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二节 山穷水尽

官道无疆 第八卷 寥廓江天万里霜 第二节 山穷水尽

    目送张天豪的奥迪100尾灯消失,陆为民转过身来,“走吧,老龙,一起走走,这丹枫公园晚间要十点钟才关门,正是散步的好时间。”

    这一声老龙喊得龙飞有些郁闷,先前在酒桌上虽然也喊了不少,但是只有两个人的时候,这一声老龙让龙飞凭空觉得自己是真的老了,可自己才三十八岁啊,担任丰州市副市长是自己才三十五,全地区里副处级干部里边数一数二的年轻人,就算是这过了三年,一样算是青年干部,怎么在这一位嘴里就变成了中年大叔的味道了呢。

    冯可行跟着张天豪走了,却把龙飞给扔了下来,当然不算是扔了下来,而是龙飞主动下了车。

    “你去阜头也有一年多了吧?”两人走到丹枫公园正门处,晚上六点半之后就不在需要购票,若是白日里逛这里,还得要一块钱买门票。

    “刚好一年半。”龙飞点点头,公园里散步锻炼的人不少,这里虽然不是繁华闹市区,但是也算是市区内比较靠中的地带,周围大中院校和居住区都不少,有这样一片面积不小的绿地和森林,当然成为大家散步的首选。

    “感觉阜头怎么样?”陆为民问得很泛泛,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想了一想才道:“坦率的说,比起丰州来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儿,无论是思想观念意识观点,还是现实条件,都相差甚远,而且还在和周边发展较快的地区距离越来越远。”

    “那县里边干部们求变的心情浓不浓?”陆为民紧跟着问。

    龙飞愣了一愣,脚步也放缓,又想了一想,似乎是觉得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道:“我感觉一般干部的心思好像还没有这么远,他们更多地是惦记这个月工资能不能准时拿到,琢磨今年的岗位津贴和出差补助这些有没有希望兑现,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现在他们还在求饱暖,根本没有心思想其他。”

    “那科级干部们呢?”陆为民点点头,龙飞这是实话,阜头那些干部和双峰前两年的干部差不多。苦伤心了,都眼巴巴的望着收入能增加,自己在县里边科级干部们印象未必有多好,但是在普通干部心中的印象却相当好,无他。年底奖金增加了一大截,对于这些靠工资奖金吃饭的普通干部们来说,这就是最大的实惠,谁能带给他们这个,他们就最喜欢谁。

    科级干部们不一样,他们在政治前途上还有些**,一些小恩小惠还难以动摇他们的既有观念,这个群体谁也别想完全争取到,你永远只能掌握一部分,因为一部分人的得势。也就意味着肯定有一部分人失势。

    龙飞一边思索一边道:“这个群体肯定有一部分是对现状不满的,尤其是看到昔日和他们不相上下的双峰崛起,这种显而易见的刺激还是很强的,但是因为阜头长期以来形成的环境氛围,大家虽然对现状不满,但是也不敢表露,也就是发发牢骚而已,大部分人只能是纸上谈兵的说一说,但是具体到怎么来改变现状,恐怕也是没有多少思路。”

    见陆为民脸上的表情有些深沉。龙飞想了一想又道:“这种比较保守守旧的氛围固然有其不利的一面,但是也有一些优势,比如干部们习惯于服从上级,在执行力上也比较彻底。而且阜头这边民风相对淳朴,比起周邻县市都要好得多,不过县城情况要稍稍复杂一些,社会治安也不太好,也就是这一年多来社会治安出现了一些问题。”

    “你的意思是台商来投资考察被围堵的事情,也和这个有关?”陆为民很敏感。抬起目光问道。

    “这我不是太清楚情况,不敢妄下断语,但觉得县城周围农民虽然要比其他区乡的百姓要心思活泛一些,但是总体来说也还是比较听说听教的,像台商来考察投资的事情,谁都知道是大事,你说要让他们来围堵,我觉得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何况征地占地拆迁还远未谈到那一步,他们为何要这样做?这个时候就开始要价,显然也不符合常理,所以我觉得这里边肯定有蹊跷。”

