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一十六节 车祸

官道无疆 第六卷 久有凌云志 第一百一十六节 车祸

    隋立媛的身体实在是太完美了。

    丰而不肥,挺拔瓷实,光泽滋润,白腻光洁的肌肤在散射的灯光下犹如安格尔笔下《土耳其宫女与女奴》中的那具丰润饱满的美体,而被那乳罩的黑色肩带这么一勒,更活生生凸显出那份诱人。

    陆为民很想在隋立媛面前表现出自己作为成年男人的自控力,但是他发现自己却很难做到,下意识的就探出手去抚摸那光滑如玉的裸肩。

    隋立媛只是瞪了陆为民一眼,却没有躲避,还是很自然的把套头羊绒衫套上,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散乱的湿发,只不过陆为民的手搁在她的肩头上,她就无法将羊绒衫拉下去,只能拿起干毛巾来擦拭自己湿漉漉的发丝作为掩饰,整个胸腹下那一片袒露的白腻就这么裸裎在陆为民面前。

    一直到陆为民的手不受控制的下滑入那罩杯下饱满硕大的胸房里揉弄起来,隋立媛这才扭动了一下身体,嗔道:“难道你还真打算把车一直停在这路边上么?这可是年三十夜!”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陆为民恋恋不舍的从那团粉腻里收回手,又放在鼻尖嗅了一番,看得隋立媛又是一阵霞飞双颊,饶是早已和陆为民有过多次亲密关系,但是隋立媛还是受不了陆为民这种戏谑般的亲昵。

    三菱蒙特罗重新起步,透亮的灯光刺破黑夜,钻入夜幕中。

    从洼崮经洛丘到洛门,在从洛门穿越昆湖,进入昌州境内。

    从洼崮到洛丘一直到洛门的的路况都是在丘陵中穿行,只不过在过了洛丘进入洛门市境内之后坡度大幅度减缓,再也没有想在双峰和洛丘县境内那样陡峭的坡岭,但是在洛门市境内依然还有一些路段相当陡峭险峻,尤其是不熟悉路况的司机觉得在这一段路况好转之后精神都有些放松,一旦遇上急弯陡崖,很容易出事。

    车内的暖气让隋立媛原本冻得有些发僵的身体很快就舒缓过来,但是下身有些潮湿的长裤和羊绒连裤袜却更为难受。

    她不好让陆为民再停下车来换衣。干脆就在座位上蜷起身体把长裤和羊绒连裤袜一并脱下来,只剩下一条纯黑的三角蕾丝内裤,险些让陆为民差一点就走神把汽车开出路外,慌得隋立媛连忙不迭的遮掩住自己那圆润修长的双腿。让陆为民把车停在路边上,免得陆为民再度走神出事儿。

    一直到隋立媛换完衣物,陆为民这才算是定了定神重新上路。

    刚过了洛门市区不久,一辆汽车不断在后边变换灯光,示意要超车。但是这一段路况弯道比较多,加上不时有车从对面而来,后边这辆看不清楚型号的小车一直未能超车,一直到过了洛门将近二十公里的直道处,陆为民才看见后边那辆飞速超越自己的丰田巡洋舰几乎是贴着自己左车门飞驰而过,迫使自己不得不踩了踩刹车并向右打了方向盘。

    “妈的,真的是赶着去投胎啊!”陆为民小声嘀咕了一句。

    “这都大年三十了,都想赶着回去过年呢。”隋立媛脸上浮起一丝怅惘,“石梅也真可怜,一个亲戚家人也没有。这年怎么过?”

    “有你不就算是有亲人了么?正好。”陆为民心里也是一软,他听出了隋立媛既是在说石梅,也是在说她自己,“隋棠今晚就在卓尔那里?”

    “嗯,她给我打了电话,本来说一块儿让我过去,但是我答应了石梅,所以就算了。”隋立媛摇摇头,“如果我不去,石梅就打算又帮别人值班了。去年她就是帮别人顶班,都连续值了两三年的三十晚了。”

    “你也忙碌了一年,就好好休息一下吧,和石梅逛逛省城。我看石梅这丫头平时也不怎么逛街,昌州还是有很多地方值得一玩的,明天正月初一的在铜牛观的大庙会,青螺坝的小食一条街,不知不觉就能让你在那里呆上一天。”

    陆为民看着前面那辆丰田巡洋舰似乎还想超越前面一辆奥迪,但是始终未能如愿。刹车灯不时亮起,没亮上一次就显示它又一次超车失败。

    “正月初三很多商店就开门了,我估摸着那才是你们女人家最喜欢的。”陆为民想起什么似的,“这春节不少商店都要减价折扣,倒是购物的好时机。”

    前面又是一片猩红的刹车灯,看来前面的家伙又未能成功超车,陆为民估摸着司机都快要气疯了。

    三菱越野匀速的奔行着,这一段路况不错,视野也挺好,但是前面却有一个很隐蔽的带坡度的弯道,陆为民跑过这条路多次了,对这边的路况也很熟悉,下意识的减速,冬雨下来,路面湿滑不堪,车速太快很容易控制不住。

    前面那辆丰田刹车灯一闪就消失不见,这家伙开车太猛了,陆为民摇摇头,就算是你车况再好,也得小心一点,要不出事儿也是迟早的事儿。

    爬上拿到缓坡,陆为民熟练的打着方向盘,转过了那道缓弯,前面那辆奥迪的尾灯依然隐约可见,但是却不见了那辆丰田巡洋舰,陆为民有些纳闷儿,这才刚转过弯,难道说那家伙就把那辆奥迪给超了?这未免太猛了一点吧?

