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五十二节 前尘往事

官道无疆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五十二节 前尘往事

    命运总是如此捉弄人,当陆为民抬起头来时,忍不住想要在心里呐喊一声,这个世界真他妈的小!

    柔顺乌黑的长发很自然的斜披在肩头上,泡泡纱质料不是什么流行东西,不过这一袭白底小花的连衣裙却更显得女孩的清丽脱俗,月牙儿般的眼睛笑起来总是那样招人怜爱,油亮如浸泡在水中的黑葡萄一般的眼眸望向自己的时候,让陆为民心中忍不住一颤,前世中那一段时间里,自己不也就是无数次的沉醉在她这凝眸一视中么?

    那个坐在沙发上的男孩抬起目光望向自己的时候,岳霜婷忍不住心间也是一颤,一种莫名的触动,就像一股电流直入自己心灵深处,并向着全身射电状的传递,让她感觉自己似乎连灵魂都被电击了一下。

    那一眼望过来是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感觉,熟悉、亲昵、爱怜、感伤,就像是在抚摸着自己全身,让岳霜婷下意识的想要蜷缩起来,躲入对方怀中,仿佛对方怀抱就是暴风骤雨中一个无比安全的港湾。

    陆为民并不知道自己这一望竟然会给对方带来如此大的触动,他只是下意识的回忆起无数已然消逝在故纸尘堆中的前世往事,那点点滴滴就像是野火烧过的草原,被那春雨一浸润,立即就无声无息的蔓生起来,一种莫名的情绪缭绕在陆为民心间,无法抑制。

    “为民,我给你介绍一下,小岳,岳霜婷,我们部里边皇冠上的明珠,霜婷,这是陆为民,我和你说起过的。”

    张静宜也觉的这一眼对视似乎有点儿不同寻常,不过她却挺高兴,岳霜婷一直说她相信缘分。而两人有些异样的第一眼就像是不一般,说不定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就是眼缘。

    “你好。”

    “你好。”

    陆为民站起身来,岳霜婷也落落大方的伸出手来。两人握了握手,各自入座。

    “霜婷,要一杯什么茶?”

    “菊花吧。”岳霜婷依然如故,连话语都是那般简单明净。

    陆为民沉浸在了那种奇妙的情绪中,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张静宜的撮合下以这样一种方式和自己前世中的前妻见面了。而且还是以相亲的方式出面,这个世界的确太诡异了。

    岳霜婷也一样心潮萌动,她不知道这个男孩那一眼竟然有如此复杂震撼的力量,让自己居然在一瞬间迸发出如此怪异的感觉,这太不可思议了,莫非这就是冥冥中注定的缘分?不,不,岳霜婷越是不愿意承认,但是这种执着的怨念却牢牢的盘踞着自己心灵。

    张静宜也注意到了两人之间这种有点儿微妙的沉默,她的直觉很领命。两人这种默默相对,既不像是尴尬,又不像是冷淡,更像是在享受着这种默契。

    她本不想打断这种微妙的氛围,但是想一想却不可能一直保持这种姿态,否则这种原本让人回味的沉默弄不好就会演变成尴尬,那就太大煞风景了。

    “为民,霜婷在我们部里边可是才女,舞文弄墨,能歌善舞。我这里有两张晚上昌江话剧团的话语《雷雨》票,在部里边都是获过奖的,晚上如果没啥事儿,东方红剧院。你们可以去看一看。”张静宜含笑打破了这种微妙的沉默。

    “算了,静宜姐,我知道你和沈哥都喜欢看话剧,还是你们去看吧。这《雷雨》也是昌江话剧团的保留节目,我听我爸说,这么些年来昌江话剧团每一批年轻演员成长起来。都要以演《雷雨》作为试金石,在《雷雨》中出彩的角色,基本上都能在国内出头,今晚这一场又是有纪念意义的吧?”

    女孩笑起来眼睛玩得如月牙儿一般,煞是可爱,吹弹得破的白皙肌肤更是带着隐隐光泽,掐一把都能出水的感觉。

    岳霜婷的肌肤相当好,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点瑕疵,这一点前世中当过十多年夫妻的陆为民很清楚,不过这一段记忆却充满了酸楚和苦涩,尤其是在孩子几岁的时候,恋爱期间的那种甜蜜和快乐如雪融一般迅速消逝,结婚刚刚七年,两个人的感情似乎就走到了尽头,真正的七年之痒。

    那个时候孩子还太小,两个人都默认了这种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却互不干涉,在孩子面前也尽量保持着一种融洽的表象,一直到孩子初中毕业上了高中,才开始发现父母之间的这种现实。