    龙飞见陆为民对这件事情很关注,也不敢再打马虎眼,把自己的分析判断说出。

    陆为民凝神思索了一阵,却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陆为民又问起了龙飞的分管工作。

    龙飞在县政府分管文化、卫生、商业、金融这几项工作,对于阜头这样的县份来说,龙飞分管的这些工作基本上都属于鸡肋,反正在县里边也不受待见,龙飞也就乐得清闲,文化、商业和金融这几块工作都没啥实质性的东西,唯独就是卫生稍稍有些担子,财政投入严重不足,致使县医院老旧不堪,设施也老化,医疗人员牢骚满腹,算是龙飞分管这一块工作里的难题。

    陆为民接下来又问了问县里班子成员情况,龙飞在这个问题上倒是谈得很客观,除了已经离开的两位前任主要领导,其他人龙飞也尽量根据自己掌握了解的情况来叙述,不夹杂个人感情,让陆为民也还算满意。

    两个人这一转下来就是一个多小时,陆为民也走出一身汗意,这才和龙飞道别。

    陆为民也没多说其他,只说希望自己到任之后,龙飞要多支持自己工作,龙飞也是连连说不敢,尽自己所能。

    *************************************************************************************

    陆为民回到寝室,也有些睡不着,胡梦阳和雷志虎都在。

    他们俩也是刚知道陆为民的事情,艳羡之余,对陆为民态度也有些变化,雷志虎要好一些,胡梦阳变化比较大。

    毕竟二十七岁的县委书记,可以说在昌江是开天辟地第一遭,一个丰州地区旮旯县的县委书记虽然算不上什么,但是毕竟那是一个县,而且陆为民的年龄也决定了他绝不会在处级干部上就到点了,如无意外,到副厅正厅级干部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结下这段香火情,说不准哪天山不转水转,就要求到人家头上呢。

    “为民,恭喜啊,怎么这么大好事儿还藏着掖着,纯心不让我们知道还是咋的,怕我们敲你一顿?”胡梦阳显得格外随便,态度变化也很明显。

    “好事儿坏事儿还真不好说。”陆为民笑了笑,一屁股坐在床上,斜靠在床头,“胡主任,你听说过阜头么?怕是没啥印象吧?老雷大概听说过,阜头去年地区生产总值连你们宋州最差的县的零头都不到,这一点你恐怕不知道吧?仅县政府就直接负债两千多万,每年光是支付借款利息就得要四百万,这还不算各个区乡镇欠下的杂七杂八的烂帐,阜头去年财政收入才不到三千万,而要支付财政供养人员的工资就需要两千万,呵呵,这还没有算各部门单位的基本办公经费支出。我听说县里现在只发基本工资,岗位津贴和出差补助已经有差了一年多没发,县政府每天都是几拨上门要账的,梦阳主任,老雷,你们觉得这是好事儿么?”

    陆为民很随意娓娓道来的阜头现状,让胡梦阳和雷志虎都是面面相觑,谁也未曾想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阜头县居然会有这么多故事,你说经济不发达也就罢了,却还欠一屁股烂账,财政收入如此瘠薄,光是借款利息就要占到你财政收入的百分之十几,你这政府还怎么运转?

    现实总比想象的恶劣得多,陆为民还不知道龙飞没有告诉他的汽车加不起油,电话费交不起停机,连县政府在外边吃饭签单都一律不接受,而且还被屡屡告上门来要账,就差点要当县里的汽车抵账了。

    就算是昔日的双峰也没有现在的阜头这么糟糕,尤其是在欠账方面,阜头可谓是无账不欠,只要能借的,能赊的,都做到了,现在就是山穷水尽,基本上快要彻底玩不转了。

    阜头和双峰自然条件差不多,都是再典型不过的丘区农业县,各方面基础条件都很差,大概唯一的资源也就是劳动力了,好在国道穿阜头而过,算是让阜头有了交通上的一点便利,但是仅仅是因为毗邻国道,远不足以让阜头就有说硬话的资格,这几年阜头的表现也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这个时候地委大概还在连夜开会研究人事问题吧,陆为民躺在床上思索着,章明泉问题不大,过来担任县委办主任,至于原来的县委办主任怎么安排不是自己考虑的事情,也许会交流出去,也许就要就地转化,那是地委组织部安排。

    关恒那里可能有点儿问题,安部长电话里没有明说,但是肯定有人想要觊觎那个位置,不过陆为民把自己的话都给透给安德健了,就看他怎么来和李志远争取了。

    继续月票征程,不离不弃,兄弟们,求月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