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二十一节 针锋相对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二十一节 针锋相对

    “我们丰州地区的经济基础很差,这是我们的弱点,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而是一个优势,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我们没有任何包袱和约束,就像一张白纸,可以任由我们在画上作画。”陶行驹说起了兴致,语气也越发激扬纵横,“我们只要认真分析研究我们各地自身实际情况,有针对性的制定发展方案,我们丰州地区各县市区都是有前途的……”

    ……

    “但我们要看到我们存在的问题和不足,纵观这几年我们各县发展情况,我发现我们各县虽然也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在经济发展中也还存在不少问题和误区,如果我们在今后的工作中不及时纠正,就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问题和麻烦……”

    “有些县经济发展起伏不定,一时间经济增速飙升,一时间又陷入低谷,产业结构不尽合理,依赖大规模基建投资来拉动经济发展的冲动很明显,投资拉动经济增长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们不能养成依赖性,而且基建投资也应当量力而行,更有针对性,单纯的依靠贷款投资来投入,这是一种短视行为,甚至会给一地经济可持续发展留下巨大隐患,尤其是在县级财政不具备偿还支付能力的时候,这其实是一种变相的寅吃卯粮,是在为下一届党委政府埋定时炸弹,这种现象有其值得重视,……”

    “主要领导不健康的政绩观会带来一些不正确的发展思路,这对我们发展经济会带来后续的隐患,在这一个问题上,主要领导要有更深远的眼光和更严谨的自律道德,不要只顾着一时喧嚣,而罔顾日后留下的一地狼藉,……”

    任何人都能听出陶行驹话语里的警示含义,但是这究竟是针对一种现象,还是某些人,或者某个人。大家一时间都还不敢遽下判断,有些人的目光已经开始落在陆为民、魏宜康、邢国寿以及徐晓春几个人身上。

    要说大搞基础设施建设,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丰州市也好。古庆县也好,阜头县也好,双峰县也好,还有大垣县也好,基础设施的落后严重制约经济发展。尤其是对招商引资带来的不利影响相当明显,曹刚之前就与陆为民一道在双峰大搞基础设施建设,而现在陆为民、魏宜康和邢国寿一上任,都纷纷把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力度作为第一要务。

    像魏宜康提出的古庆东出浙西柯州通道,投资规模数千万,魏宜康正在努力与浙西柯州方面一道努力争取交通部方面的支持,在省里也在积极争取立项,那魏宜康的话来说,就是这条东出通道是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要为提升古庆的交通枢纽位置打下一块厚实的基石。

    陆为民自然也没有放松这方面的工作,从阜双公路到阜临公路,两条公路让阜头的交通条件大为改观,阜双公路让青云涧旅游景区的开发再无任何交通短板,而阜临公路更是打通了昌东、昌南与昌北地区的交通瓶颈,使得阜头一下子成为这条通道的咽喉枢纽。

    与此同时陆为民还启动了环城线的建设,这基本上就是为阜头今后十年新城区进行了一次全面规划,而新城区、工业园区和污水处理厂等基础设施全面启动建设,其建设规模更是位列全地区第一。

    即便是连邢国寿在大垣也一样没有落下。新建的工业园区也一样是全县条件最好的,土地平整和三通一平的进度也是前所未有。

    可以说整个丰州地区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工地,林立的塔吊和日夜轰鸣的搅拌机已经点点的弧焊光芒组成了一曲和谐的奏鸣曲。

    在谁都觉得这是象征着经济发展和繁荣富强的一面背后,却被陶行驹这样泼了一盆冷水。不能不让很多人觉得陶行驹这番话是不是意味着什么,更有人甚至觉得陶行驹这番话是不是代表着省里的意见,觉得丰州的发展有些脱离实际好高骛远了?

    就连孙震都有些惊疑不定,省里对丰州地区的发展不太满意这是摆在明面上的,虽然对李志远的调整只说是因工作需要,但是省里不少人都知道主要原因还是经济发展让省里不太满意。那也意味着丰州经济发展应当还要加快,步伐也要迈得更大,这是孙震的理解,但是陶行驹现在却在会上突然来这么一出,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省里对丰州的不满不仅仅是经济增速不满意,还对丰州经济结构也不满意?

