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十三节 犬儒

官道无疆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十三节 犬儒

    “感觉很好?”安德健一句话就让陆为民身子矮了半截,他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呐呐的道:“还行,我觉得还行。”

    “觉得还行就好。”安德健瞅了一眼有些局促不安的陆为民,淡淡的笑了笑:“我就怕你得意忘形了。”

    “安部长,请您放心这一点我还是知道分寸的,我……”陆为民挠了挠脑袋,却被安德健打断了话题:“好了,为民,你知道分寸就好,我要提醒你,你这个县委副书记位置并不稳固,准确的说,如果不是双峰出来这么一遭事儿,如果不是双峰目前的局面太过于糟糕,你是没有这个机会的。”

    “安部长,我知道。”陆为民不再解释,只是静静的倾听着安德健的教诲。

    “地委在关于你的任命问题上争论很大,可以说我到地委工作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争议如此大的事情,孙专员、常书记以及我之所以推荐你担任县委副书记,并非因为其他原因,就是希望你能在双峰用你自己的表现来证明我们的选择,征服那些对你质疑的声音。”

    陆为民点点头,他知道在自己任命问题上,直到最后一刻都还在争执不下,最终还是李志远拍板定下来,苟治良、焦正喜、章丘育、蔺春生都反对,而孙震、常春礼、安德健却又力荐,张天豪也给予了支持,萧明瞻和周培军都持中立态度,由此可见在自己任命问题上的争执激烈程度。

    这一关过得很险,据说焦正喜甚至提出了一个折中意见,那就是希望把自己的任命搁一搁,等到年底杨显德退下来之后,让自己接任杨显德的常务副县长位置,这个建议据说也让李志远犹豫了很久,但是最终他还是决定让自己出任县委副书记。

    “李书记在最后关头还是认可了你,我不太清楚他究竟出于何种理由同意了我们的意见,但是一个县委副书记能引发这样大的争论。你也足以自豪了。”安德健把茶杯搁下,陆为民很自然的起身拿起茶杯,帮忙注水,再放好。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李书记也很关注你,我估计曹刚在他面前应该是认可了你搞经济工作的能力,这也许对李书记同意你担任县委副书记有一定帮助。”

    “曹刚?!”陆为民吃了一惊,曹刚会支持他?

    “为民,走到县委书记这个位置。如果连这点肚量胸襟都没有,那他也不配坐这个位置了,启天纸业的事情无所谓对错,各人看待问题的角度不一样,其实即便是我当时也对这个项目相当矛盾,说内心实话,我当时也是很希望能让这个企业先落户再来考虑治污的问题的,如果不是启天纸业在洛门的表现实在是太过糟糕,我也许就要松口了。”安德健平静的道:“哪怕它表现稍微好一点,或者说在治污问题拿出一个更能让我说服自己的方案来。我也会拍板同意,只可惜……”

    陆为民皱起眉头,他听出了安德健的言外之意。

    “为民,不要皱眉头,站在县委副书记这个角度,固然要考虑环保问题的长期影响,同样也需要审时度势的看到我们对经济发展的急迫要求,你不能否认我们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会把经济指标作为考核一个地方党委政府工作能力和业绩的主要内容,这是从上到下的大局需要带来的变化,作为一地主要领导他不得不考虑这一点。你要要求他们完全严格按照你所希冀的那种一丝不苟的环保要求来,那不现实,事实上我们现在已经施工甚至是生产的许多项目许多企业一样做不到!难道你能让他们马上都关门?!所以我们要辩证的看待这个问题。”

    “辩证的看待问题?”陆为民耸了耸肩,“我承认很多时候的确如此。但是如果我们在这方面的标准一放再放,那这个标准还有意义么?”

