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六十三节 风采,胆魄

官道无疆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六十三节 风采,胆魄

    邓少海、冯可行都是第一次见识到陆为民的风采,忍不住都对陆为民侧目而视,而包括孟余江、张存厚和关恒、曲元高在内也都一样都陆为民这一番近乎完美的表现心中唏嘘感慨不已。

    扪心自问,若是换了自己,能不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拿出一套应对方案来,他们都自认做不到,而陆为民不但做到了,而且方案做得这样细致周密,这已经不能简单的用急智来形容了,这要求陆为民对整个局面有相当深切的了解和把握,否则怎么来应对你根本无从下口。

    曹刚也同样百味陈杂,陆为民如此短时间内就拿出这样一个堪称完美的应对方案来,甚至让他都找不到合适的补充话语,而让自己居中坐镇运筹帷幄听起来更像是有些嘲讽的味道,但是他也知道陆为民的这番表现实际上也是在为自己解决难题,归根结底,这件事情处理不好,出了乱子,最大的责任人是自己。

    不出所料,曹刚和陆为民马不停蹄的赶赴丰州向地委汇报这个情况立即引起了地委的高度关注,李志远立即招来了孙震、常春礼以及焦正喜、周培军,紧接着又召开了地委紧急会议,研究双峰出现的这个情况。

    曹刚和陆为民参加了地委会议,并在地委会议上汇报了现在已经掌握的情况和双峰县委县府的应对方案,也获得了地委的认可,同意按照这个方案来处理,同时地区财政也紧急准备了三百万应急资金,防止可能出现的挤兑潮。

    会上苟治良也提出是不是考虑派驻一个工作组,但是这遭到了曹刚和陆为民异口同声的反对,两人都认为目前形势还没有糟糕到这种程度,地区派出工作组只会让县里干部觉得问题更严重,进而引发恐慌情绪,加大挤兑风潮出现的可能性。

    从丰州返回双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过了,曹刚的脸上已经压抑不住一丝疲色。

    看到坐在自己身旁精神抖擞丝毫见不出已经连续奔波几个小时的陆为民。他不由得在心中暗叹年轻就是好,自己不过才四十有五,要说也是正当壮年,但是精力却明显不济了。

    今天从上午地委来人宣布。班子见面会,干部大会,紧接着下午就是和邓少海、冯可行谈话,也算是一个交流沟通,李廷章走了。但是日后也免不了要打交道,也还需要叙一叙,这连轴转下来,加上中午又陪着史春林喝了几杯,午睡也没有休息好,再加上除了这么一桩事儿精神高度紧张,从双峰到丰州,一路都在思考怎么来汇报,现在终于是告一段落,精神稍稍一松懈。身体这就有些吃不住劲儿了。

    “曹书记,虽说咱们都拍着胸脯说情况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但是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有些发虚啊,这不可预测的因素太多,明天究竟会发生什么情况,真还说不准。”陆为民目视前方,声音低沉。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今晚老邓都带着人开始清理连夜清理凤巢合金会的账目。好在尹朝荣还算做了一点良心事儿,把账目保留了一本,只是没想到付天华他们这么大胆,居然敢采取做阴阳帐的手法来贪污。”曹刚揉了揉太阳穴。目光也有些漂浮,“合金会的问题看来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凤巢只是其中一个,没准儿就还有比凤巢更严重的脓疮藏在深处未被发现。”

    “曹书记,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大家都知道。只不过大家都不愿意去戳破,谁戳破谁就得担着,谁愿意没事儿给自己找事儿,就这么拖着磨着,都想干完这一届自己能走人就走人。路易十五不是说过么,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我看我们很多领导干部也有这种心态,只要自己任上不出事儿,能裱糊着就裱糊着,至于说在后边哪一任手上炸了,那就活该谁倒霉。”

    陆为民语气很淡漠,很有点儿见惯了风吹雨打的练达。

    曹刚也叹了一口气,“说得没错,现在很多情况下,包括我们自己有时候都有这样的想法,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拖则拖,能过则过,这是一种惰性,也存在想要逃避麻烦和矛盾的偷懒心态,不敢面对现实,当然也有一些问题是的确是解决问题时机尚不成熟的原因,比如像合金会问题,问题多年积弊甚深,县里一家之力能解决下来么?如果没有地区甚至省里的支持,我们恐怕是三头六臂也摆不平,这也是一个时机选择问题,虽然我们知道这越往后拖,付出的代价也要越大,但却无可奈何。”

