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七十节 小白脸还是李大少?

官道无疆 第七卷 快马加鞭未下鞍 第七十节 小白脸还是李大少?

    陆为民看见季婉茹惶急羞惭的眼眶中泪水已经滚落下来,略略有些酒意的他头脑有些发热,虽然眼前这个女人可能有这样那样的难言之隐,虽然这个女人也如自己所料的那样不那么单纯,但是至少对方对自己还是坦诚的,作为一个男人,最起码不应当在这种场合下退缩。

    陆为民上前就要卸掉对方揪住季婉茹胸衣的那只手,推开对方,不过他显然低估了对方的水准。

    方刚有些惊奇,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居然是酒气熏熏的,如果真是季婉茹养的小白脸,似乎不应该如此草率才对,就算是要在季婉茹面前展现他的勇气,似乎也应当评判一下形势才对,而季婉茹的表情似乎也不是那种情人之间的暧昧,更像是一种见了不愿意见的人表现出来的那种羞惭惶急。

    手松开对方胸衣,似乎还能感受到对方胸前双丸的饱满弹性,难怪大哥对这个女人还是恋恋不忘,连自己这一刻都有些意动,那份身体带来的肉感,的确让人有点儿想入非非。

    温柔乡是英雄冢,自古都有红颜祸水一说,大哥还算是拿得起放得下,断然处理掉这段感情,但是这个女人的确太麻烦了,不是一个让人省心的主儿。

    见对方扑上来就要卸掉自己的手,方刚冷冷一笑,松手弯曲一挡一格,顺势就拿住对方胳膊要给对方来个下马威。

    陆为民反应也很快,一下子就意识到对方应该是个练家子,一边奋力挣脱对方的手,另一只手也就不客气的来了一记下勾拳,心中也在想,这个季婉茹究竟是和什么人有瓜葛,居然会有这种人来上门威胁?

    方刚没想到对方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动手,心里好笑,胳膊下沉一格挡住对方的勾拳,用力一推。

    陆为民本来就喝了不少酒。这一敞了风,更是醉意醺醺,被对方一推,站不稳脚。一个踉跄和自己身后的季婉茹撞在了一起,在季婉茹的惊叫声中,两个人倒在了地上滚成一团。

    “小子,别没事儿找事儿,有些人是碰不得的。有些事情也是你招惹不起的。”方刚冷冷的站在滚在地上的两人身前,厉声道。

    陆为民想要挣扎起来,但本来就喝了不少酒,身体就有些不受控制,而和他倒在一起的季婉茹似乎是怕他太冲动起身,死死抱住他,惶急不堪的道:“别,别去和他逞勇斗狠,小心吃亏。”

    “哟,倒是挺恩爱啊。小子,这是忠告,离这个女人远一点,她这种货色不是你能吃得上嘴的。”方刚见两人抱在一起,心里也有点酸意,妈的,这女人也真他妈贱,一个小白脸也就能让她这么贴心,难怪都说女人心最不可信。

    陆为民虽然身体有些发软,但是理智却很清醒。季婉茹死死抱住自己,胸前双峰紧紧贴在自己背后,臻首更是搁在自己肩头上,那两团软肉隔着两层单薄的衣衫带来的剧烈刺激让本来就酒意深浓的他顿时就有点克制不住自己身体。

    季婉茹也不解释。事实上也无从解释,说他不是自己养的小白脸,是双峰县县长?或者说自己是碰巧遇上的?毫无意义。

    看样子这个家伙还真是把自己当成了季婉茹养的小白脸了,陆为民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话语来反击对方。

    “我能不能吃得上嘴那是我的本事,关你屁事?你看你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啊?”也许是酒意上头,陆为民话一冲出口。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今儿个我就当着你的面把他吃了,你又能怎么样?”

    陆为民有些放肆的摸了一把靠在自己身上女人的脸,挑衅般的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副张狂模样。

    方刚气得牙痒痒,上前一步,就要给这个太过于放肆的家伙来上一脚。

    陆为民眯缝起眼睛,冷冷的道:“你敢!你敢动我一下,我就要让你出不了丰州城!”

