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十五节 自污求存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十五节 自污求存

    “你以为我想这么搞?”乔晓阳没好气的反问:“我脑袋被驴踢了么?这对我有啥好处?”

    “你是县委副书记,连这点事情也搞不定?”任国非言外之意很清楚,连这点事情都搞不定,我还和你合作有何意义?

    乔晓阳也有些恼羞成怒,他觉得事件有些向他控制不住的局面转化,这让他很不舒服,任国非无疑会怀疑自己的控制能力,但这不是他所能预料的,一个小小的意外也会带来许多变数。

    “任国非,你搞清楚,我们是合作,不是我听命于你,你如果觉得这单生意不划算,随时可以结束。”乔晓阳阴阴的道。

    任国非强压住内心的怒气,现在和乔晓阳撕破脸已经没有价值了,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多少退路,之前为这一次改制做了那么多准备工作,不可能就此停步,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如何来化解面临的不利局面。

    “乔书记,你觉得现在该怎么办?”任国非终于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我觉得问题不是很大,《丰州日报》而已,能有多少人看这种报纸,能有实力掺和进来的,会看这种报纸?我们没有必要大惊小怪惊慌失措,稳一稳,等一等。”乔晓阳也开始思索对策,无论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发生,他都得检点一下,以为十拿九稳的事情往往就是在关键时候煮熟鸭子就会飞。

    只要不是陆为民发难,问题就不会太大,就怕是陆为民出的阴招,所以他特别在意这一点,专门想办法找关系去套了郭坤松和章丘育那边的话,有些问题又不能问得太明,否则就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但从地委宣传部那边反馈过来的消息,似乎的确是一个意外,正好遇上李志远批评了地委宣传部宣传工作没新意。没抓住热点,章丘育和郭坤松也有点儿要故意要阴陆为民一把的意图,所以才会这么来一手,陆为民好像也大发雷霆。把田卫东叫去臭骂一通。

    任国非也冷静下来,他和乔晓阳为此已经做了太多工作,厂里边的事情他负责,方案和引入战略投资者是乔晓阳负责,可以说天作之合。提升企业负债比例,压低企业本身资产,这些手段都是他早就考虑好的,尤其是在企业效益不好的情况下,企业价值评估本身就会压低很多。

    评估公司是县里确定的,但是有乔晓阳的操作,这些都不是问题,可以说如果不出意外,只要县里边同意了这个意见,一个月之后县交机厂就可以完成改制。成为一个管理层、战略投资者持有大部分股份,厂里职工持少数股份,县里边退出的企业的局面,这也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但关键是这一切得平稳顺畅的过渡才行。

    有时候不得不庆幸交机厂是在丰州这个旮旯地区,基本上没有太多同行竞争对手,否则这个方案很容易引起同行的注意,这也是任国非和乔晓阳一心想要低调改制的原因,一旦影响扩散,难免不会引来人们关注。而什么东西都有可能被挖掘出来。

    “乔书记,这事儿恐怕是得冷一冷,现在再要推动,也许会引来麻烦。你觉得陆为民那边……”

    任国非也有些担心陆为民那边,虽然乔晓阳信誓旦旦的表态他已经通过其他渠道搞定了陆为民,但是任国非还是有些不放心,陆为民的手段他也有所了解,在双峰搞了那么多企业改制,对改制里边的猫腻很清楚。除非他有意放水,否则他要真有心来找出点儿毛病来阻碍改制推进,那也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陆为民那边你不用去管,我会处理好。”乔晓阳思考了一下,“这件事情有些影响,但是也就是时间上稍微拖一拖,我会和陆为民交涉,尽可能继续推进,走到这一步,就必须走下去,你再把企业资产评估仔细梳理一下,别出纰漏,耀德公司那边你们也合作接洽,力争一次过关。”

    *************************************************************************************

    让乔晓阳始料未及的是《昌江日报》也在他们的一片《国企改制应迎难而上》的报道中引用了阜头县正在推进的县交机厂改制这一案例,并且绘声绘色的描述了县交机厂从开始的辉煌到近期的发展停滞,现在县里要敢为天下先,破解国企改制难题,提出的引入战略投资者、管理层MBO、职工持股三大举措,写得相当详实,一下子就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看见对面的陆为民面色铁青,手里拿着的报纸丢在办公桌上,乔晓阳和田卫东都是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这件事情会捅到《昌江日报》上去?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么?”陆为民怒不可遏,“我早就说了,企业改制只做不说,老田,这是怎么一回事?”