    不能不说曹刚也还是有些见识和深度的,对这些问题他也一样看得很清楚,只是就像他说的,既有惰性问题,也有勇气胆魄问题,更有为自己头上乌纱帽着想的心态,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只不过程度轻重而已。

    “明天我去坐镇凤巢合金会在县城东外街那个营业点,我估计大笔的进出帐都应该是在那里,让老邓去凤巢镇上的合金会本部坐镇,我估计只要顶过这头三天,问题就不大,关键可能就是明天和后天,我让老叶已经和农行、信用社都联系了,也请工行和建行、中行做了一些准备,一大早就要把资金调出来,确保不能出现无法兑付的情形,大额资金取款需要预约,这也可以延迟一天,合金会正常时间开门营业,中午不休息,下午延长一个小时关门,看看能不能起到效果。”

    陆为民目光在窗外的黑暗中浮动,曹刚也感觉到有一丝紧张,“资金是个问题,但如果只是凤巢合金会一家,还能扛得住,就怕其他乡镇的合金会也受到影响,如果连续三天来取款的人都不减,恐怕其他乡镇的合金会就要受到影响冲击了。”

    “还是那句话,顶过第一天,而且要很强势的顶过去,只要愿意取的,都毫不犹豫的去给对方,一传十十传百,考虑到趋众心态,只要有一部分人舍不得利息不愿意取,就会带动很多人,也不要做刻意宣传,那会被老百姓视为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一切按照最普通最平常的表现来办,就能扛过去。”

    陆为民也觉得自己这番话有点儿是给自己打气的意思在里边,但是现在不能不相互打气,这边邓少海在组织人清理,那边营业还不能拖下来,否则就有可能要出问题,两边弦都绷紧了,就看能不能撑过去了。

    ***************************************************************************

    陆为民回到双峰之后并没有回招待所休息,他自己开车带上还在等候他的何明坤到了凤巢。

    凤巢合金会后院里边一片灯火通明,十多个查账人员正在分门别类的进行逐一核实,而县公安局也有多名便衣民警在这里负责监督合金会工作人员协助查账人员进行清理。

    “老邓,一来就摊上个这种事情,怕是有些不适用吧?”陆为民丢给邓少海一支三五,他知道邓少海只抽三五,拿他自己的话来说,给外国烟草企业捐献,他心里不甘,但是却又养成习惯了。

    “嘿嘿,为民县长,没有这事儿就得有其他事儿,免不了,我倒是觉得这是好事儿,脓包么,挤掉一个算一个,挤不掉,至少也能让脓液少不少不是?”

    邓少海倒是显得很乐观,这让陆为民对邓少海的印象深刻不少,至少这位新来接替自己原来位置的副书记不是那种太过于挑剔的角色,对双峰的情况也有所了解。

    “嗯,合金会这个脓包,那是一连串的小脓包组成大脓包,而又有更多的大脓包组成更大的脓包,咱们这是在挤最小的脓包,而且还不敢去碰其他脓包,否则一旦脓包挤破一番的感染,那病人就得要完蛋。”陆为民若有深意的看着邓少海,慢吞吞的道。

    “不碰其他脓包,那只是因为时机未到,迟早也得要碰啊。”邓少海看了一眼陆为民,细细琢磨着陆为民话语中的意思。

    “老邓,我有个想法,咱们如果过了这一关,恐怕得好好花些心思在这合金会上,认真清理,一些力所能及的小脓包,咱们能挤尽早挤掉,太大的,也要控制它避免继续长大,事实上我前期也做了一些这些方面的工作,但是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尽人意,我倒是觉得现在凤巢合金会出这个事情也是一个契机,也给了我们一个由头。”

    陆为民有些认真的话让邓少海吃了一惊,以一县之力来动这个脓包?

    陆为民有这等胆魄?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邓少海是老工农兵大学出身,大学学的是财经专业,回来之后曾经在黎阳地区农行工作过,后来才调到地区财政局,一直就搞财政工作,对金融这一块也并不陌生,这双峰一个县的合金会他粗略估算一下,窟窿也有数千万之多,这是要用钱来说话的,不考上边儿,可能么?而现在地区会同意双峰主动来破脓包?(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