    “你说错了,这个标准的意义就在于它确立了一道界限,至少我们可以让有些事情不能越界太远,而当我们需要予以制止的时候,这个标准就可以发挥作用。”安德健泰然自若的道。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你不需要用这种奇异的眼光看我,我知道这有些犬儒主义,但是作为一级领导,身处这个社会中,我们需要更冷静更理智的衡量利弊得失,我不是指个人的利弊得失,而是在工作中的利弊得失。”

    陆为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安德健所说的正是他现在需要认真思索的,工作中的利弊得失,有时候也许为了一个更好的结果就不得不迂回曲折来推进。

    “安部长,我明白。”

    “为民,你人年轻,血气方刚,有冲劲儿闯劲儿,也有抱负想法,至于说你的能力,我想你对自己也有信心,可以说现在的位置已经为你的发展打好了一个很好的台阶,我希望你能好好把握住现在这个机遇,扎扎实实干点儿实事,再具体一点,那就是你要在你所分管的工作里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出来,双峰起点低,也更容易出成绩,但是我觉得你不能因此放松要求,曹刚也是一个能做事的人,或许他也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是至少有一点我相信,他是想在双峰干一番事业的,而你可以协助他做得更好,而且你可以借助这一步让自己更多更好的展示给领导。”

    安德健语重心长的话,让陆为民唯有点头称是,姜是老的辣,一番滴水不漏的话让你既能听出其中奥义,同时也能领会到对方的苦心,在这方面自己的确还太稚嫩了一些。

    ****************************************************************************************

    从安德健办公室出来,陆为民都用这还在回味着安德健今天给自己上的这堂课。

    地委里边暗流涌动,李志远不像夏力行那样可以随心所欲的驾驭全局,他只能努力的让整个地委保持一种平衡局面,而他则做好平衡的最后那块砝码。

    在陆为民印象中,孙震似乎不应该是如此低调的,前世记忆里,孙震是个个性极强且头角峥嵘的角色,但是现在孙震似乎却表现得很低调,他现在还拿不住孙震的表现究竟是出于何种原因,但他总觉得孙震不是那种甘于雌伏的人物。

    陆为民一直认为苟治良是对李志远具有很强影响力的,但是现在看来自己在这一点上的认识也有些偏差了,李志远有些驾驭不住苟治良,那么自然也就不可能对苟治良太过信任。

    安德健在话语里流露出来的意思很明白,曹刚不是苟治良的人,而是李志远欣赏的角色,甚至有可能苟治良推荐的县委书记人选也不是曹刚。

    对自己最为敌视的也是苟治良,而不是李志远,虽然李志远对自己也未必有多少好感,但是目前看来也没有多少恶感,自己应该与曹刚合作,甚至应该是全方位的深度合作,哪怕是在一些方面迎合曹刚,帮助曹刚最快最好的拿出成绩稳定局面。

    这似乎意味着李志远在地委里边的掌控力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弱,孙震这样低调是不是也是不愿意过度刺激李志远,使得李志远和苟治良走得太近太紧?

    安德健让自己要尽可能和曹刚维系好的关系,一方面固然是为自己考虑,另一方面是不是也有意要为曹刚造一造势,以便巩固李志远的威信?

    陆为民想得有些头疼,地委里边这些沟沟坎坎,这些阴微幽暗实在不是一般人能揣摩透的,自己现在还不需要去考虑那么多,只需要做好认定的事情就行了。

    “陆书记!”陆为民刚刚走到车边上,就听见了一个有些兴奋的声音叫了起来。

    “道元啊,这么巧?”陆为民看见满面红光的鲁道元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满脸的得意劲儿活像捡到了宝。

    “真是您啊,我还以为看错了人,谁开了一辆这么牛逼哄哄的三菱越野车停到地委里边来,正纳闷儿呢。”鲁道元有些刻薄的面相无论是哪个角度看上去都像是一个喜欢钻牛角尖儿的一根筋,但是只有陆为民清楚,这个表面一根筋的家伙背后却藏着一颗不安分的心,不过好在这家伙还算是比较认情,但这个认情究竟能在那个度上,陆为民也自认为看不清。

    “咋,我就借辆车开,你也得准备给我上一篇《丰州社情?”陆为民半开玩笑的笑着道。

    鲁道元现在是《丰州社情》的常务主编了,从夏力行开始地委主要领导都对《丰州社情》很重视,李志远也不例外,鲁道元现在更是扬言要把《丰州社情》办成丰州的新华社内参和《南方周末》的结合体,既要有《南方周末》的犀利和深刻,又要有新华社内刊的时效和力度。(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