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一十四节 老贼

官道无疆 第四卷 这边风景独好 第一百一十四节 老贼

    在准备发言之前梁国威突然发现自己似乎突然间失去了对这个常委会的绝对掌控权,什么时候轮到要自己亲自发言来掌控局面了?就算是戚本誉在这个问题上有私心,那孟余江呢,关恒呢,曲元高呢,蔡云涛呢?

    孟余江从来没有和自己走得很近,但是这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也就是说他会很原则的和自己保持着一致。

    这个很原则一词不太好解释理解,从梁国威的角度来看,只要是孟余江认为是符合上级党委意图的,那么就是应该支持的,哪怕他本人并不完全认同,但是却要在保留个人意见的前提下予以支持。

    想到这里梁国威意兴萧索之余又有些警醒,连李廷章都从未能撼动过自己在常委会里的绝对地位,怎么这个陆为民才来双峰半年,就能轻而易举的做到?

    “好了,我也大略听了大家的一些意见,洼崮区委这个方案应该说是很有些看点的,既对洼崮区的乡镇企业有一个相当详实准确的分析判断,同时也结合了当前国内各地正在探索的一些试点经验,比如鲁省和浙省的企业改制试点。”

    梁国威满脸思索的表情,他没有给其他常委们以更多的发言机会,这是鲜有一见的情形,不过现在他也只能如此了。

    “正如刚才为民所说,身处改革开放大潮涌动的这个时代,我们双峰面临着很多机遇,同时也一样面临许多压力,怎么来实现我们社会经济事业的发展,是摆在我们大家面前的最重要的话题。”梁国威话锋一转,“我们也要注意到改革开放的目的是为了进一步增强国力,进一步改善人民群众生活,而不是为了改革而改革,同时,改革不应该偏离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方向。”

    最后一句话显得很是波澜不惊,但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毫无疑问的放在了这一句话上。

    不能偏离社会主义方向?那是不是陆为民提出的量化改制方案就意味着要偏离社会主义方向了呢?每个人都在掂量着这一句话的分量和含义。

    梁国威很满意这种效果。话不在多,只有含义明确分量够重就行了,在座的人都是百炼成精的角色,哪里需要多说多敲打。一个暗示一个点拨都能明白其中奥义,说多了那就是画蛇添足。

    “为民同志在洼崮的工作相当扎实,招商引资也取得了一定效果,但是正如他所说,我们双峰和日新月异的外部世界相比依然远远不够。所以我们需要进一步开动思想拓宽视野,认真筹谋如何来进一步推动我县工作的经济发展,这也算是从中央到省里不变的中心工作。”

    梁国威言语的重点似乎有些飘忽不定,陆为民也在揣摩对方究竟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样的意思。

    在上会之前陆为民就考虑过很多,对于这个方案他也做足了准备,他甚至也知道这个方案在地委里边也引起了很大的争论。

    李志远和孙震都没有就这个方案明确表态,但是苟治良和常春礼却针锋相对。

    苟治良认为这种集体资产被变卖转化为私人企业已经超越了改革开放的一个底线,应当慎重评估这种所谓“改革”带来的负面影响和风险,不宜草率启动。

    而常春礼则认为现在时不我待,丰州是新建地区。又是落后偏远地区,没有任何包袱,省委一直希望丰州能够丢开一切束缚,政策和做法上能够大胆突破,就改革创新上就是要有先行一步先发制人的冲劲,不能什么事情都坐等看,那丰州将永远无法追赶上其他地区,而且在县一级进行试点就算是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及时纠正,不会带来多大影响,而一旦取得成功。那么将会给整个地区带来一个难得示范效应和经验。

    两人在观点上的对立以直接影响到了地委行署里边的意见,像地委几位领导倾向于缓一缓看一看,但是作为行署这边却主张可是小范围试验一下,但是最终这些都没有形成正式意见。更多的只是在私下表达出来的意思这也使得在很多本来想能够从地委行署那边获得一个叫为明确态度的人大感失望。

    陆为民不知道梁国威在获知这个情况之后是如何着想,但是他总感觉梁国威不大可能直接通过县委常委会来否决自己的这个方案,就像他虽然明确表示他个人不赞同这个方案,却又同意自己的意见,让关恒把这个方案拿上常委会,这样看似有些矛盾的做法足以证明梁国威在这个问题上也是相当谨慎的。