    但很快陆为民心中就悚然一惊,那辆奥迪的尾灯至少在百米开外,丰田车再猛也不可能就在这短短几十秒钟时间里就把奥迪给超了,下意识踩下刹车,陆为民目光也往右边下看。

    看见陆为民刹车目光往路外看,隋立媛一怔之余也立即反应过来,脸色顿时变得苍白,“那辆车呢?出车祸了?”

    陆为民印象很清楚,这一段路下是一连串缓坡,如果汽车车速不快的话,冲下去也可能就在下边一个一米多高的缓坡下就能停下来,但是如果车速太快冲下去,没准儿就要冲出路下这块坡地,栽入下一块高达两米多的坡坎下。

    “嗯,很有可能,你就在车上,我下去看看。”陆为民没有犹豫,踩定刹车,又把应急灯打开,跳下车,前后看了看,夜色已浓,这会儿正是春节联欢晚会的时候,路上车本来就很少,前后都是黑魆魆的,那辆奥迪早已经消失不见,只有自己这辆车孤独的亮着车灯停在路旁。

    “你小心一点儿。”隋立媛有些害怕却又知道该去看一看,只能咬着嘴唇叮嘱道。

    “放心吧,没事儿,我去看看是不是那辆车真的栽下去了,也许它早就跑过了。”陆为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不好预感,那辆车多半是栽下去了,要不不可能这么快就不见了踪影。

    冰冷的雨丝落在陆为民脸上,让陆为民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噤,他快步向车后走,一直走出了三四十米,四周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楚周围的情况,站在路旁向下看,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些黑咕隆咚的暗影。

    陆为民有些失望,自己车上也没有带有手电筒,如果一定要查看仔细,那就得把车倒回来,把灯光打向这边,但是这相当危险,因为这恰好是一个缓弯,如果车在这里停下,从洛门方向过来的汽车稍不留意就要撞上自己这辆车,而且就算是自己车这样摆放,因为灯光是平射的,也无法看到路下的情况。

    伸长脖子努力的四周环视,陆为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在路边又走了几步,依然什么也看不见,他有些遗憾的摊摊手,也许那个家伙真的是利用那几十秒钟时间就超过了那辆奥迪?那也不是没有那种可能。

    陆为民想了想,决定再往前走几步看看,如果再也什么都看不见,他也就只有就此打住了,毕竟这年三十夜里,这种情形下,他能做的也就有做到这样了。

    又走出十米开外,陆为民感觉到自己皮鞋下的泥巴越来越重,路旁的泥团粘在鞋底,让他走路更困难。

    好像还是没有,陆为民叹了一口气,正打算离开,眼角余光却瞥到路下边一抹灯影,相当微弱,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陆为民心中一紧,又急走几步,仔细向下观察,终于看到了从十多米开外的一处坡地下看到了光源出处。

    陆为民来不及多想,快步跑了回去,一口气跑回到车前,跳上车,随即掉头。

    隋立媛一看陆为民的表情就知道陆为民肯定是找到了那辆倒霉的汽车,也不多问,只是静静的注视着前方。

    三菱蒙特罗迅速回到了那一处缓坡处,陆为民将车头向着路外,雪白的灯柱在黑暗中显得格外耀眼,然后让隋立媛下车向前走出二十米,让她一旦发现前方来车就挥手示意,让来车停下来帮忙,自己先下去看一看。

    借助着汽车灯光,陆为民跳下路基下一米多高的坡坎,下边是一片倾斜的坡地,种满了小麦,虽然看不清楚麦地里的情况,但是毫无疑问那辆车应该是冲出了麦地,直接冲到了麦地下边的另一块地里。

    陆为民沿着麦地边缘滑下去,终于可以看见一个黑乎乎的庞然巨物栽倒在麦地坡坎下,因为惯性车头扎在地里之后然后又翻了一个滚儿,斜着仰倒在有些坡度的地里,那一丝灯光就是从一个尚未摔坏的车灯里发射出来,只不过被麦苗遮掩,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相当黯淡。

    一阵痛苦微弱的呻吟从汽车里传来。

    呐喊求票,单位事情多,连续加班,我会努力弥补,兄弟们给几张票刺激一下!(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