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八十一节 平衡力量

官道无疆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八十一节 平衡力量

    李志远没有想到自己一句发问居然引来了常春礼如此铿锵激昂的一番话语,这让他对这个据说在班子里边资格最老的成员有些刮目相看

    之前常春礼有些粗犷豪放的作风在地委班子里也引起了一些看法,苟治良和蔺春生对常春礼的做派都有些看不惯,认为常春礼过于突出彰显自我,啥事儿都喜欢直接过问插手,这在下边也有些看法。

    李志远倒是对常春礼比较尊重,毕竟常春礼是独立于苟治良之外的一支可供平衡的力量,常春礼是南潭人,对丰州这边情况也很熟悉,而且在老黎阳地区担任多年县委书记、副专员,人脉相当广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起苟治良和安德健犹有过之,只不过常春礼此人性格过于豪爽外露,颇有些江湖义气的味道,而不像苟治良和安德健那样善于经营巩固,所以感觉起来似乎并没有形成以他个人为中心的核心群体。

    在李志远看来,这既是他的劣势,同时也是他的优势。

    对于非主要领导来说,一旦被主要领导心目中形成了你已经形成了一个以你为中心的干部群体,固然说明你的确有魅力和人脉,值得主要领导看重,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主要领导也会觉得你这个人有可能形成喧宾夺主或者尾大不掉的局面,在信赖和看重你的同时也许就会要有所保留。

    李志远原来也很信任苟治良,尤其是在夏力行时代,苟治良被夏力行压制得很难受,主动向他靠拢,他当然求之不得。

    一个组织部长如果得不到一把手信赖,这种滋味不好受,也幸亏夏力行担任地委书记的时间不长,如果夏力行在地委书记位置上要多呆两年,李志远估摸着苟治良被从组织部长这个位置上挪开就是必然,就像他现在也在考虑如果有合适的位置。也想要挪动一下安德健的位置一样。

    李志远对苟治良的信任从苟治良升任地委副书记之后就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在几次人事调整中,苟治良表现表面上对自己的一些意见很支持,但是每每在具体方案中都夹杂夹杂一些私货,原本他也理解。一个分管党群的地委副书记如果在人事安排中没有一点儿影响力,那这个副书记也就玩不转了,但是苟治良任人唯亲的迹象实在太明显了一些。

    李志远为此旁敲侧击的提醒过苟治良一两次,但是收效甚微。

    苟治良在任用干部上大多集中在丰州市出来的干部里,而且在任用上往往和丰州市委书记张天豪意见相左。这也引得张天豪极为不满,几次在李志远面前告状。

    平心而论,张天豪反映的情况并非毫无道理,在丰州市人事安排上,作为地委委员和丰州市委书记,张天豪要从全市工作角度上来考虑问题,一些人事上的安排地委也应该给予必要的支持,但是在这一点上,苟治良往往是按照他的意图来安排布置,这不但引起了张天豪的不满。连安德健也颇有怨言。

    这对于他这个地委书记来说,本来是好事,作为地委书记,他正好可以从中运筹平衡,起到秤砣压千斤的作用。

    如果下边都是一团和气甚至铁板一块了,那么也就意味着你这个地委书记驾驭力和平衡能力出现了问题,倒不是说希望自己班子里矛盾重重互相扯皮,但是那种私下合纵连横,把自己当做一尊神佛一般高高贡上的现象是绝不能容忍的,

    但是苟治良的动作有些太过了。这可能会直接导致平衡局面的被打破,这又是李志远无法接受的,尤其是在他更多的精力需要放在发展经济上时。

    作为丰州地区的第二号经济强市(县),丰州市的地位可想而知。张天豪此人虽然风格突出了一些,但是在搞经济上也很有一套,脑袋也很开放,如果按照目前丰州市的经济增速,两三年来撵上并超过古庆就很正常了,这个时候谁要去破坏影响大局。那是李志远决不允许的。

