比他的年龄要深得多,正如他和戚本誉所说的,这个人值得押一宝。

    戚本誉显然还没有看清楚这一点,这让康明德有些轻看对方。

    欺老不欺少,这句老话似乎戚本誉都不明白,以陆为民的年龄优势,任何人在他面前都只能望尘莫及,戚本誉却要故意和对方过意不去,这未免太不明智了,就算是你现在能占得一时优势,除非你把他彻底打倒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否则迟早被对方翻盘。

    从戚本誉办公室出来,康明德就和陆为民通了电话。表示戚本誉这边已经搞定。

    戚本誉接受了他的邀请,也就意味着基本上同意了他开出的条件,对于不同人要用不同的办法,康明德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虽然内心深处他对陆为民的硬气颇为佩服,但是他还想看看陆为民究竟是放长线钓大鱼,还是真的对阿堵之物不屑一顾。

    ***************************************************************************

    杨显德离开之后,李廷章就一直浓眉深锁,手中这份东西他已经读了不下三遍。可以说每一个具体细节他都仔细琢磨过。

    并不出所料,杨显德并不愿意支持这个方案,站在他的角度上也的确无可厚非,他的年龄即将到站,去冒这样的风险,实在不划算,不说这会触怒梁国威,就是本身存在的政治风险就相当大,而押对了注,那有怎么样?也不可能让他年轻几岁。那对他来说就毫无意义了。

    但自己该怎么办?

    不能不说陆为民在这个方案上下了相当大的功夫,从意义到目的,从具体操作程序和需要考虑的问题,几乎每一条都考虑得相当周到,尤其是在针对眼下很多人关注的担心会以权谋私和私吞国家财产这一点上,除了要让纪委监察系统和审计部门在每一个程序都要进行监督审查并落实到人签字认可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提出了要引入第三方中立评估机构来进行估价核算,这两方面得到的结果要基本一致才能算是对整个标的物评估实现了认可。

    如果严格按照这个程序来操作,李廷章相信很难有人在里边耍什么花招,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这是最重要的,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却不能不考虑这个方案带来的政治风险。

    这意味着洼崮全区的乡镇企业将全数进行改制,首先考虑企业干部职工在同等情况下。可以优先购买赎买获得企业股权,如果不成,那也可以向外拍卖转让实现集体资产退出。

    落实到具体问题上,那也就是说所有企业将要对自身资产进行一次量化改革,然后通过渠道把这些经过量化后的产权全部或部分有偿转让。

    陆为民的看法如果能够将这些企业的集体资产全数退出,一方面可以获得部分现金。缓解各个乡镇的财务压力,填补他们在合金会上的一些窟窿,更重要的是可以激发这些进入企业的个人资本进一步加大投资扩大生产规模。

    因为就目前格局来看,这些乡镇企业已经逐渐在丧失作为前几年刚刚兴起时的激情动力,逐渐演变成一种二国营式的体制,甚至成为一些企业管理者和乡镇领导勾结起来往腰包里捞钱的提款机,集体资产的退出可以赋予新的所有者和管理者完全自主的权力,让他们自己在市场经济中去遨游。

    这些新主人既然敢盘下这笔资产,自然就有去迎接挑战的底气,甚至会立即促成这些企业进一步扩大规模,这对于日益重视经济指标的各乡镇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情。

    李廷章想得很多,有时候他不得不佩服陆为民的这个脑瓜子,总能敏锐的捕捉到时局的细微变化,从而提出他自己的观点,就像这一次,虽然很有一些风险,但是李廷章却感觉到这种风险似乎是高层能接受的,这不仅仅来源于安德健的电话,而是李廷章从各种报纸杂志的字里行间里觉察到的,而梁国威显然在这一点上已经丧失了嗅觉。

    陆为民已经正式把方案递交给了区委办,希望常委会能研究这个洼崮区作为全县试点区的乡镇企业改制方案,集体资产以公开公正公平透明的方式全数退出乡镇企业,重新明确现有企业的权属,鼓励本地和外来资本并购这些企业,并加大投入,党委政府将为这些私营企业发展提供更好更完善的服务,以促进本地经济的发展,这就是洼崮区委提出的这一次企业产权量化改制的目的。

    李廷章第一次有些拿不准在常委会上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局面,以往梁国威都是牢牢掌控着常委会的节奏,但是这一次呢?

    安德健来了电话,很显然陆为民也走了上层路线,但是安德健在电话里也只是轻描淡写的提了提陆为民的方案,说可以根据县里实际情况来考虑,对于经济工作中遇到的新问题,应当鼓励有所突破,但是一定要结合本地实际,不宜一刀切。

    话语里说的很含蓄,但是李廷章自然清楚这其中的含义。

    问题在于连杨显德都不愿意在这个问题掺和,光是自己支持有作用么?

    如果这个方案在常委会上注定会被否决,那陆为民依然不屈不挠的要把这个方案提交到常委会上又有多大意义?

    或者只是为了宣示一种姿态?李廷章又觉得陆为民这一次不像是自己想要宣示一种姿态那么简单。

    那也就意味着陆为民有把握让这个方案通过?这可能么?

    常委们的面孔一个一个如流水般的从李廷章脑海中流淌而过。

    戚本誉、詹彩芝、虞庆丰,这三个前两个不用说,一个是梁国威的铁杆,詹彩芝这个**这段时间同样和梁国威打得火热,虞庆丰是个相当古板的人,这三人都不可能支持这个方案。

    孟余江、曲元高、关恒、蔡云涛呢?

    作为组织部长,孟余江也许接到了安德健的电话,不知道会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支持陆为民?

    曲元高和陆为民似乎关系不错,但一直是紧随梁国威的步伐,这家伙是老滑头,要让他在这个问题上站在陆为民一边似乎很难。

    关恒倒是有可能支持陆为民,据说这一段时间为了这个方案上常委会,梁国威和关恒关系迅速冷却下来,李廷章也真没想到陆为民竟然有这等本事,居然把梁国威的第一臂膀给硬生生扭了下来,拉到了他一边,在这一点上李廷章自叹弗如,也有些隐隐的羡慕,也许这就是观念一致带来的巨大影响力。

    蔡云涛也不太好说,常委里边这家伙是和陆为民关系最密切的,也是最有可能支持陆为民的,而且他的姐夫特殊身份以及与梁国威的特殊关系决定了他就算是拂逆了梁国威的意图,梁国威也不会过分难为他。

    满打满算陆为民就算是加上自己和他本人也不过能获得五票支持,而且这几乎是要在投票表决的情况下,如果在明知道无法获得过半支持的情况下,还有多少人愿意冒触怒梁国威的风险?孟余江和蔡云涛会么?

    李廷章第一次患得患失起来,他发现自己的过于低调和隐忍的确带来一个很大的弊病,那就是没有人把自己的观点当成一回事,也就没有人真正愿意和自己结盟,连杨显德都只是利益压迫之下和自己抱团,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失策,也许自己该适当改变,像陆为民那样,就算是失败了,至少也能让人另眼相看,也能赢得几分尊重。(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