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十四节 明棋暗着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十四节 明棋暗着

    和杨子宁谈话带来的好心情瞬间就消失无踪,陆为民用力的压了压额际太阳穴,他只觉得太阳穴突突猛跳,而内心的怒意,也是难以抑制。

    他觉得自己已经把态度表现得足够明白了,但是有些人却把自己的退让视为软弱,得陇望蜀。

    他目光紧紧地盯在这份方案上,方案表皮上的“阜头县交通机械厂改制方案”几个大字刺得他眼睛生疼,让有一种想要把方案狠狠的扫下办公桌的冲动。

    这就是乔晓阳第三次送过来的方案,耀德公司,哼哼,真把自己当成无知小儿来戏耍么?不,当然不是,乔晓阳不会不清楚自己的来龙去脉,但是他还是敢这么来玩这一手,不就是有恃无恐么?

    章明泉说得对,乔晓阳不是柯建设,萧明瞻不会为了柯建设而与自己翻脸,但是乔思怀那边却不一样,坐在乔思怀那个位置上,自己对他没有任何攻击手段,但是对方却能随意搬弄出几条来拾掇自己,尤其是还有乔晓阳在阜头的情况下。

    任何人要放在放大镜下来看,都是要出问题的,何况陆为民也不认为自己就经得起放大镜来看。

    萧明瞻那边的关系刚刚缓和,这个关系是很脆弱的,如果有乔思怀在后边兴风作浪,也许萧明瞻就又要另有想法了,柯建设的离开对于萧明瞻来说是一个不得不吞下的苦果,他的退让并不意味着他就愿意这样了,只要有机会,他肯定想要扳回这一局。

    更麻烦的是现在省里正在和广电总局那边积极商谈,可以说现在是不能有半点闪失,这乔晓阳不就是看中了眼前这个骨节眼儿上,才敢这么做么?

    陆为民努力让自己的心境平复下来,乔晓阳把时机选得很好,自己不敢去冒这个风险直接否决他这个方案,但是自己也并非毫无应手。

    他的目光重新回到了方案上。毫无疑问乔晓阳和任国非在这上边私下达成了妥协,陆为民也不是不知道乔晓阳和任国非之间的私下交易,但是他以为他通过乔思怀来传话表明态度,乔晓阳多少应该有些收敛。甚至他也做好了一些妥协准备,只要不超出他的底线,他都愿意退让妥协,但是现在他能退让么?

    当然不能!

    这不仅仅是县里损失巨大这么简单,而是这个头一开。那就意味着自己先前所坚持的就毫无意义了。

    而乔思怀似乎也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提醒放在心上,或者说他放在心上了,但是在巨大的利益诱惑下,他选择性的忽视了,他觉得他帮自己通过方国纲运作文化旅游影视产业基地这个举动就该获得这个报酬了,这可以做交易么?

    陆为民心境慢慢沉静下来了,现在该怎么办?

    和乔晓阳撕破脸现在是不合适的,小不忍则乱大谋,但是忍可以,吞下苦果却不行。忍并不代表接受,而只是暂时的退让。

    琢磨了许久,陆为民给田卫东打了一个电话。

    *************************************************************************************

    章丘育搓着手皱着眉头看着窗外,进入五月气温一下子就飙升起来,穿一件长袖衬衣居然觉得有些热了,他下意识的解开胸前的一颗纽扣。

    外面的传言纷纭,部里边也是暗流涌动,地委副书记甘哲在地委机关会议上声色俱厉的警告机关里边那些传话筒碎嘴子,但是毫无效果。

    章丘育知道其实那些传言并非仅仅只是传言那么简单,从三月份一过。关于地委主要领导将会调整的流言就不胫而走,有说是李志远要到省人事厅担任厅长,有说孙震要到省水利厅担任厅长,也有说李志远要到洛丘担任地委书记。还有说孙震将到昌西州担任州委书记,甚至还有说孙震要上挂到团中央去锻炼。

    这些并不是空穴来风,章丘育试探性的询问过李志远,没有得到明确答复,但是章丘育感觉到对方心情并不太好,还批评了宣传工作没有跟上时代节奏。没有抓住中心工作,没有创新开拓精神,让章丘育也很是郁闷。