    “这个方案我看大家都认真阅读过了。但是为民,刚才有些同志提出来的一些问题还是值得我们深思啊。”梁国威稍稍压抑了一下情绪,“就像刚才廷章县长所说的,骤然采取措施对这些企业进行改制,那么这些债务一下子全数堆积在几个乡镇上,其实并没有改变合金会存在的窟窿大小,甚至可能让这些债务窟窿直接背在了乡镇头上,而合金会的这些款项如果不流向乡镇企业,那么这些资金日后流向哪里?这些改制后的私人企业?你怎么就能确定这些企业摇身一变之后就能一改之前的经营不善状况?而且信用社的这些贷款怎么来解决?之前毕竟是企业行为,由企业自身负责风险,现在要把这些资产债务权属搞清楚,那么势必涉及到信用社的债务,如果也搁在乡镇头上,对乡镇来说压力会有多大?”

    不能不说梁国威之前也是做足了这番准备的,这让陆为民也有些诧异,如果梁国威真的不打算同意自己这个方案,他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否决,甚至连上常委会的机会都没有,可是他既要让这个方案上常委会,现在又提出这么多问题来,感觉起来更像是他并非不同意这个方案,而是觉得这个方案有很多值得商榷探讨的东西?

    这似乎有些出乎陆为民的意料之外。

    这些问题其中一些虽然也算是问题,但是陆为民已经有了应对和解决之策,合金会本来就是一个金融机制不健全的畸形儿,既无专业人员和经营能力,又不具备经营规模,对其清理也是迟早的事情,按照陆为民的想法,合金会应该严格控制,逐渐和信用社合并,现在高层尚无政策出来,也只能维持现状,但是对合金会的资金使用却需要严加控制,可以说向企业放款这种业务除非是政府担保支持的项目,否则都应放弃。

    至于信用社债务问题,陆为民倒是早有准备,涉及企业有关信用社贷款问题,都必须要在这一次量化产权改制中得到明确,都必须要交给现有权属者,哪怕在其他方面党委政府吃些亏都必须要把这个隐患解脱掉,当然这也就意味着像合金会这样的窟窿落在乡镇头上会更大,但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举。

    让陆为民有些困惑的是原本以为梁国威会在这个产权量化变更体制问题上做文章,但是没想到梁国威只是若隐若现的淡淡提了一句改革不能偏离社会主义方向就不再多说,反而是把自己这个方案中的许多细节问题拿出来考究,难道说梁国威不知道这个方案也是自己和洼崮区委几个人花费了一两个月才搞出来的东西,岂是他这么轻描淡写就能找出问题来的?

    这个老狐狸究竟在玩什么花招?

    常委们都有些拿不住梁国威的意图了,包括关恒在内。

    如果说梁国威是真的支持这个方案而只是觉得这个方案不够完善,他完全可以在之前就向陆为民提出来,让洼崮区委拿回去很对问题好生修改,拖了这么久上常委会时才来提出问题,这怎么看都有些不符合常理。

    可梁国威如果真的反对这个方案,要么他就直接在未上常委会之前就把方案压下了,要么就是上了会直接以这个方案主旨背离了社会主义方向为名把他否了,谁也不敢在这个问题上多说啥,但是似乎他只是流露出了那么一丝意思,就不再提,这里边让人琢磨的东西就太多了。

    唯有李廷章似乎听出了梁国威的一些言外之意,方案存在很多值得商榷推敲的地方?梁国威想要干什么?

    “为民,我知道你的心情,洼崮目前的形势不错,招商引资有了起色,改革试点也符合中央的意图,但是我觉得在方案上还需要多雕琢多完善,毕竟每个企业都有不同的具体情况,更需要考虑周全。我的意见是你们洼崮区委可以再好生完善一下,当然如果你们觉得某个企业的确符合你们区委的意图也可以尝试一下,但是从总的方案来说,我觉得不宜一刀切,如果要大范围推开,还是需要慎重。”

    翻来覆去的要求完善方案,慎重对待,这让陆为民相当郁闷,这究竟是什么意思?陡然间看到李廷章望过来的目光里多了几分闪烁,而其他常委却像是徐庶进曹营一般一言不发,陆为民忽然间回味过来,今天这个局怕是梁国威早就预测到了,而这些个常委们似乎也早就想好了对策!

    老而不死是为贼啊!

    第一更送到,兄弟们,俺今天目标是八百票,兄弟们再赐力,继续努力码字!(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