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二十五节 分化与拉拢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二十五节 分化与拉拢

    从锦江大酒店一出来,上了桑塔纳,宋大成就完全没有了先前兴奋的醉意,恢复成了平素的冷静深沉,甚至眉头间还多了几分懊恼。

    驾驶员注意到了老板表情的变化,给宋大成开车多年的他,知道这是老板要认真考虑问题的表现,所以把车开得特别稳,宁肯慢一点,也绝不踩急刹,也不停下来,哪怕是过家门而不入,只要老板不吭声,他就不会停下来。

    在参加这个聚会的时候,宋大成并没有想太多,这个省委党校时候的老同学在省国税局工作,以前并没有多少交道,但是也一直有联系,宋大成一直以为是一个简单的聚会,但是当他碰巧遇到了陶行驹时,他就觉察到恐怕不是那么简单了。

    他不确定这是不是一个偶然,但是即便是一个偶然,也一样让宋大成有些烦心。

    陶专员的态度很亲热,谈话中也对阜头的发展充满了期望,这种场合下,宋大成自然也要介绍一下阜头今后的一些想法和打算,不过让宋大成感到意外的是陶专员似乎丝毫没有之前在经济运行分析会时表现出来的那种不满情绪,相反倒是对阜头的发展十分感兴趣。

    如果只是饭局上的偶遇,宋大成也不会有那么强的不安感,但是吃了饭之后,陶行驹很随意邀请宋大成一起坐一会儿,这就让宋大成不安感顿时增加了几倍。

    虽然只来了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地委书记孙震和行署专员陶行驹之间的不睦就已经不是秘密了,在经运行会分析会上的两个人表现出来的观点迥异和针锋相对更是让台下人都嗅到了浓烈的火药气息,好在之后这一月里两个人似乎又都保持着了一种克制,但其间的冷淡疏离已经无法掩盖。

    在李志远时代,哪怕是李志远和孙震观点差距再大,似乎也没有过这样的状态,而现在陶行驹一来才一个多月,似乎书记和专员之间的关系就到了剑拔弩张的境地,这让下边人心里都有些打鼓。

    陶行驹还未到阜头调研。但是已经调研了丰州市、经开区和古庆县。

    据说在调研过程中也是有赞许也有批评,像在丰州市和古庆县是给予了嘉许,而对于经开区却是毫不留情的严厉批评,甚至明确表示经开区班子表现辜负了地委行署的期望。要认真检讨,找出适合经开区自身发展的路径。

    陆为民和宋大成根据了解到的情况对陶行驹的调研也做了一个分析评判,也算是为陶行驹来阜头调研做好准备,他们觉得陶行驹在不少问题上的分析判断还是比较准确的,但是也有一些夹杂了他个人的观感情绪。

    像在古庆。陶行驹对古庆打通东出通道非常支持,甚至明确表示地区要全力支持古庆做成这件事情,而他在经济运行分析会上却很批那种不顾实际情况大手笔搞基础设施建设的行径,这种反差让人很难接受。

    古庆东出通道投资规模远远超出阜临公路和阜双公路总和,对于古庆来说这就是明智之举,把资金用在刀刃上,而阜头建设阜临公路和阜双公路就是不切实际的挥霍浪费了?

    丰州市同样如此,丰州的市政道路规划规模和投入相当于阜头县环城线和新区建设的几倍,这其中还有大量地区财政的补贴,阜头自力更生。却反而受到非议责难,被指为竭泽而渔,这更让陆为民和宋大成感到愤愤不平。

    诚然,古庆和丰州的经济总量远高于阜头,他们的财政收入也远强于阜头,但那是去年的数据,按照今年上半年阜头经济增速表现,阜头经济总量翻番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而财政收入同样如此,突破亿元可能性很大。这实质上已经和去年的古庆和丰州相差不大了,为什么陶行驹会看不到这一点?

    陆为民很轻描淡写的告诉宋大成,他和陶行驹之间的“私人过节”,这才让宋大成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也让宋大成更有些看不上陶行驹。

    为官者,岂能将这些儿女间私人纠葛带到工作中来,即便是内心深处你再不喜欢,那也只能搁在心中, 哪有这样直截了当大明其道的发泄出来的事情?