    “章部长,这是部里边根据你的想法拿出的一些意见和建议。”郭坤松头梳理得油光水滑,走进来时态度也是很尊重。

    “坐吧,老郭。”对于这位昔日苟治良的嫡系,章丘育并没有太大的敌意,苟治良已经走了,郭洪宝没有苟治良的能耐,无法扛起丰州帮的大旗,那么树倒猢狲散,各寻出路就成了必然,郭坤松从丰州市常务副市长到地委宣传部担任副部长,心里肯定不舒服,但是到宣传部这么久,这家伙的表现倒是相当顺眼。

    “您看看。”郭坤松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阜头县委宣传部田卫东说他们那边在搞集体企业改制,近期从中央到省里对国营和集体企业改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话题很热,阜头这半年多集体企业改制进行得很顺利,他问是不是可以对他们县企业改制搞一个宣传片或者宣传活动,我觉得有些意思,章部长,你觉得呢?”

    “哦?这是好事儿啊,可以让报社和电视台去采访一下,要结合上边精神要求开展工作,免得落后于时代,李书记昨天和我谈话时也在批评宣传工作是老陈醋,毫无新意和特色,抓不住现下最敏感的话题,我觉得阜头的企业改制就是一个热点嘛。”章丘育不无恶意的想道,陆为民在双峰就是搞企业改制出名,但那时候他是只做不说,现在这家伙大概是有想要捞实惠,又想要出名了。

    “哦,那我就和电视台和报社那边打个招呼,让他们配合阜头县委做一次宣传。”郭坤松点头应道。

    章丘育和郭坤松都并没有意识到这一次宣传会带来什么,他们都有更多更重要的工作需要考虑。

    但是对于任国非来说,他却敏锐的意识到这个宣传带来的麻烦,这个麻烦甚至可能是致命的。

    *************************************************************************************

    “你他妈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不阻止这种事情?你想让交机厂改制成为焦点么?还是你觉得你他妈能名利双收?也不怕撑死你?!”任国非气急败坏的差点把桌子上的烟灰缸都给砸了,恶狠狠的盯着眼前的乔晓阳,恨不能给对方一记耳光。

    乔晓阳也不知道怎么县交机厂改制的事情就会上了《丰州日报》,虽然不是头条,虽然也不是专门介绍县交机厂改制,而是在对街办集体企业改制进行报道之后顺带的提了一句国有企业改制也将随之拉开序幕,阜头县交机厂要靓女先嫁,也要来吃螃蟹,只提了寥寥两句,但是仍然引起了很多人瞩目。

    任国非打电话问了田卫东怎么会突然想起要报道企业改制,田卫东的回答中规中矩,称地委宣传部要求各县宣传部要收集符合时代发展和中心工作的素材,提供给《丰州日报》和丰州地区电视台,优秀题材可以上报给省里,郭部长问县里企业改制效果如何,想要报道,说是章部长的意思,他没办法,陆书记也不太同意,但是地委宣传部指定要报道,他也没有办法。

    乔晓阳也有些疑惑和担心,又通过关系问了郭坤松,反馈回来的消息也的确是如此,地委宣传部长章丘育按照地委李书记的意见布置的这项工作,郭坤松不过是执行者罢了。

    乔晓阳当然清楚章丘育和陆为民之间的不睦,指望地委宣传部为阜头歌功颂德无疑是做梦,乔晓阳觉得这恐怕是章丘育用的捧杀这一招,故意把这件事情给抖落出来,让国企改革这个草标给插在阜头头上,让阜头来秀于林好被风摧之,这是插标卖首,照理说陆为民是绝不会认同搞这样的宣传的,他在双峰就是鬼子进村,悄悄地前进,打枪的不要,那还是搞乡镇企业改制,都面临那么大的压力,现在国企改制,他更是早就要求只做不说,要说的确不太像是陆为民搞的鬼。

    虽然陆为民前两次都对方案不太满意,但是第三次自己又做了一些修改之后,陆为民基本认可了,基本同意按照这个方案操作,但是提到一定要平稳顺畅的操作,不能出问题,这一点乔晓阳自然心领神会,拍胸脯表示绝对没有问题。

    但是现在《丰州日报》给你点了这么一点,就有些麻烦了,这带来的副作用有可能给交机厂的改制带来许多变数,尤其是给自己和任国非精心制定的计划带来相当大的风险,一旦被媒体盯上,甚至热炒,那么县交机厂改制就会成为阳光下的玻璃屋,你想不透明都不行,而交机厂前两年的效益很多人都清楚,并不是没有人对交机厂没有兴趣,这也是任国非最为担心的。

    我很努力,求月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