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二十节 座师

官道无疆 第五卷 乱云飞渡仍从容 第一百二十节 座师

    在这个问题上,李志远不好去批评蔺春生,毕竟对方是秉承了自己的意图督促双峰县尽快落实这个项目的推进,但是他没有想到这个项目会以这样一种结果,他也没有想到焦正喜早已经在这个项目萌芽时就在打这个项目的主意。

    想到这里李志远心气又稍微舒缓了一些,焦正喜这样做无可厚非,工行一千万的贷款担保压在地区行署头上,以双峰县财政状况在正常情况下,无论如何今年里也是难以填补这个窟窿的,焦正喜盯住了这个项目想要用县里的股权转让收益或者抵押贷款来填这个窟窿,算得上是好算计,至少也为年底地区财政过关减轻了巨大压力。

    省旅投司的考量李志远也大略清楚,最大限度的控制双峰县旅投资源开发权,避免旁人插手,这也在情理之中,但是对于双峰县来说,却不能不考虑自身利益。

    正如焦正喜所说,这样一个排他性的协议,基本上就决定了省旅投司在日后的双峰县旅游资源开发权具有主宰权,而这个股权结构也的确对双峰县来说有些吃亏了,尤其是在有其他投资者对开发权感兴趣的时候,完全可以利用这个因素来平衡一下,至少也能提高双峰县在开发公司的股权份额才对,也难怪焦正喜如此生气。

    焦正喜毫不讳言的称蔺春生在态度上过分倾向省旅投司,给双峰县施加了太大的压力,才使得省旅投司如此肆无忌惮的提出这样苛刻的条件,迫使双峰县签订了这样一个“丧权辱县”的协议,表示他本人坚决反对这个协议。

    这个难题摆在了李志远面前,孙震大概还不知道这个协议,如果知道了,弄不好两人又得在这个问题上起龃龉。

    “自荣,你看看这个协议,是省旅投司和双峰县草签的关于合作开发骑龙岭风景区的协议,评估一下这个协议。”

    王自荣刚刚担任副专员。关于他的工作分工,地委行署都还没有研究,正好遇上了这事儿,现在焦正喜和蔺春生观点相左。而蔺春生最初又是秉承自己的意图,现在在要让蔺春生或者焦正喜去处理协调这件事情恐怕都不合适,所以李志远也有意让这个自己刚刚提拔起来的人来帮自己处理这件事情。

    王自荣已经隐约知晓了双峰县的这个旅游资源开发项目,据说有很多家投资商都感兴趣,省里的旅游公司和投资公司为此专门组建了开发公司。但是具体情况他却不甚了解,看样子围绕这个项目的开发上,地区里边也是意见不一,让大老板也是头疼不已了。

    很快浏览完整个协议,王自荣放下协议,“李书记,看样子是双峰县和省旅投司两家合作开发骑龙岭风景区,不过光是这个协议,我也不太了解具体情况,所以这不好评判啊。”

    “就你我两人。也没让你做决定,说说自己的第一感觉吧,这事儿我看最终还得让你来帮着双峰把把脉。”李志远也知道王自荣为人行事很谨慎,尤其是他刚上来,大概也听到了焦正喜和蔺春生观点上的分歧,自然不肯轻易表态。

    王自荣也有些为难,这摆明了地委行署里边在这个协议意见上有分歧,而且分歧肯定还不小,自己这刚进行署,他并不想卷进这场风波里。

    但大老板交待。这事儿看来自己怕是躲不过了,既然躲不过,那就要正视,这是王自荣的信条。不过在这个问题上恐怕牵扯到不少人的利益,他需要摸一摸李志远的底,看看李志远的态度,这是最关键的,现在李志远不愿意透底,要听自己的第一看法。心里怕也是有些矛盾,才会如此。

    “李书记,初看这个协议也没啥,不过我感觉在股权比例上县里是不是略低了一点儿?旅投司不是省旅游公司和省投资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么?这么大一个来头,只拿出四千万投资就独占百分之六十三股权,是不是胃口太大了点儿吧?”王自荣一边仔细的观察着李志远的表情变化一边很很随意的道:“当然我不了解骑龙岭风景区那边基础设施条件如何,也难以判断这个项目收益率怎样,所以这个感觉纯属直觉,做不得数。”