    “陆书记,这是地委宣传部的意见,他们说目前国企改制是一个热点问题,也是各地正在摸索探索的路子,从高层到地方上,都已经明确要把国企改制作为今后几年的重点工作来抓,适当做一做宣传也很有必要,还说这是李书记的意见。”田卫东满脸委屈的道。

    “这是‘适当’宣传么?弄到《昌江日报》还只是‘适当宣传’?按照章丘育的意见,要必须上《人民日报》或者《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才算是正常宣传?”陆为民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章丘育这是唱的哪出戏啊?李书记就是说了一说,他就给我们拿起鸡毛当令箭?其他地方人家都知道埋头做,我们阜头就这么两三家国企,却被人家当成标本挂出来,章丘育他是在唯恐天下不乱么?”

    看见陆为民满脸阴冷之意,田卫东内心也不由得暗自嘀咕,“陆书记,其他地市也有提到,不是单单说我们阜头企业改制,……”

    “行了!我们阜头能和其他地方比么?人家宋州、青溪有多少国企?为什么地委宣传部不把古庆改制企业作为范例上报?我们连人家零头都及不上,去凑这个热闹干什么?”陆为民怒声道:“以后地委宣传部要搞什么宣传,老田你要好好把关审查,不要他们说什么就什么,涉及到国企改制这一块的内容必须要报我和晓阳!”

    乔晓阳只觉得自己心里憋得慌,交机厂改制怎么就会被《昌江日报》给看上了呢?毫无疑问这是地委宣传部在搞鬼。

    《昌江日报》一刊载,连叔父都打电话来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让乔晓阳内心也是无比怨念,章丘育和陆为民不对路不是一天两天了,郭坤松和陆为民也因为苟治良和安德健之间的矛盾一样是水火不容,地委宣传部这么搞无疑是针对陆为民的,古庆企业改制也没见地委宣传部把案例送上去,却把阜头拿来开刀了,可自己却成了池鱼,躺着也中枪。

    现在麻烦来了,原来只有耀德公司有意进入交机厂,现在又有两家企业表明了意愿,一家是昌州的企业,另外一家是京城的企业,这让乔晓阳和任国非都无比揪心,有其他战略投资者进入,无疑就意味着原来的方案就要搁置,哪怕就是表面文章,你也得和那两家谈,带来的副作用太大了。

    等到田卫东离开,陆为民脸色阴沉的盯着乔晓阳,“晓阳,怎么一回事?据说地区纪委已经接到举报,举报我和你与耀德公司合谋串通,与交机厂管理层勾结,压低企业价值,甚至连我们在哪里吃饭都写得清清楚楚,你们怎么在办事?”

    乔晓阳大吃一惊,脸色顿时变得灰白,“陆书记,你说什么?不可能!”

    陆为民满脸悻悻,“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地区纪委那边马上就要下来调查,你自己好生准备一下我可告诉你,这件事情不能出问题,你自己给我收拾干净!那家耀德公司是怎么一回事?我听说他们在外边胡言乱语,真还以为他们就笃定能入主交机厂了?”

    乔晓阳离开陆为民办公室之后,如热锅上蚂蚁,立即就给乔思怀打了电话,乔思怀也大吃一惊,询问了情况,乔晓阳也说陆为民怀疑是耀德公司那边口风不稳透露了风声,致使有人写了检举信到地区纪委。

    乔思怀让乔晓阳稍安勿躁,等他了解一下情况之后再说。

    半个小时之后,乔思怀告诉乔晓阳,的确丰州地区纪委已经接到了检举信,信中说得很清楚陆为民、乔晓阳狼狈为奸勾结昌州耀德公司合谋收购交机厂,导致有国有资产流失之虞,而且言之凿凿的说某年某月陆为民、乔晓阳、任国非与耀德公司一帮人在丰州和阜头吃饭的情况。

    乔思怀也告诉乔晓阳这件事情现在暂时冷一冷,等到丰州地区纪委调查之后再说,毕竟检举信上的内容也只是一些捕风捉影的内容,并无确切事实,但现在风头上需要冷一冷。

    《官道无疆》已经更名为《无疆》实体出版第一集,自我恭喜一下,谢谢兄弟们支持!(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