    “小子,口气很大啊,你是谁?”方刚心中一凛,顿住脚步。

    对方语气里突然流露出来的那种强悍睥睨,一下子就让他意识到眼前这个躺在地上还摸着女人大腿脸蛋的男人不那么简单,不像是自己开始猜测的小白脸。

    “哼,你到丰州地盘上来放肆,也不问问这丰州是谁在掌舵?妈的,吃腻歪了,少爷我一个电话,丰州市的公安就能把四门封闭,让你别想走出丰州一步,别管你背后是哪路神仙,在丰州,是龙你就得给我盘着,是虎,你也得给我卧着!”陆为民显得格外夸张,张牙舞爪的模样连他自己都觉得好笑。

    季婉茹一时间也弄不明白陆为民现在的表现,但她知道陆为民这番做作肯定是有目的,也就不吭声看着陆为民表演。

    “呵呵,还真有点儿意思,小子,你告诉我,你是谁?”方刚还真有些好笑,这家伙也不过二十来岁,一看就是个浪荡子,估摸着也是这丰州地盘上那个官宦子弟,他虽然不怕这些,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何况这件事情大哥那边不希望自己弄得满城风雨,连徐世昌这边都没有告诉,就是希望自己能不招人耳目的把事情处理好。

    “这丰州地盘是姓谁的?连这一点你都搞不懂,你他妈也敢在我面前嚣张放肆?”陆为民的表情更为猖狂,一脸不屑,“你他妈是哪里来的?”

    “小子,少给我废话,你是谁?报上名来,否则我就要你好看!”方刚有些不耐烦了,蹲下身来,恶狠狠的道。

    陆为民表现得似乎被对方吓住了,“你别乱来,李志远是我二叔!”

    方刚微微一动,他虽然不是在官场上混的,但是大哥也提到过丰州这边的情况。

    李志远是丰州地委书记,当然是丰州这块地界上说一不二的大人物,怪不得这家伙在哪里叫嚣要让自己出不了丰州城。

    季婉茹这个婊子居然搭上了李志远侄儿这条线,看样子还不仅仅是大哥和徐世昌这点儿关系,也不知道季婉茹搭上李志远侄儿这条线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难怪这个婊子敢这么大胆,这倒是要回去和大哥说一说。

    略作思索,方刚伸手拍了拍陆为民的脸,冷冷的道:“小子,我还是那些话,别太嚣张,出了事情,就算是李志远也保不了你,就像我现在把你给做了,你二叔能把你救得回来么?”

    见陆为民似乎被吓住了,方刚这才站起身来,盯了一眼季婉茹,“姓季的,既然你攀上了这么一颗大树,那我也没啥好说的,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记住,别添乱,不然我他妈谁也不认!”

    话说完,方刚转身迅速消失在小径另一头,伴随着身后传来一阵色厉内荏的声音:“妈的,吓唬谁啊,在丰州这快递上,我姓李的怕过谁来?!”

    看见男子身影彻底消失在树林外,陆为民这才松下一口气来,身子软下来,头也趁势仰靠在对方胸前,心安理得的继续扮演起小白脸享受起这份轻薄。

    季婉茹大窘,如果说先前陆为民的表演的确太过精彩,让季婉茹恍惚间都觉得自己面前的确就是一个嚣张跋扈的衙内,但是这会儿对手已经消失,陆为民却还仰靠过来一副无赖浪荡子的模样,就真的有点儿让她羞涩不安了。

    陆为民的确有些不想动弹了,本来就喝了不少酒,没想到又演了这么一出大戏,还真是耗心神,享受一下温存不算过分吧,见季婉茹似乎想推开自己,又有些不好意思,陆为民心里也觉得好笑,一正身子坐了起来,“好了,婉茹,戏也演完了,是不是该兑现了?”

    “兑现什么了?”季婉茹羞涩之意尚未完全褪去,茫然问道。

    “咦,我既然已经坐实了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那不是也该享受一下小白脸的待遇啊,我可是连半点温存轻薄都未做过,这是不是太冤大头了一点儿,你就不给点儿安慰?”陆为民借着酒意嬉皮笑脸的道。

    季婉茹一囧之下猛地推了推陆为民的身体,“我,你,……”

    见季婉茹一窘一急之下,眼眶中的泪珠又滚落下来,陆为民连忙正色摆摆手,一边伸手要把季婉茹拉起来,“开个玩笑而已,婉茹,别当真。”

    季婉茹支起身体,慢慢爬起来,陆为民也一翻身爬了起来,见季婉茹面色又有些凄然,陆为民也叹了一口气,“婉茹,不管以前有过什么,我希望你都能勇敢的跨过去,人不是为别的什么人活着,即便是原来有过,那么现在也没有必要再纠结以前,自己的生活也没有必要被他人所左右,谁也不能左右别人的生活。”

    “不,陆县,你不知道……”季婉茹刚欲说话,就被陆为民打断,“我知不知道不重要,刚才那个人说的我虽然不完全清楚,但是也明白其中的含义,徐世昌也好,丰登酒业也好,或者还有一些其他,御庭园不是靠那一项就支撑起来,或许他们开始起到过作用,但是现在,你可以走自己的路,没必要再看其他人脸色。”

    季婉茹还是摇头,陆为民也知道她的担心,眼珠子一转,“再不济,也好有我这个李大少不是?难道说我二叔当地委书记在这丰州就没有一点面子了?”

    还有月票么?来两张吧。(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