    “嗯,旅投司是省旅游公司和省投资公司两家共同出资组建,但是注册资本只有五千万,听说省投资公司本来有意多投,但是省旅游公司不答应,具体情况如何我们也不知道真实情况,双峰现在情况很糟糕,对投资十分渴求,来一个投资者肯定是想要竭力留住,可能在谈判条件上就把握得不太好。”

    李志远的确有些矛盾,他虽然在内心也倾向于省旅投司,但是他也需要考虑县里的利益,尤其是在县里利益还涉及到地区利益的情况下,这就更需要考虑平衡了,一千万不是小数目,搁在年底就能办太多的事情了,他也不想在年关时候被孙震那这个事儿说话。

    “李书记,我明白了。”王自荣点点头,旋即又道:“我听说好像还有其他投资商也对双峰旅游资源开发感兴趣,如果他们也有意加入,地区对他们的态度……”

    李志远微一沉吟,点点头,“你把握就行了,老曹是你的老下属,陆为民更是你的老部下,只要对地方经济发展有利,都可以考虑,如果省旅投司那边有问题,你告诉我,我来协调。”

    ***************************************************************************

    从李志远办公室出来,王自荣没有会自己办公室,而是直接到了行署秘书长潘晓方办公室。

    潘晓方是五月份从地位副秘书长兼地委办主任过来的,他也是老资格的机关干部了,对机关工作这一套驾轻就熟,高初捞了个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也得給他有一个安排,所以就直接到了行署担任秘书长。

    潘晓方何等精明之人,王自荣稍稍露出口风,他就明白了意思。

    他也没有隐瞒,这位新晋的副专员也不是简单人物,短短三年不到的县委书记,就升任副专员,而其他干了四五年的县委书记以及那些个在正处级干部上苦熬多年的局长们都只能眼睁睁看到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己死在沙滩上。

    王自荣从潘晓方那里了解了一个大概,然后结合自己之前了解到的东西,心里也就有些底数了。

    回到办公室,郭怀章已经迎上来把泡好的茶递上来。

    坐在大班椅上,王自荣很享受的吸了一口茶杯里浸润起来的温热水雾,这种感觉很舒服,就像是烟鬼享受那吸入一口烟雾酒鬼抿上一口醇酒的感觉。

    “怀章啊,有没有兴趣下去锻炼锻炼?”

    良久,王自荣才睁开微闭的眼睛,睃了自己秘书一眼,淡淡的道。

    “啊?”郭怀章吃了一惊,见王自荣脸色很平静,这才稳住心神,半开玩笑的道:“老板,你不要我了?”

    王自荣搁下水杯,摆摆手,“我们俩说这个就生分了,当秘书就是一个锻炼过程,你跟了我也有四年了,我从县长到县委书记再到现在副专员,你都一直伴随着我,说实话,我很满意,也希望你一直跟着我,但是我不能太自私,不顾你的前程啊。”

    郭怀章也有些感动,他和王自荣的关系一直处得非常好,感觉和王自荣的关系已经不再是上下级,服务者和服务对象的那种关系,而有些像座师和嫡传底子那种关系,说内心话,就算是自己未来老丈人苟治良和他之间也难以达到这样和谐亲切的关系。

    在和苟艳霞处对象期间,王自荣就很开诚布公的提醒过他,这是一门好姻缘,能够帮他在仕途上节约不少时间,少走不少弯路,但是也需要自我把握,不要把自己的政治前途寄托在某一个人的盛衰荣辱上,前期帮你节约了时间,但是到后期也许就是一个劣势,很多人会用有色眼镜看人,所以你需要用更加倍的努力来弥补这一点,证明自己。

    王自荣很坦率的告诫让郭怀章深为感激,能够推心置腹说这番话,已经说明王自荣是真把他当成自己人了,所以他一直也有些担心王自荣和自己那个未来老丈人之间的关系自己难以自处,好在从近期看来王自荣暂时还不大可能和自己老丈人有什么矛盾,毕竟有自己这个润滑剂在其中,两人的关系都还一直保持得十分良好,至少在王自荣这一次提拔上,苟治良也是全力支持的。

    见郭怀章有些动容,王自荣笑了笑,“我也是有感而发,还是要看机遇,今天听到李书记提到了你那个同学陆为民,这小子也是个人物,在双峰这个塘子里也能玩得风生水起,连那些老资格的领导干部都未必当得了他啊。”(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