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现代都市 > 官道无疆 >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三十五节 共谋

官道无疆 第九卷 从头越 第三十五节 共谋

    “宜康,小煤矿的整合是一个大趋势,煤矿也好,磷矿也好,规模决定效益,古庆是我们丰州地区资源最丰富的的地区,但是小煤矿和小磷矿的大量存在,却是对资源的一种浪费,他们开采效率和浪费率相比,令人难以忍受,所以整合之后实现综采,集约化的实现有助于企业规模进一步壮大,在这一点上地方政府要主动引导,发挥推手作用。”陶行驹语气中不容置疑,目光坚定,“不要被那些老教条所束缚,也不要惧怕那些流言蜚语,按照我们自己设定的目标大胆推进。”

    “嗯,专员,我明白,您放心,县委县府现在已经统一了思想,进一步推动我县矿业整合是既定目标,同时引入外部大企业合作,吸引更多的投资来加快我县煤磷资源的开发,也是我县确定的发展决策,县里也决心利用整合资源获得的这些资金,加大力度对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培养一个更适合经济发展的良好环境,在这一点上,县委县府态度高度一致,我们希望我们今年通过进一步整合和引入投资扩大生产,让我县经济更上一个台阶。”

    魏宜康也是雄心勃勃,对于陶行驹的到来,魏宜康是举双手欢迎的,第一时间他就通过有关渠道获得了这位原财政厅副厅长的底细背景。

    作为邵省长的绝对嫡系,在魏宜康心目中,陶行驹显然比孙震更让人看好,尤其是上边都隐约传出可能在明年十五大前后,省委书记田海华会离开昌江,省长邵泾川是最有可能接任省委书记的人选,而且魏宜康也知道对于之前自己与李志远和苟治良的关系,孙震不太可能毫无嫌隙。

    与其花心思在孙震那里扭转印象还不如在新来的这位专员身上押注,而他获得的各方面资料也证明这位新专员的确是一个值得押注的对象。

    陶行驹点点头,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点点头:“宜康啊,在基层干工作就不要有那么多顾忌。不洗碗的孩子永远不会打烂碗,打烂碗的孩子必定是洗碗最多的孩子,这个道理无论是地委行署还是省委省府都清楚,干事情难免就会有人说三道四。说到底,也就是有一些既得利益者觉得自身利益受到了损害,这没有关系,只要是有利于经济发展的,都不是问题。地委行署就是你们最坚强的后盾。”

    “专员这么说,我们心里也就放心了,古庆资源丰富不假,但是在原来前一届在处理发展和资源综合利用的问题上不是太好,导致大量小煤矿小磷矿出现,结果不但是资源利用率极其低下,而且对周围环境和生产安全也产生极大危害,让原来的国营和集体煤矿效率低小,官僚作风严重,无法适应市场经济。经常是价格上去的时候,生产跟不上,价格一下来,便是压货严重,卖不出去,亏损巨大,所以县委县府一直在考虑如何来解决处理好这个问题,前期已经有了一个好的试点,现在县委县府也准备下大力气进一步深化改革,把集体和私营的煤矿磷矿进行全面整合。提升规模和效率,拓宽市场,让古庆资源优势能够得到最大化的体现在发展中。”

    魏宜康的话讲得相当漂亮,充分的迎合了陶行驹内心想法。“专员,不知道我们古庆东出通道的问题省里边有没有一个态度?按照您说的,我们古庆应该努力为我们丰富的资源拓宽市场,改善我们古庆的交通条件就是很重要的一步,浙省资源匮乏,但是浙省又是经济大省。对资源需求很大,为解决浙西地区三个地市电力缺乏的问题,柯州电厂二期扩建在即,但是制约柯州电厂二期的煤炭问题一直是个瓶颈,虽然柯州电厂二期而且获得了国家和省计委的批准,但是在电煤供应问题上一直未能获得较稳定的来源,如果古庆东出通道真的打通,那对我们古庆电煤市场简直就是一个莫大的福音,所以希望专员能多为县里的实情呼吁一下。”

    “这个问题我已经向省里汇报过了,现在省里还没有正式答复,但是我会尽我最大努力。”陶行驹对这一个问题也很重视,在魏宜康一提出来之后,陶行驹就专门对这个构想进行了调研,在确认了这个项目的意义之后,便全力推进这个项目,但是这个项目涉及两省,不是他能运作的,所以他也不得不通过省里来联系浙省方面。