    当然。对陶行驹的轻视不满也只是在宋大成内心深处罢了,陶行驹之前和他也没有任何交道,今后有也只是工作上的事情,瓜葛不大,但是今天的“巧遇”却让宋大成内心有些担心了。

    “巧遇”加上这一勉强算得上是“畅谈”的对话,对方流露出来的意思就很明显了。

    在和那个党校同学在一起的时候,那位党校同学也不经意的谈到陶行驹是省委副书记、省长邵泾川在昆湖时的老部下,深得邵省长的信任,来丰州地区担任行署专员应该是一个过渡,言外之意似乎也在传递着一些什么。

    联想到当初在李志远离去消息传得沸沸扬扬时的各种小道消息,其中有一个说法也就是说省里对李志远和孙震都不是很满意,想要两个主要领导都同时易人,但是又考虑到如果两个都是新任,那么对于丰州地区的工作影响太大,可能会选择让孙震暂时继任地委书记,作为一个过渡,这个消息似乎可信度一下子就变得有些高起来。

    不过宋大成也清楚,一个地委书记的任命,哪怕真的在某些领导心目中是一个过渡,那也不是像有些人想象的那样一年半载等到谁熟悉情况就该顺理成章接任了,官场上从来没有那种事情,能当这个地委书记,那就表示他具备了担任地委书记的这份能力,他只要不犯大错误,那么两三年之内他这个位置就该是稳定的,如果说他能有不俗的表现,担任时间更长甚至升迁也一样很正常。

    当然,宋大成也相信自己那位党校同学所说陶行驹与邵省长之间的关系,这不是什么了解不到的秘密,自己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没有去刻意了解,而陶行驹来丰州之后能表现的这样强势,当然也有他有所依仗之处,而当过财政厅副厅长肯定不可能是他值得仗恃的资本。

    在“畅谈”中,陶行驹显得很大气自信,同时在对阜头工作的一些评点中,也不无中肯之词,而这种中肯评价只针对于自己,也没有怎么提到陆为民。

    这显然有些不公平,宋大成甚至很坦然的向陶行驹表示,不少思路和想法都是出自陆为民,但是陶行驹却表示想出一个好点子不算什么,关键在于执行,在好点子和执行力方面,他更看重执行力,没有执行力的干部,毫无意义。

    对于陶行驹的这番示好言辞,宋大成只能很含蓄的表示感谢。

    陶行驹并不怎么忌讳这一点,这也意味着他有很强的底气,这也让宋大成颇为头疼。

    陆为民和孙震之间的关系日益密切他很清楚,五一节,陆为民与宋大成一道在昌州锦绣山庄宴请了孙震和王自荣,三家人都把家属带着,除了陆为民说他女朋友到乌克兰工作去了,其他三家人家属也都在锦绣山庄好好休息了两天,这是一个相当明显的信号。

    现在陶行驹却出人意外的向自己抛出了橄榄枝,宋大成不能不慎重考虑这个问题。

    他可以装傻充愣,保持这种不偏不倚的姿态,但是陶行驹会满意么?陶行驹之所以相中自己的目的,无外乎就是在阜头拉出一个山头来,而陶行驹敢于这么做,也就意味着他并不在意孙震的态度,也意味着他有意要在阜头培植一个属于他的人来,这也可以视为一个非常有威胁性的暗示,也可以理解为一个很具诱惑性的拉拢。

    汽车匀速的疾驰在国道上,宋大成陷入了沉思。

    陶行驹这般姿态,孙震恐怕也不会坐视,经济运行分析会上已经见证了这一轮碰撞,陶行驹没有能占到便宜,但是他敢这样做其实也就是一个胜利,他在向下边人宣示,孙震无奈他何,他可以按照他自己的观点意见来行事。

    这很危险,对于孙震,对于下边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危险。

    对孙震的危险在于他的权威受到了质疑和挑战,他可能无法做到解决,但是最起码要做到应对化解,对于下边人来说,这却有了一个站队的风险。

    自己如果接受陶行驹的橄榄枝,对方肯定不会只要求自己唯唯诺诺不偏不倚那么简单,那也就意味着要在一些方面表明态度,对于陆为民来说,他当然不会容忍,而自己有这份实力和陆为民对抗么?

    这只是一方面,让宋大成更为头疼的是,这样做可能会让阜头现在的大好局面毁于一旦,这是宋大成无法接受的,他不是那种为了自己私利就可以抛弃一切的人,作为一个官员干部也好,一名**员也好,最起码的道德信条他必须要坚持,在他看来这是做人的基本准则。

    如果说陆为民的所作所为真的对阜头无益,那他也许可以没有心理包袱的投向陶行驹那边,但是陆为民这一年来的表现让宋大成心悦诚服,他无法说服自己那样做。

    虽然他知道在陶行驹表明了招揽态度之后自己却婉拒了,那么日后自己的日子也许就会很难过,想到这里宋大成一时间无比痛恨自己那位党校同学起来,为什么会要自己来出席这样一个饭局,但是没有今天这个饭局,就不会有明天某个“机会”了么?

    距离300票不远,兄弟们给力一把,好不好?在检查一下你们的票篓,我相信你们还有票!砸来!(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