    好在孩子相当懂事,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而且还主动告诉父母不用为了他而勉强生活在一起,这让陆为民和岳霜婷都非常感动,但是两人还是一直坚持到孩子考上大学之后才正式离婚,而孩子也非常争气,大三就作为交换生到了英国。

    岳霜婷的父亲岳如松是昌江工学院也就是后来的昌江理工大学的一名教授,是个比较典型的知识分子,对陆为民和岳霜婷的婚姻一直持既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态度。

    而在前世中回到省团委陆为民和在昌州市团委工作的岳霜婷因为一次联欢会认识之后,很快就谈起了恋爱。

    那个时候很多人包括当时担任省团委书记的孙震都劝告陆为民在和岳霜婷谈恋爱要慎重,最好不要找岳霜婷,因为岳霜婷有一个正在监狱里服刑的母亲,她的母亲晏永淑在昌州市委副书记任上因为受贿,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这对于一个要想在仕途上有所进步的干部来说,无疑会有相当影响,但是陆为民依然不屈不挠的和岳霜婷相好了。

    恋爱的日子是让人难以忘怀的,以为有了爱情就拥有了一切,以为婚后的生活都会像恋爱时那样相互包容相互体谅,但是平淡而繁琐的现实生活很快就把结婚时金光闪闪的光晕彻底褪去颜色,取而代之的是平淡,烦躁,最后发展到争吵,尤其是在孩子出生之后,更是如此。

    陆为民也说不清楚前世中自己和岳霜婷之间的矛盾是如何产生的,也许他觉得自己下派到隆化县工作时对家庭关心的太少,或许是觉得自己在隆化的发展不尽人意,亦或是认为自己好像难以有多大的出息,也许还有自己对她在婚后有些清冷的脾性有些不感冒,总而言之那种隔阂嫌隙就在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里不断积累起来了,进而发展到争吵。

    很快两人都对不断的争吵产生了厌倦,而当婚姻一旦产生了倦怠情绪,那也就意味着走到了终点。

    前世往事如流水行云一般从脑海中一掠而过,陆为民已经想不起当初是怎么走到离婚这一步了,但是昔日恋爱和结婚后那一段最甜蜜的日子却总是在心中回味,每每想到在经历了甄妮的背叛之后遇到像岳霜婷这样一个如出水芙蓉这样清丽脱俗的女孩子,无论是忠贞高洁的品性还是恬淡宜人的性格,都让陆为民难以割舍,但是所有一切的美好都在时间这把杀猪刀的反复摧残下,被彻底割裂得斑驳陆离,两个人都再也看不到对方的好,只看到了令人烦躁的一面。

    “为民,你怎么回事儿,有些魂不守舍的,是不是霜婷太过于出乎你的意外,震得你不敢出声了?”张静宜有些不愉的瞪了陆为民一眼,这个陆为民是怎么一回事儿,平时落落大方挥洒自如,怎么今天却表现得如此失态?

    “嘿嘿,静宜姐,我只是觉得小岳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我们认识了很久年一样,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当然的确也把我震得不轻。”陆为民半真半假的道。

    张静宜心中微微一笑,这个陆为民,嘴巴还真会说话啊,顺着杆子爬,自己丢出一个话题,那就能借题发挥,而且还不显山露水,自己还担心他呢,没想到这家伙肚子里早就有应对预案了。

    岳霜婷也被陆为民的一番话震得心中微颤,她听出对方那一句就像是认识很多年一样是发自内心,绝不是那种故意套近乎的寒暄话,清冽如水的目光落在陆为民脸上,似乎要看穿对方话语究竟有多少真实性,但是看到对方那纯净坦然的目光迎过来,仿佛那句话是在自然不过的由衷之言。

    “好了,霜婷,你和为民也算是认识了,我先出去一下,你们俩聊聊。”张静宜觉得陆为民已经开始进入状态,也就该是自己离开的时候了,“为民,霜婷可是个实诚的女孩,你可别忽悠她啊。”

    “静宜姐,小岳可是大城市里的女孩子,我就一山旮旯里来的泥腿子,谁忽悠谁还说不定呢,小岳,你说是不是?”陆为民含笑道。

    “行了,你就别在这里给我贫嘴了,要贫和霜婷贫好了。”张静宜起身提起自己的包,瞪了陆为民一眼,又和岳霜婷耳语了两句,逗得岳霜婷脸泛红晕,连连摇头,似乎是在埋怨张静宜的建议不可行,张静宜又说了两句好像是鼓励的话语,这才笑着离开。(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