    怎么来平衡敲打苟治良,既要让其为自己所用,同时又要让其明白,在丰州地区任何人都要服从大局,都不得凌驾于地委领导之上,而来平衡苟治良的最好人选无疑就是常春礼了。

    在这一点上,李志远也很好的把常春礼的作用运用到极处。

    “老常,改革开放是不可能走回头路的洪流,事实也证明了只有坚定不移的推进改革开放,才能实现对经济发展需要各要素的解放,才能真正推动一地经济发展,但是我们也处于一个特定的时期,长期以来形成的思维定势让很多包括领导在内的干部和群众都习惯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的经济模式了,对于这种变化,可能很多人一时间都难以接受,这需要一定时间来缓冲,让他们逐渐适应时代的变化。”

    李志远斟酌了一下言辞,这才又启口道:“省委领导对于这一点也是这个观点,我们可以埋头大干实干,但是在对这项工作的宣传上不宜拔得抬高,这样既给了下边实际操作者的一些回旋余地,一旦有问题我们可以及时刹车,也可以从中总结经验教训,为下一步全面启动打好基础。我前一段时间跟随省里领导走岭南江浙那边去走了一圈,发现在浙江温台地区类似于我们双峰搞的这种产权量化改革规模搞得相当大,但是他们采取的就是基本上不谈不宣传,自己做自己的事情,而且改制方法上也没有一定定式,每个县甚至每个企业的改制模式都不一样,但却是在不动声色扎扎实实的推进。”

    “那他们那边就没有阻力?”常春礼忍不住插嘴问道。

    “怎么可能没有?一样有反对的声音,尤其是在老干部群体中更是如此,但是既然是改革,肯定就会有阻力,不同观念不同利益的碰撞,这很正常,但是还是那句话,只要有利于发展生产力,有利于改善老百姓生活,我再私下补充一句,有利于提升地方综合经济实力,改善政府财政税收结构,增加财政收入,就可以大胆的去做。”李志远微笑着道:“就是我们这边过去考察的干部不也一样争论激烈,不少人明确表示无法接受这种化公为私的做法,还有更多的人在下边嘀嘀咕咕,认为这是变相私分集体财产,走私有化道路,和现在俄罗斯以及东欧地区做法如出一辙。”

    常春礼一时间也不好回答这个问题,他觉得这个问题上的争论如果中央高层没有给予明确表态,理论界也没有一个清晰的理论支持,就还会一直持续下去,尤其是在一些企业改制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时,这种争论就会变得更加激烈。

    “那志远书记,双峰这边的企业产权量化改制情况也就是这样,下一步他们打算在电杆厂集体资产产权完成拍卖之后,就要启动第一批的其他两家企业改制工作,其他企业的改制前期准备工作也开始启动,您看……”

    “让他们积极大胆但又要稳妥谨慎的推进,积极大胆是指这个方向不变,稳妥谨慎就是指在涉及到企业职工的个人利益上要慎重,要尽量确保企业职工利益不受损,不因为这些原因引发大规模**,这是底线,这也是考验我们领导干部领导艺术和工作作风的一块试金石,另外在宣传上暂时不要考虑,一切等到这一轮改制企业发展情况来看,到时候再来研究。”

    李志远一锤定音。

    **********************************************************************************************************

    常春礼从李志远办公室出来之后,就给曹刚打了电话,通报了李志远的意见,要求双峰县委县府坚定不移的继续推进企业产权量化改制工作,力争在年前将全县所有乡镇企业都完成改制,在改制方式上不拘泥一个模式,只要有利于发展,不损害职工利益,均在考虑接受范围之内。

    和曹刚通完话之后,常春礼又给陆为民也打了一个电话。

    对于陆为民,常春礼观感很好,这里边固然有常春来在其中穿针引线的原因,但是陆为民的风格也让常春礼觉得很投缘,接触过几回之后,常春礼对陆为民的好感急剧上升,他觉得陆为民很有点自己年轻时候那种敢闯敢冲的风格,但是又比自己年轻时候多了几分老练细致。

    陆为民对常春礼也同样如此,他觉得现在像常春礼这样地位的领导干部里,如常春礼这样率直坦荡的性格已经很少见了,更多的都是隐藏在面具下的那种虚伪深沉。(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