    这种可能性也有,经济发展不顺从某个角度来说也有经济结构不合理的原因,但是陶行驹拿基础设施建设这一点来说事儿,孙震就觉得有点儿不是滋味了,丰州本来基础设施建设在全省都属比较落后的,要加跨发展,必然就要负重前行,举债建设这是必须的,当然陶行驹提出的要有合理有度这话也没错,但是在这种会议上态度如此鲜明的敲打,就不能不让孙震感到有些不满了。

    而陶行驹表现出来的强势也让孙震有些警惕,他知道陶行驹和邵泾川关系密切,而这一次陶行驹来丰州也是邵泾川在省委常委会上力荐的,但是,不管你和谁关系好,也不管你肩负什么任务来,你是行署专员,自己才是地委书记,那么在没有和自己商量的情况下就这么发飙,都是孙震无法容忍的。

    等到陶行驹言辞铿锵的把他自己的观点阐述完之后,按照会议议程就该是孙震作重要讲话,这是孙震第一次作为地委书记在这种会议上阐述自己对经济工作上的态度,以往孙震虽然也谈过自己的看法,但是那只是他作为行署专员就具体经济工作来做一个要求,而这一次则代表着地委书记对全地区经济工作做一个定调。

    “今天的经济运行分析会有两个目的,一是总结二季度,或者是上半年全地区经济发展经验,找寻存在问题和解决办法,第二就是,我们针对我们目前的情况该怎么办。”

    孙震想了许久,觉得自己还是稍稍克制一下,暂时不要和陶行驹直接冲突,毕竟之前两人更多的是还是表面上的相互了解和试探,都还没有真正在对整个地区的工作进行一次实质性的交流,虽然陶行驹今天的表现很有些让他不满。

    他很想针对陶行驹的观点来阐述自己的意见,他也听出了陶行驹话语里的针对性,他也并不惧怕和陶行驹在这种会议上来一次针锋相对,但是他考虑再三,觉得还是再看一看,他要看一看陶行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要看一看陶行驹说得这样意气飞扬,那么是不是真的能拿出什么灵丹妙药来让丰州经济有一个大改观,如果陶行驹真的有这份本事,他也不介意让陶行驹好好发挥一番。

    “刚才春礼书记介绍了我们丰州地区今年二季度各个经济数据指标,我同意陶专员的观点,喜忧参半。”孙震开始步入他自己状态,“喜的是,我们有几个县的经济发展势头迅猛,经济结构调整迅速有力,初步摆脱了以往以第一产业为主导的经济结构,在这一点上,阜头和大垣都有上佳表现,尤其是阜头,基础设施固定资产投资力度很大,这对于进一步改善我们丰州地区的投资环境裨益良多。”

    “这个时候我也要谈一谈忧的一方面,这也是陶专员最担心的,这一点我也有过担心。我们丰州地区大部分县都是农业县,工业底子薄,税源更是瘠薄,财政收入历来连保工资吃饭都相当困难,陶专员提到我们各县财政要要量入为出,这一点我很赞同,财政收入是个硬杠子,不是谁靠吹就能吹出来的,那种为所谓政绩而竭泽而渔的做法是绝对不允许的,……”

    “但是量入为出并不意味着我们的搞经济工作就是坐等要,要充分发挥我们的主观能动性,适当的负债经营对于刺激经济发展是有益的,也是必须的,因为我们丰州地区是一个落后地区,基础设施建设落后,思想观念落后,我们怎么能在与其他地区的竞争中求得生存和发展?我们就必须要先行一步,……”

    “基础设施建设投入是必须的,这是对我们以前欠账的弥补,各县在在加大投入基础设施建设时也应当要考虑到我们财政自身的兑付能力,不要贪天之功为己有,不要急于求成,……”

    陶行驹脸色慢慢阴沉下来,虽然孙震在他的谈话中屡屡谈到了自己的观点,似乎也是给自己留足了面子,但是谁都能听得出,孙震是在根本上质疑自己的观点,甚至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否定,自己不过是一个善意的提醒和敲打,却引来对方如此毫不客气的反击,这让陶行驹心情一下子坏透了。

    他一度以为孙震可能会有所忌讳,要考虑一下和自己的关系,但是他没想到孙震会表现得如此强硬,也许他要考虑一下下一步自己该如何应对了。

    出去了两天,恢复正常!(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