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十八节 陶氏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十八节 陶氏

    徐晓春也是含笑摇头,用手指点了点陆为民,不再多说,“今天经济运行分析会就得要露馅儿,我看你怎么遮掩。”

    “也没啥好遮掩的,我们阜头的基数太低,窜得再高,仔细琢磨一下,就知道底气不足。”陆为民对这一点倒是很坦然,“短时间的经济增速说明不了什么,人均GDP、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这三个指标才是根本,如果要再加一条,那就是财政收入,这四条才能说明问题,而恰恰阜头这四条条条都是软肋,与古庆相比相差天远地远。”

    听得陆为民把目标直指古庆,徐晓春也有些咋舌,古庆人口少,只有四十多万,仅有阜头五分之三不到,但是去年GDP和财政收入却是阜头接近三倍,这是建立在古庆原有的经济基础纸上,陆为民一上来就把追赶目标瞄准古庆,这小子是不是胃口也太大了一点?

    两人一边走一边说话,这个时候各县的书记县长们都陆续到了,打着招呼,寒暄着入场。

    经济运行分析会从夏力行时代就开始延续下来,每个季度开一次,基本上每一次会都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力拔头筹的自然喜笑颜开,可是落在后边的就不好过了。

    据说从这一季度开会开始,全地区经济增速第一的要介绍经验,倒数第一的则要作剖析并提出如何追赶的意见,这比起以前地委领导只是批评就还要让人压力山大,尤其是如果连续两三个季度都要作剖析,这个当县委书记县长的脸面只怕就没地方搁了。

    经济运行分析会虽然是每个季度开一次,但是所有人都清楚这个会议的规格和分量,各县市区的书记县(市区)长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请假的,如果要请假都必须要给地委书记请假,足见这个会议的分量,这也是从夏力行时代养成的规矩。

    “咦,陶专员来得这么早?!”

    看见陶行驹在焦正喜的陪同下。温润白皙的面颊上带着一抹微笑,双手背负在身后,梳理得光亮顺滑的发丝一丝不苟,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秀朗眼镜更显得这位新任专员儒雅不凡。丝毫看不出这位专员已经是五十出头的人了。

    看到新任专员过来,先到的各县市区的书记县长们都纷纷站起身来和新专员打招呼,陆为民和徐晓春也不例外。

    陶行驹走到陆为民面前,一边笑着和陆为民与徐晓春点头,却停住脚步。想了一想才道:“为民,恐怕你也知道了,孙书记和我商量过了,从这一次经济运行分析会开始,经济增速第一名的县市区主要领导要做经验介绍,主要是介绍这个季度做了哪些工作,为什么会取得好成绩,阜头这两个季度经济增速很可喜,你把这两个季度的工作好生梳理一下,谈一谈阜头的做法。要言之有物,别给我说些空话套话啊。”

    陶行驹的态度显得自然可亲,倒是让有些警惕心的陆为民颇感意外,但人家是专员,顶头上司,这么说也算是看得起自己,何况在会议之前,地委秘书长蔺春生也给自己打了电话,传达了新的规则,只不过这陶行驹却要自己把前两个季度的工作都要合起来总结。这还得好好整理一下。

    “谢谢陶专员的关心,只怕阜头这点儿东西难上大场面啊。”陆为民谦虚的道。

    “嗯,阜头现在的表现都还不能上大场面,那哪个县市区还能叫大场面?”陶行驹朗声笑了起来。“为民,太过谦虚可不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对兄弟县市努力工作的蔑视啊。”

    陆为民一愣怔之后,内心有些恼意,这家伙是什么意思?不动声色的扫了周围一眼,果然看到旁边几位书记县长的脸色有些尴尬。陆为民内心一阵怒火中烧,自己还以为这家伙还真是转了性儿呢,没想到两句话没完就给自己来上眼药了,只是这家伙玩弄这一手的本事不俗,光明正大的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说出来,既成功的激起了周围人的内心不满,又还让自己半点也说不出个啥来。

    “陶专员,我这人还真不太懂谦虚,既然您要我好好介绍一下经验,待会儿我就班门弄斧一番吧,也好请兄弟单位的领导们好好雅正一番。”陆为民压制住内心的火气,淡淡的道。

    陶行驹却像是半点事情没发生一般,微笑道:“为民,相互交流一下发展经验,别藏私,我们丰州地区还有很大的发展前景,阜头也一样。”