    好在邵省长对这个东出通道也很感兴趣,加之又是陶行驹一力争取的,所以与浙省方面联系之后,又与交通部方面进行衔接,目前虽然还没有正式敲定,但是已经有了一些眉目,只是现在陶行驹还不想这么早把这张牌亮出来,他还想再看看这个家伙的表现。

    “柯州电厂二期比起一期大不少,所需燃煤也相当大,这的确对我们古庆来说是一个机会,但是从古庆到柯州这条路,地质条件复杂,而且途径山区河谷,多处地段都只能用隧道或者高架桥来解决,造价相当高,而且由于这是古庆乃至整个丰州和昌东南地区的东出通道,我们的目光不能紧紧只着眼于燃煤东运,要考虑让我们丰州经济尽可能与浙西加强联系,吸引更多的浙省资本来我们丰州投资,而你们古庆将成为我们丰州与浙省合作的桥头堡,也将成为浙昌两省合作的最大受益者,所以在道路建设问题上,我的想法是应该更大胆一些,远光放得更长远一些,是不是可以考虑把二级公路规格提升到一级公路,我觉得这更符合日后我们丰州与柯州地区交流联系的需要。”

    陶行驹话一出,魏宜康眼睛也是一亮,如果把丰州至柯州的道路按照一级公路的规格来建设,那么起造价几乎还要翻一倍,但是对于古庆的意义来说就更不一般了,柯古公路一旦变为柯丰公路,按照一级公路一旦建成,古庆的交通优势几乎就是全地区其他县市区无法比拟的了,东接浙西,东连昌东,如一个桥头堡探入浙西,其意义非同凡响。

    “专员说得是,只是一级公路的造价只怕……”魏宜康顿了一顿。

    “造价的问题的确也是一个问题,地区和县里财政都并不丰裕,省里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我倒是有一个想法,既然青煤集团、普煤集团和洛门煤业会在这个项目中受益不小,我的想法是不是可以通过BOT的方式来建设这条路,组建柯丰公路有限公司,吸引青煤集团、普煤集团和洛门煤业来入股,利用他们的资本来建设,把一段时间的收费权交予他们,我相信他们对这个应该有兴趣。”

    陶行驹也早就在琢磨这条路该怎么来修,如果能够把青煤集团、普煤集团和洛门煤业都拉进来,基本上就可以把这几大企业捆在一起,也能为进一步开发古庆的资源打下基础。

    魏宜康心中扑扑猛跳,若真是这样,那简直就太好了,一条收费一级公路要立项跑下来,这程序复杂至极,而且要获准,也相当不简单。

    仅凭这个项目,就能把自己和陶行驹牢牢绑到一起,而且陶行驹言语中流露出来的意思也很丰富,青煤集团、普煤集团以及洛门煤业都是省属国企,要促成这几个企业进入收费公路项目,这不是陶行驹能做到的,其中势必要获得省里的批准,而且此项目还牵扯到浙省那边,意义不凡,陶行驹这个意见多半也是获得了邵省长的点头,想到能够和邵省长搭上线,魏宜康内心就禁不住一阵狂喜,无论此项目日后如何,仅凭这一点都值了。

    “专员这个意见太好了,三家省属煤企实力雄厚,资本充足,这个项目可以让我们古庆甚至是北边的黎阳地区的煤磷资源得以外运,我想三大煤企肯定会非常感兴趣,而且从收益率来看,也很有前景,而同样这条路一旦建成,对我们丰州地区进一步凸显交通区位优势也大有裨益,这应该是一个三赢的结果!”

    魏宜康面带笑容,赞不绝口,陶行驹瞥了一眼对方,这家伙也是一个精明人物,难怪能在苟治良退出丰州之后依然在丰州如鱼得水,是金子哪里都会闪光,不过陶行驹也很欣赏此人果决,一旦决定的事情,便是半点不拖泥带水,立时推进,就凭这一点,陶行驹也愿意给对方这样一个机会。

    “嗯,邀请三大煤企来古庆,组建柯丰公路有限公司这一想法还只是一个初步构想,能不能获准付诸实施,现在还不好说,不过我打算抽时间向邵省长汇报一下,征得邵省长的支持,宜康,你把你们县煤磷资源和柯州那边市场需求情况都再好好整理一下,拿出一份报告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向邵省长汇报。”

    陶行驹看着对方脸上掠过一抹兴奋之情,嘴角浮起一抹笑容。

    努力突破瓶颈,求月票!(未完待续。)
猜您还喜欢看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重生完美时代
重生完美时代
作者:公子不歌
三十啷当岁的李牧,一不小心回到了2001年7月8号、高考最后...