    说完之后,陶行驹便和随意自然的离去,走上主席台的位置。

    其他人都没有觉察到这里边蕴藏着什么意味,倒还觉得新来的陶专员对阜头颇是看重,倒是徐晓春从两人的对话中品出了些许不一样的滋味来,只是他也不知道陆为民怎么好像和这位陶专员不太对路,要说这二人应该没什么纠葛才对,以陶行驹现在的身份,陆为民固然不会去得罪他,但是陶行驹也不可能看陆为民不顺眼才对。

    ……

    “按照地委的要求,我来谈一谈阜头近半年来的发展情况,方才陶专员要我好生梳理一下近半年的发展思路和经验,我也仔细理了理,现在就在这里班门弄斧一番,……”

    陶行驹面色不动,低垂着头,铅笔在面前的笔记本上涂画着。

    事实上之前他对陆为民和自己儿子陶泽锋之间的纠葛并不太看重,尤其是那一次魏行侠很隐晦的给他一次提醒之后,他没想到陆为民居然还和魏行侠有这么密切的关系,他就更不愿掺和,但是直到陶泽锋被打伤,后来陆为民又在财政厅里被羞辱,这几乎是直接登门抽脸了,尤其是他还在财政厅里本身就有政敌的情况下,这种行径在陶行驹看来简直就是对自己可以挑衅和冒犯。

    他不是一个挥一挥手就可以把过去一切带走的人,陆为民骄狂无忌无外乎也就是依仗着夏力行,但是夏力行现在已经离开昌江,至于说他和魏行侠之间的私人关系,陶行驹并不十分在意,魏行侠本身就是邵泾川的秘书,他的分量源于邵泾川对他的信任,而邵泾川与他陶行驹之间的关系也不是魏行侠能够离间的,而且他也相信魏行侠也不会因为他自己和陆为民的关系而在邵泾川面前耍什么手脚,之所以专门提醒自己也就表明了这个意思。

    丰州这个塘子不浅不深,并非一个理想去处,但是陶行驹知道这是一个机会,他在财政厅里的处境也不是很好,这一次邵泾川给了自己这个机会,让自己到丰州展现一下自己,利用自己在财政工作方面的经验为丰州地区这个财政孱弱所在地区好好补一补课,他要好好抓住。

    他不想一来丰州就拿什么人来立威,但是摆在面前的担子却不轻。

    要想迅速在丰州站稳脚跟,不可避免的要拿出一些手段来,而恰恰陆为民所在阜头却是最符合他心目中的标准的,虽然阜头经济发展增速相当快,但是在陶行驹看来,这都是建立在阜头大举借债的前提下,尤其是阜头利用其旗下的两大公司大举借贷来推动基础设施建设,推高GDP,实质上是在绑架财政,以财政作为赌注孤注一掷。

    他看了阜头经济数据,尤其是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一季度,阜头经济增速领跑都基本上以建筑业和相关产业带动,而刨除建筑业和相关产业带动,阜头经济增速乏善可陈。

    作为长期搞财政工作的陶行驹来看,这相当危险,一旦经济气候出现变化,将把县财政拖入破产境地,而陆为民如此做是一心想要凸显自身政绩而不顾日后可能给下一届甚至下几届政府带来的巨大风险。

    当然陶行驹也注意到了阜头工业园区投资企业和投资额迅速攀升的这一趋势,但是陶行驹还不确定这一趋势能维系多久,在他看来,这种趋势是不可持续的,因为阜头工业园区甚至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资格都没有拿到,如此大规模的征地占用已经涉嫌违规,一旦上边查处,阜头工业园区就面临关门的风险。

    当然他也知道阜头如此搞肯定是获得了孙震的支持,但是未获批就是未获批,虽然现在这种突破政策法规界限的事情不少,但是阜头步子迈得太大了一些,而且内心深处看不惯陆为民得志便猖狂的陶行驹也很想给陆为民一个教训,敲打一下这个一时风光无出其右的家伙也有助于让他清醒一下,让他明白在丰州不是任他为所欲为的地方。

    当然,陶行驹还不至于不智到要和孙震对抗的地步,但是他觉得有必要树立自己与前任不一样的形象,孙震在邵泾川的印象中也不是很好,丰州地区存在的弊病也不是李志远一个人的责任,孙震一样有责任,只是目前这种情形下不可能同时调整两个主要领导,而孙震资历背景也足以支持其继任地委书记,但是一旦孙震的表现仍然不佳,恐怕其一样会步李志远的后尘。

    五点半起来码字,求月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